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九章 春情绵绵意更浓

作者:秋梦痕

“不好!”马太凡一惊道:“对不起!它又犯了。”

“咯咯!这证明我是你的啊,别急!我知道不是你的行为。”她的双手反搂:“你喜不

喜欢我?”

“阿慈!情与爱是双方的,我单方喜欢你有什么用。”

她送上吻,轻笑道:“我在池中如果不爱你,虽不向你下手,但也不会走近你呀!”

马太凡笑道:“你还没有完全了解我,不过我永远会记住你这一吻。”

慈姑深情的一笑,拉着他继续前进,在黄昏时,她忽然停住。

“我们右侧有三个人。”

慈姑轻声道:“我不是为了那三人。”

“你另有发现?”

“这几天有一只大怪蝇,这是第七次在我头顶飞过了。”

“一只怪蝇?”

慈姑道:“它飞的声音我能辨出,一定是那只大怪蝇,七次如此,一定有问题,它连黄

昏都能盯我,绝非普通虫类,同时我又很少见到这种怪虫。”

“是什么样子?”

慈姑道:“嘴吻像海马,身体像蝇,奇在它的尾部,像极了蝎子。”

“噫!那是昆仑山蝎蝇,其毒无比,被它尾端钉一下,毒性比蝎毒强十倍!”

“这虫多不多?”

“在昆仑山也不多,这是内地,根本就没有。”

“你说的蝎有多大?”

马太凡道:“比普通麻蝇约大一倍。”

“不!我发现它有整只男人拇指大。”

马太凡郑重道:“小心了!那是王蝇,必定有邪门人物操纵它。”

“它没有朝我攻击啊!”

“那是操纵者不敢向你出手,但他似存心盯着你。”

“阿凡!你这一分析,我就豁然了,那背后之人我也知道了。”

“是谁?”

“五毒公子!”

“他太不自量了,凭他也想吃天鹅肉?”

“咯咯!我在你眼里是块天鹅肉!”

“譬喻虽然对你粗了一点,但很恰当。”

“咭咭!我早就知道他是个真正的色狼,而且是有毒的色狼,可是他不值得我下手。”

马太凡道:“疟蚊虽小,不值一击,一旦侵体,后患可大,小心为上。”

慈姑轻笑道:“现在我这块天鹅肉已经有了寄扥,要吃我的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能不能吃下去呢?”

“咭咭……他放心吃好了,不过他太胆小了。”

马太凡双手将她搂住道:“他还是不敢啊!”

慈站被他搂得意乱心跳,再不说话了。

大约在子初之际,两人来到一石峰下,马太凡抬头一看,该峰真如朝天一支笔,叹声

道:“确如其名!”

慈姑挽着他的手道:“你只要提气就行!”说完,马太凡一提真气,立即被慈姑带着飘

飘而起。

快近尖端,石峰只有一十丈环围了,但却有一团气体如环,他明白那就是慈姑的禁制

了。

霎那间,他被带进一个圆圆的洞孔。

眼睛一亮,洞内竟是一间石室,虽然不大,如同寝室,一应俱全。

“好不好?”慈姑见他惊讶。

“你住了多久了?”

“半年了。”

“难怪!”

“难怪什么?”

“床铺用具都有啊!”

“咭咭……你饿了嘛?”

“有吃的?”

“只是冷东西,这里不能生火。”她立即拿出酒菜来,陪着马太凡边吃边谈。

“你看看四周石壁有什么东西?”

“吓!前面留下不少符录。”

“你可识得?”

马太凡手端酒碗,慢步石壁下,一圈又一圈的踱着步,渐渐的表情肃然。

“你看出了?”

“原来这是麦集山人亲自留下的‘葯王经’,我这一生最遗憾的是不懂医道,我要在这

里住几天。”

“咯咯!住几天就够了?”

“阿慈!我的长处就是过目不忘,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麻烦倒不是,我把你带到这里,你学会了天下第一医道,你如何谢我?”

“哈哈……我才不谢你,我要把你吃掉!天鹅肉……”他酒也不喝啦,急急将她抱到床

上。

“咭咭……先吃哪里?”

“哈哈……我要看看先从哪里下口再说。”他已替她慢慢宽衣解带,一会儿玉体横呈。

慈姑羞得紧闭双目,马太凡就在这时也把自己脱光了。

“别怕!……”他把她的玉腿分开,老动作,舌头已舔上小穴啦。

“嗯!……”她开始痒了:“要这样嘛!”

