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八章 武林天娇与野兽天皇

作者:秋梦痕

马太凡不管乐乐回不回来,他轻轻的把咏咏摆平在床上,关上门,回到床上替她脱去衣

裙,那种赤躶躶的玉体,真使他神不守舍,手忙脚乱,他自己也光了。

“咏咏……色狼来了啊!”马太凡见她紧闭双眼,于是将她双腿分开,俯下就舔。

“噢噢……哟哟……”她似又乐又爽,张开口,双手好似没有地方放,喘声中全身扭

动。

情况至此,马太凡自己也忍不住了,他爬上那又白又嫩的玉礼,口吻着双*,那又粗又

长的家伙顶到桃源洞口,轻轻的,慢慢的往里面推,在滑溜溜的口水、*水的引导下,咭的

一声插到底。

“噢噢噢……”咏咏爽得叫出声。

接着,一抽一拔,一挺一拉,由慢而快,在战鼓频催中,双方施展全力了。

“咏咏!你试探如何?”他看到她一双迷人的眼睛望着他,神光中含着无尽的爱意。

“你真是一匹最可爱的色狼,我爱死你了!”

马太凡把她放在肉柱上,教她如何自动,怎么扭,笑道:“我爱你更早,你只有十七岁

吗?”

“你怎么知道?”

“是乐乐说的,你们不是从未见过面?”

“是呀!她装疯女太像了,没有一个男人敢惹她,还有窕窕,我们三个都神交已久,直

到我们找到你之前我们才见到面。”

“你来这里之前。”

“对呀!”

“她去了哪里?”

“你知道嘛?‘孤独三天皇’死了一个,另外两个又重返江湖了,整个武林又会大起风

浪了,听说他们当年杀人如麻!”

“我在江湖走得少,也许我又太年轻,所以武林过去的大事知道的太少了。”

咏咏道:“你是很少听到老辈人物说过罢了,乐乐暗暗盯着一个红毛老人去了,传言他

的长相就是野兽天皇。”

马太凡道:“死的是那个?”

“侵略天皇!”

“另外一个呢?”

“阴险天皇!这三皇各有特征。”

马太凡道:“野兽天皇是红发,别人一见就看得出,另外两个一个死了不说他,还有一

个呢?”

“白发过膝。”她似长话短说,已经扭起瘾来了,似爽到极点啦,双手把他搂得很紧很

紧。

马太凡帮助她,双方一齐扭,都扭出汗来啦,*火高涨,喘声大作。

“这样好不好?”马太凡吻一会又看看她。

“咭咭……哎呀……下面……”

“不要紧,那是你的*女膜破了,你太用劲了啊!”

“咯咯……”她扭得更加快了。

“你的来意对我真恨?”

“咭!”

“笑什么?”

“整个武林的年轻女子都在作梦。”

“什么梦呀,这与你回答的问题不对啊!”

“她们都想梦见你。”

“哈哈!你编的说话太离谱了!”

“虽然有一点点夸大,但也八九不离十,说真的,我来时只想看看你,作为传言的证

明,那知道……咯咯……”她不说了,紧紧的搂着。

“你很大胆,居然要以身来证明。”

“咭咭……你那一吻……不,我吻你那一下……我的心好跳,不知为什么我就不想

放……”

“你被我吸住了……哈哈……现在更进一步啦……”

“不是一步,你把我溶化了,咭咭……你那放进去的……咯咯……我好爽啊!……”

“咏咏!”他吻她:“今夜就这样陪我过一夜再走好不好?”

“凡哥!就这样过一辈子我也愿意。”

这时忽听后面传来哭闹争吵之声,马太凡停止动作,问道:“后面是什么地方?”

咏咏笑道:“那是掌柜的内室地,他前天讨媳妇,我还送了一分礼。”

“你在这里住了几次了?”

“你和乐乐住的这一间就是我住过,不然我会一下就找到你。”

“那你应当去看看,人声不少,掌柜的一家发生什么了?”

“清官难管家务事,我去有什么用?”她的瘾头十足,这下又扭啦。

“咏咏,你是常客,你去方便。”

咏咏咭咭笑道:“你知道为了什么呀,两小口吵架,两老口都不明白啊!”

“好呀!你已明白了,为什么?”

