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四章 谜一样的艳遇

作者:秋梦痕

忽然间,在二人轻谈进行中,马太凡突然听到一阵怪声入耳,那真是动人心魄。

“凡哥哥,傀儡老魔又发动了!”

“那是什么怪声?”

“无数鬼哭神嚎,其实都是傀儡装的,形像与人无异,明明是人,但倒下又是愧儡

了。”

“你就是运用金尸气破的?”

“不是,我施飞剑杀的!”

“那你就不是遇上正主儿,正主施出的傀儡法,你的飞剑就无法破坏。”

“他有很多副手?”

“多不多就难说,傀儡法一人也可发出五六个傀儡,何况他还有乌金豹相助,这样说

来,傀儡人魔本身真不在洞中了。”

那种怪声音断断续续不停,马太凡带着秦晓君慢慢循声查去,但感到声音时远时近,虚

浮飘杳,不可捉摸,秦女道:“这正是我遇到的情形,你要小心!”

“有我在,傀儡法不可能出现,我的目的只在找到你姐姐!”

“此洞有五处出口啊!我们如何找啊!”

马太凡道:“那很糟,我们的人只堵住一个缺口!”

“那一个?”

“北面洞口!”

“我们现在查的却是南面!”

马太凡道:“也许我们在你姐姐后面,快走!”

正说着,忽听秦晓君惊叫一声,人却在前面不见了,马太凡大惊:“晓君,晓君!”

再也没有秦晓君的影子,这使马太凡大惊不已,他立即发动第九神通,洞内不但紫气大

盛,同时也使洞中被紫气映得毫发毕露,但是,真的不见了秦女。

“你不用急,她是不会受伤的!”突然前面现出一个人影。

“你是谁?”他已看出那是一个女人。

“我才是真正的傀儡人魔!”

“你不是老人?”

“那是另外一个傀儡人魔,他被我除掉了,连他的乌金豹也不再存在啦!”

“你把我的君儿摄到什么地方去?”

“把她送到金骷髅身边了!”

“我不信,你没有那样好心。”

“你是真正爱她了,从你的口气证明,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马太凡冲近道:“你现身,我不会怕你!”

“你当然不怕我,我也不怕你,你敢随我来?”

“来就来,你必须把君儿还我!”

“我早已还给她姐姐了,你如不放心,天黑也许你们可在黄龙镇或邰城会面。”

她将马太凡带到很远的地方,似已出了洞,因为天雨,加上又一层什么东西罩住他根本

无法看清。

“天下雨了!”

“已经下了半天了!”

“我身上没有雨?”

“那是我施的法障将你罩住的!”

“这是什么地方?”

“离黄龙镇不到三十里!”

“你该现身给我看到吧!不然我认为你对我有敌意。”

“好吧!但我还是不给头给你看!”

“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吓倒了,不再跟我走了!”

“笑话,我是怕吓的人!”

马太凡忽然看到了一件怪事,一个女子身穿薄纱,里面全无内衣,简直赤躶没有两样,

雪白的玉体,从肩到脚,一览无遗,但就是不见头。

“好一副老天爷的杰作!”马太凡冲口而出。

“谢谢,只要你看得顺眼,不妨你再近一点。”

“我不能太近了!”

“为什么?”

“我难以控制自己!”

“咯咯,我想你已除却苍海难为水,怎么贪得无厌?”

“韩信将兵,何妨多多益善呢!”

“只怕使你看到我的头,你就会邪念尽消了!”

“邪念!我在欣赏绝色何谓邪念?”他真的接近了,愈接近,清香愈扑鼻,眼睛也就能

看出某些部位了,他真恨不得上去搂住。

“前面屋子就是我的住处!”

“仆从如云吧?”

“空屋寂寂,除了我再没有半个人!”

“我总觉得我的脚未落地!”

“大不了你也只走了八十里!这点道行在你看来不算什么玄门。”

“一刻不到走了八十里,我自叹不如。”

“你又客气了,你先请进,我去换件披纱来。”

“只除了披纱就只有披纱?”

“那倒不是,我愿现全身时也要穿衣裙!”

“你倒要把我带来作什么?”

