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一章 难忘的初恋情人

作者:秋梦痕

中午一个巨响,天空乌云四合,雷声大起,风狂、砂飞,雨如滂沱。

“啊呀!”淡女惊叫。

“别怕!我们有你的禁制!”

“凡哥!你看,狐群吓得四窜啦!”

“它们最怕雷声,惶恐天劫,你看那只大白狐早已不见了。”

“阿绿,别来了!”

“我要啊!这里好清静,雨又快停了。”

“阿绿!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呀!我们换个姿势。”

“别换了,这里除了坐着那个姿势。”

“对呀!”

“天啦!那一换就要两个时辰,我怕那件事会消失呀!”他亲她一下,慢慢拔出肉柱。

“什么事呀?”

“你看那只白雌狐后面有个淡淡的人影,那才是这次狐会的真正的操纵者。”

淡女急急穿好裙子:“那是真的狐仙!”

“对,雨停了,你快说,这里可有什么神秘洞府?”

淡女道:“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可以找,以我的玄功,什么密洞也能找出。”

“好,我们先下谷去,白狐的去向似是正对面,也许它已成了道,那已不是它的原形,

而是化身。”

“我不懂,那不是它的原形,是化身?”

“阿绿!动物在没有脱胎换骨之前变人身,那是化成人身,一旦它脱胎换骨或借尸还

魂,那就是真人,真人再变狐,那又叫化身,因为它已是人而不是狐。”

“啊!我明白了,它只有灵魂,人也是动物,动物灵魂都是一样的。”

马太凡道:“灵魂不是实体,可变性很大,实体就不同了。”

通过小谷,淡女忽然轻声道:“四周藏了很多狐!”

马太凡道:“那是被雷电所惊而藏起的,现在又看到我们,更加不敢动了。”

“吓!你听……”淡女一指前面石林。

“哭声!”马太凡面现疑色。

“不管怎么样,我们去看,凡哥,这声音好悲哀!”

两人急急循声而寻,不一会,淡女急指道:“在这石洞里!”

“小心!”马太凡见她毫不犹豫就朝洞里奔。

洞不深,里面很宽,淡女又惊道:“有人住在里面!”

马太凡道:“是武林人的临时住处……”

他忽然见到一角有个女子爬在床前悲泣不已,轻声向淡女示意道:“她们有灵光,非妖

气!”

“姑娘!对不起,我们冒昧了!”她已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尸体。

那女子停止悲痛声,回头发现身后立着男女两人而不惊讶,起身让坐道:“淡姑娘、马

公子请坐,我叫伍兆梦!”

马太凡不知因何不讶,而淡女却呆了一呆。

“两位,我们只是没有会过面!”

不必问了,她是在暗处知道淡、马一切了,淡女见她有仙风道骨之质,其美有难以形容

之感,郑重道:“你不比我大,我称你一声妹子吧!兆梦妹子,床上是……”

“我妹子何香凝!”

马太凡暗示道:“还有救嘛?”

伍女道:“无伤无病,但尚存一丝气息,我不知怎么办?”

马太凡道:“惊吓过度!”

“是的!”

淡绿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马太凡是有难言之情,他只望着伍兆梦。

“淡姐姐!”她有直言之意。

淡女道:“你说呀!有什么问题?”

马太凡接口道:“阿绿,何香凝可能是受到雷所惊,看样子她无病无伤,只是灵魂出

窍,这个我是毫无办法!”

这下淡女可就明白了,啊声道:“脱胎不久,道基未固!”

伍兆梦道:“她是借尸的,还不到一年!”

马太凡道:“你探探看,体温如何?”

伍女道:“还很热,心跳还未停!”

马太凡道:“那证明不是全部灵魂出窍!”他急向淡女道:“你的三界神秘中的‘中

界’可以派上用场!”

“我!……”

“你躺到何姑娘身边去!”

“我不明白啊!”她只有躺下去了。

马太凡笑道:“你是傻丫头,玄功是你炼成的居然不懂施展,你闭上眼,念动‘中界神

咒’,注意,如看到有飘浮不定的影子像何姑娘的,你就把她捉住带回,我会替你们苏醒过

来。”

“我会作梦!”

“不是作梦,是你自己的灵魂也出窍,不过你与何姑娘不同,她是被吓出窍,你是自

动,快闭上眼!”