咏咏轻声道:“我暗中问过新娘子,她说她的新郎是畜牲。”

马太凡惊奇道:“刚结婚就骂夫君是畜牲。”

“咯咯……她说她痛了一天一夜。”

“啊!原来是那回事。”

“凡哥,为何是那样?”

马太凡轻声道:“我们刚才,如果我不爱惜你,只顾自己兴起,一个控制不住,硬往里

面插,你想想看,你能受得了!”

“咭咭……所以先用舌?”

“这有两种作用,一为挑起你的快感,引发你的*水,二为我的口水能顺湿你的阴户外

围,口水与你的*水都是顺滑作用,加上你的快感,插进你只想到爽,而忘了痛呀!”

“咭咭!难怪啊,第一次做爱是非常重要了?”

“还有更重要的。”

“那是什么?”

“男女双方都要有爱。”

咏咏狠狠吻他一下,道:“对!我如不爱你,我就不会主动吻你,更不可能让你脱光,

让你用舌头舔,咭咭……结果还这样!”她扭得更快了。

“咏咏!现在还爽不爽?”

“咭咭……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过有时大爽,有时小爽,现在又……噢……你动重的

啊……”

马太凡加快加重,道:“咏咏,明天我们……”

她大喘了:“哟哟……对!还要快,噢噢……我快要……别说明天啊……”

马太凡暗暗惊奇,她只有十七岁,居然有这么大的持久力,于是玩兴大发,一波一波的

展开各势玩法,真是乐不可言。

终于听到五更鸡鸣了,马太凡道:“阿咏……”

她这时搂住不放了,只是喘声不断,气息如兰,原来她已疲乏不堪再玩啦。

马太凡将她平放着,替她全身推摩,轻声笑道:“你败阵了!”

“咭咭……”

“好好睡一下。”他先替自己清理下体,然后轻轻帮她擦拭道:“今天不走了?”

“不!今天过黄河到银川去。”

“作什么?”

“你别问,在路上再告诉你。”

“我要探双龙洞啊!”

“你大不了是为了九天玉果,这我比你清楚。”

“好罢,我不明白你肚子搞什么名堂?”

“咭咭!你刚才已经探到我肚子里去了。”

“不害羞!”

“在你面前我没有可害羞的了,反正连汗毛也被你数清楚啦!”

马太凡又将她搂住猛吻,轻声道:“当心有人听到,对了,你进房来,至今未离开,你

不怕别人心里想什么?”

“咯咯……在身边来来去去的都是女子,你想别人作何猜测?”

“留下银子吧,我们从后窗出去。”

“什么时候了?”

“也快天亮了,你看后窗已有白色。”

两人悄悄的溜出后窗,脚不落地,在屋面直向西南急奔,不一会离镇二十余里。

“阿咏,这是向什么地方去?”

“走向黄河。”

“你到底要去那?”

“评量峰。”

“有这种怪名字的地方?”

“不是地方,只是百多年前武林人取的一座石峰名称。”

“就在黄河边上?”

“在陶乐城东岸四十里处,那座石峰有高达五六百丈,四面如削,最高处只能立两个

人,又名‘朝天一支笔’,百多年前江湖中顶尖人物比轻功,但无一人能登峰顶。”

“五六百丈高算什么?现在普通高手也能上呀!”

“说起来那时的武林人多半也能上去,也就是不能到达顶点就落下来了。”

“那是什么原因?”

“据说离顶点十丈时,不知是股什么阻力,使当时第一流高手都寸步难进。”

“有古人设下什么玄门在峰顶?”

“也许是吧!最近有人经常看到峰顶立着一位云裳飘飘的女子在顶点出现。”

“我们此去要探个究竟?”

“我不是要去逞能,第一我要去证明一下传言是否夸大,第二我想见到那位女子。”

“你对那女子有某些怀疑?”

“近十天之内有风声,说出现两位奇女子。”

马太凡不让她说下去就哈哈发笑。

“你笑什么?”

“杀手花乐乐、齐天斩咏咏、荒野豹窕窕,也有人说是三大奇女子呀!”

“咯咯……你已捉住两个了啊,凡哥,说真的,在你面前谁也不奇了。”

“阿咏!那是两个何等特异的女子?”

“一名‘武林天娇’、一名‘大地一灵’,有人把她们视为灵异,我想她们一定炼了什

么玄功。”

马太凡道:“只有字号?”

“前天我才打听到武林天娇叫慈姑,大地一灵叫凤化。”

马太凡道:“出了这样两位神秘女子,她为何没有消息给我?”

