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六章 聚干神于一壶

作者:秋梦痕

“鱼姗!”师师轻声道:“你还能潜水多少时间?”

“我现在是人了,没有鱼体我无法在水中为所慾为啦!”

“那你总比我们能维持一点?”

“大约一个时辰!”

“那就此我们久一点,你快带阿凡潜下海去!”

马太凡道:“为什么要我下海?”

“你呀!你一点不明白,你不知道魅力的摄魂法有多厉害,你怕她的摄魂法,她又不怕

你的太虚符录,打不能,逃也只有潜水走,那还不能被她看到。”

“看到怎么样?”

“她的水中行动和路上一样快!”

东屏道:“师师姐姐,这附近有暗礁没有,如超过一个时辰没有暗礁休息,他们会淹死

啊!”

师师道:“问得好,那要问鱼姗,她最清楚!”

鱼姗道:“休息没有问题,我们向什么方位逃?”

师师道:“现在别问方位,只求摆脱危险。”

马太凡道:“师姐和东屏你们怎么办?”

“魅力对女人无害,我们出面大不了有场斗,但她又不耐烦拼命,我和东屏只有掩护你

和鱼姗脱身,这时你们还不能去会文文,快潜水,魅力似又要到这边来了。”

马太凡估计自己也只能潜水一个时辰,于是急与鱼姗下水潜游。

鱼姗生怕他流失,紧紧拉着他,这时又不能说话。

不到半个时辰,鱼姗到底鱼灵寄魂,她突然觉后面水有异,回头一看,心中一紧,暗示

马太凡往后看,同时拉他全力游进。

马太凡回头一看,肉都麻了,他发现后面竟数十条的杀人鲸追来,如在路上,他根本不

当一回事,现在水中,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不远,忽见前面黑黑的,鱼姗一打手势,示意那是突出水面的礁石,于是双双拼命游,

一到就往礁石上钻。

出了水面,鱼姗吁口气道:“好险!”

马太凡笑道:“假如你现在是美人鱼怎么办?”

鱼姗道:“那我神气了,美人鱼在鱼类是神,可说权威无比啊!”

“哈哈……你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鱼姗叹道:“如果没有你,我真想再变成鱼!”

马太凡搂她吻道:“你为什么要灵魂投到人身上来?”

“咯咯……我羡慕人类啊!那想到人类的烦恼比鱼还多,要不有多少鱼类想修人身

啊!”

马太凡忽然指着她哈哈大笑道:“你的衣服等于没有穿啊!”

鱼姗一看自己原来异露,虽然没有外人,但也带羞道:“被外人看到怎么办啊?”

马太凡道:“我却不担心!”他的一身居然点水都无。

“吓!凡哥,你为何水不侵身?”

“傻丫头,我是炼真阳体的,水火不侵,水被真阳隔在衣外呀!”

“那我怎么办?”

“脱下衣服,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你脱下来,看我用什么办法呀!”

“多难为情啊……”

马太凡见她不肯脱,于是帮她脱,一会玉体全露,他忍不住搂着她,一手探rǔ,一手探

到她那里,上下抚摸:“好过瘾!”

鱼女被抚得痒酥酥的,轻笑道:“快把衣服弄干啊!”

马太凡松去上面那只手,双掌一罩,突然一蓬紫气把她的衣服罩住,一刻不到,他把手

收回去,紫气尽消,那知那套衣服全干了。

“咯咯……”鱼女走过去,拾起一看,嫣然笑道:“紫气可以晒衣啊!”

马太凡等她穿上衣裙后笑道:“那是运出真阳蒸干的,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们游了多远了?”

马太凡道:“约有三十里远,这是被鲨鱼逼的,否则没有这样快。”

鱼姗观察一下方位,忽然喜道:“我们这里不是海礁,而是一座岛!”

马太凡指着礁后道:“后面还有很大?”

“对!我们暂时不用下水,翻过去!”

“遇见魅力怎么办?”

“那有这样巧,也许师师姐和东屏已将那怪物拖住了。”

二人翻过礁石,不久就看到一齐崖石,鱼姗道:“上了崖就是岛林边缘了。”

一上崖顶,马太凡叫声道:“这里有森林!”

