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七章 乌龟与色狼

作者:秋梦痕

李如兰扶着马太凡找到了一座石洞,她又暗暗下了禁制,从外面看,不但不见石洞,甚

至谁也不知道那儿还有两个人。

马太凡足足被李如兰扶着打坐了两个时辰才醒来,这时她深深的做了一个长长呼吸。

李如兰轻声叫道:“马大哥,你好点没有?”她被他的紫气所感染,全身不但增加无穷

精力,也染上了人间没有的异香。

“谢谢你!我这是第一次运过了内力,现在正常了。”

“你那发出的元气好香啊!”她这时还在后面扶着未放哩,她替他擦拭额上的汗。

“你一点也不避嫌疑?”

“咭咭……”她轻笑说:“你不是把我当瑶池摘仙!”她的头已靠在他的肩上。

“你几葳了?”

“十八岁,比我表姐小一岁。”

“你表姐又是谁?”

“噫!你是叫她孙忆红呀,她就是我表姐呀!”

马太凡忽然一转身,紧紧将她搂住道:“这样巧?”

李女一点也不抗拒,又轻笑道:“你真的没有见过她?”她反而投进他的怀里。

“我认为就是你,天下没有比你更美的了!”他吻上啦!

“真的,那是我表姐,不过我和她长相差不多,她比我高一点,在家乡,连亲戚有时也

叫错我们的名字。”她被吻得薰陶陶的。

“你表姐不许男人接近,那是为什么?”

“咯咯……因为至今还没有她喜欢的男人呀!”

马太凡把她半坐半躺的放在腿上,道:“别骗我,她一定有某种原因?”

他抚着她的双*。

“你能不能化解‘琰魔王咒’?原因就在这里。”

“你说清楚一点。”

李女叹声道:“我表姐在十四岁时,她娘怕她在外面遭上强敌,遭人侮辱,因此……”

马太凡见她说不下去,似还有难言之隐,意识到与女子私处有关,于是探手她的私处,

道:“用琰魔王法神咒封住这里?”

李如兰被他抚得意乱神迷,猛的紧紧抱住他道:“你怎么一猜就对了,她的排泄正常,

只怕不能作那种事。”

“哈哈!难怪她不许男人近身,她怕爱上某个男人又不能和他做爱。”

“这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她确实没有见过她所喜欢的男人。”

“你喜欢过男人没有?……”他注视着她那如花似玉的脸。

“咭咭……有一个。”

马太凡心里有数,但故意问:“是谁?我可要吃味啊!”

李女大乐,不顾一切伸手探入,紧紧握住那话儿,道:“吃你自己的味儿啊?咭咭!”

“阿兰!你能引见我给你表姐见面嘛?”他已抚出她的*水了。

“马哥哥!你能破解她的符禁嘛?”

“她娘不能解?”

“唉!我姑母去世了。”

“啊!临死前忘了她封住你表姐的玄关?”

“她一定爱你,我带她来找你。”

马太凡觉出她一身颤抖得很急,那小穴的浮水流个不止,于是替她脱下裙子,放出他的

肉柱。

李女知道要作什么了,可是她还没有经验过,她似有点怕,但又玩弄那又粗又长的肉柱

不忍放手。

马太凡察出情况,知道不能马上插进,于是他缩下去,用舌头替她舔了后,就尽情的挑

逗。

李如兰如何受得了,哼声大作,扭个不停,噢噢声不断,那种她想不到的快感,一波一

波的升起,gāo cháo如浪。

马太凡一看时机到了,轻轻把她双腿分开,挺着肉柱慢慢往小穴里插。

口水加上李女的*水,肉柱一顶滑进。

“哟哟哟……”

“痛不痛?”

李女乱摇头道:“好痒……好痒……啊……啊……”

红潮已现,但李女却爽得全身扭动很急,马太凡想停也不行了,他只有替她急抽快插,

但不忍过猛,最后把她坐起,任凭她自己动,捧着她如花的脸问道:“好不好受?”

“嗯……嗯……”她喘得好急:“我……真想不到有这样……”

“你喜欢就任你玩个够,反正这时已近夜晚了。”

不出两个时辰,李如兰突然一阵激情,大哼数声就倒在马太凡怀里。

“你泄了!”

