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四 章 得之剑场失之情场

作者:秋梦痕

一座山镇,店面不到几十家,彩虹到了街上向马太凡轻笑道:“这是一条猪肠子街,西

通钟洋城,东向安陆影,总共只有三家客栈。”

进了店,一个四十不到的妇人见了彩虹,如见公主般哈哈笑道:“彩仙子,好久不见你

了,快请进……”她看到马太凡却不敢问,然而她的目光却是惊疑的。

“三把刀,快准备吃的他是马公子,我的房间要收拾。”

“仙子!快进你的房子去,我是每天都要整理的,又不准任何人进去,我会把酒饭送到

你房里去,我还有急事相告。”

马太凡被彩虹带到最后一间秘室,那不是什么客房,不禁轻笑道:“这女掌柜真是一个

可人儿,她懂得你的心理。”

“什么心理?咭咭!……”

马太凡把门关上,顺手搂住她往床上一放道:“这里太好太妙啦!”他伸手在她裙下一

探索:“她给你的方便呀!”

“你就不方便?”她嫣然一笑道:“先别急啊!三把刀马上会送吃的来!”她又送上了

吻。

过不了一会,门响了,彩虹知道店妇送吃的来了,翻身下床开门道:“这样快!”

“仙子!吃完了,隔壁准备了洗澡用具,碗筷我明天来做。”

“三把刀,我师姐一定会来,你说马公子也到了就行。”

店妇轻笑道:“我会的!你们同时下凡啦!”

到了初更,房中的灯光也不熄,但店子里却没有动静,可是在秘室里,马太凡却和彩虹

赤躶躶的拥在一块啦!

“嗯!原来你的香气是发自体内。”他正在吮吸她的rǔ*。

“咭!好痒,阿凡,快那个啊……”

“不行,要那个先要有前奏,否则你们*女会受不了。”他这时将舌头移到那话儿上

了,一伸,滑进了阴沟。

“哎……”彩虹爽得叫出来,她的臀部往上一挺,道:“这叫什么?”

“口交!”

她已大抖啦,哼声:“我好想……”

马太凡这才挺茎而入,咭的滑进,急速插动,只插得彩虹全身如波浪般慾焰大发,口中

不停的娇喘。

“阿虹,能受嘛?”

“我叫彩云。”

“哈哈!你变了?”

“你不怕我是敌人?”

“因为你眼里对我充满了爱,世间有这种敌人?你到底是谁?”

“人都给了你,你不放心?”

“不是不放心,而是我要爱得明明白白。”

“彩虹是我师姐。”

“咦!师姐妹如此相似,年纪呢?”

“我小彩虹师姐一岁,这次我来接近你,也是她安排的。”

“为什么要这样?”

“她说你如不要我,那也就不喜欢她了。”

“哈哈!多傻的办法。”他插一阵又吻一阵,轻声道:“爽不爽?”

“美死了!不过下面太紧,你慢点啊!”

“你流红啦!”

“没有痛啊!”

“那是你太乐的原因,把一点点痛盖住了,现在只有爽,不再那个了……”

“吉达玛也是这样?”

“没有,她是练马术破坏*女膜的。”

“你如何能分出*女和非*女?”

马太凡轻笑道:“第一步,我的手一探私处就明白;第二步,我的阳具一进阴户更清

楚。”

“阿凡,我忍不住!哎……哟哟哟:……”

马太凡加速猛挺,接着他也泄了,最后两人紧紧抱着。

“阿凡,我们这样抱到天亮好不好?”

“傻丫头,你得赶快清理啊!”

“咭咭!谁知道?”

“店家是过来人,她的鼻子会知道。”

“咯咯……”

两人穿上衣服,彩云又把马太凡拥住道:“这种事,过去我为何一直不想?”

“哈哈!过去你如果想了,今晚还有我嘛?”

“明天会到师姐时,怎么办?”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和她那个时,我怎么办?”

“哈哈!我不能一箭双雕?”

“那只怕师姐会羞死。”

“我和她先上,你借故先出去,当然,等到她慾念大发时,你就闯进来,这时她就不会

羞死,之后你们两个交替上来。”

“咯咯!别说了,再说我又要啦……”

“吁!”

“怎么了?”

“阿云,本镇有了恐怖事情发生啦!”

“别吓我!我可不是闺阁千金。”彩云见他不似开玩笑,又道:“你有反应?”

