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三 章 三湖两彩一公主

作者:秋梦痕

“阿凡……”花露芳叫出又停,似有难以出口之情,她入了阁楼替马太凡倒了一杯香

茶。

“有什么不便说的?”马太凡一本正经,可是他还是将她搂住。

“我……我的月经还要三天。”她依偎着。

马太凡笑道:“阿芬呢?”

“她是月头,我是月尾,这恐怕会误事。”她似想到日子正在月初。

马太凡道:“这真不好,三天之内,乌鸡难找,你的会过去,等阿芬的又怕时间长

了。”

“阿凡,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

叶久芬道:“三天前,我有个老家人从胡地回来,带回义父的警告,说胡妃‘楼中影’

似已离开胡军,义父担心她已进入中原地区,如果是真实消息,那就其企图可怕了。”

“国内有否通令各城市关卡严查?”

“有是有各部有关部门密札行文,但那种妖妇岂能胜防?”

马太凡道:“现在担心也没有用,必须把你大哥治好再说,我有个人她会有办法查出

来。”

“肖姐姐?”

马太凡惊奇道:“你们姐妹也认识肖萍!”

“咭咭!你有些事情你根本不明白,也不要问。”她又搂住亲吻。

楼下已有动静,正在花露芳火热的时候,马太凡轻声道:“久芬来了!”

“我来了,阿芳,你继续呀!”

“咯咯!五姐,怎么样了?”

“可以赶上你的时间。”

“啊呀!太好了,三天之内能找到乌鸡、黑狗血。”“”替大哥治病是不会有误了,但

总管又接到边报,那个胡妃‘楼中影’证实已入中原,而且她带了不少高手来,其中多数炼

有左道旁门。“马太凡也把她搂住,左拥右抱,笑道:“中原风云,看势已经热闹啦,来!

我们也热闹一下。”他双手不停,尤其是那只又正常的神臂,灵活异常。

“阿凡……”叶久芬被摸得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姐……咯咯……你怎么啦,身上长虫啦……咭咭……”花露芳自己不也是在扭,她却

打趣姐姐,而且那只玉手一直就没有拿出马太凡的裤内。

马太凡吻一下叶女道:“阿芬,你有事要说?”

“我来楼上时,总感到花园里有点怪怪的,那不是反应。”

马太凡道:“距离很远,看到黑影飘动,但黑影却不是实物。”

“呀!阿凡,你也看到了?”

“我不是看到,而是猜想,告诉你那是魔教中一派分支,就叫加力教,她们炼成一种玄

功,名为‘加力魔影’,在白天看到是黄色烟雾。”

“胡妃‘楼中影’已经到了我们家。”

马太凡道:“现在不可猜疑那是胡妃,不过你们放心,来人目前毫无侵犯之心,她也不

可能为害到府中人。”

花露芳道:“我大哥身边没有警卫啊!”

“他在楼边书房睡,你们都不用捏心,如不放心,你们两个轮流去作陪好了。”

叶久芬立即道:“我去值头班。”

“姐,你已忙了一早上,我去,你陪阿凡,等会一同吃早点。”她这才把手放了那根使

她握了半天的肉柱。

马太凡道:“阿芬,天已大亮了,见到远方有黄影不用去追查,我要她知难而退,在三

日内能使府上平静最好。”

“我知道,我去了!”

叶久芬道:“阿芳,送早点的丫头我已吩咐过,我们在书房里吃。”她看到妹妹下楼

后,自己也把马太凡抱住,她的手似早已准备去握那根肉柱了。

“阿芬……”马太凡吻她道:“这次胡人恐怕来了好几个。”他也探入叶久芬私处。

“你已发出什么玄功?因此放心邪门不会侵犯府上。”她扭动不停。

马太凡笑道:“第九神通!连上房也罩住了,我只能保护着老夫人和令兄,不过来人企

图不明,似无侵犯之心。”

“阿凡,没有事情发生多好……”

“否则这时你就要了!”

“嘻嘻!先要的只怕是阿芳,她把握这个好像舍不得放哩!……咯咯……”

“哈哈!你们是郡主,也是*女啊!”

“咭咭!在你身边,我们都忘了,什么也不是呀……”

马太凡觉出她情挑加速,春意荡漾,轻声道:“阿芬,克制啊!马上要下楼了。”

“嗯……我……我要……”

“阿芬,你是有功夫的人,要忍耐,你知道嘛,一玩就会很久,阿芳上来看到怎么办?

