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五章 绿焰蛟与火焰指

作者:秋梦痕

天已大亮,于女已在梳妆,可是马太凡却睡得正浓,连衣服也未穿,那根肉棒还是一柱

擎天似的,于女看到似羞还爱,她忍不住亲了又亲,竟把马太凡亲醒了,他翻身搂在她:

“我要再来!”

“咭咭……店子里的客人全起床啦!”她吻他,接着帮他穿衣服。

“嗨!阿娇,外面有好多女子的声音。”

于化娇仔细一听:“咦!全是江湖女子,有十几个,这是什么一回事?你听听,有没有

我们的人?”

“没有!那些口音都不是内地的,很杂。”

“你别动,我出去看看。”她轻轻推开房门而去。

等了大半天,马太凡有点不耐,也有点不放心,急急提起两人的行李往外走,但一脚才

跨出。

“阿凡!”

“阿娃!”

“我们快走!阿娇和阿曼追去了。”

“追谁?”

“桃花宫的一群!阿娇行李交给我。”

马太凡给她行李,道:“干啥要追那批女子?”

“阿娇似听到毒冬瓜的消息了。”

“阿曼呢?”

“她怕阿娇一人不妥。”

“阿娃,你在什么地方会到阿曼?又怎么知道我和阿娇在一块?”

“咯咯!你不见了,我幸好遇到阿曼,结果连一个罗刹人也没有看到,阿娇不见,我和

阿曼就知道你们已经搭上啦,昨夜你们……咭咭……”

“阿娇昨夜抢到你前面去了。”

“咯咯……你把她整惨了……咭……”

“今晚轮到你啦!”

“我不……咯咯咯……”

到了野外,马太凡不管有没有人看到,搂住她深吻,笑道:“阿娇昨夜可过足瘾了!”

“咭咭!那是什么样的滋味呀?”

“如不亲自体会,实在无法言喻,它具有滋润女人的心灵与美化容貌的功能,更能令人

神魂颠倒。”

她探手一握,轻笑道:“它有如此大的魔力?”

马太凡的肉柱被她握得跳跳的,轻声道:“晚上如有地方,你会死去活来!”

这时他们已经看到草原,神娃轻笑道:“我们今晚赶到西官府落店好不好?”

“你想了!……”

神娃咭咭笑道:“你在挑逗我啊!”

“那是你自己心里痒痒的,还要挑逗才怪,好在四外无人看到,不然你这样握住我的宝

贝不放才那个哩!”

“咭咭!你放出来给我玩玩嘛……我好喜欢它,说硬不硬,说软不软,好好玩啊!”

“不能放出来,到时你会情不自禁,我也难以控制。”

“那就来呀!”

“可是可以,下了禁制,不过不能久玩,草地又有沙石,只能坐着玩。”

“快走,坐着就坐着。”

“你如落红了怎么办?那会把我的下体全部染红啊!”

“找个有水池的地方好,这一带水池可多得很,顺便洗个澡呀!”

“阿娃!来不成了,你看我们前后远处!”

“啊呀!好多批。”

“这不是针对我们来的,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嗨!后面那个单独走的老太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快想她是谁?”

“啊!我想起来了,她是五指山‘椰林佬’江湖人都称她佬佬,武功奇高而怪异,玄功

更是诡秘。”

马太凡道:“她似认出你啦,脚底下加快了!”

不一会……

“娃娃!好久不见了,上次亏你相助打走巴士十三盗……噫,你有了男朋友,怪事怪

事,嗨!好眼光,他真帅!”

“佬佬,他叫马太凡,佬佬你难得入内地啊!”

“嘿嘿!三十年了,三十年没有进入内地了。”

马太凡拱手为礼道:“佬佬高寿了?”

“呵呵!九十三,你们也去鄂尔多斯?”

“佬佬,你要去鄂尔多斯?”神娃问道。

“怎么啦!娃娃还不知道桃花娘娘发出消息,本月十五在鄂尔多斯‘经典大会’?展阅

什么经典虽然不明白,但已轰动正邪两派各方人物前去了。”

神娃道:“佬佬认为那是好会?”

“桃花娘娘如有好会,那就会江湖太平了,然而她不拿出一部希奇经典出来给大家看,

她的日子会好过才怪!”

马太凡道:“佬佬,她的桃花宫就在鄂尔多斯?”