“你先进去,桌上有酒有菜,等我来时再告诉你。”

马太凡只有独自走进屋子,进门一看,他又愣住了,那竟是一间大厅,八仙桌,四面有

椅,而且书画满壁,布置得古色古香,后面有门,他先不坐下吃,推开后面,吓!内室如同

千金闺房,立即退出,忖道:“这是大户人家,为何没有人?”

吃吧!喝吧!他这时不打算有某种奇遇!

“公子!我姐姐马上来!”忽然间从正门进来一个少女,全身淡绿,美得迷人。

“姑娘!你姐姐姓什么?”

“哟!你还没有问她呀!我姐姐叫圆圆,人称百变仙子,当然另外还有个字号叫艳傀

儡,我叫青青。”

“哈哈,艳傀儡……那她不丑了!”

“咭咭……我不知道,原来你和她还没有见过面。”

“你们两姐妹另有一间房子?”

“多啊!这是一栋大厦啊,房间有十几间呀!”

“来,青青!陪我喝几杯!”

“咭咭,我就是出来陪你啊!”

“你姐姐还没有换好衣裙?”

“她,洗澡也要一个时辰哩,这时不会出来!”她替马太凡就近倒上酒:“你有很多情

人啊!”

“我连自己也记不清!”他把手探到她的臀部:“你有十几岁了?”

“十八岁!”她扭了一下,但不似拒绝。

“你姐姐呢?”

“她二十岁!”她酒已倒满,但不离开,马太凡从来没有那样放肆,他把她搂在腿上,

轻轻的吻她,她也不拒,反而送吻,她当然也心跳不已,马太凡还不明白这一双姊妹到底有

什么目的。

“你知道你姐姐要把我带来有什么用意?”

“没有恶意啊!她爱你很久了,但又怕你不接受她的爱,当然这是问题,再就不然是她

有一个对头!”

“要我助她?”

“一定是!”

“那也应该当面说呀!何必藏头露尾?”

“我姐姐一生不求人,也一生不爱人,你说,她如何出口啊!原来她不给你看到脸,就

是怕你两件事都不答应,那她今后如何见人?”

马太凡叹声气道:“这就她还不了解我了……”他把她搂得更紧:“我不但要你姐姐,

我还要你!”他更吻得她紧。

“咭咭……我真说对了!”

“什么说对了?”

“我说你是情种,要我姐姐放心!”

“嗨!”他再吻:“你已够美了,我不信你姐姐丑!”

“丑?……她说她丑?……她比我美得太多了,不然人家怎么会称她为艳傀儡,也就因

为如同画一样啊!”

“你们这样美,居然没有人追求?”

“谁敢啊!只怕只有你了。”

马太凡探到她私处笑道:“这里还是原装的了?”

“咭咭……好痒!你原来不信?”

“我当然相信,但也不在乎!”他把她的手放到裤子里。

“吓,这么粗啊!”她玩起来了。

“阿青,等会你姐姐来时,不要说出你全告诉我啊!”

“为什么?”

“我要她一直瞒着我她很美!”

“咭咭……迟早她无法瞒住你啊!”

“那不管,我要她自动现出真面目给我看。”

“她快要来了!”她还是不忍放手那根肉柱。

“阿青……”他把她送到对面座位:“你别露马脚啊!”

“你们鬼鬼祟祟作什么?”前门口突然出现白纱无头女子!

“姐,你才来!”

“青青!你那样高兴作什么?”

“圆圆,你有要我帮助之处,为何不说出来?”

“青青都说了?”

“姐姐我只说这一点啊!”

“你真多嘴!”

“圆圆,这不能怪她!”

“我知道你要去洛阳,同时吃人洞北面出洞口还有三个人在等你,除了商明华、秦晓君

不说,你会答应我的要求?”

“你不说出来,那又何必带我到这里来?”

“我也缺少考虑!”

“不必考虑了,你的对手是谁,在什么地方?洛阳方面我早有安排,你不必挂心。”

“他也是个傀儡门的,号‘傀儡天煞’,辈分比我大两辈,但他统御所有傀儡门,他已

杀了几十个反对他的老少同门,他在哪里不知道,你如愿意为我,等我查出他的去处再领你

去。”

“要我等你,不能一同去查?”

“他的行动十分神秘,必须用我傀儡门道行才能查出,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不能放手查

了,你在此有我青青陪着,不出一天我就回来。”

“一定要你单独去?”

