《龙头大哥》

第十四章 两座桃花宫

作者:秋梦痕

“太水老弟,初次见面就替我戴高帽子,不好吧!”马太凡说着哈哈大笑:“我的名气

真有震动力?”

“马大哥,以你的神通,当然不会看不出我是个随便恭维人的货色,我自从进入内地开

始,耳中听到的莫不都是你的消息,当然,最少的还是你的艳史。”

“哈哈……你说我是花花公子……唉!这是不好的一面,怎么办?我不想摘花,花却硬

往我身上插。”

青年大乐道:“后面两位为何不上来?我知道,一个是杏花仙子,一个是宇宙花,连她

们都缠上你,可见你艳福比天还高。”

“宇宙花?你说米米号宇宙花?”马太凡闻言惊骇似的,他至今还不明白米米的来历。

“马大哥!你真雅士,居然连爱得要死的情人是何来历都不清楚,妙!……太妙了……

哈哈……”

“老弟!你对她很清楚?”马太凡似急于了解米米的谜底,他和米米也经有那种关系,

居然还糊涂至此,难怪他有点急啦。

“马大哥,我与令情人从未见过面是真的,但却非常了解她一点也不假,她曾经在海上

杀死西洋海盗三百多个一等一的一流高手,大号宇宙之花,多少青年慕名她而风迷,但又不

敢接近她,她炼‘二道体大法’中上宗神功,自认世上没有男人是她所爱的,可是你……哈

哈!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捉住她了,这是缘,也是你有超人的魔力啊!”

“哈哈……”马太凡已经知道米米的来历虽不太多,但他似已心满意足了,不禁哈哈大

笑,兴起打趣道:“假设你是她,你怎么样?”

“哈哈……如果我是女的,这时八成也投入你的怀抱了。”

马太凡拉住他的手,觉出特别细嫩,不疑有他,又大笑道:“你是女的多好!”

太水没有异样表情,轻笑道:“我具有倒阳为阴的神功啊,到时你不能不要我啊!”

马太凡道:“我恨不得现在就吻你。”

到了城门口,二人不得不分手了,马太凡目送他走后,立住等着二女。

“阿凡哥,你们笑什么?”

马太凡大乐道:“他……他说呀,海上有个什么女魔头,人已近珠黄之年了,还号她什

么宇宙花,她居然要找我谈情说爱啊……哈哈……”

米米格格笑道:“原来他居然知道我的来历,他叫什么?”

马太凡觉得贞贞有点怪怪的,他说出米米的来历居然不惊奇,忖道:“她们在后面一定

是互道过来历了!”一顿答道:“他叫太水。”

贞贞道:“你们谈得很投机,问他来此何为?”

马太凡道:“初见面,这己够了,何必查根究底,他真的太美,我是第一次看到有那样

美的男人,不过米米说的不错,他缺少男人的气质。”

贞贞道:“会不会是女扮男装?”

马太凡摇头道:“我当然留心过,某些地方显示不可能是女子。”

米米道:“那些地方?”

马太凡注视她的胸脯道:“哈哈!他那儿平平的。”

贞贞又拧他道:“傻瓜!这里可以运行气功收缩呀!他又有那样高的神通,你连这个都

忘了,可见你是被他迷住了。”

马太凡笑道:“管他的,只要将来不成为敌人就行了。”

一进城门,只见处处灯火辉煌,但走不到半条街,贞贞突然一停,拉住米米轻说道:

“不对呀!”

“姐姐!街上人多数怎么那样紧张?”

“米米!利用听力,听听前面那一对大汉说什么?”

马太凡郑重道:“他们谈的全是‘九天玉果’,这是怎么一回事?”

贞贞道:“大有问题,阿凡,你看到最前方的十字街头没有?”

“有,怎么样?”

“那儿有一家大客栈名‘五路发’的,我们今晚在那儿落店。”

马太凡道:“为何不现在去?”

“不!现在我们分三路查探,准初更到那客栈会齐。”

米米道:“我也有这个意思,姐姐,非查出这里议论纷纷‘九天玉果’的原因不可,除

了有惊人的消息,否则不会这样传开。”

马太凡立即道:“我走右边街道,莫忘了初更回客栈。”

分手后,马太凡盯上一个中年妇人身后,他看出那妇人不是普通人,及至近了,他悚然

一惊,发现那是一个非常高手。

“年轻人!你盯错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对手吧!”她头都不回。

“大娘!我生平对人没有敌意。”

那妇人一回头道:“原来是你!”