“那不可能,她的桃花宫只有两个人清楚,一为毒冬瓜、一为地萝卜,可是地萝卜有人

发现,昨天晚上死在长城边一石山中。”

神娃吓声道:“难怪我们只见到毒冬瓜落单了!”

“我们不管地萝卜是如何死的,她是桃花娘娘心腹之一是真的,你去不去鄂尔多斯?”

神娃道:“既然知道了,当然要去,不过还有时间,到时一定去。”

椰林佬佬挥手道:“有件事提醒你,如果不能忍受‘桃花障毒’就不必去了。”她说完

大步去。

“阿娃,阿娇和阿曼可能一直盯到鄂尔多斯去了?”

“如果她们知道桃花娘娘没有什么经典大会,那她们就会回来找我们,阿凡,鄂尔多斯

是高原地,但却有十口小湖,地形非常杂乱,我们还不知桃花娘娘的会场在什么地点,我们

先去桃尔庙,那镇靠多尔湖区最近,消息必定非常灵通。”

“我对地理不熟,一切由你!”

两人这时偏北走,一路荒芜极了,除了少数商旅之外,看到的就是牧民了。

约走了三十余里,这时到了一座很高沙丘上,神娃叫道:“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走。”

“为什么要休息?”

“你看左右两侧都是必经的官道,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看得清楚,普通人和江湖人经

过,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我们一面观察动静,一面看看阿娇和阿曼过去了没有。”

“时间还多,休息一会也好,看样子这里不是通路。”

“咭咭!是我有心选在这里休息呀!”

“哈哈……原来你担心那桃尔庙没有客栈?”

“那儿客栈是有,该镇是通长城内榆林城的大镇,问题是今天晚上绝对不太平,咭……

我又不要那个!”她只要调情一番,但却说不出口。

马太凡当然知道沙丘上无法畅所慾为,说的只是逗她,于是搂她坐下笑道:“我希望在

这里真能会到阿娇和阿曼。”

神娃抱住他热吻不放,另一只手渐渐松下探索,伸进裤里,摸到她喜欢的,叫道:

“哇!好大啊……”

马太凡也握住她那隆起之处,以手指拨动一小绺茸茸的东西:“阿娇……”她有意张开

双腿,好让他方便,闻唤嗯了一声。

“那椰林佬为何看到我在你身上做那种动作?”

“咯咯……她是第一次看到我有男人啊!”她的身子正歪着,早把他的腰带解开啦,双

手捧着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柱,情不自禁的去亲吻。

“你懂不懂什么叫口交?”

神娃张口含住阳具的顶端,点点头,开始吸了。

“噢……噢……你从哪里知道这一手?”

“我不知道,我只听过这样说,说男人的这个吸起来双方都有快感,想不到是真的,我

如早知我也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我早就在路上多休息几次了。”

“你吸的方法不同啊!你的舌头……”

“咭咭……我不说……”她用舌头加劲动,绞了又吸。

马太凡被她吸得全身酥透,急急把她裙带松开,端起她就往胯上一坐,阳具顺势找到了

小穴,一滑而进。

“哟哟哟……”她不是痛,全身在抖。

“阿娃……你……”

“好痒……好爽……”她自动的扭开啦:“啊!好满好紧……”

“哎呀!你落红了!……”他的胯上已有血迹。

“咭咭……我知道,但我没有感觉,你别担心。”

“嗨!你真是,*女膜破的那一下你没有感觉?”

“咯咯……也许是我发作太久了,我只感到痒,现在却太爽了,阿凡,你好不好?”

“哈!你越野我越痛快,别太激动,这里是沙漠野外,我们随时有行动。”

“我舍不得放啊!”她越扭越有劲,似已爽到骨子里啦。

“阿娃!客栈总比这里好,留点精神,这样没有脱光好!”

“咭咭……让我多过一阵瘾啊!”

“嗨!第一次你就这样騒,往后你会……”

“咯咯……在你身上作娼妇是天经地义呀,除了你,任何男人想在我身上讨便宜,我就

要他见阎王。”她搂住他狂吻,下面还是不停扭哩。

直到天色灰暗,沙丘两侧已没有行人,神娃还是意犹未尽的慢慢拔出,轻笑道:“我们

去落店!……”

“羞羞……”马太凡吻她一下道:“落店还要来?”

“咭咭!”她在整理衣裙,接着又在包袱里拿出一件旧衣替马太凡擦拭下体:“咯

咯……不怎么样啊!”

