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二十七章 灵台路上一少仙

作者:秋梦痕

沂水城也是一个山城,客栈也是很简陋,除了几间上房,其他的只有坑床,有通铺,不

过那是行脚买卖人才肯住。

没有什么好吃的,马太凡除了喝酒之外,好在他也不讲究什么,跟在他身边的却竟是乐

荣。

“马大哥,你要等我姐姐和影姬回来?”

“那倒不是……”

“那你为何不进房去?”她一顿:“啊……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你不好意思!”

“不会的,影姬已对我说过了!”

“说什么?”

“她说你们姐妹很大方,还有……”

“咭咭……还有你说不出口……”

马太凡起身往上房走,轻声道:“你们姐妹真的不在乎!”

乐荣也轻声道:“你以为我姐妹是俗人?”

到了房中,马太凡把门关上笑道:“大出我意料之外。”

“没有什么意外,有意外的是我们姐妹!”

“影姬把我让给你们姐妹?”

“不,她与我们姐妹不分彼此,阿凡哥,你真的不把我姐妹当外人?”

马太凡将她搂住道:“我还有什么挑剔的,我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

乐荣轻笑道:“那是俗人之见……”她吻他:“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感情。”

“阿荣,我问你,你觉得被我抱著有什么感觉?”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抱过,微妙极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呢?”她吻得很紧,马太凡探到她下面笑道:“你和你姐姐没有设禁?”

“影姬说得好,能接受我的人就是我所要的,那又何必设禁呢!”她不拒绝,反而轻声

道:“你抚摸得我好舒适啊!”

马太凡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肉柱上,轻声道:“你觉得如何?”

“好大啊!我从来未见过呀!”

马太凡把她放倒在床上:“阿华和影姬会不会马上回来?”

“咭咭……她们可能要到天亮才找来。”

他替她慢慢解衣道:“我要脱光你啊!”

“咭咭……”她也替他脱了:“阿凡,那个是什么样的滋味?……”

“你只能体会,我无法言传!”他们都以脱光,这时搂在一块。

“阿凡,这就是做爱?”

“还没有,做爱要把我下面的放在你下面那里面呀!”

“吓,这能嘛?那样长大……”

“这时你想不到,到时你就明白!”他摸摸她那小穴,似还干干的,光滑滑的,他准备

先用舌头,但一想又搂住,他似要她大发作来自动,这时只抚弄她的rǔ*。

“咭咭……好痒……”

他渐渐……吻上……吸动……

“哟哟……”她有了反应,身子已颤动,似已尝到某种快感,不说话了,眼睛也闭上,

轻轻发出嗯声……

好怪,女人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她只要一发动,某些动作就成为自然了,她已主动去摸

肉柱,摸摸握握,动作渐快,身子更扭动。

他再探她下面,就只这一会,小穴的*水流出来了。

“凡……我……”

“你怎么样?……”

“我不知道……”她似有什么须要,但又不明白,说也说不出口。

他这时将阳具抵住小穴,轻笑道:“张开双腿呀!越开越好,心里想到下面,你会觉出

如何进去的。”

“好痒,好怪啊……叫它进去一点了,是不是头头到里面了,噢噢……好爽好爽了……

哟哟……更爽了……”

“痛不痛?……”

“一点点……不要紧啊……”

他已推进大半,这时又慢慢拉出,及到*头,他又轻轻推……

“噢噢……”她主动向上顶了,她一动,*头一滑而入,全部到底……她已喊出了。

“别大声……”他的动作加快,渐渐急抽猛插。

“我忍……不……住啊……”

当第三次gāo cháo时,乐荣长嗯一声,紧紧抱住马太凡不动,除了喘声就是一身软。

“吓!你泄了!”

乐荣再也说不出话了,她疲倦,但脸上却挂着满意的娇羞。

马太凡抽出依然坚挺的家伙,他替她清理,直到双方穿上衣,接着搂着躺下。

“阿凡……我是不是没有用?”

“不是,你这已是控制第四次了,只怪我,一时兴起,忘了你是第一次……”

不一会,乐荣突然面色一变。

“你怎么了?”