鱼女道:“不大,只有半里方圆,我还记得林那面又是石山,还不远,也很高。”

“连户渔民也没有?”

“民众怕怪物,连白天都不敢靠船。”

“被你们美人鱼吓的?”

“也许是,也许另有原因!”

“魅力常出现?”

“不,渔民看不见魅力,渔民的心理谁知道?我想另外还有什么原因,因为我们白天不

出现,又不侵犯渔民!”

进入林深处,简直没有路,全凭他们的道行踏着灌木荆棘而奔。

马太凡好不容易看到一片空地,轻说道:“我们休息一会再走!”

休息不到一刻,鱼姗忽然道:“这是什么声音……”

“啊!水声……这里有瀑布!”

“大约有半里,声音虽然轰,但不怎么大。”

“走,我们找到洗个澡,一身全是盐,粒粒的不好过。”

“咭咭……”

“你笑什么?”

“难怪你不找我要,原来是这样啊!”

“难道你又不是?哈哈……”

二人急起奔出,身如飘絮,找到时发现在石山半腰处有道流泉,但不大,水落处也有池

塘也很浅,水深只超过胸部,而且平坦无泥。

二人观察清楚后,又察四面无人,于是急脱衣而入,洗涤戏水,不亦乐乎。

二人洗了半个时辰上崖,又是辰时未到,天色黑暗,于是他躺在草上略休息,半拥半

抱,只是提高一些警觉。

“凡哥,洗过清水澡好舒适啊!”她一只手握着那根肉柱,似不打算进一步。

马太凡道:“我们凉一凉还是穿上衣服好,这地方我看不太妥当,万一有事,那就只有

提着衣裤走,岂不很糗。”

“咯咯……我认为你要那个哩!”

马太凡道:“如果没有魅力出现,我想你我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了,魅力能攻破

禁制?”

“凡哥,我虽未见过那怪物能不能攻破禁制,可是我们能冒险……”她首先穿上衣裙:

“我们还是慢走好了!”

“去哪里呢?”

“登大陆呀!先到大陆再定行止!”

“好……”他穿上衣裤就动身,走到岛尽头,二人立在沙滩上,只见东方已发白。

就在这时,鱼姗面色有点不对,她似另有一种反应与马太凡不同。

马太凡见她鼻子嗅个不停,急问道:“你有什么嗅觉?”

“好怪的气味……吓,好……那是魅力……”

马太凡道:“魅力不止一个?”

“谁知道,我又没有看到有两个以上出现,但这是魅力绝对不错,你快躲。”

马太凡有点不情愿,他被鱼姗推到沙滩后面林中,轻声道:“我不信我的第九神通不能

对付怪物?”

“凡哥,不是我硬说你不行,但我明白天地间有很多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所有的生

趣,只能对付这个世界,那就是强与弱之分,但魅力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啊!”

马太凡道:“这就对了,我不能克它,它也不能克我呀!”

鱼女道:“我们不能把未知数拿来冒险呀!你想你胜怎么样,不胜要害多少人?”她指

的是马太凡身边的女人。

马太凡忽然看到沙滩上如风飘落一个女子,虽未看到相貌,但凭那一身鹅黄色的穿着,

加上那飘飘慾仙的姿态,就觉得心机摇摇:“你看……”

“凡哥,不好,那真是魅力的法身!”

“法身?”

“就是化身啊!你的心动了,你没有看到被她害死过的男人,那种惨状真是触目惊心,

快蹲下,好在她似嗅觉不太好,不然你就在此躲也躲不过。”

就在这时,鱼女急向马太凡道:“你快退,她停了,显已嗅到气味。”

“什么气味?”

“男人味,快走!”

“你不走?”

“我要在这挡,她不会害女人,快!万不得已快下水去。”

马太凡见她情如此深,不好违她意思,想挺身一斗也不忍,只得低身后退,及至通过石

山,不久到了原来的崖顶才停,但耳中又听到空中有了嗤嗤之声。

马太凡心里不是味道,他何曾这样怕过,决心不再走了。

太阳已从东边升起,海燕早已成群飞翔,远远的他已看到一点点渔帆,但也只有一点

点,好似那些船有意避开这个岛。

“马太凡,你在想什么?……”

一个如幻似真的女子不知在什么时候立在马太凡身后,他回头一看,喜的比惊的多,他

喜什么,那就不用说了,他是又看到一个世界找不到的女子:“你……”他开始想到了魅

力。

“咯咯,你怕成这个样!”

