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五章 美人鱼的真像

作者:秋梦痕

蓝天碧海,奇崖怪石,在一处古老的矮林中,只见那如仙女般的倩影慢慢向马太凡接

近,迷人的异香,一阵阵攻向他的鼻孔,脑里起了一片五花异彩。

“姑娘!你从那儿来?”马太凡有点薰陶陶的。

“放心,我不是海水里面来的,何况这是海后的地盘,我对你没有恶意,加上我是用过

某种法的,外表是女人,实际已没有性。”

“没有性?”

“不然我见了你,加上你又是男人中的男人,能不使我心湖中没有一点涟漪?”

“哈哈,当我遇到海后时,她也如同你一样,举止安祥,形同男人……”

“结果她爱上你……而且……”

“别问而且,我不想打动你的心,我倒是想问问美人鱼,她们全是灵异?”

“有一极少部份已经炼成真人体,绝大多数还是法体。”

“一部份?绝大多数?……我不懂?”

“那可能是文文对你说错了,她只提到这荒岛部份,那只有五条,也只有这五条中其中

一条是真人。”

马太凡骇然道:“有很多?”

“三百多条,文文不明白,最近是美人鱼有什么聚会,另由白令海来了一大群……”

她顿一下:“你以为美人鱼条条……现在要说个个都是美女形?”

“我也怀疑?”

“鱼类与人类一样,种类繁多,不过只有美人鱼最少也最易变成人类。”

马太凡道:“我真想看到美人鱼!”

“你要看那很容易,只要到碟形岛就能看到很多,那是珊瑚形成大海中的碟子,从外面

看那好像一个圆岛,周围山高近千尺,但中间是空的,如同碗碟,这次各种鱼的灵异都在那

里集会。”

“你能带我去看看嘛?”

“有何不可,东面岛中有我的海船,我可以带你去。”

“原来你是坐船来的?”

“我的人多,不能似你单人行动,加上饮食方便,坐船最好了。”

“可惜我到现在还不知你姓什么?连向你作个称呼也难?”

“咯咯!叫我小名‘香香’好了!”

“我叫太凡,香香,我们这就到你的船上去。”

“咯咯,我的船上全是女子啊!”

“那有什么不对!”

“她们穿的衣服薄如蝉翼!”

“我不会乱来的!”

“你受得了?”

“你认为我是色鬼?”

“好,看你见了我到现在还是柳下惠一样,这证明你修为很深了,也许我不美,也许你

在装吧?”

“训练有素我不敢说,说你不美那只有天晓得,如不是你不动心,我早就把你搂住

了。”

“嗨……你这男人真不简单,你爱女的还要女的也爱你?原来你有这个原则,说真的,

我不爱你才怪,原因是我已下了*女禁,我如不喜欢你,我就不会与你见面了,只怕你这一

辈子也看不到我,我还要带你到我船上去?”

“那就是我们没有某种缘份了!”

“‘某种’两字好极了,我越看你越顺眼,你有多大了?”她已带着马太凡快近东岸啦

马太凡笑道:“也许我们是同年!”

“你二十三岁?”

“一点不错,七月一日生!”

“咯咯!我还是姐姐,我是一月一日生!”

马太凡打蛇随棍转,冲口道:“香香姐姐……”

“你好甜,好,我就接受你这个弟弟了。”

马太凡想扑上去搂她,但忽又想道:“她是‘西皇公主’无疑了,她太沉稳,我不能乱

来。”

“你想什么?”

她一下就看出,马太凡叹声道:“我希望只是我过去一样就好!”

“过去什么?”

“我有几个年纪比我大的,我也一样叫她姐姐,但她们爱我,也不记某种名份。”

“啊!我明白,她们都变了你的情人!”

马太凡道:“你会不会只作姐姐?”

“那要看你能不能破坏我的咒语呀!”

“咒语?”

“我下*女禁时发过誓,如有男人能破我誓言,他就是我终身所托了。”

“哈哈哈……*女禁一破,誓言也不存在了!”

“你能破我*女禁制?”

“我没有把握就是,不过你不给拥抱和某些动作,我一身是法也破不了。”

“咯咯……看样子你不是随便乱说话的男人,好,到了船上,进入我单独船舱再说。”

这时马太凡放胆接近了,而且和她手牵手:“姐,也要去几天?”