“谁?”咏咏见他自言自语。

马太凡不会瞒她,当他要说出肖萍时,突然听到侧面响起两声娇笑。

二人一讶,同时向左恻沙堆看去。

那儿忽然闪出两个女子,咏咏一见惊喜,指给马太凡看道:“右边你已那个了,不用

说,左边是窕窕。”

马太凡已经迷糊啦,不是一下有三个美女而迷,他是不明白,乐乐为什么会和她未会过

面的荒野豹在一块。

“凡哥,快来见见这只豹子!”她不叫咏咏。

马太凡迎上去,拱手不对,拉手也似不当,他只呆呆的。

窕窕很自然先向咏咏道:“我们和乐乐三个早已神交,只有未对面是不是?”

“咯咯……”咏咏拉着她,说道:“其中少了吸引葯,当然粘不上一块呀!”她望着马

太凡。

乐乐轻笑道:“常言说得好,三个男人挟一个女人,女人会变哑巴,三个女人包着一个

男人,男人会变傻瓜。”

马太凡真的有点傻兮兮了,他咬牙接近窕窕,但还是双手无措道:“久仰了!”

窕窕轻笑道:“看样子你不喜欢我?”

咏咏将马太凡一推,道:“上了门的你不要嘛?”

马太凡得此一助,顺势一贴,扶住窕窕双肩道:“你不在乎?”

乐乐咭咭笑道:“她如在乎我们姐妹多,她就不会见你了。”

马太凡道:“你们两个如何会面的?又如何在这里?”

“噫!”乐乐看到咏咏道:“你没有对他说?”

“我如说你要在这里等我,他就不会惊奇了,不过我没有想到你和窕窕见了面。”

窕窕道:“她追野兽天皇,我怕她被发现,也在后面盯,同时我们都想一探朝天一支

笔,当我们追出几十里时,发现那野兽天皇竟也朝黄河岸去啦!”

马太凡道:“我对朝天一支笔现在有几点猜测。”

咏咏道:“你说说看?”

马太凡道:“当年武林不能登上笔端可能有两种情形,一为是自然的,一则是人为

的。”

“自然的?”乐乐很讶异。

马太凡道:“你当懂得磁石作用?那石峰上端必有那种矿石,磁石吸取作用,也有排斥

作用的。”

咏咏摇头道:“可是近日有人看到上面有云裳飘飘的女子出现,那又作何解释?”

马太凡道:“磁石中最难得的是磁晶,为希世之物,可以炼剑,假设已经被人取了,再

者那女子却有避磁神功。”

窕窕道:“这是说得通的,你还说另有猜测?”

马太凡道:“峰顶必有一秘洞,当年有一超级高手住在洞内不愿被武林人看到,凡往上

登者,必被其施展神通压下去。”

咏咏笑道:“这一次我们非揭穿当年之秘不可了!”

马太凡道:“我认为没有必要,我们现在要作的事情太多了。”

乐乐道:“野兽天皇他有那种闲工夫去探朝天一支笔?”

马太凡道:“他只是向黄河岸走呀,你们三个都能确定他是朝天一支笔?”

窕窕道:“你担心的是双龙洞?”

“九天玉果是我们非得到手的东西啊!”

三女对望一眼,窕窕叹道:“不会是金桃殿主和银桃殿主加上金风姐姐?”

马太凡看看她们道:“是我的我都关心。”

乐乐笑道:“你不怀疑我们有酸味?”

马太凡大笑道:“那是普通女人最正常的心理,你们那个是普通女人?”

“阿凡,告诉你,桃花娘娘在前天已经消声匿迹啦!”

马太凡大惊道:“出了什么事?”

窕窕道:“除非两种情况,一为她得到的玉盒是假的,第二是她的玉盒又被别人盗去

了。”

“难道与野兽天皇有关?”

乐乐道:“我们追野兽天皇也有这种想法。”

马太凡道:“除了他,还有不可能从桃花娘娘手中盗走玉盒的更高手。”

窕窕道:“与野兽天皇齐名的人不多,但比他武功更高的不能说没有。”

这时已远远看到一座高峰了,在马太凡看到多到十几座。

“凡哥,你认为那一座是朝天一支笔?”咏咏笑问。

“都差不多啊!”

窕窕道:“那是我们所处的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武林天娇与野兽天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