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六章 寡妇金凤一段情

作者:秋梦痕

马太凡替她和自己清理好下体,之后再抱着她躺下:“阿雅!你下面好小。”

“我怎么知道?”她又握住那根肉柱道:“我真不敢相信它能进去,这样粗!”

“你还算能接受第一次,我真担心你叫出声来。”

“怎么会?那样爽!”

马太凡笑道:“有些女子不行,天生怕痛,像你这样,今晚有你乐的了!”

二人躺到中午,出去吃过午餐又上街了,这一次马太凡提议去探双龙洞,可是姿雅不同

意,她要去探什么前旗贝勒府。

“阿雅,是蒙古王子府?”

姿雅道:“那儿也是一座大镇。”

“有必要?”

“我有个朋友住在那里。”

“蒙古人?”

“不是,她父亲是北方最大牧场主人,她叫‘艾云飞’,炼成‘大天罡神功’,曾经打

遍北罗刹一百零九个高手,我想把她叫来同探桃花宫。”

马太凡道:“我不想去。”

“怎么了?你怕女人了!”

“不是!”

“那为什么?”

“你知道节外生枝会误了大事,你又没有约定她去,去了找不到她,徒然担误时间只要

知道动静就采行动。”

“那我们换一家客栈?”

“这可以,这里住久了,已经引起不少江湖人对我注意啦!”

“住到我住的地方去,那儿出镇就是去双龙洞的方位。”

“啊!你已查出双龙洞了?”

“那儿很难找,是座小湖旁边,三面是水,一面是石山,双龙洞就在悬崖下。”

马太凡道:“你找过桃花宫没有?”

“桃花宫绝对不会在这里,你不是有了金桃殿主?以后还怕她不告诉我们?”

“那当然,我只想早得到桃花宫的地址。”

二人付过帐离店,搬到姿雅住的地方,那儿的客栈小,但也住满了江湖人,时日近午,

他们就在房里休息,不再出门。

“阿凡!这里的江湖人,白天都出去了,有的深更半夜不回来。”

马太凡道:“离不了去查秘密!怎么了,你想:……”他搂住她。

“咯咯!”她又握住他的肉柱道:“硬要等到深夜嘛?”

“那当然不一定!只要不出大声。”他探到她的私处:“我怕你忘形,到时引起外人偷

听。”他已替她脱衣,她也在帮他解带啦。

经过互相调情之后,接着就轻嗯不停啦,渐渐的喘声、噢声、哎哎哟哟之声,很显然双

方都渐入佳境。

“凡哥……我……”

“怎么样?”

“我爽极了!我快要溶化了:……”

“别泄啊……泄了会疲倦的,你不要这样拼命似的啊!”

“咭咭……我无法控制啊……哟哟哟……你快一点啊!”

“嘻嘻……我也不慢呀……呶……够不够劲?”他在猛插。

“对对对……噢……还要快……噢……就这样……好爽好爽……”

“哈哈……女人呀……不来便罢……一旦来了,就如黄河缺堤……你这股劲……”

“过去……咯咯……过去……我一点……不想……噢噢……都……是……你啦!”

这时在前面已有食客进店吃午餐了,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的,其中有一桌坐一男一

女,只听他们细语绵绵。

“高绥!那一定是卖粟子的,你不是怀疑很久了,怎么?她不易容你就不认识了?”这

是那女的在向男的说。

“伊昭!你的眼睛只在注意那男的呀!”

“你吃味了?”

“我很难过,我们已相交几年了。”

“别难过!那男的不会要我,我也有自知之明。”

“你认识他?”

“他是玉郎手马太凡,他身边已是美女如云了。”

“啊!那女子真是卖粟子的了?”

“你知道的事情太少了,她是‘火粟金弹’,又名‘火焰指’,这女子曾经大闹东洋,

在她眼中,天下男子都是粪士,能使她倾心的恐怕也只有姓马的这一个男人了。”

男子轻轻的握住她的手道:“伊昭,我多心了。”

“算了!”伊昭淡淡的道:“我有预感,九天玉果有他们插手,我们不但得不到也许会

与他们变成仇人。”

“那怎么办?”

“不要和他们作对就行了。”

“他们还不出来吃午餐?”

女的轻笑:“咭咭!”

