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三章 玉骷髅教与金骷髅教

作者:秋梦痕

城外有几条大街,也是水陆码头,这时正是上灯时,当二女一到码头,突听一声惊叫:

“程婷荷!你遇我凡哥哥了!”

“捣蛋鬼,你在塞外和我赛马时说过,你这一辈子不要臭男人,现在你又哪里来了凡哥

哥了?”

“咭咭!你说你不愿接近男人三尺之内,可是我看到你与凡哥哥手拉手啊!你看,你的

裙子没有整好,头发很乱……”

“哎呀!丫头,要讨打了……”程女要作出打的样子。

“哈哈,你们别闹了,快去看黄姑娘!”

卡琪跑到他后面搂住,咯咯笑道:“她已睡了!”

程女道:“丫头,你知道有些重要的话要说在前面嘛?”

“重要?我和她说了很多话,什么重要的?”

“你知道要替她治麻疯吧?”

“当然知道!”

“麻疯如果重了,除了外敷和吃葯,还要那个啊!你现在当然知道内逼怎么作了。”

“咭咭……那没有问题!”

马太凡道:“你不要开玩笑,那种岂可随便出口的。”

“没有随便呀!是她慢慢逗我开始的,愈说愈近,最后就毫无保留,我全说了呀!对

了,我替她解掉衣服,又替她擦身,吓!她如没有那些红斑,她实在太美了,我几乎把自己

当男人去搂她啊!她对凡哥哥真神往啊!”

程女向马太凡道:“你的担心算是白费了……卡妹,她比你大吧?”

“咯咯,她比你也大啊!我十六、你十八、她十九岁半!”

说着走着已进了客栈,三人直奔上房,进门口见一个穿着薄衫的女子躺在床上。

“黄姐姐,我凡哥哥回来,还带个程姐姐回来,当然她比你小一点啊!”

程女走近床:“黄姐,我叫婷荷,你一定不认识我?”

“啊!昨晚我逼的是你?”

“不要紧!”程女见她有点歉意:“黄姐,你不能摆脱李凌霄?”

“我是重情感的人,她和我从小长大,一时要摆脱她,我如何作得出来,我和卡琪妹妹

说过,这事真为难啊!”

卡琪道:“不理她不行嘛?”

马太凡道:“人不能无情,我将来设法开导她,如果再三不听,其过在她,那时再分手

不迟。”

黄女叹声道:“她太偏激了,这次我几乎上了她的当,后来我对程妹的剑发生怀疑,所

以我只好佯装有病,结果我的病真的发作了。”

程女道:“凡哥,你替黄姐仔细检查,我去煎葯,卡妹去烧水。”

马太凡向卡琪道:“要烧一大锅水,吃下葯要泡水,直到全身奇痒才见效,你去和内掌

柜商量一下,用具和开水拿到房中来。”

“坐开水!”

“那倒不是,同时你也要准备凉水配用呀!”

卡琪去后,马太凡又向程女道:“煎葯的事你我内行份量你当然知道。”

“一碗用喝的,另外煮两海碗准备泡水?”

“对!泡水的葯最好愈多愈好!”

程女去后,马太凡又向黄女道:“你得此病有多久了?”

“大约两年了!”

“听说你已睡了?”

“你们进来之前我又醒了!”

“现在你同意我脱光你的衣服检查?”

“我只恨我不应拿这种病体来见你!”意思不但同意,还有歉意。

马太凡替她脱衣之前先把房门闩上,之后边脱边笑道:“我把你当然视为病人,你则把

我当医师好了,没有大夫不把病人检查清楚的。”

“凡哥,我希望很重……”

“为什么?”

“咯咯……这样你就非运内功逼不可了!”

“傻人……治好了,你随时要都可要呀!那时你们还可三个一齐来啊……不过……如果

真要逼,你会脱一层油皮,那时油皮下的嫩皮磨不得,可能还要休息几天啊!”

“凡哥,李凌霄这次去采葯,我看一去不回了!”

“为什么?”

“她不希望我好!”

“有这种狠心的朋友?”

“她炼的是‘天蟒功’,心性大变,更忌功力比她高的人。”

“那你还要护着她?”

“这次她说有个非除不可的敌人,我发现不对。”

“她与程婷荷有什么大不了的仇?”

“没有什么大仇,那只是糗事一庄!”

“什么糗事?”