当淡女闭上眼,念动咒语时,渐渐似睡去了。

马太凡急向伍女道:“别害羞,你脱你妹子的全身衣服!”他说着就替淡女脱衣。

“马公子……”她的面色已泛桃红,但还是照办:“为什么要这样?”

“伍姑娘,你是脱胎换体的吧?”

“是的!”

“那你就不明白借尸还魂了,衣物非血体,有层隔阂阻碍灵魂入窍。”

衣服脱光后,马太凡以手控住淡女天灵,轻声道:“阿绿,你可以走了,我给你一个对

时。”

“马公子,她听得到你的话?”

“她的灵魂听得到!”

洞中这时只有两个如同死人的女子,只有马太凡和伍兆梦能开口了,最难得的是马太凡

面前躺着通身如玉的两个胴体,那种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一个春一样的男子眼里,他能受得了

真是难以理解。

“马公子……”伍女慾言又止。

“伍姑娘,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我是脱胎换骨的!”

“我看得出来,一开始我就不怀疑你是化身。”

“我是贞狐,现在的身体也是*女!”

马太凡点头道:“你的定力我看得出,已经有了相当火候。”

伍兆梦道:“我已搜集了关于对你的资料,知道有很多女子的定力也很高,但却无法与

你的肌肤接触,这不知是不是真的?”

马太凡笑道:“那是你的资料错误了,所谓不能与我接触是假的,真正原因是她们爱

我,如果没有爱,接触上就不会动情,情动自然就会引发情。”

“听说你生理上是个非常人!”

“那是我炼的神功与一般不同,在某些地方特别发达,那些地方又是女人所难得到的部

分。”

伍女道:“我准备以我的定力来考验一下,不知能不能逃过你那一关?”

“最好你不要试!”

“你不愿破坏我的实体?”

“不!你已走了很长的路,那是另外一条正确的路,万一你把持不住,势必要跟着我

走,而我这条路尚在未定之天,你何苦冒险。”

“我明白你的路是什么,一旦走通你的路,那比我的路成就更大,我说过我只是考验一

下。”

马太凡叹道:“你把洞口下了禁制再说!”

伍女走到洞口下了她的禁制,回来毫不在乎的脱光她的衣服,笑向马太凡道:“现在轮

到你了!”

马太凡见她肌肤如玉,曲线动人,于是脱光衣服。

伍女一见那肉柱,上前握住笑道:“的确是与众不同,我虽是*女,但却见了很多。”

“以你的来历,我不觉得惊讶,你一定拿你自己考验无数次!”大床很宽,他把她抱上

床的另一边,两人静静的躺下。

“你不向我挑逗?”

马太凡笑道:“就是这样考验已经够了!”

“不!只要你不放进去,其他的任你玩!”

马太凡见她毫不动心,暗暗惊奇她的定力,于是开始吻她,及至rǔ*,觉出她只微微的

抖了一下,接着吻下去,当吻到小穴时,她开始有一点点扭了。

“算了吧?”

伍女的双腿自动张开了:“不……”

马太凡笑道:“你已开始禁不住了!”他爬上玉体:“别勉强啊!”

伍女叹声道:“我过不了关……”她握着肉柱:“我的道基还是不够!”

“快点穿衣,我被你引发了!”

伍女搂住不放,轻声道:“我已慾罢不能啦……”她已把肉柱移到她的小穴口:“放进

去啊!”

马太凡一挺身,肉柱滑进了:“我说你不行!”

“噢……”

“痛?”

“你……”她已迎上:“一点点……”

马太凡如何受得了,不动也不行了,只有慢慢抽插,阵阵加快加重。

伍女全身抖了,哼声已不停,下面落红如注。

“阿梦!你在作什么?”

“我不知道啊!可能是我的本性发作了,吸得很重。”

“太妙了!你放心,我不怕吸!对对……还要重,噢……你这是天生的功夫……”

“我也是人体啊!……”

“没有错!可是女人不能体会到你这种功夫!”

“凡哥,一旦我妹子还了魂,你也把她收下好不好?我的劫数已完了,她还有几次劫,

你可以护住她。”

“那要她心甘情愿才行啊!”

“她当然求之不得!”