“我怕什么?你来迷我呀!……”

“好勇气,我可不是你想像的啊!不然呀!你已不知人事了!”

“你不是?”

“我叫影姬,是肖萍对手,不是敌手!”

“我不信?”

“她的大天魔法须要大批女人加上你才能炼成功,我却只要一个人就可达到目的。”

“一个男人?”

“对,我找来找去,可惜要的男人也是你!”

“我不会放弃肖萍姐!”

“你的贵重就在这里!”

“别说多了,我担心鱼姗,你不是魅力,我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一个多么重情重义的人儿,我出现就是要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你刚才可听到空中的异声?”

“有!那是另外一个魅力?”

“不,魅力虽然不止一个,现在这个世界已充满各种魅力的世界,不过那声音是‘洛

神’师师、‘海后’文文和‘西皇公主’加东屏。”

“她们会合了?”

“对呀!现在加上鱼姗共同把魅力逐向太平洋正面去了。”

“啊!她们不留一个来陪我。”

“咯咯,你又不是小孩子,她们又不是不回来,你知道那怪物不是这个世界的,师师她

们可能是要集中力量想除掉一个啊!现在我给你看看一件东西。”

马太凡见她拿出一面小水镜,只见她呵了一口气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马太凡既知她不是魅力后,毫不担心接近她,反而很愿意靠过去。

镜子里忽然看到一座礁石,忽见几个女子正围着一团黑气猛扑,他不禁吓声道:“那是

文文她们,难道还不出五十里?”

“这是百里外了,如在五十里,那你就能看清她们一根根头发。”

“你带我追去可好?”

“你真傻,她们是为了保护你才拼命的,你出面,她们的一片爱意和心血不是全白费

了?”

马太凡叹声道:“我的事,和我的人你都全知道,你的出现到底为什么?”

“肖萍开始不是真心真意爱你,后来才发现她不但要的是你,也真正的爱上你,所以她

才把真正的秘密告诉你。”

“这点我知道,但我一开始就是爱她!”

“可是你并不是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

“那是因为天魔大法之故!”

“如果有一个人也爱你很深,她也只要分你一点爱呢?”

马太凡道:“凡是喜欢我,爱我的人莫不都是这样?”

她叹了一口气,又摇摇头道:“那是她们另外有一个目的相同!”

“难道另外有个女子目的不同?”

“你能不能把你分作两个地方?比方说,那是如同两个天魔大法。”

马太凡大惊道:“两个天魔大法?”

“我是说比方,其实另外一个不是天魔大法,但炼成了却又异曲同功。”

“就是你?”

“不错!我得了一部月女神符录,那也是阴阳合修的,我几乎全部炼成,但就只有缺少

干阳正体,可是找到一个和你一样的男人,可是我一点不爱他。”

“你为什么不爱他?”

“他比你缺少一点东西!”

“那是什么?”

“有爱心而情不足!”

“你既然知道,我必须得到肖萍姐的同意。”

“你看这是什么?”

她忽然拿出面金牌,牌却多了一个‘许’字,马太凡一见,叹口气道:“那是肖萍贴身

之物!”

“为何到了我的手中,该不认为是我抢到的?”

马太凡道:“肖萍姐已是道基深厚的人,除了她送你,不可能被人抢去。”

“你还要她当面许可你跟我走?”

“你要我去哪里?”

“马太凡,我不美?”

“不!”

“你不爱我?”

“不!”

“那我在暗中见到你对那些美女一见就亲近如故,可是你对我好似有层隔阂?”马太凡

道:“不是什么隔阂!”

少女道:“那是什么原因?”

“我说不出……开始我一见你就心动,现在我反而觉得我那种心理太不应该了。”

“咯咯……我明白了……”她伸手拉他笑道:“我也是人,我问你,你见到肖萍是不是

也有这种心理?所以你至还没与她……咯咯……”说完又轻轻的吻他。

马太凡始终成了被动似的,他虽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聚干神于一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