三天之内她不能玩呀!”

“咭咭!喽梯响时,我叫她别上来呀!”

“她一明白,那就会和你一样,马上就受不了,不要见到,意会到也会情动啊!”

“那怎么办?我已全身如火了!”

“克制……三天后任你怎么玩。”

“哎呀!阿芳的经期要一星期时间啊!”

马太凡见她全身已酥软如绵,立即扶她坐下正色道:“你的手快拿开,趑摸越情急,我

倒杯凉茶给你喝……”

话未完,忽听道:“五姐,早点来了!”

这使得马太凡吁口气,他轻笑道:“好险!”

“咯咯!险什么?”

“好了好了,我们下楼去,你已退潮啦!”

叶女还是搂着他猛吻两口笑道:“七天后别忘了!”

“哈哈!……我会忘了瑶台月下?”

叶女携着他下楼道:“刚才怎么了?我会是那样?”

马太凡轻声道:“一个女子如果全心爱上一个男人,她的神志糊涂,不会计较一切,

‘情’之一字,神仙迷,妙不可言!”

“你刚才……”

“我炼有第九神通,对色情自有分寸。”

“刚才那宝贝不也有异,又粗又热!”

“不错,那也是发作到了极点,除了我,只怕任何男人在当时也会忍无可忍。”

叶女亲他一下,道:“你真是奇男子!”

“噗嗤!”马太凡笑出声。

“不是嘛!我没有污你啊!”

“我笑你下面……”

叶女低头一查,道:“哎呀……全湿了!”

“不要紧!你的裙子色彩不明不暗,不注意看不出,只湿得一点点,全湿是在里面。”

“我去楼上换一条……”她转身要上楼。

马太凡一把拉住她道:“来不及了,再担搁,阿芳会起疑,她一疑到那儿,马上会对她

起了挑逗作用,这两三天之内,千万别打动她的情慾。”

“你们才来呀!急死我了!”花露芳有点急躁。

“吃一顿早餐急什么?”叶女见她脸色不对。

“不是啦,刚才有家将在上房说,正北山区,不久前有两个异装女子在打斗,她们都幪

着脸,看打扮是胡装很明显啊!”

叶女回头道:“阿凡,胡女斗胡女?……”

马太凡道:“难道胡人中也有两派?但不用管,这对我们有利。”

花露芳道:“其中有个难道是胡妃楼中影?”

“家将看出双方的武功如何?”

叶久芬道:“我们的家将都是骑马射击的军中高手,对玄门和高深武功看不出深浅。”

“不,姐,程前的武学不错,就是他在暗中查看到的,他说对手双方的武功他从来没有

见过那么玄奇,他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马太凡道:“那二女之一可能就有个是胡妃楼中影了,但另外一个又是谁呢?”

“一个不出声,一个曾多次喝问对方。”

“喝叱什么?”

“一个身材丰满的叫喝问对手是不是‘吉达玛’,但对方不理。”

叶久芬惊叫道:“千山仙子!”

“姐,你想到什么?”

叶久芬道:“我在连云地方会到一个美女,她就是‘千山仙子’吉达玛,后查知她是胡

王保大的同父异母妹子,难道吉达玛看出胡妃楼中影有什么阴谋而暗中在监视其行动?”

“不用想了,情况越来越对我们有利了,吃了饭,你们守住书房,我到北方山区去查一

查,也许能查出一点眉目来。”

“我跟你去。”花露芳直叫。

“不,对方来人不是少数,如果对你们大哥真有什么企图,一个人如何应付,我去是暗

查,单独行动方便。”

叶女道:“不能查到天黑啊!”

马太凡笑道:“我知道那方是大洪山脉,主峰离本庄不到四十里,来去也不会到一个时

辰,如我发动第一神通,哈哈!那就等于阁楼到书房啦,你们但心什么?”

饭后,马太凡由花园后面出去,青衣小帽,直奔大洪山区。

花露芳和叶久芬守在书房,她们至今也不明白马太凡有多大神通,因此花女问叶女道:

“姐,他的本事好怪啊!”

“我不觉得他的本事奇怪,我只好笑他把自己的武功排得怪,有第九神通,刚才又说出

第一神通,他到底有多少神通?”