“程妹在无意中发现她那个……”

“与男人搞名堂?”

“不啦!她自己用手躲在秘处玩……那儿……”

马太凡啊声道:“玩那儿!原来她有手婬……那也很正常呀!算不了糗事啊!女人成熟

了,十个中总有一二个会手婬的,不过重了多了会破坏*女膜罢了。”

“呀哇……女人认为是糗事啊!最担心的就是*女膜呀!”

“嗨!这样她就要除掉程婷荷,太狠了!”他弄弄她的*部,轻声道:“你没有用手试

过?”

黄女一扭:“不来了,好痒,你真坏……”

“这里没有斑纹啊!好似不严重,治好了我就给你玩!”他轻轻的吻她:“你今后要多

多提防李凌霄,我知道你暂时还不能拒绝她。”

黄丹初尝吻的滋味,轻声道:“我不知怎么办啊!”

“你只要不让她忌妒,又不被她利用作坏事就行了。”

到了半夜,她喝了葯,泡在大盆里,直到天亮她大叫。

程女和卡女守在旁边,急问:“什么事?”

这时马太凡也靠近:“痒……”他兴奋。

“好痒啊……我好难受啊……”

“不要紧,那是疯毒全出了,咬着牙,半个时辰,红斑纹退尽就没有事了!”他又向

程、卡二女道:“别让她出来,直到痒退为止。”

“凡哥哥!丹姐姐的脸上怎么办?泡不到水啊!”

“不要紧,她脸上最少,身上退了脸上也会退,她命大,染上麻疯不重。”

程婷荷道:“这样不会脱层皮了?”

“久了局部也会脱一点,那不重要,脱后十天就正常了。”

“咭咭……”卡女忽然笑出来。

“你笑什么?”马太凡问!

“黄姐姐擦干身子就全好了?”

“当然呀!”

“那我们就和你那个……”

“嗨!你只想到那个……不害羞……”程女羞羞她。

“咯咯……没有外人呀……我什么都敢说!”

三餐饭只有两餐四人共桌,这其中不是黄丹不能吃,而是马太凡把三女留在房中,他自

己最后晚餐不见了。

马太凡去了哪里呢?原来他在外面端饭菜进房时,无意中他发现了奇事,于是他警告三

女在房中不要出去,自己却放下饭菜就出门了,连三女想问原因也不回答。

原来当马太凡端菜进房时,他发现上房屋面挂着一只白森森的骷髅头骨,这下他可非常

紧张了,一面向房中走,一边暗暗黯然忖道:“那不是普通骷髅教人所用啊!”

骷髅教分为白骷髅、黑骷髅、玉骷髅和金骷髅四大支,金骷髅人数少而强,已有千年未

现江湖了,玉骷髅全是女子,也专收女子入教,人数比金骷髅多,也是最强的一支,白骷髅

和黑骷髅人数最多,但很杂乱,没有教规,可说是乌合之众。

马太凡所见的正是一只玉骷髅,他怕三女有失,至今不许出房,他以知道三女神通绝对

能应付玉骷髅某种邪门。

程女走到窗户看个究竟,当她目光接触到屋面上那亮晶晶的人头骨,她面色大变,急忙

对黄丹道:“玉骷髅标记,不得了,难怪凡哥不许我们出去,他似知道我们不敌金尸气。”

卡琪惊叫道:“凡哥哥太危险了,我见到玉骷髅教主秦晓君,那时她正施金尸气杀死一

位密宗大和尚。”

黄丹道:“我也见过另外一位骷髅教主!”

程婷荷道:“不是秦晓君?”

“不,那比起玉骷髅教更厉害!”

卡琪吓声道:“金骷髅教!”

“正是,教主商明华,是个二十三、四的女子,当时我真相信,以她那样艳丽,那样随

和又温柔的女子竟是江湖人见人畏,人闻人寒的金骷髅教主。”

“吓!我见的也是个奇艳女子,也和你说的一样,不过她身边还有两个老男人,四个少

女。”

黄丹道:“凡哥不许我们出去,他一定有办法去应付,我们只要听他的就是。”

程女道:“你快把病养好,否则到时连守也困难了!”

三女在房中又惊又担心,但是马太凡已经查到后院去了,他在门口向里看,只见后院还

有后院,再后就是渭河啦!