“我……我……想……控……”

“哈哈!控制不住……也好,初次不宜太久,否则那儿会肿。”

“怎么办?你下面……”

“不要紧!清理一下就行了。”

“吓!”她抽出肉柱道:“太大啊!”

“你不是也受得了?”

“快乐极了!真怪,怎么进去的?咭咭……”

“哎呀!”马太凡看到下体全红了,也有一大堆白色东西,红白混合。

“咭咭……”

他不但替自己清理,还要替她清理:“阿兰,你的小穴真小!”

“咯咯!我也能接受你的宝贝啊!”

天已全黑,李如兰干脆抱着马太凡躺下,他还真的不想离开。

“凡哥!我表姐不会像我啊,她不可能见到你就像我一样爱死你了!”

“你真的这样爱我?”

“咭咭!我不爱你,我会任你把宝贝放进去?世间有这样容易的事!”

“也许我们是江湖人呀!”

“你错了!江湖人最敏锐,如果没有充分的爱心,那比普通女子更明快,不喜欢就是不

喜欢,毫无保留。”

“这倒是真的,我担心你表姐连见都不见我,这样一来,她的符咒就难以破除了。”

“咯咯!要不要我从旁作说客?”她很自然的又在把握那根肉柱了。

“不要,我要的是自然,不能加进一点外力,否则我心里就会起了一种欠缺感。”他也

抚着那刚刚开过苞的小穴。

“凡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咭咭……”

“刚完不久,你又泄过,难道你又要来?”

“我要嘛……”她已把她自己的送上肉柱啦,马太凡不忍拒绝她,同时又感到*头顶

处,滑溜溜的,惊奇道:“你真来*水了!”他顺势深深的插入。

“噢噢……噢……”她一下就有了快感:“我爱死你了!啊……这次更爽……多妙

啊……”

马太凡这次加重抽插,连连挺进道:“这次可能会到天亮。”

“哟哟哟……好痒好爽,哦哦哦……我乐死了……噢!……加重啊……”

马太凡以疯狂的动作猛插,他也激情无比,只觉得他的阳具在小穴里如同一条特别活跃

的鲇鱼。

起码又有一个时辰之后,他的作法立改,抽出家伙,端起李女的臀部,叫她爬下,从后

狂插如风。

“噢噢……”她也配合不停:“这是什么姿势啊?”

“阿兰!好不好?这叫罗汉推车。”

“那种响声……”她觉出她小穴里发出波波噗噗之声。

马太凡全身已酥,喘声道:“阿兰,这是你*道内的空气被我的阳具所压缩……所

致……”

“噢噢……好深……”

不计其数的猛抽猛插之后,马太凡忽又拔出他的家伙:“来!坐上。”

“咭咭……你累了!”她又坐在肉柱上:“现在又由我动了!”她开始扭啦。

“别急啊!时间太长了,你不要再泄,否则天亮你就没有精神赶路啊!”

他也不敢太快速啦。

李如兰轻笑道:“这我照样爽,你过不过瘾啊?”

“能这样搂着你的玉体,不动也着迷,何况还有你扭动。”

“凡哥……你在这一带见过一个精神病美女没有?她真美,可惜她的精神常常错乱。”

“有这回事?”

“是真的,她是西北利亚人,听说她本来是神秘海子一位最高手,神功玄功深奥不可

解,后来发了疯,不知杀了多少想动她邪念的武林青年,也有邪门老人,她昨天在东胜城出

现,今早又在这一带出现,张妈妈说,她时好时坏。”

马太凡紧紧插到里面,问道:“她有多大了?”

李女道:“看来比我小一点,怪在她穿得很讲究,远远看,她真是仙女下凡。”

“不会是装疯卖傻?”

“不会!她的功夫那样高,有必要装嘛?”

“那也不一定,她可能是以另外一种形态游戏风尘,这女子我倒要会会她。”

“咯咯……疯子无理智,也不懂爱和情。”

“能治好她也是功德啊,除非她是病,不然有点把握。”

“又是炼功出了毛病?”

“当然不敢断言。”

“好,她会好几首西北利亚民谣,你当然听不懂,不过一旦你听到一个女子唱歌时,那

就是她了。”

两个人谈一会又玩一会,但始终不让那一方达到gāo cháo,有时李女挟着那根肉柱躺到马太

凡肚皮上,又吻又抚,这真是另一种做爱的奇招。

“凡哥!你这宝贝一直不休息?”她不知什么叫软下来。

马太凡轻笑道:“它休息时你还能留住它在这温暖穴里嘛?”

