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二 章 流金砾石波谲云诡

作者:秋梦痕

那船上女似在犹豫什么,一会又娇声道:“没有男子在船上?”

红女不生气,格格笑道:“你认为我嫁了人?”

“对呀,阿晚我失言了,对不起!这是那熊老鬼存心耍我,我找他算账去……”那船又

动了,但是掉转船头。

红女急叫道:“别走,我有话要说,你过来嘛!”

这船又掉转头,到了这边三丈外。“阿晚,什么问题?”江百合还在生气。

“百合,熊老鬼是谁?”红云晚拔身一跃,到了她的船上。

“呀!你还不知茅山居士?他说你船上有个男子,身上有千年金鱼丹。”

红云晚道:“还好有我在,你不相信船上有男人,否则你就下手了。”

江女道:“其中有出入?”

“不错,船上有男士没有错,不过他是要保护水里两条金鱼,茅山居士就是要你来找马

太凡,他好乘机!”

“阿晚,你真的有了男人?”

“只是朋友,你也可以作朋友,但不是贾朋友,要不要上船?”

“不!我这时很气,非找茅山居士算帐不可,老狗敢利用我,对了!他姓马,叫太

凡?”

“你不能把他当过去那些男人啊!”

“怎么会?是你的人啊!”

“也是肖萍姐和白时欣的人。”

“啊!有这种事?……”

“别惊讶,将来你会明白,注意!他的左手如同婴儿,但那是神臂。”

二女正在说马太凡的时候,忽听马太凡的声音大叫道:“阿晚,要你的朋友特别当心,

茅山居士是个灵异,他有一双劈山掌,不可近斗,也不可力敌。”

红云晚急问道:“你怎么知道?”

马太凡道:“你看到水中的大黑影就是他,现在见你朋友未上当,他无法接近,八成不

敢再来了。”

江百合道:“阿晚,你请回船,我去找老鬼。”

“阿合,马太凡的话,你听到了?”

“知道!请回去向马公子说,我谢谢他。”

“咭……不用说,要谢就谢他一个吻!”

“坏ㄚ头,再见面时看我如何整你。”

红云晚怕整,拔身回了船,眼看江百合的小船如箭而去。

“阿晚!”马太凡从背后搂住她道:“她的性情好急。”

“咭!你在船上偷看,为何不过去?”

“我怕左手闯祸。”

“有我在,摸她也没有关系。”

“来!我们进舱去,那茅山居士不会再来了。”

“你怎么知道?”

“他已靠近此船三次,但他惶恐不已,我这只左手确是对他威胁之至。”

“你准备今天走?”

“那倒不是,我得等李巧姐妹完全无害再走。”

到了中舱,他们生怕出事,不敢做爱,只是互相搂住摸着,两颗头紧紧靠着望向湖里。

“阿凡,你的宝贝为何这是坚而不软?”

马太凡轻声道:“又被你把玩所致!”

“那就来呀!”

“阿晚,那会误了李巧姐妹,这时必须注意湖面。”

红书院忽然想到她的“长春乐”里有一方,急忙爬下去,张口吮住马太凡的肉柱,一阵

吸吮不停。

“哎呀!哦……哦……哦!”马太凡立感快乐无比,道:“你懂这个……”

红云晚咭咭笑道:“好嘛?”

“太妙了!”

她又猛吸猛吮,一阵笑道:“我的‘长春乐’中有吮吸可增快感,亦可达到情慾里某种

要素。”

马太凡道:“我也有一种方法使你快乐。”

“舔吸法!”

“你也懂,那是男人对女人啊!”

红云晚轻笑道:“对做爱这方面,‘长春乐’里都有记载,其实懂得这方法的不止我一

个,以肖萍懂得最多,她的‘大天魔法’中无奇不有,难道你与她……”

“阿红,她要炼一种玄功,暂时不肯给我,我与你还是第一次。”

“好一点没有?”

“快感过后好多了!”

时间已到中午,红云晚笑道:“那茅山居士真的不敢来了。”

马太凡道:“也许这时已经被江百合找上了,不过我相信百合无法重伤他。”

“你莫小看百合啊!”

马太凡道:“如果不出我所料,那茅山居士的全身已经飞剑难伤啦,除了他的克星,谁

也治不了。”

“他是什么精怪成人的?”

