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二章 李凌霄、黄丹和程婷荷

作者:秋梦痕

七日后他们又回到了磴口城,章女道:“明日以后,我们要经过临河,不走河套平原入

阴山西尾,而要转五原城,奔阴山山脉中部。”

马太凡道:“为什么?”

“那要转很多路,同时我估计卡丫头的师祖要在阴山山脉中部去拦截敌人。”

“对了!阿琪,你现在可以说出你师祖有什么事要找我?”马太凡想知卡女的来意。

“凡哥哥!你懂古文字嘛?”

章女笑道:“他除了懂女人,就是懂古文字和符录了。”

马太凡笑道:“说说看!”

“我师祖得了一颗大石珠,有碗公大,不是普通石头啊!上有很多符录和古文字啊!”

“啊!石头半透明,里面似藏有什么东西?”

“正是,正是!”

马太凡道:“那是天胆石,比玉硬,比金钢石软。”

“我又听说好像有文字!”

“卡丫头,你师祖带在身上?”

“不,好重好重啊!带着走多累啊!”

马太凡道:“为何不找别人看?识得古文符录的又何止我一个。”

“不啊!师祖说,他不相信别人!”

章女咯咯笑道:“我看啊只怕是一方二便吧!你师祖有心把你送给你凡哥哥啊!”

“咭咭……”

马太凡笑道:“石头放在哪里?”

“咯咯……师祖想了好久,放这放那都不放心,他真想得绝,最后想到把石头丢在一座

砂丘上,想用砂土埋着,你说怎么样?”

章女道:“一沉不见了!”

“不,真奇怪,那么细细的砂子,居然承得起那重的东西,半天也埋不了它。”

马太凡道:“其中有问题,我真想立即见到。”

章女道:“不能埋掉就不能摆着呀!”

“是啊!师祖是也看出毛病,他又拾起来,最后放进一口清水池子里,池子好深,别人

一定不会怀疑。”

马太凡叹声道:“那种东西再重也应带着走啊!”

“不,好在没有带,好险啊!你知道嘛!五残七缺就是为了那石头才围杀我师祖的

呀!”

马太凡悚然道:“凭五残七缺也要那东西,可见其中有神秘了。”

章女道:“你可知道池子在何处?”

“那地方我知道,但地名不明白,去过阴山后,我带凡哥哥和姐姐去。”

又经过一天,到了磴口,没有话说,只有落店过夜啦!吃饭洗澡,一切忙完后,三人进

了房。

关上房门:“阿凡,你累了吧?”

“哈哈!只要你们有兴趣,十天八天我就是不睡也能来。”

“咭咭……”卡女轻声道:“上半夜人家都没睡着,我们……”

马太凡道:“那也得过干瘾呀!”他替二女脱衣服。

“阿凡,我去下禁制!”

马太凡见她脱了一半又去搞名堂,只得先把卡女搂着躺下,抚rǔ探穴,开始乐啦!

章女下了禁制,登上床笑道:“别太挑逗啊!卡丫头会受不了,她不到半夜就会向你

要。”

马太凡拉她躺到另一面:“她不是对手,先让她来也好。”

“不,这时不来!”

这时左拥右抱的马太凡大乐,笑道:“那你玩我下面,我玩章姐上面!”

他的阳具坚挺,看得卡女心痒难受,她那还忍得住,双手握阳具又亲又吮。

马太凡躺在章女腰际,两手抚着她的rǔ房,笑道:“姐!不来也过瘾啊!”

“阿凡,说话轻声点呀,隔墙有耳啊!”

“呀!你的禁制能透声?”

“强中更有强中手呀,小心为上!”她吻他:“谁能保证自己的神通举世无双,冠绝武

林。”

“姐姐这话也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一旦传出,虽无大害,但也难以为情。”

“阿凡!比方我吧!现在除了你证明我过去没有接受男人的那个,可是江湖上风风雨雨

传了十几年。”

“谣言可畏!”

“凡哥哥,谣言止于智者啊!”卡琪吸得不放,这时却出声了。

“卡丫头,等到人家弄明白,当事者已痛苦了十几年啦!好在凡哥哥不是普通人,否则

他会要我?”

“哟哟哟……卡儿!你怎么了?”原来卡琪已偷偷摸摸的坐进去了。

“噗哧!”章女忍笑:“你又多了一只偷腥的猫!”

