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章 狐 会

作者:秋梦痕

天色是晴朗的,山上也毫无一点动静,地处偏避,马太凡这几天虽不见累,但他一时还

不想动,加上怀中又抱着一个美得迷人的雷女,他尽量的享受一番。

“凡哥,今晚我们在陕霸落店好不好,也许在晚上逛街时能发现桃花娘娘章忆芝啊!”

“什么?我一直未听桃花娘娘有姓名啊!她叫章忆芝?”

“知道她的人太少,有人把她视为烂货,大多数人认为她在十五岁到二十几岁这段时间

乱搞男女关系,中间那段年纪她是寡妇,所以她与金风感情最密且浓,因此又传出她与金寡

妇搞同性关系,总之她的桃色传言多得不得了。”

“金风没有向我详细说过桃花娘娘的一切,她承认与她感情最好。”

“我知道金风与你的关系,也许你和她相处时间太短,加上又那个的没有休息,她当然

没有时间和你说起章忆芝的事情,她现在又回洛阳去了,准备替你生儿子。”

“阿霄,你对我与金风的事有何感想?”

“你救了她,她又真心爱你,我连一点反感都不会有,否则我会这样爱她和你。”

马太凡深深的亲她一下,道:“阿霄,你真个非常女子,对了,章忆芝的经过我想多了

解一点。”

“作为见面时使她吐真心话?对!非常重要,她的江湖经验太深了,其性不但冷如雪,

而且已结了冰,这一段时间,她的九天玉果被盗,势必气半死,凡哥,你知道嘛?谁又知道

她还是个*女。”

马太凡闻言,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惊道:“有这种事?”

雷女道:“你该在金风口里听到她是桃花门三师姐妹最小的一个?”

“这听金风说过,她的大师姐是桃花妖,现已成了正果,二师姐就是‘京都神鸨’,她

与二师姐不和。”

“好,我告诉你,她与二师姐不和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雷女道:“我娘对我解说江湖七十年动态时对我说过,她说章忆芝在十八岁时嫁了人,

男的就是京都神鸨的亲弟弟,最小的弟弟,也是京都神鸨最疼爱的弟弟,武功奇高。”

马太凡道:“这不错呀!”

“你怎么知道?那是个阴阳怪物,而且女性多于男性,根本就不爱女人,又没有这个东

西……”她弄动那根肉柱:“而且很小,不及普通男人的一半,那有什么夫妇关系,像你,

这个特别的,我命好,有了你这宝贝!”她摸出来吻个不停。

马太凡摸摸她的秀发,让她吻吸一会又问道:“章忆芝因此脱离了她丈夫?”

“不是脱离,她的武功玄功何等高深,她杀了他。”

“原来如此,从此她就任性了?”

“不,她有两面作风,对外她表现了一段时期如同妓女,也另一方面她解不开心中结守

身如玉,自从她另立门户,创下第二桃花宫后,就不再接近男人了。”

马太凡道:“何谓如同妓女?”

“卖口不卖身,她的古琴、琵琶、三弦艺才高,比起一般歌妓胜过百倍。”

马太凡见她越吸越起劲,自己被她吸出快感啦!轻声道:“你要放进一下嘛?”

“咭咭……没有设下禁制啊!”

“设都要时间,不要紧,你只坐进去玩玩就动身。”

“咯咯……爽透了怎么办,到时我舍不得下来啊!”

“别用劲呀!轻轻动就不会有gāo cháo!”他把裤带解开,当雷女跨上时,他发现她竟没有

穿内衣,跨上就进去了,轻笑道:“你有预谋!”

“咭咭……”她扭动了:“噢噢……这次一放进去就爽啊!”

马太凡也感觉痒得难受,不由他不动,助她重插快插:“你早就想了!”

“我一摸到它就想,何况吸!”她搂着他一下一下的往下压,接着就哼了。

“有动静了!”马太凡急急抽出,先替雷女整理一下,自己更快,他一带雷女:“别露

面!”

“有两批啊!”