马太凡道:“我这时虽然不能确定,但也有个七成,他是千年熊精。”

“哦!是熊精。”

“我叫百合勿近斗就是这理由,他之成道没有天敌。”

“阿凡,茅山没有熊啊!”

“茅山没有普通熊,但是修道者和异类最好修炼之所,古茅山教修炼茅山法就是以茅山

为名,在汉唐时代,茅山教曾横行天下,武林侧目。”

红女道:“这只熊精选在茅出修炼,也许就看出李巧姐妹成为在此的原因。”

马太凡道:“那就不得而知,也许是巧合。”

红女想想后忽然跳起道:“江百合这次会吃亏。”

马太凡急间道:“你想到什么了?”

红云晚道:“那熊精不是法体,而是换胎的真人体了。”

“你从什么地方想到这点?”

“他在湖中的黑影不是熊,而是人,这样他的法力更大。”

马太凡道:“江百合炼到什么玄功?我们不明白就无法估计她的功力,你先别急。”

“阿凡,我不放心你单独在这里,否则我非去助她不可。”

“马哥哥,我知道江百合炼的是什么玄功,但不知其中奥秘。”水中传出了李巧的声

音。

“小巧,你们姐妹没有事吧?”马太凡把头伸出场外,他看到船外水面有颗女孩子脑

袋,那正是李巧,只见她连连摇头。

“马哥哥,茅出居士不敢接近,我们都看到他在十丈外绕了三圈才离开。”

红女也伸出头去,道:“小巧,百合炼的是什么玄功?”

“古野仙‘波谲云诡’神通。”

马太凡吁口气道:“变化无穷,奇异相生,自保有余,阿晚,你放心吧,她不胜也不会

败。”

红女道:“真的?”

马太凡道:“除了我的第九神通,谁也无法抓住她。”他又笑向小巧道:“熊精会不会

再来?”

“马哥哥,我和妹妹的大劫要在明天辰巳相交时渡过,到时我们要赶入长江,你和红姐

姐也可动身了,不过很抱歉,我们无法道别了。”

马太凡道:“不必道别,不过我们还有相见的时间嘛?”

李巧笑道:“见面的时候一定有,但那时我已是法体换肉体啦,只怕你不认得我和妹妹

了!”

红女笑道:“你可以先通名呀!”

李巧点点头,忽向红女道:“前途当心猎艳手,恕不能明告。”她立即缩入水中。

马太凡疑问道:“什么‘猎艳手’?江湖中有这字号?”

红云晚道:“可能是新出道的邪门人物。”

“猎艳?专找美女下手?”

“阿凡,你担心我!”

“你太美了!”

“咭咭!除了你,谁敢动我?”

马太凡搂住她道:“我了解,但是江湖邪术太多啊!我不担心人家对你用情,但怕你遭

人家暗算。”

“阿凡,不是我自夸,凭我‘阳春三法’走遍天下,要暗算我的人尚在轮回里打转

哩!”

“别太自信,提防那猎艳手,李巧不会无由警告。”

红女又将那肉柱握着,吃吃笑道:“那一定是个美男子,但我只要你。”

“阿晚,李巧替我准备了不少好酒,拿酒来!”

“你怎么啦?”

“我心里忽觉很烦。”

“阿凡,你担心猎艳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

“神臂有无反应?”

“没有,它不是在摸着你那儿,它与我的心好似毫无关系,我心烦,它却离不开你。”

“嘻嘻!那就证明没有事情。”她去拿酒了。

一会儿,红女拿来酒菜,笑道:“我陪你喝。”

两人立即饮开了,但红女的手很自然的又把肉柱握着,而那只怪手也探到她的那话儿!

一直喝到日坠湖西,湖中的渔船和游艇也渐渐向四面消失,酒到半酣,红女主动替马太

凡脱衣解带,投怀送抱。

“哦……哦……”红女全身震动。

“怎么啦?”

“这一次与上次不同。”她紧抱紧抱,又吻又扭。

“哈哈!怎样不同?”

“一滑进,我就全身酥透了……哎哎……好爽好美……”

“时间长啊,慢慢来呀!……”马太凡见她猛扭不停。

“咭咭!”红女轻笑道:“忍不住啊……”

“嗦嗦……阿晚,你一开始下面就吸……哦……太强了……”

“咯咯……我喜欢满满的,那宝贝一吸就大,啊……姦舒服啊!”