“大娘见过在下?……不,我失言,应该叫大姐了。”他在妇人那一回头之霎就看出对

方是易容的。

“好俊的视力!不过你错了,应叫我大嫂才对。”

“大嫂?啊!不知大哥是何派长辈?”

“先夫是‘黑龙神枪’,马老弟,没有人能看出我的易容术,我佩服你。”一顿又道:

“我见过你已经第五次了,对不起,那是在暗中。”

“大哥已经不在了,抱歉!我又失礼了。”

“不要紧,江湖的生死并不重要,我只是表明我的身份。”

“大嫂到关内来是?……”

“找仇人。”

“仇人?”

“那就是暗算神枪的‘八步影子’粉红蒋!”

“八步影子?粉红蒋?……”

“他姓蒋,号粉红,人家硬把他姓名倒过来叫,他是关外第一号婬贼。”

“啊!莫非与大嫂有关?”

“你太精明,那婬贼不知在什么时候动上我的歪脑筋了,他认为神枪如不在人世,我就

会喜欢他。”

她忽然把手在面上一抹,霎时露出真面目,人虽有三十出头了,但却美得迷人。

马太凡一愣,但立即拱手道:“现在我只能叫大姐了!”

“随便你叫,马老弟,莫非要出城?时间不早了。”

“大姐!上长城往哪里走?”

“我们现在走的方向就是呀,怎么有这样雅兴,夜游长城?”

“不是夜游,不瞒你,我今天晚上来到榆林时,耳听不少江湖人议论纷纷,莫不都谈到

一件事……”

“九天玉果?”

“是的。”

“神物就在我的仇人‘八步影子’手中,他是从我神枪那儿抢到的,他暗算神枪,夺走

神物,又想把我弄到手,这是他一举两得之计,但他没有想到我非杀他不可,因此我把他从

关外逼到关内来。”

“大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四十不到,个子修长,长相还像个人,但他的心却比狗屎还臭。”

“谢谢大姐,大姐如有用得上小弟处,只管吩咐!”他要告别了。

“别急着走,我也是去长城,同时我已查出他藏身之处了。”

“那好极了!”马太凡很高兴,当然只有同行啦。

登上长城,只见四野茫茫,马太凡观赏良久叹道:“多么伟大的古迹!”

“太凡,看外面,那儿不是有三株大树?”

“看到啦!再过石山外就是草原了。”

“八步影子今晚约了一个或两个老怪物会到那儿密商什么大事。”

“我们就在这里等?”

“居高临下,我们又不怕偷袭,这里最好以逸待劳了。”

“他们什么时候会来?”

“最少要到三更后,也许到五更,甚至今晚他们不会来,但我们决不放弃这一次机

会。”

“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你要单独冒险?”

“我决心与他同归于尽!”

“大姐!你对神枪大哥如此深情?”

“不!神枪对我有恩,告诉你,神枪救过我父亲一命,家父虽已过世,但那分恩情我不

能不报。”

“神枪大哥留有后代没有?”

“你说我生过儿子没有?”她叹声又道:“神枪在十九岁时因练武伤了下体,他等于是

个……”

“吓!你早就知道为何要牺牲自己一生幸福?”

“太凡,江湖人为了报恩,我还能管自己未来?”

“啊!你还是白璧无瑕……”

“我早在七八年前遇上你,也许我会另想办法报答神枪,这是命。”

马太凡前去扶住她:“姐!我会嫌你大几岁?”

“你……”她有点激动:“我是寡妇啊!”

“*女寡妇,就算不是*女又何妨。”他安抚她。

“我大你好多岁啊!”她有点惊骇。

“姐!不要把年纪放在心上,只要我爱你!”他轻轻吻她。

她不抗拒,但吻久了时,她突然反手紧紧搂住他道:“我……”

她激动得哭了。

马太凡道:“我要你新生,我要补偿你过去伤痛,报了仇后,你就是我的了!”他们愈

抱愈紧。

“叫我法亚!”她轻轻的说。

马太凡轻抚她的酥胸道:“我更爱你的成熟美。”

法亚心跳不禁:“凡弟……”

“怎么了?”马太凡见她太激动。

“我不是作梦吧?”她又紧紧吻上。

马太凡探手她下面:“这完全是真的!”