“我有你这个小情人无暇不要了。”

“咭咭……”卡琪又扭又笑:“我不能等上半夜啊!”

马太凡被她扭得好乐,笑道:“你不要猛吞呀!”

“咭咭……我玩完给姐姐和你大战!”

“你又想偷招啦!”

“咭咭……”

马太凡看到章女有点抖,知她被卡女逗发了,轻声道:“姐,快跨上来!”

“不!时间太早,我还能忍,你的舌头非把我引动大发不可。”

“噢噢……”卡女又太激烈了,她已全身波动,仰着头,张着口,无暇说话啦!

马太凡虽然没有主动配合卡琪,但他的家伙不由控制,已经在卡女的小穴又挑又绞,所

以她就更加发作得快。

正在这时,章女忽坐起,显有什么感应。

“姐姐,什么事?”马太凡想坐起,这一下也把卡女冷却了,只见章女道:“你们快穿

衣,我有话说。”

二人知道发生事,急急忙忙把衣穿好,卡女道:“吉兆还是凶兆?”

章女道:“有人要到洛阳去找金风!”

马太凡大急道:“想拿金风姐要胁我?”

“现在还是在猜测中,你带卡丫头奔阴山,肖萍要我去。”

“原来是肖萍姐发出讯号!”

“目前来访,只有她能施神游太虚法传达到我的禁制里,你们天亮再走,我这就动

身。”

“你不能等天亮?”

“如果那人是真要向金风下手,担误半夜就后悔莫及了。”

“吓,金风姐有难,肖萍为何不叫我们全去?”

“也许金风姐那里还没有这边更需要你。”卡琪楞楞的说。

“我要去!”马太凡决然立即同行。

章女道:“要去我不能劝你留下,但可能肖萍还会派人来见你,不过我不知道她为何能

知道我们在这里。”

马太凡道:“这不难,她的耳目就是白天和黑夜一般,无所不在,你知道她练有天眼

通,和天耳通,只要想找谁,谁也瞒她不过。”

“那你和卡琪在这里等她最后消息,如一个时辰她没有最后消息,你就带着卡琪奔洛

阳,但不要追赶我,我不是平常行动。”她说完一收禁制,人已不见了。

马太凡真怕肖萍有消息,但他不免怀疑章女的举动另有用心,她在这个时际可能别有心

思。

“凡哥哥,肖萍姐真有如此神通?”

“不要怀疑,她是这个江湖中我最尊重,最佩服的人,也是我最不了解她有什么神秘的

奥玄女子,不过她对我的爱比海还深,比天还高。”

“咯咯……肖萍姐姐如果知道你在背后说这些话,她不爱也会爱死你了,你和肖萍姐姐

作了多少次爱了?”

“一次也没有,想得我快要发疯了!”

“有这种奇闻,你们有一段长时间的接触,你又是女子难以自禁的男人,居然没有做过

爱。”

“我所以说,她是个最玄秘的女子,何况她正在修练大天魔法,我不能逼她。”

“我师祖就是得到她同意才找到你的,她同意我师祖把我送给你!”她搂着他吻。

“你的天胆石到底在哪里?”

“太好了,此去正是顺路,如走阴山,那是相反!”

“你快说呀!”

“别急嘛!在函谷关!”

“我没有去过!”

“咯咯……我听说你是地理门外汉!”

一个时辰过了,天还没打四更,马太凡心急起程,他只有留下银子在房中,立与卡女从

后窗溜出,上路后他要急赶。

“凡哥哥,你知道嘛!这要走多久嘛?”

“怎么说?”

“前有章姐先到,我们既然去了,又何必心急。”

“你知道嘛?金风姐姐有孕了啊!”

“我明白,否则敌人也不会动这种下流手段的脑筋,肖萍姐姐只要章姐姐去援助,显然

明白章姐姐定能办到。”

马太凡搂住吻:“小鬼,你不但美,美得我想把你吞下去,想不到你还有灵敏的脑

子。”

“咭咭……”她的手就是不愿离开那根阳具,又握上道:“我还要……”

“别傻了,马上要天亮,何况这是野外,对了,阿琪,你了解七缺是那些人?”

“七缺嘛?我想想看,据我师祖说,七缺又为‘七难’,那是日月失度、星宿失度、灾

火、灾雨、恶风、元阳、恶贼,每人都有缺,所以江湖称他们为七缺。”

“我明白了,今后我就以他们的缺失对付他们。”

走到天亮,马太凡忽然道:“我们又到长城了!”