“我会射啊……”

“别骗我,你快挺啊……对,越快越重越好……嗦嗦……”

“阿晚,你离开我了怎么办?你的需求这样强烈。”

“放心!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绝不要,纵想,也是想你……”

“可能嘛?”

“我的‘阳春三法’中有一法为‘魔林障’,离开你我就将性关封闭,这就在心防外再

加道堤防,告诉你,凡江湖高等女子,她为了怕清白有染,大多数都炼防身法,除了怕暴

力,更加怕暗算,江百合处处戏弄江湖青年高手,她的防身法更加高明,她被迷过,但对方

只是望着她的玉体兴叹,甚至连她的衣服都不敢动。”

“啊!‘波谲云诡神功’竟是如此玄妙!”

“现在你放心那‘猎艳手’对我们无害了吧!”

马太凡一高兴,干劲加强,立即猛抽挺插,只玩得红女哼声不停。

“阿凡,我听传言,皇帝老头有一种房中丹,名叫‘春不老’,那是什么葯?”

马太凡挺两下重的笑道:“就是作这个用的葯,那是古时名医发明的,专供皇帝用。”

“为什么?”

“这个你都不懂?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宾、嫱之下还有无数宫娥彩女,他一看

中就要做爱,试问如何应付得了。”

“有了这种丹就可接着玩?”

“不,那是传言,他吃过葯也只能每夜玩一个,其实那种服久了也能使皇帝身体虚弱,

好女色的皇帝,多半年寿不长。”

“他能一次玩多久?”

“这很难说,吃了那种葯,身体强的,也只能支持半个时辰。”

“咯咯……你没有吃那种葯,现在有多少时间了?”

“还不到两个时辰,阿晚,我不同,你也与普通女子不同,你有‘阳春三法’,我炼有

‘九转神通’和‘玉郎功’,这种玄功用在做爱,只是副带作用,但可以经过很长很长的时

间。”

“阿凡,窗外似有晨光了!”

“快穿,李巧姐妹要动身了。”

红女还舍不得拔出来,但又不得不放手,格格笑道:“她们不辞行啊!”

马太凡抽出来轻声道:“你忘了天星老人的话了?”

红女一面穿衣一面看窗外,轻笑道:“小船在动。”

“那一定是李巧在下面送我们靠岸。”

上了路,马太凡道:“阿晚,你遇上那青年不能不理人家啊!”

“只要天星老人所为的是女子那就没事,如是真男人,你看我对他怎么样?”

“丫头,我们在他身上有目的啊!”

“什么目的?”

“告诉你,我现在就要找武林传言的几件上古玄妙奇书啊!”

“太虚符录、通天大法、大天魔法、无极神通、万法归宗录。”

“天魔法不必找了,它的肖萍的。”

红女道:“你真相信有那种奇书?”

马太凡道:“既有大天魔法,就有其他四种,但不知道天星老人所指的那青年身上有什

么玄妙?难道那青年尚不知道该书的重要?”

红女道:“也许不是书,天星伯伯就是作怪,他又不说出是什么东西。”

“阿弥陀佛!”

两人只顾说话,连正面来了一个老和尚也不注意了,好在马太凡认识,立即笑道:“和

尚,你真愚,为何早不出声?”

“哈哈!跛腿马,你好似离不开美女作伴。”

红女想起和尚是谁了,她竟不敢得罪,但却咭咭笑道:“大愚禅师,你忌妒?”

“善哉善哉!红姑娘,恭喜你了!”

“恭喜什么?”

“仙根有了归宿,这不是大喜?”

“你说我与阿凡有缘?”

“前生注定!”

马太凡道:“笨和尚,我炼的武功你想到是什么古秘嘛?”

“哈哈……猪八戒一直不知自己吃的是什么果,不可说不可说。”

马太凡气道:“不说就不说,你之出现为什么?”

“咯咯……”社女娇笑道:“江湖有三宝,天星、大愚和无智,你问他干啥?”

和尚合十道:“红姑娘,你得和你的情郎要暂时分开一下了。”

“为什么?”

“现在有两件事,必须你们分开去作。”

红女急急道:“这要说出原因,否则我不离开阿凡。”

和尚道:“天星要你去找美青年,他现在正向黄陂城方向前进,马小子要向大洪山走一

趟,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流金砾石波谲云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