“你去我妹妹也要去,人多更难办呀!”

“好罢,一旦查出,你就不可独自出手。”

“我答应你……”她似在深深的注视了马太凡一眼。

她似很急,不再陪马太凡喝酒,交代一下青青就出门了。

“凡哥,她怕再有同门受害啊!”

“你们傀儡门除了你姐妹,还有什么继承人?”

“那是本门门主的事!”

“假设你们姐妹跟了我,她和你一定要脱离傀儡门啊!”

“姐姐只要报了家母的仇,她早就不想再为傀儡门出力了,你不知道,本门份子很杂

啊!”

“那好,我一定尽全力助你姐姐完成心愿。”

“我先谢谢你啦!”她又送上吻。

马太凡将她搂住道:“这座院子下了禁制啊?”

“咭咭……你问这个干什么?”

马太凡探到她下面道:“我要带你睡去!”

“咭咭……不喝了?”她也摸到他下面,脸儿飞红啦:“吓……我怕……”

“你有十八岁,怕什么?我对你说过,还有只有十六岁的,你已充分发育了……你看,

下面隆起好高,保证你到时你舍不得下来。”

他们俩到房中去了,过不了一刻,青青的噢噢之声不停了。

“好不好?……”

“咭咭……爽死啦……这是怎么搞的,看起又粗又长,进去了恰到好处……”

“你动得太激烈了啊!”

“我忍不住嘛……哟哟……你的在跳啊……噢……越跳越爽啊……”

“吓……你看我的下体……”

“咭咭……我没有感觉啊……流这多血,我怎么不觉得怎么样……”

“你只顾爽去啦!”

“管它!天亮我们一同洗澡……咭咭……”她似愈来愈乐了,动的比马太凡快,但却喘

声吁吁了。

“青青……嗯……你要泄了……”

“太爽啦……爽到心坎里了……噢……噢……”她真的泄了。

马太凡全力猛攻,精如箭射,他也控制不住,到了顶点,死搂不放。

半个时辰后:“凡哥……”她反搂更紧。

马太凡深深一吻:“什么事?”

“没有流出来……”

“你吸收了!”

“我会生儿子?……”

“很难说!”

“嘻嘻……我想一定有……”

“不害羞,十八岁作妈妈……”

“咯咯……我们去洗澡去……”她抽出来,拉着他一道向门口跑。

天亮吃了饭,马太凡不见圆圆回来,心里很急。

“凡哥,我知道我姐到什么地方查傀儡天煞去了。”

“快带路,她一定上了当,中了暗算,青青!天煞既然是你本门上两代高手,他有什么

神通你一定清楚?”

“不清楚啊!他上两代掌门人是被逐出去的,十几年没有消息,我还没有出生哩!”

“听说傀儡门比丐帮还厉害,每个城市都有班底?”

“没有错呀!凡是演傀儡戏的都是本门弟子,但份子太乱,不易控制啊!”

他们出门直向南面深山行,突见前面有批女子抬着一个病人,马太凡一见,大惊道:

“那不是黄丹、程婷荷、秦晓君和商明华……”

“吓!那病人是我姐姐,她露出头来了。”

马太凡急冲而上,大叫:“圆圆怎么了?”

商明华抢答道:“谁是圆圆,她被一个老人追杀,我们联手打败老人救了她?”

马太凡道:“她中了什么?”

黄丹道:“我查过,是中了‘三线神丝’,脖子、胸口、腰部都有红影现出,非常难

治。”

马太凡吁声道:“你们没有炼过‘纯阳真火’,当然不懂,快抬回院子去。”

程婷荷问道:“这位是谁?”

马太凡顺口道:“她叫青青,是伤者圆圆的妹妹,今后你们都是姐妹了。”

抬到屋中,放在床上,马太凡再把四女向青青道:“这里有你的姐姐,也有你的妹

妹!”他一一指着介绍,先让她们亲近一阵。

马太凡看到五女缠在一块,不去打扰,自个儿替圆圆脱得精光,发现圆圆身上真如黄丹

所说,于是运出真火,双掌按个不停。

足足有半个时辰,圆圆醒了,她看到了马太凡,也看到了众女,当然她更明白是怎么一

回事。

马太凡轻轻在她耳边道:“妹妹说你美,我还不信,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谜一样的艳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