“你笑什么?”

“没有什么,等一会他们就出来了。”她在心里骂道:“你真笨!”

“伊昭!传言江湖美女一旦见到姓马的就会爱上他,这难道是真的?”

“告诉你,我如在两年前见到他,我也会死追他。”

“他有这样的魔力?”

“他是男人中的男人!”

“我不信,我知道有个女子不会爱他。”

“你指的是那个邪门不放侵犯的孙忆红?”

“她是正派视为圣女,邪门视为天人的人物,我连看她一眼都觉心跳三天。”

“咯咯!传言她的武功已到出神入化之境,你是怕她才心跳?”

“怕是有一点,我怕她误会我,最使我心跳的……你不要多心!她真正是美得没有半点

瑕疵。”

伊昭叹声道:“我在暗中见过她好几次,连我是女人也觉心跳,难怪一些见过她的武林

青年高手,公送她为‘瑶池摘仙’,然而只在心里想,但却没有一人敢接近送殷勤,更不敢

表示爱慕了。”

“伊昭!你说那是什么原因?”

“你自己想呀!你为什么不敢看她?”

“我自惭形秽!”

伊昭点头道:“这是原因之一,还有她的武功,如果江湖人对她有一点点邪念,不要说

动机,她的武功就有先发制人,攻入对方的心灵深处,好在她本身无怨无仇,否则不知有多

少人会死在她的手中。”

“伊昭!你知道嘛?她也来到这地区了,难道她也有得到九天玉果的心理?”

“夺?她不会,除非在某种情况之下。”

“那种情况?”

“我也说不出来,不过她绝对不会出手抢夺,对了,不知她见到玉郎手会怎么样?”

“我说她不会爱上马太凡,主要原因马太凡的情人太多了。”

“你是俗人之见!”

“啊!姓马的出来了。”

伊昭似觉一震,但立即叹声道:“我们走罢!”

高绥立即会帐,他特别高兴,那是他不担心伊心伊昭变心了。

马太凡为何单独出来吃午餐呢?

原来神娃已偷偷找到啦,她不但匆匆的由后窗进房,又急急的向马太凡说了几句重要的

话,竟连姿雅也带去了,情况似非常紧急,当然说了些什么无人知道。

高绥和伊昭的离去,马太凡当然看到了,尤其伊昭临出门时,回眸那瞥,更能引起他的

注意,他发现那双男女武功很高,但他没有想到那一双情侣。

马太凡吃了午餐不回房,他在姿雅口中得知了双龙洞的位置,决心单独一探,于是离镇

直往西走。

经过草原,又经过两三道黄士深峡谷,前面已经看到一座奇高的石山了,但却尚未看到

湖。

正当他走出第三道黄士峡谷时,忽觉后面有人,回头一看,发现不止一个,那是两批四

个,较接近一批男女各一,第二批离得远一点,那是两个女子,他们都很年轻。

想避开的事,偏偏避不开,前面那批竟就是高绥和伊昭,这时马太凡也看清楚啦,他倒

是毫不在乎。

高绥正和伊昭轻声细语,这时发现前方的人物就是马太凡,心中好憋扭。

伊昭轻声道:“别那个,搭讪一下有什么关系,我不会……”

“阿昭!怎么搭讪呢?”

“他不招呼,我们就过去,他如问什么,你就随机应变呀!”

好在马太凡的脚步不慢,加上士峡已到尽头,石山脚接近了。

马太凡刚刚踏上石山边缘,他就有一种感觉,那是一股幽香从侧面送来,同时有道影子

闪了下:“姿雅!”他以为是火粟金弹。

石山太崎岖,根本没有路,马太凡以为对方没有听到,急急踏着石岩飞跃。

进入一处石林,他看到那女子立在一处洞口,可是头也不回:“你认错人了!”

“既然追错了人,那你只有两个选择,要就退回去,不然就请进。”那女子又道。

“请进?”马太凡再接近。

那女子道:“这座名为沙龙洞,我虽然没有买下它,但我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

了。”

“原来如此!”马太凡笑道:“有招待?”