马太凡又亲了她一下,道:“下次不会有了。”

“我们到店中好好洗个澡,吃过饭就上炕……咭咭……”

“嗨……你敢说,我不敢听。”

“咯咯……才怪……”

到了桃尔庙镇,大出马太凡意外,那儿真还是座大镇,街道交错,繁华顶盛,不禁轻声

向神娃道:“今晚不怕打扰了。”

“咯咯!除了有九天玉果的消息,否则天塌下来我也不出去。”

“噗嗤”一声笑道:“你准备到天亮?”

“慢慢的来啊,你不可太猛呀!”

“丫头!这是街上啊,你的声音太大了。”

“咯咯……谁知我们在说些什么?咭咭……”

正行者,忽见前面一客栈门前人声大哗,人头钻动,有大笑、有惊异,似有什么希奇之

事发生,神娃噫声道:“那儿怎么了?”

马太凡似已听出什么,忽然停住道:“别过去!我们另外走一条找客栈。”

“你听到什么了?”

“说出你也不信。”

“什么呀?”

马太凡轻声道:“那客栈内有两个男女作那种事,现在下面不能分开啦,被人发现而传

开,因而引去不少人看稀奇。”

“吓!怎么会发生那种事,那不等于狗一样。”

马太凡道:“那种事不能没有,有的是病态,千万人中难得出现一次,必须求医才能

脱,也有是人为的。”

“人为的?”

“不错!可能那店中有一双男女做爱太浪了,刚好撞上一个会‘婬禁大法’的人物,而

这人又是最讨厌那种旁若走人的做爱行为,所以一怒之下发动‘婬禁大法’而使他们出丑丢

人。”

“阿凡!不知有解禁之法嘛?”

“有两种解脱之法,一为要三个时辰后自行脱掉,不过那样久的时间之内,必定轰动全

镇之人去看热闹,一为用奇寒之水把他们泡着,为时只要一刻就会脱,否则非开刀不可,当

然求那不禁之人解禁最好。”

“咯咯!以后我们可得小心啊!咭咭……”

“傻丫头,我如怕‘婬禁大法’,我还敢在外面和你做爱?”

“咯咯……原来你不怕啊!那太好了:……”

二人尚未转身,只见那客栈门口用被子盖着抬出两个男女,这时围观的人已经水泄不通

啦!

“小子!为何不去凑凑热闹,难得一见啊!”忽然有人在马太凡侧面出声。

“阿凡,那老头似在向你说话啊!”

马太凡点点头,也向那面哈哈大笑道:“难道老丈人老心也老了!”

“呵呵!”那老人大乐:“太贞老妪真作孽!”他已朝马太凡行近。

“老丈!太贞老妪是何许人物?”

“她叫‘太贞神妪’!住海外。”

马太凡道:“被耍的又是何许人?”

“男的是寻阳公子,女的是桃花宫桃花娘娘的心腹之一。”

神娃吐了一口水:“活该!那马代繁我早就想杀了。”

“女娃子,那又是为什么?”

神娃这时不便把马太凡的名字当街说出,含糊道:“他冒用了我哥哥的字号。”

老人大笑道:“听说有个号玉郎手的青年,女友如云,怀中美女成群,他当然羡慕难怪

要冒充了,可惜他时运不佳,遇上一个桃花浪女,又遭到太贞神妪……”

马太凡道:“老丈!桃花娘娘摆下什么经典大会,你老当知内情?”

“不太明白,只知在下内海子以双龙洞内设下参观会。”

马太凡望着神娃,示意她记下地名。

神娃摇摇头道:“双龙洞我没听说过。”

老人笑道:“那是‘内海子’左侧有座石山,悬崖下有两个洞口,里面也只听说是通

的,这次桃花娘娘把什么上古经典放在最深处,由天下武林进去参观,不过要分男女,男的

由雄洞口进入,女的由雌洞口进入,男女有别,似也合理。”

马太凡大笑道:“不能说桃花娘娘没有心机呀!”

老人道:“去内海子的武林人何止上千,桃花娘娘不勉强,怕的勿进,里面有没有玄

机,有种的就进去,哈哈……”他拂袖而去。

“阿凡!这老头?……”

“他没有问题,只是一位世外高人,他似有意来点醒我们。”

“双龙洞内必定玄机莫测。”

马太凡道:“男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绿焰蛟与火焰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