“它休息是什么样子?”

“软软的,萎缩了十几倍,好似打败了的英雄。”

“咯咯……”李女讶然轻笑:“要如何才能使它休息?”

“起码一连串做爱,射精到十几次它才会疲倦。”

“一般男人呢?”

“哈哈……那是维持不到一个时辰说会射精,射一次精后,就休息了,身体强壮的,夜

可以来两次至三次,但也不能天天如此,正常的男人每十天只有来三次。”

“吓!那你……”

“我从来没有打败过,要想打败战,一次起码要八九个女人循环上阵。”

“咯咯……好在我们姐妹多,否则永远打不倒你啊!”她一顿又道:“最好不要打败

你,你看,这样多好啊!”

“好在哪里?”

“我把它放在里面睡着呀!”

“哈哈!你真是一只贪吃的野猫。”

“凡哥,我希望早点遇上我表姐。”

“为什么?”

“你治好表姐的病,让她也享受我这种快乐啊!”

“只怕你表姐不喜欢这一套啊!”

“谁说的,只要是女人,只要她经过第一次,我想她一定爱死了……不过哪里去找你这

样的男人啊!”

“你不是找到了?”

她紧紧的吻他,道:“我命好啊!”

“吓!外面有什么动静?八成是天亮了。”

李女坐起身子,她又猛烈的扭了一阵才慢慢拔出,道:“真讨厌!似是有人追逐。”

两人急急整理衣物,李女收起禁制,出洞一看,吓!过了中午啦,太阳开始偏西了。

“哎呀……”李如兰惊叫一声。

“四个大汉追杀一个女子!”马太凡拔腿要扑出。

“慢点,那女子就是疯女乐乐!”

“那更可恶,四个大汉追杀一个精神病患者。”

“凡哥,注意那个背有黄布口袋的家伙,他是九毒蛇之一的‘赤尾丝’,乐乐是女子,

天生怕蛇,否则她不会逃走。”

“我去收拾他。”

“不!我已杀过其中之一的响尾蛇,这由我去,你去保护乐乐,她似被吓得更疯了。”

“你要小心!”马太凡绕道奔出。

疯女乐乐已经上了石峰,还是边逃边叫,马太凡在全力尾随下已经接近了,他一看十分

惊讶,在他眼中不但映进了一个天真美丽又迷人的玉体,而且使他神迷心乱的意念里起了大

大的涟漪。

一分神,突然不见了乐乐,马太凡暗叫:“好快!”他如道疯女躲起来了,于是一笑

道:“你能躲过我才怪!”

马太凡感到有趣,慢慢的向前找,但到处乱石如林,他呆了一下。

“阿凡!”侧面发出轻唤。

其声入耳,马太凡觉出不陌生,急急闪过侧面石林,叫道:“多吉……”

原来他看到一个倩影在石后,正是桃花宫金桃殿主。

“你别担心她,也要小心她,她是无数人送了命的疯女‘杀手花’,疯性一起,她会在

暗中出手偷袭。”

“别谈疯女,你为何在这里?”他把她搂住。

“阿凡,桃花宫中显然有了变化,我是想尽办法出来找你。”

“什么变化?”

“双龙洞会很可能会取消,但我不知原因,这段时间我看到桃花娘娘情绪有点反常。”

“难道九天玉果出了问题?”

“不管怎么样,你别急急进入双龙洞去。”

马太凡把她搂在怀里坐下,道:“你要设法查出原因才好。”他吻她。

“阿凡,很难啊!”她依偎着道:“我与云云已尽了全力,现在连娘娘的面都不易见到

了。”

“你别冒险,我只要你安全。”他探手她的私处道:“上次见过面后,我好想再见到你

啊!”

“咭咭!……”她轻笑,也握住他的那话儿,道:“你没有把它冷落呀!”

“不是那回事,我想你会把云云带来见我。”

“银桃殿主也想到你身边享受享受,但她被派往双龙洞内作什么我不知道,这已有大半

天不见她了。”

马太凡觉出她被抚得有点颤抖,轻声道:“你要不要?”

“我好想,但这时不行啊,我要急急赶回去。”

马太凡把她拉起道:“你有秘密地方使我们下次会面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乌龟与色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