“我叫金风,从不招待客人,沙龙洞也从来不许男人进入,你是例外,进去后只有一杯

茶可喝。”

“哈哈!在沙漠中,最宝贵的就是水,有茶喝就是最高享受了!”他更接近了。

一直不给正面的女子也不让客,这时领先进洞,道:“你是江湖人,当知在外一切从

简,我的住处除一床之外,就只有几只木凳了。”

“哈!在这种地方居然还有床有凳,那太难能可贵了!”

“当然还有饮食用具。”

“我姓马,叫我马太凡好了。”

“我早知道,你还是众红丛中一点绿!”

“金风姑娘!你对我很清楚?”

“不是你,谁能进入我的住处?”

“我真有幸!”

“别想到你过去的那些有缘的梦,我是寡妇。”

“放心!我是个名坏心正的男子汉。”

“那就对了,否则我也不会请你进来喝茶。”

“你先生呢?”

金风毫不伤感的道:“被我废了!”

马太凡闻言一骇道:“废了?”

“他欺骗我,他是邪门天地教的第三号人物,我后悔失身于他。”

“你现在是孤身一人了?”

“不!我有好友,你想知道嘛?”

“不敢动问。”

她忽然转过身,面上幪了纱,但隐隐约约的似有十足姿色。

“前面就到我的住处了,告诉你,我好友就是桃花宫主桃花娘娘。”

马太凡不讶异,淡淡的道:“你替她防守双龙洞?”

“不!那不关我的事,不过如有天地教的人前来……”

“原来你想借这次大会出出气!”

进了内洞,正如她所说,里面很简单,她一指其中一条木凳道:“请坐呀!我来泡

茶。”

“带着面纱多不方便。”

“想看看我的面目?”

“没有一点歪念,我心中……”

“我不会误会你。”她把面纱去掉,淡淡的一笑道:“还能不使你讨厌吧!”

“好美!这张脸居然还有人骗你?”

“你看出我有多少岁数了?”

“你也见外了!我的心中没有年纪之分。”

“我已三十五岁了。”

“你已炼成驻颜术了!”他这下可真吃了一惊,他的眼中,这时面对的只是一个二十出

头的人。

“你进双龙洞不要用武功?”

“我早有预感,玄功的关卡一定不少。”

“只有‘桃花迷元瘴’,不过能通过的人恐怕不多。”

“只怕还有一字障。”

“她的色关是自然的,怕的是色不迷人人自迷,这一障碍难不倒你。”

“怎么说?”

“桃花宫中没有几个能使你看得上眼的。”

“你又错了!选美不是我的观念,择年纪我也无权作主,在我心中,我只要不破坏对方

夫妻,有情侣,再则对我有仇、有怨的,我绝不和她发生那种事,当然,对方不是心甘情愿

的我不强求。”

金风叹声道:“现在我又了解你是男人中的男人了!”

“我可以叫你风姐嘛?”

“只要不是发疯的‘疯’,我是受宠若惊了。”

“你在洞口两侧石上下了什么禁制?”

金风道:“我是寡妇,换句话说,只要是女人,她的住处没有不设禁制的,当然,她如

没有炼过玄功的又当别论,你误会我对你而设?”

马太凡笑道:“你当然明白我是少有禁制能困住我的,我只看出你的禁制很怪,一面有

阴,一面又是阳禁,这种玄功必须阴阳双修才能炼成,你又是女人。”

“我又没有男人是不是?告诉你,我修的是‘阴阳错’神功,我那死鬼就是为了来偷学

我的这种神功才苦苦追求我,使我不察而上当。”

“他学到了?”

“当未大成他就露出破绽。”

“噫!……”

金风觉出他面色有异,骇然道:“洞口外面有人想闯入?”

“不是!风姐,你伸出舌头给我看看好不好?”

“那有什么?”她张开小口,伸出舌尖。

“你最近与何人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没有呀!”金风急摇头。

“那就怪了!”

“怎么了?”

“你遭了暗算,你舌头上中了‘摧容慢退法’,你照照镜子,那不是痣。”

金风道:“不用照,我自己这两年也发现了,我真想不通那是什么病态?”

“我转过身去,你查查你的肚脐,如果肚脐也发黑了,那已是阴功快大发啦!”

“太凡!这两天我洗澡也看到了,结果怎么样?”

马太凡道:“这种阴功先毁容,渐渐腰驼背弓……”

“不要说了!”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寡妇金凤一段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