“一天半就到了,遇有大浪却要四、五天!”马太凡的男人味直冲她的脑际,她立即有

一种敏锐的感觉,但又怕又不忍不接受他。

“姐,你用的什么香啊!我闻了比酒还醉……”

这又是真话,毫无挑逗之意,香香轻笑道:“淡淡的是不是?”

“对,我不接近你,我并没有闻到!”

她一手搭上了他的肩,嫣然一笑道:“没有人能闻得出,你真的功力很深,这就是我特

别选用的‘海皇香’别的香我怕有引诱男人之嫌。”

马太凡不自禁的单手搂住她的纤腰道:“我虽不知海皇香是什么炼的,但是我被你诱惑

了,我的心好跳啊!”

“咯咯……”她不说话,忽然她吻他……真是深深的吻……

“姐!你船上为何全是你的女伴?”

“她们都是我的义妹,你如高兴,我全给你!”

“全给我?”

“你怕多?她们都是*女,而且她们没有一个会变心。”

“姐姐,你说真话,你一定有什么大计划?”

“对了,我有一部书,名为西王母大法,炼成了长生不老,又名众阴独阳大法,那是天

魔大法的另外一门,炼成了长生不老。”

马太凡想想忖道:“她是说真心话了,我想她的大法与肖萍的不相上下,但她还未作完

善的准备工作,但是她为什么又要把性封掉?”

东海岸边停了一艘大海船,只见船上真是美得出奇的少女,马太凡一到,群女拥上岸,

围着香香欢笑,所有的目光又集中在马太凡身上。

“众家妹子,这是阿凡哥,快请他进舱献茶,我们要去蝶礁岛。”

马太凡被众女拥到舱里,献上茶,只见她原形毕露,华容婀娜,美不胜收,马太凡真有

令他忘饥之感。

船动了,众女都去划船,舱里只有香香作伴,马太凡笑道:“一共有三十几个?”

“你的眼力实在太好,有没有顺眼的?”

“个个都是上上之选,不过我认为总没姐的气质好。”

“真的!可惜我不能和你作那种事!”

“为什么?”

“要炼法也要你加入啊!”

“我自己也不知是什么心理,我好似忘了我自己。”

马太凡搂她躺下道:“过去你一定卑视男人?”

“那真有过,而且非常嫌恶!”

“那你为何对我这样好?”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看你这样顺眼?”

马太凡吻她道:“也许是另一种缘分……”他又试探着抚她那弹性特佳的双*。

香香不拒,但还是无动于衷,不过她已抚着他的头发。

“香姐,我们在舱里,又没有第三者,你那些义妹心里怎么想?”

“我这舱中呀!如果我不开口叫人,一天到晚不会有人闯进来,何况她们人人都知道我

已下了*女禁,大不了给你摸摸揉揉吧了,就算她们知道了,也没有人对我说半句是非。”

马太凡轻笑道:“如果这时问你要那个呢?”

“我不怪你,只要你有本事,在岸上我说过,到了舱上选你考验我。”

马太凡轻笑,先把自己脱光,一下就露出他那又挺又粗的家伙,然后将她搂住。

香香真的不动心,相反还玩弄他的阳具道:“你真的与众不同,比普通人大得太多

了。”

“你真的视若无睹?”

“我看到啦!这不是在玩?”

马太凡急忙脱掉她的衣服,这时他真正搂住她玉体了,一阵心跳,反而是他控制不住

啦!伸手去探索她的那话儿。

还是没有用,他发觉她那儿干干净净的,毫无一点*水泊出。

“阿凡!你还有什么法宝,我许可你全部施展出来,如果你受不了时,我去喊一个让你

玩,对了,文文就是这样被你征服的?”

“不止!”他趴着,分开她的玉腿,嘴巴靠近小穴,舌头伸出,又舔又绞。

“哇……你这是作什么?”

“我要你,这是前奏,你尽量忍吧!我这样也很过瘾!嗯……好香……”

“喂喂……你太快了啊……我好痒……嗯……你不要这样啊……噢噢……”

“姐,你说过,任凭我怎么样玩啊……”他已明白香香有了发动,于是舔得更重更快接

下去,他由下而上,一直吸到双*,同时他发觉香香有点呼吸急促了,她的双眼已闭上。

“姐!要不要停止?”