进了门,后院比前院小得多,也是四合院,三面似只有一个房里有灯光,但是就只那间

房子有问题,房门口竟挂上一只拇指大的骷髅,那是金的。

“马太凡!不必东张西望,你干脆进来。”

马太凡闻声一震,立向一间房门走去。

“进来呀!”

马太凡推门而进,只见房中坐着一个女子,他一见大喜:“萍姐姐……”

“别乱叫,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心目中的初恋情人肖萍!”

马太凡一看对方身穿金丝衣,头束香妃髻,乍看真似肖萍,但看久了又有些地方真有区

别,然而他依然还是有非常好的亲切感,立向床上一躺:“对不起,你大像肖萍姐了。”

“既不是,那张床当然也不是她的了。”

“好累,你让我休息一会儿不行嘛?”

“不行,你起来,别要我拖你!”

“你是玉骷髅教人?”

“你又看错了!”

“我又看错?”

“你见到的标记虽然是只玉骷髅,但它上面还有一根金线。”

“啊!你是金骷髅教人!”

“你查我干什么?蔑视骷髅教?”

“不,我听说骷髅教是武林一大奇教,因此我好奇。”

“现在你已见到了,应该走了?”

“我真的很累啊!”

“当然,一天到晚有三个美女缠着,是铁打的也吃不消。”

“哈哈,你都查清楚了,不过你错,我累不是因为女人,而是心里累。”

“不管你是什么累,我必须下逐客令……”她已走向床前:“别要我动手!”

马太凡从她眼睛看出,她根本就毫无一点敌意,于是装赖:“你让我躺一会嘛!”

“不行!”金骷髅女子伸手要拉他。

马太凡顺势把她拉上床,紧紧搂住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一倒下,恰好被他搂个满怀:“不要嘛!我会伤害你啊……”

“哈哈……伤在你手中,我是最幸福了!”他进一步吻上了,这一吻就魔力大了,只吻

得那女子全身酥软,心跳无比,再也不挣扎啦!

“现在你投降了……”马太凡猛吻不停:“说呀!你叫什么?”

“我做商明华!”

“是金骷髅中极少数高手之一?”

“我……我……唉……我是教主!”

“啊呀……”马太凡真的吃惊了,没有想到他竟征服了一个武林谈虎色变的大神秘魔

头,也大出意外,这神秘人物竟是一个美得使人心跳的*女,他吻得更紧了,同时那双手抚

上了一双弹性十足的馒头。

“你快回去啊……”她已全身发抖,出气如兰。

“不要紧,黄丹还要休息!”

“肖萍怎么会把你放出来?”

“你知道萍姐?”

“她是我心目中最尊重的人!”

“你来此地有何目的?”

“找我妹妹玉骷髅教主,她是我同母妹妹,名叫秦晓君,我已找了她两个月了。”

“姐妹各创一教?”

“她被我母舅玉骷髅王从小带去,舅舅过世后,也就承担教内一切,也继承了教主之

职。”

“你为何找不到她?”

“她与‘傀儡人魔’成了死敌,据说一场火拼之后,晓君就下落不明了。”

“你一方面找妹妹,一方面又要找傀儡人魔?”

“傀儡人魔太狡猾,我找他不到,但我妹妹一定未死,非找个水落石出不可。”

“我帮助你找!”

“我知道你炼有第九神通,不但能找到我妹妹,也能击败傀儡人魔,但我又不希望你冒

险,对付那老魔败则不易,胜也难料。”

马太凡将她搂在怀中笑道:“你是我的了,我不能不尽全力。”他探到她那话儿:“你

像我肖萍姐姐了!”

她这时一点不拒,轻声道:“我有二十四岁了!”

“你比我萍姐还小一点!”

“你和我那个了,我就非离开金骷髅教不可了。”

“金骷髅教主是童身?”

“对!”

“那我不能动你了!”

“咭咭……我有继承人!”她反搂更紧。

这样一来,马太凡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慢慢替她脱衣:“我是慾罢不能了!”

双方脱光后,再挑逗一番,他只有上啦!他已探到她下面*水大放,不必用舌头品玉

了,肉柱一插滑进,其中滋味简直不可言喻。

商女更加大爽,噢声道:“好满啊!”

“你有不舒适嘛?……”他抽插几下!

“咭咭……只觉痒和爽啊!噢噢哟哟……”

马太凡知她太成熟了,立即加劲,他的肉柱在水帘穴里乐得频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玉骷髅教与金骷髅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