“我姐姐有险!”

“你们姐妹连心,我们快去救援。”

“我无法确定方位啊!”

马太凡急急收拾道:“出了城再说!”他丢下一锭银子又道:“别走前面!”

凭着乐荣心理的反应,马太凡跟在她后循着方向急找,从早到晚,始终就没有停过。

“阿荣,难道你还有什么征兆?”

“阿凡,这情形过去有过好几次,这一次反应太长了,至今未停。”

“什么反应?”

“我心理好刺痛,一定是姐姐有危险!”

“可是我们奔走已不下百里了,难道还有?”

“还有,是真的,甚至我明白在前方!”

“该不是发了什么病?我来替你查一查!”

“不是病,我从不生病,阿凡,前面是蒙阴城,我们进城去。”

“噫!那不是影姬!”马太凡立即认出很远的前方奔着‘水镜仙子’的人影,于是他张

口大叫。

那人影闻声一停,回头时真是影姬,等二人追上时慎重道:“你们追来了!”

马太凡急问道:“出了什么事?”

影姬立向乐荣道:“你姐与我失散了,她可能有险!”

乐荣道:“你们遇上什么人?”

影姬道:“你们都知道我和乐华去查南洋喷火教人物……”

马太凡道:“不错,难道那什么苏丹马区和季里山多神通非常?”

影姬道:“不是,当我们追出沂水城时,另外又出现了‘中途神祇’爪哇!于是我们就

分开盯出,到了一山中,也就是你们经过的那座高山,我们即失去连络。”

乐荣道:“不好,那爪哇又名‘大巽神’,玄功诡异无比,这怎么办?”

影姬道:“乐荣,你一定有反应才追来的,这样好了,阿凡单独去蒙阴落店,我仗着你

的反应,我们去寻查。”

马太凡道:“不要我去?”

影姬道:“我看到喷火教人去了蒙阴,你落店后别待在店中,帮我们查查那两个喷火教

人,本来这事不查也可以,但我发现那南洋老头们行动鬼祟,我怕他们已将九天玉果和瑶池

金经得了手。”

马太凡道:“你们要小心,务必要找到乐华,蒙阴城似不太不难找到那批南洋人。”

不必多说,他们立即分手,马太凡大步朝蒙阴城迈进。

落了店,马太凡连饭也不吃就地城内展开寻查,如果是普通武林,要想到一个城市里找

寻一个想要找的对象,那是谈何容易,可是马太凡凭着第九神通,他却有一套秘法,百丈之

内没有人能逃过他的寻找,那秘法就是‘太虚察灵法’,只见他先查大街,又以客栈为对

象,只要有客栈的店号都不放过,这也不错,外地人到了此地,除了落客栈无法落脚。

大约不到半个时辰,他刚找到西门口,忽然他心中一楞:“这是什么反应?……”

好似有什么声音送进了他的耳朵,但却细得如蚊子叫,他宁静一下:“不错,是音乐,

这是什么乐器……对,在城外!”

这时正好有个中年人经过马太凡身边,他问道:“大叔!这西边可有什么山?”

“老弟,你一定是初次来到我们蒙阴吧!连蒙山脉也不知道,不过主峰却在南方,那儿

风景不错,尤其是夜游,不过这时去晚了一点,如在日落前动身,刚好赶上月出。”

“有多远?”

“足有十几二十里!”

十几二十里不算近,但在一个本地人口中说出日落前动身赶上看月出,想得到,那中年

绝对不是普通人,不过马太凡当然有观察,那只是一个普通武林人。

马太凡为了证实那乐声,一、二十里算什么,于是急急一拱手,他就向城奔出。

那乐声越来越强,但他听不出是吹的什么曲子!凭他提起轻功,这时已深入山区,不过

他已察得出,那吹曲的人愈觉愈不简单,那是无意中运起内劲吹出的,然而却没有故意引去

察之情。

及至一座石山上,马太凡是以确吹曲人就在石山顶了,他犹豫一下:“我要不要去呢!