“跟的一批,不是对我们而来,后面的跟踪者人数少与被跟者,显然自认力量不足,我

们也跟去。”

雷女道:“我才不愿跟,我气死了,打断我的好事。”

马太凡轻笑道:“只要你想了,我会随时给你,别小孩子气,今夜我会给你玩个够。”

“真的!咭咭……”

二人下了山,一直盯着,出山才看到那两批人的情况,那是两批回回人,马太凡大失所

望:“阿霄,真的使我失望啊!”

“你不喜欢回回?”

“不是,你有个姐姐,还是西强回中美女!”

“那你说失望是什么意思?”

“我们追来的目的是想看到一场高手决斗,可是你看看他们脚下。”

“啊!他们双方都是普通武林!”

马太凡道:“我们不必避了,前面是什么地方?”

“是阴山脉的西端,也是我们快出狼山了。”

“啊!狼山只是阴山大山脉的一部分!”

雷女笑道:“整个黄河、长江都有很多名称啊!那是局部分段罢了,今晚我们可以进陕

霸城!咭咭……”

“你又想到那儿去了!”

“咯咯……除非没有你在身边,否则只怕会时时想,天天想。”

马太凡搂住她深深一吻:“你真是我的宝贝!”

“嗨!前面两批人不见了?”

“不管他!”

天黑有半个时辰后,他们终于进入陕霸城了!

马太凡被雷女带着走了两条街,他惊奇道:“这城好大啊!一条街足有两三里长。”

雷女道:“这还不算大,你看,前面有家大客栈!”

马太凡忽然道:“阿霄,快看后面人群里!”

“噫!你是指那个披黑色披风的女子?”

“对!她头上的灵光好强盛。”

“哎呀!糟,前面……”雷女似也有发现,急急道:“你去盯后面的!”

“阿霄,放弃一个吧!不然我们会分散。”

“不!这两个中一定有个是桃花娘娘章忆芝!”她一挥手,人已急急走向前面。

马太凡只得逆向行去,希望在人群中,纵然看不清那女子的面目,也该能看到那女子胸

前有否金色桃花。

人还未对面,意外看到那女子竟转了弯,人已到了另外一条街上去了,马太凡急走,这

时他已变成跟踪啦!

一路盯,又不能太接近,更不便超前去看一下,马太凡只有等机会了,人太多,他当然

作出举动失常的行为,他倒希望前面女子向城走。

又是意外,忽见人群里有点异样,那好像是也有几个人在向那女子注意啦!

事情不单纯,马太凡看到,那个女子似也有了警惕,只见她脚下加快了,身子直朝前,

好似在逃避啦!

马太凡大急,这时如有电女在就好,现在又担心与雷女失散,也担心看不清那女子是不

是桃花娘娘章忆芝啦,同时又不愿放弃。

出了城,糟了,一花眼就看不到那女子了,这不要紧,马太凡稍停,是已决定,只见他

直的往一片林木扑去,他认定那女子是朝那个方向去了。

未进林子,耳听连续发出好几声大喝,不好,那女子被四面围攻了,紧接着就是隆隆之

声,无疑是动上手啦!甚至一开始就是猛拼。

马太凡心中大疑,立即想去看个究竟,于是他半隐半奔。

一到现场,马太凡大吼声道:“不许以多为胜!”

原来马太凡已经看到那女子四面已有五个年纪很大的老人在猛扑那女子。

马太凡一出手接下两个,他也不问,双掌发出第九神通,紫气起,雷声动,那两个老人

被逼得应接不下,连连后退,然而那两个老人似也不是弱者,一退又进,根本没有时间让马

太凡去协助那女子。

不好,那女子突然哼了一声,人虽未倒,似挨了一下重的。

马太凡一急,以进为退,第九神通连连猛攻,再把两个老人逼退数丈之外,他人已回

转,大喝:“住手!”

围攻女子的三个老人有见于马太凡的威势,闻声一闪。

马太凡乘机扑到,身如电闪,右手一抄,拦腰抱住女子:“对不起!你只有先脱离!”

他已拔身而起,人已到了半空,再一式鹰扬晴空,五个老人已经看不到影子啦!

心慌中哪里去辨认去向,一刻不到,马太凡已经落在一座石山上:“姑娘,你没事

吧?”他把她放下。

“你是谁?为何救我?”

“姑娘,江湖俗语,我是路见不平才出手,在下姓马!”

“我中了阴鬼钉,我已不能移动了,快抱我找个地方。”

“吓!阴火侵入血液了?”