“第一次!这是前奏。”舌头慢慢加快,舔、挑、绞,由外而内。

“噢噢噢!”她的玉腿越张越开,愈举愈高:“凡哥……我要……快啊……”

马太凡半跪半爬,那个粗家伙轻轻的,慢慢的往小穴里一送,一分、一寸、一半,全部

滑进了。

“哟哟哟……好长啊……”

马太凡轻轻抽动,抽到一半又往里送:“痛不痛?”

“有一点点……噢……太痒啊……”

“痛我就抽出啦!”他这时哪里舍得,抽插不停啦。

“不要啊!”她发抖道:“怎会这样啊?”

“这就是做爱呀!”

她的快感高升了,喘声连连啦,紧闭的双眼已微张,那张脸爽得反成难受的样子,双手

无处放,哼声不断,头儿左右摇,久久……

她猛把他抱住。

“要不要停止?”

“不要……轻一点啊……”

“你这天鹅肉太嫩了!”他吻吸她的双*。

休息一会,慈女喘声依旧:“你真是饿狼!”

“好罢!现在让你饿!”他把她抱起坐上道:“看你怎么吃我?”

一坐上,*头顶到底,她又发生奇痒,不教也会,她扭了,越扭越知味,越知味越扭,

得到窍门,她真的似饿急,猛吞猛挫,也许她年纪太轻,一个时辰后,她已爬在马太凡肚皮

不动了。

天未亮,两人都睡着,然而那根家伙依然插在里面。

慈姑的功力真是深厚,她只睡一会就醒了,她发现马太凡睡得正香,自己爬在他的身

上,下面还有那话儿在里面,她的脸红啦,但却不愿拔出来,反而轻轻的送上吻。

这一吻,马太凡被吻醒啦:“阿慈!是不是天亮了?”

“咭咭!你看你……”她的意思是指下面。

马太凡爱怜的又抱住她道:“我们清理一下吧!你看下面都红了。”

“这叫落红?”

噗嗤声出了口:“你连一点都不懂?”说完轻轻抽出。

“不要嘛!”她不让马太凡抽出阳具。

“羞羞羞!你吞了它一夜了。”他替她再插一阵后笑道:“我们在此还有几天哩,那还

不让你玩个够,现在该吃东西了。”他这才抽出来。

慈姑咭咭笑道:“吃过饭后我要再来啊!”

马太凡笑道:“让我熟记石壁所有符录和医术再说。”

两人清理身子时,慈姑笑道:“你去记符录,我来准备吃的,对了,昨夜洞口似有什么

东西想要攻进我的禁制。”

马太凡道:“察出是什么没有?”

“不是人,东西很小,我怀疑是那只蝎蝇。”

“吓!蝎蝇能攻禁制?”

“奇怪的是,我的禁制未被触动,那东西也没有被我的禁制所困住。”

妙!他们清理好身子后都不穿衣服,就那样赤条条的各作各的事,慈姑竟边作边抽空还

要把玩一下那根肉柱。

吃完饭,休息一会,当慈姑又依偎在马太凡怀里时,忽觉洞内有了震动。

“阿慈!禁制有反应。”

“不是反应,是谷内或石峰下有人在打斗。”

“吓!禁制被震动了。”

“我的禁制非常敏感。”

“不好!”

“什么?”

“可能是乐乐、咏咏、窕窕她们遭遇敌人了。”

“你放心!她们还没有到这里。”

“你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她们神功发出,震波与我的大都相同,刚才的震波刚中无柔。”

“我们出去查看一下如何?”

禁制又动摇不停了,慈姑细察下,似在推算震波的程度,一会笑道:“这是两个邪门高

手在拼命,这一场冲突,双方的震波不相上下,打的时间一定要很久。”她有点不愿听,双

手握着玩她的。

马太凡揉着她的双*道:“你的瘾真大!”

“咭咭!我怕以后玩的时间太少,我要把握这次机会。”

“我们不一定马上分手呀!”