“我们在城上有一段时间走路,顺长城向东南,这一段很荒凉啊!”

“下了长城是什么地方?”

“这里有两条长城,又称内外长城,自长城到盐池下城墙,那就是我们要走的,今晚可

到。”

“路程远得很啊!”

“不急呀!反正整个局面有肖萍姐姐撑着。”

“啊!我们有同路人了,前面有两个。”

“噫!这里竟有游客!”

马太凡道:“不对,那有少女作伴在这荒凉地区游览的?”

“嗨!上去看看,她们生得怎么样?”

“丫头,别多事,我又不是见不得女色的。”

“哎呀!我又不叫你见一个要一个,了解情况也不错呀!”

“那你管她生得怎么样?”

“我也喜欢美女啊!丑八怪我才不结交。”

“如果她们打趣你呢?”

“不要紧,我现在心安理得了,不会生气的,对了,这里是贺兰山派的据点范围,她们

可能是贺兰派!”

马太凡笑道:“你看出她们头上的灵光了?”

卡女噫声道:“贺兰山派没有这种高手啊!”

尚有几十丈远,马太凡忽然一停。

“凡哥哥,怎么了?”

“你仔细看看!”

“我看不出什么啊!”

“她们是灵异!”

“吓!什么灵异?”

“但只能看出她们的丹气,好深厚的丹气,那已不是原体了。”

“成肉体了!”

“是人的肉体!”

“那就不要过去了!”

“现在我反而有兴趣啦!能收服她们,将来有用。”

“她们到底是什么修成人体的?”

“不似狐狸,我为何看不出?难道有一层什么法障隔绝,如已修成法体,那她们的道行

很高了。”

“咭咭……能不能那个……”

“既已成了人身肉体,那与人没有两样,只有善恶之分,你又作怪了?”

“你要收服她们,除了缘还要情,是灵异又成道,岂是压力所能屈。”

“我已收了孔雀姐妹,也收过天鹅,不过我不明白她们原身就不收。”

“吓!别上去了,那面长城下来了五个青年,看势不是好东西。”

“啊!也是灵异,怎么了,在这大白天一连见到七个灵异。”

“凡哥哥,那五个青年也是灵异?”

“胡狼精!是化身体,道行虽高,绝非二女之敌,他们不自量力!”

“不量力?”

“五狼想动两女了!”

“吓,两女为何直往前走,似有惧意。”

“不好!犯了克,两女道行再高没有用,心理犯克。”

“犯克?”

“老鼠见了猫,那怕老鼠道行再高,犯克也是枉然。”

“我们快上,五狼要下手了!”

“下手似不敢,两女倒是什么成灵的?”

“啊!我想起来了!”卡琪轻声叫。

“想起什么?”

“我师祖说,臬兰有双英,神通很大,又有人看到臬兰经常有双鹤冲天,难道这两女是

鹤仙。”

“那就有眉目了,她们道行奇高还怕狼妖,是鹤仙无疑问了,我们上。”

“上前赶走五狼?”

“看看他们见到我有何反应?”

“我无法斗灵异啊!”

“那你别过问,只随着我。”他领先急走。

这时五个青年已经上了城墙,甚至急扑两女,然而他看到后面有一男一女出现时,显已

疑问丛生了,只见他们脚步放慢啦!

当马太凡接近时,突见五青年大惊失色,猛往城墙奔,如同免子一样。

卡女一见惊奇道:“凡哥哥,你好威风啊!”

“哈哈,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何怕我?”

忽见前面两女轻身奔到,深深为礼道:“多谢公子替我姐妹化了天敌。”

“哈哈,巧合巧合,何必谢呢,两位可是臬兰双英?”

“正是!”一女手中急忙拿出一面金牌。

“肖萍姐的金牌!”

“是的!当我姐妹知道今天要遭劫难时,肖仙子出现了,经她指示来此,说有星君相

助。”

“什么星君,我也是人,现在劫难已过,两位请便。”

“不,肖仙子已经收留我们了,今后侍奉公子。”

“两位可是道体?”

“我叫谷茵,我妹叫谷茹,在三年前一次机会,直逢和硕亲王双胞胎公主过世,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李凌霄、黄丹和程婷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