“你该知道我有一条神臂?”

“当然知道,如果我是坏人,我就无法接近你。”

“这次它的反应非常强烈,阳刚特甚!”

“什么是‘阳刚’特甚?”

“如有高深邪门出现,或为极阴之类,它才有强烈阳刚反应。”

“镇上会有大邪门出现?”

“目前似尚未发动,明天问问店家,她说有要事告诉你,也许就是为这件事。”

“阿凡,现在什么时候了?我去喊她进来问问。”

“不用了,快天亮啦!我们躺一会休息休息。”

彩云不放过,探手握住他的那话儿,依偎着紧紧的。

天亮洗过脸,不久听到三把刀在外叫道:“仙子,不早啦!”

“三把刀,我们早就起来了,快请进。”

店妇笑眯眯的推门而入:“两位先喝杯热茶,过一会就送早点来。”

彩云在她把茶放下后问道:“三把刀,先别倒茶,我有话要问你。”

“二仙子,你要问大仙子?”

“不!”

“你有什么发现?”

“这镇上出过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没有。”

“你说你有什么要事要告诉我呀!”

“二仙子,昨天中午,小店来了一个美女,我一看她就知是个少妇,而且看出她门道非

常高,不久,店外又进来一个凶老头。”

“三把刀,你有什么发现?”

“是的!当那老头坐下时,少妇立即轻叫一声师父。”

“之后呢?”

“二仙子,在我送上酒菜时,岂知那老头先不和少妇饮酒,却在一个皮包内请出五尊木

菩萨,老头在每尊木菩萨头上浇了一杯酒,之后喃喃念了一篇什么经文才又把五尊菩萨收入

皮装内。”

忽听门外响起一声银铃般的声音道:“那是‘五通傀儡’,我们遇上劲敌了!”

“师姐!”彩云惊喜的叫起来。

门外进来一位美女,马太凡一看就是彩虹,笑道:“快请坐!”

店妇接口道:“我去拿早点。”

彩虹一见店妇去了,轻声向彩云道:“云丫头,阿凡欺侮你了……咯咯……”

“师姐!……”彩云脸一红。

马太凡笑道:“你使阿云探路!好啊,你也逃不过,现在别提那回事,快说,五通傀儡

怎么样?”

彩虹叹声道:“那少妇就是楼中影,她知道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她又找不到吉达玛,

于是她就请出她师父‘五通老祖’来,这位老怪炼成五通‘傀儡大法’,非常可怕……”

“你知道很清楚?”

“不是我清楚,而是我接到肖萍通知,我特地赶来提醒你。”

“萍姐还有什么指示?”

彩虹道:“第一步,我要阿云去找吉达玛,阿玛的去处只有阿云知道,第二步,她如找

到阿玛时,立即去找红云晚和阴山百合江百合。”

“师姐,你和阿凡怎么办?”

彩虹道:“我们吃过早餐就往大洪山主峰走,希望你们会齐后急速前来会合。”

“师姐,我这就走。”

“阿云,吃过早点再走。”马太凡急急说。

“不了,事情太急。”

马太凡道:“一路小心啊!”

彩虹轻笑道:“你放心!阿云有防身术。”

彩云似在前面向店妇交代什么,声音不少,但被彩虹听出了,她咬着下chún,羞答答一笑

着。

“阿云说什么?”

彩虹摇摇头,瞟他一眼道:“难道你没有听明白?”

“我真的没有听清楚。”

“她叫三把刀将早点放在外面。”

“这有什么不对?”他想了一下,忽然明白,顺手把彩虹搂在怀里,轻笑道:“她要给

我机会!”

“咭!你还怕没有机会?”她毫不推拒,倒在马太凡怀中,仰起头。

马太凡俯首吻上:“你们师姐妹好像!”

“她美不美?”

“美极了!我说完全像你呀,更妙的是脸上两个酒涡。”他在她脸上一边吻一下,不自

主的,右手探上了酥胸。

“嗯!……”

彩虹忍不住嗯出声来,马太凡轻声道:“这要是夜晚多好!”

“你昨夜和阿云还不够?……”

“哈哈……”马太凡不敢大声:“你试试看!”他又探到那隆起的地方了。

彩虹一阵颤动,道:“当心三把刀闯进来!”