不去又查了这么远,去又怕引起人家误会?……”

“我无恶意,纵有误,也可解释……”他下了决心。

“嗨!”他暗叫一声,原来他看到一个幪头的女人,手中拿着一件又短又小的乐器,可

是他不认识。

“怎么?我有了知音……”那女子忽然开口了,她并没有回头。

马太凡心里一震:“对不起!我确是被音乐引来的,但我并不懂!”

“你好诚实!”

马太凡笑道:“过奖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是你们中原孔老夫子说的,你虽不懂曲,但却

能知音。”

“啊!姑娘不是中原人?”

女的轻笑一声:“我也不知我是哪里人,有人说我是白种,也有人说是黄种。”

“混血……”马太凡忽然觉得自己话太粗:“对不起,请恕我失言!”

“你没有,我祖父是黄种人,我母亲却是白种人。”

“你的令尊呢?”

“我不知道,有的说是个海员,总之我未见过。”

“姑娘为何幪着头?”

“中原人太古怪,见了我就喜欢指指点点,我又不能生气,只好把头幪住。”

“哈哈……”

“你笑什么?”

“我有几个女友却是道地的白人,却从来不幪头。”

“你是姓马?”

“奇怪,你怎么知道?”

“那就不用问了,近日你有三个女友,其中一个误踏‘中途神祗’的禁制,她的神通虽

高,但无法破解。”

马太凡道:“她有生命危险?”

女子道:“虽无生命危险,但却会大伤元气。”

马太凡大急道:“她现在被困在什么地方?”

“她现在会齐了另外两个去了蒙阴城,当然她们要找你。”

“对不起,承蒙知会,我得回城了。”

“你回去时,她们早已出了蒙山脉了。”

“这又是什么一回事?”

“你想想看,她们见不到你时,心里有多着急?”

“我们约好的呀!”

“可是你在追查喷火教人!”

“你贵性?”

“叫我妙令好了!”

“哇!你是‘七海一星’,又被人称‘法神妃’,可见你一定知道影他他们的去向

了?”

妙令忽将头罩去掉,轻笑道:“你愿和我作伴追她们?”

马太凡在月光下如同见了一尊真正的女神,他呆了。

“我怎么了?……”

马太凡还是呆呆的!

“你说话呀?”

“我愿意,我愿意……”

“咯咯……你没有见过女人?不对呀!你的情人可多啊……”她站起来,大方的走近

他。

马太凡居然往后退……

“怎么了,把我当敌人?”

“不不不……我很脏……”

“咯咯……我没有嫌你脏呀……”

“妙令姑娘……你既然知道我已有很多女友了……”

“我只知她们都很好,我也只认为你是马太凡就是了,这还不够?”她真大方,拉着

他:“你信不信命?”

“命?”

“不错,我母亲临终时要找个中原人,我已找了将近一年了,见过的男人不下数万,可

是我就没有发现是我要的。”

“把我算上其中之一好了!”

“你偏偏例外!”她又叹口气道:“一这时不说别的,我们暂时作个朋友如何。”

“只是朋友?”

“将来的事谁能说?”她拉着他:“走!我们边赏夜景边散步,我吹另外一首曲子给你

听。”

“你那个是什么乐器?”

“中原现在也有这种乐器了,不过会的人不多,这叫口琴,携带方便,随时都可以解

闷!”她真的吹起来了,那种悦耳的声音,真把马太凡听迷了。

“妙令,你到中原来当然算是回家了,除此之外就是要找出对象?”

“咭咭……现在只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了。”

“有好几件事?”

“第一回家找个住处,第二找对象,第三修炼未来,第四是附带的。”

“那一件未完成?那一件是附带的?”

“修炼未来未开始,附带也想得到瑶池金经和九天玉果。”

“你已找到住处和对象?”

“住先已找到,就是华山‘华岩洞天’,也是我祖父的隐居处,我已整理如旧。”

“对象呢?”

她瞟他一眼又娇笑道:“他还对我有点距离……”

马太凡不傻,但别开话题道:“我们要同行到底了?”

“我明白你要去华山,不过你的好奇不用找了,我已把龙子果全部收摘啦!你要可以全

拿去。”

马太凡惊奇道:“你也识医道?”

妙令娇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灵台路上一少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