他们这一玩可真久,一次休息一次再来,一直到双方泄了精才停止,估计时辰,近于马

太凡算计的十二个时辰了,他们整理才完,忽见淡绿有点动了。

马太凡立即伸出双手按住二女天灵穴。

首先醒来的是淡女,她翻身坐起道:“捉她回来了!”

马太凡点头道:“你很顺利!”

“何香凝飘浮在百里外啦!好在她一点不反抗,我就施展中界法将她罩住。”

伍女道:“谢谢淡姑娘的救命之恩!”

“咭咭!还称我是淡姑娘!你和凡哥那个我都看到了,快叫姐姐……”

伍女面带羞色:“淡姐!你能看到我和凡哥?我却看不到你。”

马太凡笑道:“这就是人体的最弱部分,眼睛只能看实物和光明面!”

伍女道:“我的原体能看到冥界,一旦脱胎就失去这种功了。”

马太凡道:“其实人体也能看冥界,但要玄功炼到三十六层,俗称仙体,我们就是为了

追求那一境界。”

“啊!何香凝醒了!”马太凡一松手。

何女睁开眼睛,似已讶异不已。

伍女道:“妹子!你怎么了?”

“姐姐,这位姐姐是谁?她把我……”

“格格……把你捉回来是不是?”

伍女道:“妹子,你过了一次大劫了,这是淡姐姐,她把你救回来的。”

何女搂住淡绿:“姐姐,谢谢你!”

“你搂错人了,这是凡哥哥,今后我们是一家人了。”

何女莫名其妙,眼睁睁的看着大家,还是伍女在她耳边说了一阵悄悄话,才把她羞低了

头。

伍女去准备饭菜,吃完又是午后了!

淡绿道:“我们走!”

“淡姐,去哪里?”

淡绿道:“我本来要凡哥到北山去看我的三界法神录,现在不用啦!”

她把大天魔法会向二女简单一说:“我们要全力夺取九天玉果和瑶池秘录,这是将来不

可或缺的东西。”

何女道:“我们也在找啊!”

马太凡道:“兆梦!你必须带香凝去向肖萍姐报到,凭你们的修为,也许萍姐另有派

用。”

伍女道:“我去好了,留下香凝和淡姐陪你!”

马太凡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何必在一时,加之你一人去我不放心。”

淡绿笑道:“我陪兆梦去好了!”

马太凡摇头道:“兆梦和香凝出身不同,她们必须赶快去见萍姐。”

“兆梦、香凝!你们不要在路上节外生枝啊!那你们快走。”

分手后,马太凡拉着淡女道:“我们的谈话有人竟能侵入兆梦的禁制里窥伺,此人的神

通太奥秘了,难道你没有察到?”

“我太大意了!”

“走!此人向正西方向去了!”

才出洞,淡女骇然,但忽又格格笑道:“她是女的!你看,她失落一块手帕。”

马太凡拾起嗅了嗅:“这是什么香?”

淡女接过一嗅:“百花露!”

“她为何偷进洞中?又不声不响的走了?”

“格格……相亲呀!”

“胡说!当心是敌人!”

淡女握住他的宝贝道:“我保证她已看中你了!”

“那有这样容易,我不是变成迷人精了!”

“咭咭……错不了!兆梦都逃不过你这一桃花劫,何况其他,你真是迷死人。”

马太凡深深的吻她一下:“前面是什么地方?”

“我们沿黄河西岸走,走到哪里天黑了就停止!”

马太凡道:“最好中午找个镇市,我得洗个澡。”

“咭咭……你和兆梦昨夜一定玩了很久!”

“快到十个时辰!”

“吓!她的功夫一定很好!”

“天生的吸力,也没有你会撒娇!”

“咭咭……”

沿黄河岸,大多是怪石麟峋,石山不为而崎岖幽径,当两人奔走之际,愈来愈感没有人

啦!当然他们走的路是没有路,全凭飞跃和纵跳,普通人当然办不到的。

“凡哥,沿岸有条有车马的大道,大道那面就是长城,我们不应这样走啊!”

马太凡道:“我喜欢没有人走过的地方,得到九天玉果的人也不会走阳光大道。”

“桃花娘娘所说的,你心中有个谱没有?”

“说真的,当我听到桃花娘娘章忆芝说出八成是个女子高手时,其盗取的手法又似潜移

大法,你说我会想到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难忘的初恋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