马太凡道:“如果不是那五通老祖已经来到了这座山镇上,我才不管店大嫂闯不为进

来。”

他搂住她温存一会之后,携手来到店前吃早点。

店妇在他们吃完后轻声道:“大仙子,刚才有客人说,他们见到千山兄妹在一座谷中如

中了邪一样,喊杀不绝,但又见不到什么敌人。”

马太凡出声道:“那是遇上左道高手之故。”一顿道:“阿虹,千山兄妹是什么人

物?”

彩虹道:“人和‘千山龙虎凤’,是亲兄妹,老大匡权、老二刘刚、小妹祁美玉,武功

非常高,在关外名气很大,称得上是正派高手。”

马太凡不解道:“三个姓是亲兄妹?”

彩虹道:“此话说来不短,简言之,匡权父亲有两个义弟姓刘一姓祁,但无子女……”

“过继?”他不让彩虹说下去。

“对!”

“走!我们去看看,不知顺不顺路?”

“你忘了回程家庄替程刚治病了,这是第三天了,两位郡主正在心焦哩!”

马太凡大急道:“那怎么办?我又不能不管千山兄妹呀,他们可能是中了楼中影或五通

老祖的邪门啊!”

彩虹嫣然笑道:“你作决定吧?”

“啊!我真难了。”

“咯咯!千山金凤祁美玉比我更美啊!”

“别胡说,救他们兄妹是我本着一贯心胸,难道我见美就爱?……”

“好啦!告诉你,程刚的病肖萍姐在昨天就代你治好了,而萍姐已派叶久芬和花露芳去

了大洪山。”

“两位郡主去了大洪出?”

“对呀!一方面萍姐算定五通老祖和楼中影会在大洪山主峰下血雾谷设下非常危险的邪

门等你去上当,当然另一方面……咭咭……”

“笑什么?”

“咯咯!两位郡主非常想你啊!”

“你又来了,今晚我非要你求饶不可。”

“是嘛,我可不是阿云啊!”

“阿云怎么样?”

彩虹得意道:“她怕你吃不消,所以她没有施展‘云吞法’,你还被瞒住哩!”

马太凡跳起叫道:“好啊!我怕她受不了,不忍放手施为,原来她还炼成了素女功。”

“你能抗拒?”

“啊!下次我要和她来一整夜,对了,阿虹,你也炼成什么了?”

彩虹笑道:“素女经第九经‘虹锁法’,不知成不成?”

“成不成?”

“哎呀!傻子,我还……”

“哈哈……该死,我失言,你还是*女啊!”他将她搂住道:“第一次我们还是以普通

人那一套好,第二次我再领教吧!”

“阿凡,你炼了什么功?”

“我也说不出,不过我把它叫作‘第一神通’,但却很强啊!”

“你与那个试过了?”

“还没有。”

“为什么?”

“与红云晚、吉达玛、彩云她们做爱时,我都怕伤害了她们。”

“傻瓜,她们都有一套,这都是驻颜法,凡是练过高道行的少女,谁都会找一套驻颜

术,告诉你,久芬和露芳也有一套,你强,你可以试看施为呀!”她说着说着脸都红了。

马太凡搂得她更紧,深深的吻住。

“我们走吧……”彩虹轻声。

二人直奔深山,可是一到无人处,彩虹又紧紧依偎着马太凡。

走了近一个时辰,彩虹道:“三把刀所指的就是前面峰后了。”

马太凡道:“毫无动静啊?”

彩虹道:“千山兄妹不可能就这样失败的啊!”

马太凡道:“也许他们冲出去了,也有可能被什么正派老辈所救啦!”

彩虹突然一把硬把马太凡拉低身子。

“看到什么?”

“五皇公子。”

“我不懂?”

“关外第一高手,姓赵名子虎,人称‘五皇公子’,因为他炼的‘五皇神功’高深英

深,又练成‘三元太极剑法’,剑术出神入化。”

“是邪门人物?”

“不是,但高傲无比。”

“那何必避开他?”

“你看看你侧面?”

马太凡伸头一看,道:“那女子不是花露芳郡主?”

“你糊涂了!你还抱过露芳,怎么了,眼花啦!你见她美就认定是花露芳?”

“啊!不对,她是谁?”

“刚说过的金凤祁美玉呀!”

“啊!她们兄妹脱困了,那我们省事啦!”

“你省其事却有事了。”

“你有事?”

“我要摸清楚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得之剑场失之情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