她实在难以自制,她的手也握上肉柱了:“我今年二十九岁。”

“嘻!三十岁更好。”

“唉!我过去空虚极了,我想我会一辈子伴着一个和女人一样的男人。”

“法亚姐!现在你已伴着一个比男人更男人的男人了!”

“我见过好几个男人的这东西,最大的也比不上你的啊!”

“哈哈!你这女人真有种,居然到现在还能保住这地方。”

“咭咭……现在只怕保不住了,你使我重见春天,我怎么了……这时有股冲劲,从来没

有过啊!”

马太凡轻轻脱下她的裙子,然后把肉柱放出来,示意她慢慢的,轻轻的坐上去。

“嗯……嗯……”

“你还受不了?……”

“有一点点痛……”当那肉柱滑进去时:“哟……”她似又痒了。

“姐……你的好紧……与十七八岁的没有两样……”他慢慢的抽插。

“噢噢噢……好痒……哟哟……好爽……”

马太凡一面让她享受,一面又要注意四外的动静,情况不能说紧张,不过他这次尝到与

成熟女子做爱时,另外有一分快感。

时间还不短,一直玩到四更后啦,夏天东方居然有了白色。

“姐!快要天亮了。”

喘声不停的法亚,道:“让我泄……凡弟……我……要……你加速……嗯嗯嗯……”

“姐……不行啊……你已有点落红啦……这里没有水,也没有擦拭的……”他还是猛插

不停,因为他也快到gāo cháo啦!

突然一阵喊杀之声升起,顿将马太凡兴头打住:“姐,草原方向有打斗!”

法亚闻言一愣,她也不扭啦,向马太凡道:“快看是不是三株大树方向?”

马太凡道:“方向不错,但很远。”他把阳具拔出:“姐,我们悄悄前去观察一下如

何?”

法亚穿好裙子道:“仔细听,似有四个人的声音,其中似还有个女子。”

马太凡穿好裤子,拉起法亚运:“不看清楚前,我们决不出面。”

在二人意料之外,他们也许太小心,行动慢了一点,当他尚未到达事发之地时,突听一

声惨叫。

“不好,有人倒地了!”马太凡猛地一拉法亚冲出。

“这里有个人。”马太凡指着草中。

“嘿嘿!他该死!”

“他是谁?尚未断气。”

“他就是‘八步影子’!”法亚一步踏近。

“姐!别下手,他是活不成了,我要问话。”马太凡拦着法亚,俯身下去:“蒋老

兄……”

马太凡尚未开口问:“朋友!不要救我,快追‘毒冬瓜’和‘地萝卜’,他们抢走了我

的玉盒。”

马太凡回头问:“姐!他说玉盒?”

“那就是他抢到神枪手中的东西,玉盒里藏的就是‘九天玉果’,真是报应。”

“八步影子,还有一个女的呢?”

“那是‘落日岛’神娃!我和毒冬瓜、地萝卜本是来联合对付她的,但在紧急关头时,

那两个老贼见势不对,居然先偷袭我,夺了玉盒就逃,现在神娃追去了。”

马太凡见他声音愈来愈小,急急大声叫道:“你撑一下,我还有话问。”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八步影子苦挣扎一下,道:“法亚……我……对不起你……”

马太凡急急要点他穴道。

“阿凡,算了!他断气了。”

“唉!”马太凡叹一声:“有什么因就结什么果。”

法亚拿出一把匕首,顺势到了‘八步影子’一绺头发。

“姐……你?……”

“我只有拿这个去放在神枪的墓前了。”

“你要回关外去?”

“阿凡,天亮才走,我完了心愿后再来找你。”

“你一定要来啊!”

“你是我的生命,是我再获春天的情人,我能不来嘛?走罢,那两个老魔和神娃是向北

走的,这对我来说是顺路。”

“姐!别追了,我们回城去,客栈还有贞贞和米米在等我。”

法亚道:“到了城里,我不去会她们了,你替我向她们解释一下,免得……”

“她们不会误会。”

二人立即往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两座桃花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