“咯咯!不知他对女人施展的是什么神通?连肖萍姐那样有神通的女子也被他的神通迷

住啦!你说他的神通有多大,咭咭……”

马太凡出了花园极北一座墙门时,一看全是山路,他刚走不到数里就见林中暗处有人影

闪动,于是朗声道:“朋友,出来吧!我不是一个吃江湖饭的人。”

忽见一个三十左右的高大青年现出身来道:“这是程府花园外围,老弟你走错路了。”

“没有错,我是由花园里面出来的,大哥可是程府军爷?”

“在下程前,请问?……”

“哈!原来是程大哥,我刚才听六郡主提过你,小弟马太凡。”

“你是‘玉郎手’?不对,你两手正常,你到底是谁?”

马太凡忽然将左臂缩入衣袖,又哈哈笑道:“现在不正常了!”

“啊!”程前惊啊一声道:“你真的是马太凡马公子?传说你是奇士,这样看来一点不

错,不久府内说你已被五郡主请到了府内。”

马太凡笑道:“为了替你们大哥治病,我无法到前面向各位亲近了,请见谅。”

程前急急行近道:“马公子,你要去哪里?”

“六郡主接到你的消息后,我想单独走趟大洪山,查一查那两位异装女子到底是什么来

路,程大哥,就是这个方向吧?”

“是的!但在四十里外的森林里,现在恐怕分散了,另一个幪面女子玄功奇特,她似不

想与追她的敌手久缠。”

“好,我猜她们都隐藏在大洪山内,你请回,我要去查了。”

“马公子小心,她们武功奇特,玄功奥妙,那种胡装不可为证啊,也许她们经常改变打

扮。”

“谢谢程大哥提醒,再会了!”他一下闪入了林中不见了,但在不久之后却出现在一座

山峰上。

“马公子!”突然有个人影冒出在峰顶岩石后面,马太凡一看是个女子的侧影,道:

“姑娘,一下就认出在下了?”

“有心人嘛!”

“该不是楼中影王妃?”他能不见她带面罩,然而也看不清她的面貌。

“马公子认为楼中影应该出现,那就错了,她不敢面对你,你要查出她的下落也很困

难。”

“姑娘既非楼中影,又似有意会晤在下,那就请报芳名。”

“我叫吉达玛!”

“胡王的王妹。”

“你也查得很清楚。”

马太凡笑道:“五胡中第一美女!我当然久闻芳名,近日有二次在大洪山相斗,我想也

有你一分了?”

“那是楼中影想除我,可惜我不能杀她,她也无能为力除我。”

“想我助你一臂之力?”

“她本来要在中原大展捣乱之谋,第一先杀程先锋,但初入程家花园就被你设下的玄功

当头棒喝,甚至把她的‘子午离心法’本命伤得不轻,因此她已隐藏起来了,我想你要除她

也不容易。”

“那姑娘想要我作些什么?”

“子午离心法我也练过,但没有她精,我求你助我毁了她的离心法,此法一去,她必走

海外再炼,那要四十年后才能再成功。”

“这样她就不可能夺权了。”

“胡汉之战是她挑起的,楼中影一去,胡汉双方必定谈和。”

“如何才能毁掉楼中影的离心法?”

“你如答应,就请你跟我来,我会仔细教你除她之法。”

“时间不能太久。”

“我知道你要替程先锋除去离心法,再除巫毒,我不会做误你的时间。”

“那就请姑娘带路!”

胡女领马太凡走下山峰,这时马太凡看出她的面目确是美艳无比,而且健美中含有一股

魅力。

刚下峰,才进入一片林中,吉达玛立即一回身,急将马太凡拉入暗处。

“那两个胡女不是你带来的?”马太凡是看到了。

“不是我的人,那是楼中影的左右手,还有个男的。”

“她们也很美!”

“你只看外表,其实她们和楼中影是一样*乱。”

“*乱?”

“等一会你就会看到,只怕你不敢看。”

马太凡笑道:“你敢看?”

吉达玛瞟他一眼,道:“过去我那敢!”

“现在不同了?”

她主动靠上马太凡,道:“汉人可不可以爱胡人?”

“你问得我莫名其妙,汉女胡男,胡女汉男,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三湖两彩一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