“原来你武功超凡,玄功也是名家,还好,我自己早把重要穴道封闭了。”

“须要安静啊!野外不太好啊!”

“左侧不出五里就是磴口城,我须要住客栈。”

要马太凡再抱,他虽不是那种柳下惠,但也有点憋扭,正色道:“我替你先把双脚的阴

气制住,然后你可以走了。”

女子点头道:“那更好!”她伸出双腿:“你施展什么玄功能制住阴气?”

“第九神通!”

“我姓章!”

马太凡闻言一怔,但不说穿:“章姑娘!那五个老人是什么来路?为了什么要围攻

你?”

“他们是南强‘五路凶财神’,他们要我交出现已不在我身上的东西,我的话他们不

信。”

马太凡的那只手,每到一处,章女不但感到腿上阴气不动,而且有种微妙的作用,使她

机械式的一颤一颤的动,也把她心的深处搞得荡漾不已。

“好了,你可以走动啦,但勿用力!”他扶起她:“我陪你找客栈!”

章女半依半偎,似有意无意的慢慢下山,到了路上:“你只有一个人?”

“不,同伴在陕霸城!”

章女道:“这两城相隔不远!”

进入磴口城,找到客栈,马太凡扶她进入上房坐下:“我去叫吃的!”

“马公子!我先运气一下,看能不能把阴气逼出来。”

“不行,你只能运功守住丹田,这下手老人不是寻常之辈,他巳施展了十二成玄功,我

要帮你还得尽全力!”他出去后叫来吃的。

“我能吃饭?”章女深深的注视他。

马太凡道:“只要守住丹田,吃东西没有问题,何况你必须有充沛的精神。”

饮食后,章女道:“我必须脱去全身衣服?”

“不必!你盘膝坐下,面向墙壁,我的双掌抵住你后心运功,最多要到天亮,最少也要

两个时辰。”

“你已知道我是谁了?”

“章姑娘,你突然问出这句话为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我知道你叫马太凡!”

马太凡讶然道:“我们从未见过……”

“金风向我说过你的长相!”

“原来如此!”马太凡反而不奇了。

“那你现在该知道我是谁了?”

“我还无法证实!”

“证实什么?”

“你的金桃花!”

章女从身上拿出道:“现在你相信了?”

马太凡立即道:“章姐姐!”

“你看我与金风如何?”

“我怎么说呢?”

“不要紧,直说,不如她美,缺少魅力。”

“不!一样都不是!”

“那是我的年纪不小了?”

“章姐!在我眼中没有美丑和年纪,何况在我眼中的你还只有二十岁。”

章女叹声道:“我是杀过丈夫的人!”

马太凡道:“是我也会下手!”

“你知道我这样清楚?”

“我有个女友名叫雷九霄,她的母亲曾经对她说过你。”

“姓雷?”她似想不起:“马兄弟,你与我想到的马太凡大有出入。”

“你想的是花花公子?”

章女笑道:“正是,现在我明白你的真实面目了……”她一顿:“你为我除去阴玄

吧!”

马太凡见她面壁坐下后,双掌抵住运功:“我这次遇上你与‘五路凶财神’动手,不是

偶然的。”

“你在我后面盯!”

“是的,你在街上时,我已发现。”

“猎艳!”

马太凡轻笑道:“两样都有!”

“另外一样呢?”

“我在找你!”

“找我?……啊……想知道我的九天玉果被什么人盗走的?……你真坦率,我喜欢率直

的人……”

“现在我又想知道了!”

“不怕我误会你是施恩图报?”

马太凡道:“就算你我都没有那种心里也不妥当了。”

“章姐姐三个字那样好受的嘛?你既然那样叫我,我不能没有红包啊!盗走九天玉果的

人会旋‘潜移大法’,那比大搬移法还要高明,因为玉盒是我施展禁制放在一口深潭中,这

个人至今我还不明白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马太凡道:“这就难啰!”

章女道:“我不甘心,我要继续追下去。”

马太凡已将第九神通运到十成了,闻言笑道:“章姐!你把桃花宫解散了?”

“没有!我把我的手下只暂时不让她们活动,不过我有些炼采补的我规定很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狐 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