“事情很难料,我怕我想你时又找不到你,又怕有事情发生无时间找你。”

马太凡把她抱上床,双方开始尽情挑逗,接下去又大玩特玩啦,这一次比上一次圆滑,

慈女这一次的吞吐扭摆动作更熟练啦,玩起来花样可多了。

离石峰不到两百丈远,这时有两批人物各占一方,在打斗的却只是两个衣着奇特的老

人,正打得惊天动地,已拼到各尽全力了,但双方的武功却又似在伯仲之间,功力所及,砂

石满天飞。

在暗处,显然藏了不少局外人在偷看,就石峰这一面的乱石中,居然有三位少女挤在一

堆,她们竟就是“杀手花”乐乐、“齐天斩”咏咏、“荒野豹”窕窕,只听乐乐道:“穿红

花袍老头到底是谁?显然,以他带来那批手下看来,他是一派之主啊!”

咏咏道:“这派人物好似在岭南地区见过,那老头八成就是龙津门的中外混合种飞龙老

人。”

窕窕道:“你可能说对了,听说这一门百年常与北回口的北回门交恶,如同水火,今天

的对手那老人八成就是北回掌门‘交趾牛’了!”

乐乐笑道:“南强边区人种杂乱,多为中外混血种,今天我们乐得袖手不管了。”

“我们如何上朝天笔呀?”

忽然有个银铃般声音娇笑道:“你们不要上朝天峰啦!”

“谁?”乐乐急问。

“是我!”忽然出现一个少女。

三女一看,同声惊叫道:“凤妹妹!”

那少女走近三女笑道:“昨天我与阴毒天皇交手,多蒙三位相助,不过你们先别叫我妹

妹,谁还不知谁的年纪小哩!”

窕窕笑接道:“现就摊开来好了,我十七岁多两个月,不过你们不许谎报。”

咏咏道:“我多你一个月。”

荣乐道:“我又多咏咏一个月又十天。”

“糟了!那我真的是小妹了。”那少女苦着脸,但又轻笑:“好在还有比我小的。”

“是谁?”咏咏茫然。

乐乐急问:“你说的是慈姑?”

“对了!她现在把马太凡关在石峰顶上她的家中。”

窕窕吓声道:“关在她家中?”

咏咏轻笑道:“我们也把他关过呀……咭咭!”

四女同声笑了,乐乐道:“凤化妹子,你看到了?”

“没有!那洞口隐隐浮着一幢气体,那是慈姑的禁制,我又看到她和一男子同行,这时

必定在洞内。”

“凤化!那男子是什么样子?”

“高矮适中,英气强盛,豪放中十分迷人,加上慈姑一向眼高于顶,她从不与青少年同

过伴,这证明那男子就是马太凡了。”

三女会心一笑,乐乐道:“等不多久就要输到你了。”

“轮到我?”

“现在说出来不但没有意思,也许你一点不懂,我们现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追查阴险

老魔要紧。”

“她还不知道啊!”

窕窕道:“慈姑不知道?是真的?”

凤化道:“我没有向她说呀!”

“那就算了,有我们四个不活捉老魔才怪。”

四女刚走,另外一处有个女子却在暗中发愣,只见她自语道:“她们我都见过,石峰上

的慈姑我也见过,她们所指的男子又是谁?”

她忽然飘出,似有急追四女之意。

这时石峰洞内已到紧锣密鼓了,只是一阵阵喘声,似连哼都哼不出啦!

“阿慈!看不出,你真还有股劲,十六七岁能作这样久太少了。”

“咭咭……这一次我真满意啊!如果今天要走路,我恐怕不行啊!”

“那也不要紧,过后我会施展第九神通治疗你,现在有点不适吗?”

“还没有感觉,感觉的只是爽,啊!那宝贝好大啊,全部塞得紧紧的。”

“休息一会好不好,我又想到符录中某一点了。”

慈姑伸手握着肉柱,她自己慢慢拉出来,爬下去吻了几下轻笑道:“这时是申初了!”

马太凡体会到她对自己深爱不已,内心一阵激动,又把她抱住道:“阿慈!你想玩我就

陪你再玩一会,不过我怕你爱玩而忘了下面受不了。”

“我确实没有关系,我只怕你太累。”

“不会……”他一面吻,一面又把阳具插了进去,道:“这次慢慢来,我们玩到肚子饿

了才停止。”

“凡哥,你真好!”她坐起来,紧紧抱住他:“你不要动啊!”

两人边谈边玩,双方的已结成一体,情境胜过慾念了。

时间真快,禁制外已透入了阳光。

“凡哥!我们停了吧!”

“过足瘾了?”

“咭!这样玩,我连饭都不想吃,你要悟出那些符录啊!”她轻轻拔出:“现在不能穿

衣服啦!”

马太凡又深深的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春情绵绵意更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