她还是闭着眼,身子有了扭动,但却不回答。

马太凡慢慢把阳具抵上小穴,轻轻一推,滑了,*水涌出,肉柱一滑而入。

“噢噢噢……”

成功了,马太凡重插慢抽,由慢而快,接着就拼命啦!

“哟哟哟……我……”

“姐……很爽是不是……”他一面问一面插。

“阿凡……你破了我的……”

“嘻嘻……姐……你比文文姐强一点,但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这时他把她抱起坐上肉柱,下面插,上面吮:……,他可施展全力了。

香香真是已到顶点,她大哼大喘……全身扭动,她恨不得把他吞下。

马太凡笑道:“我看了美人鱼后要去庙群山,姐,你陪我去好不好?……”

“啊!你是马太凡!”

“我姓马不错,我告诉你我叫太凡啊!”

“唉!你是肖萍的人?”

“是啊!”

“我失败了……”她很泄气,但在这个极爽的时刻,她又怎么说比较适宜。

“姐!我爱你……”

“我知道!”

“你和肖萍也有什么过节?看在我的份上,不要计较好不好?……”

“没有过节,只是各争一口气罢了!”

“我希望你们联手合作好不好……”

“现在还说什么,你回去向肖萍说,我的西王母大法也是她的了。”说完紧紧搂住他

道:“你不要有二心啊!”

“我发誓,只要是参加大天魔法会的人,都是我的命根,我绝无彼此之分。”

香香似已下了决心,一意只想到做爱了,她已进入爽的高峰,主动向马太凡进攻,玩得

船舱都震动啦!这对马太凡来说,算是真正乐透了。

“姐,你有什么特别的没有?”

“哇!你受得了?”

“你只管施为!”

香香轻声道:“我知道你炼有奇功,那你就接受我的天母法啊!”她发动了,一股强劲

的吸力发动,猛的把阳具吞了进去,同时阳具被*道挟得紧紧的,那股快感,使马太凡从来

没有过的享受,他噢了一声,居然抖起来了。

“阿凡,好不好?”

“太妙了!”

“那你插呀!为何不动了?”

“嗨!我要更发大了!”

“还有更大的?”她忽觉*道大张,竟被阳具充塞其间,同时又被马太凡猛抽劲插,她

几乎爽得要发疯了,噢声不绝,喘声如雷。

不到一个时辰,这次却是双双如同瘫痪啦!

“姐,今后你不反对做爱了?”

“咭咭,只怕没有第二个如你的男人啦!”

“你快收拾,你看你的下体……”

“吓,全是血……”

“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咯咯……有是有一点,那是开始的时候,但在你一阵那个时,全被……咭咭……我不

说了……”

“哦!全被痒盖住了!”

香香一面清理,一面还要玩他的肉柱,轻笑道:“一点都不消退啊!”她玩的肉柱依然

又粗又挺。

“姐,除非一连射好几次精,否则它不会疲倦的。”

香香轻声道:“我叫几个进来给你好不好?”

“姐,这种安排我不喜欢,做爱要两厢情愿才有乐趣,只要有一方是被动,那有被迫的

行为,她们今后都是我的,我不能偏待她们。”

“你真好……”她又吻他:“难怪人人都爱死你了!”

“姐,快到了吧?”他一面穿衣一面问。

“早哩!这还只开了几个时辰的船,你忘了要一天半啊!”

马太凡又把她搂住道:“她们不会疲倦?”

“阿凡,她们都是有很深的修为啊!我是从千中选一找来的,这里有名册,你慢慢

看。”

马太凡从她手中接过一本小册子,笑道:“我会分别把她们调教的!”

这时有一个女子在舱外娇道:“姐,船快到群岛第三屿了!”

香香轻声对马太凡道:“她是东屏!”

“十九岁!新安人!”马太凡急查名册。

香香道:“她负责领航!”她立向舱外道:“东屏,今晚不走,就在第三屿靠岸,今晚

我和马公子要探一探碟岛情况再说!”

她顿一下:“等会你进来!”

马太凡不见回音,问道:“你要她进来作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美人鱼的真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