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五 章 漩离界的红胡子

作者:秋梦痕

原来那一对男女老少竟是五通老祖和胡妃楼中影,胡妃一听要她引开月灵儿,这妖女可

不是唯命是从的徒弟,她眼睛一转道:“师父,你说她那样厉害,徒儿可不信,好,徒儿和

她拼了?”

“住口!你绝对不是她的对手,算了,不许你去,等晚上我再想办法。”

“师父,晚上想什么办法?”

“为师冒险放出一名傀儡看能否引开月灵儿,如果她上当,那马小子就不难收拾了。”

这时马太凡试探月灵儿道:“这一路好平静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咯咯!阿凡,你从来开始,不断回头看后面作什么?”

“不得不提防有人盯看呀!”

“阿凡,肖萍说你很老实,怎么了,近来变了?”

“嘻嘻!与你们美人儿混多了,也许吧!”

“说老实话,你察出了什么?”

马太凡似已察出五通老祖和楼中影没有盯着啦,他又将月灵儿搂住笑道:“在我的反应

里,只知后面有邪门!”

“对!那是五通老祖和另外一个女子,人虽看不见,但我发现了傀儡影子。”

“嗯!那老魔想要向我们下手。”

“目前不会,晚上就难说了,不过我会叫他好看。”

“只叫他好看不行呀,我要一个安静的夜晚啊!”

“咯咯!你想到那个了?”

马太凡探手伸入她的裙子,轻声道:“你不想?”

“咭咭!……”她也握住马太凡那话儿,道:“到时我叫神驼婆值夜好了。”

“月姐,你知道第一次时,刚插进去有一点点不舒服?”

“听说过!哎呀,那是*女膜裂开时的感觉啊!”

马太凡轻声道:“虽然只是蚂蚁咬一下的感觉,但对做爱也有难起gāo cháo的作用啊!当然

也有不在乎那一点点的。”

“能痛多久?”

“大约一刻的四分之一时间,可是对于做爱的你来说,可能达不到gāo cháo。”

“有办法不使那种感觉不发生嘛?”

“不可能,武功最高的人也难免,不过我想到一种预备方法。”

“快说!什么预备方法?”

“比方说,现在找个隐秘的地方,我先替你插一下,到了晚上就放心做爱了。”

“哎呀!这是野外,怎么躺下?虽不怕人看到,也不方便啊!”

马太凡笑道:“你只要把裙子捞起一截,稍退内裤,你往我阳茎上轻轻一坐,事情就成

了。”

“咭咭!你不拿出来怎么办?”

“我能付制,怕就怕你坐着不放啊!”

“咯咯!……”她拉着马太凡走向一处乱石林中,找块干静地方,情不自禁的按住马太

凡,那火热的樱chún紧紧吻上。

马太凡让她吻个够之后,自己先退下裤子,现出那坚挺的阳具,然后捞她的裤子,退下

她的短内裤道:“来!两腿分开,慢慢的凑上去。”

月灵儿羞答答的,面如桃花般羞红啦,依言跨上,其实她那小穴儿早已湿湿沾沾的了。

马太凡按住阳茎,迎着那蓬门小溪,轻轻的往里推进。

“哦……嗯……”月灵儿全身颤了,她比马太凡更激情,身子往下一坐。

“吱”的一声,阳具滑进了,全部插入,一插到了底部。

“怎么样?”马太凡看到她的脸有异色,那水汪注的一双秋水,这时反含情脉脉的在注

视他,不禁送上一吻道:“没有感觉?”

“有……一……点……点!”

马太凡发现他阳具根部已经是红潮汨汨啦!

“哇!那怎么办?弄脏你的下体了。”

“脏!我心中只把它当成香精啊!”

“嗯!有点痒……”

“快站起来整理衣服,你已经有快感啦,这里不能做爱。”

“我多坐一会嘛!噫,你的似在里面跳动!哦……好爽,有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好……美……妙啊!”

马太凡看势不替她插几下她是不会起来的,于是贴身抱住她上下移动,轻轻抽插,轻说

道:“你自己也上下一蹲一起啊!……”

“咯咯……好爽!……”她在依言照作,动作美妙,而且蹲下重,拔得快,咭咭轻笑,

笑得乐不可支,渐渐喘息啦,显然她的快感大发!

马太凡轻轻把她抬起,慢慢拔出,道:“月姐,这里绝对不能持久!”

“我知道!”她移开身,拉上内衣,轻声道:“你明白嘛,我在四面已经下了‘迷灵禁

制’,看你急成这个样子!”

“啊!那你不早说?”

“我高兴你能适可控制。”

“你在试探我?”

“不是!已经在禁制外有了反应,你是察不到的,否则我不会让你停止。”

马太凡吃惊道:“有什么反应?”

“在我禁制的两侧有阴性反应,非常强烈,可能是个非常强的女子。”

“你要去查看?”

“有那道行的女子出现,我非查查不可,今晚我们不可能到我的出处啦!”

“你不想今夜和我……”

“刚才我虽未满足,但只要与你相亲过,我已很满意,晚上看情形再说。”

“也好,多过一些时间,*女膜愈合更好,既知你有禁制,我们随时可再玩。”

“咭咭……”

他们携手急行,侧向西南,月灵儿道:“那一面全是荒山了!”

走了约半个时辰,月灵儿突然一顿。

“怎么啦?”

“原来是魄儿!”

这时马太凡也有所见,她呆住了,原来他看到在一遍花地里有个赤身飘飘的女子,正在

练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舞姿,距离远,却看马太凡神往已极问道:“魄儿是谁?”

“不瞒你……”月灵儿一顿,良久道:“她是我师姝,人称什么你知道吗?……”

“称她什么?”

“迷元鸩!”

“鸩?”

“最毒的鸩,只要有青年跟上她一二里,那青年非死即废。”

“她讨厌男人?”

月灵儿叹声道:“她很少和我相处,我也根本不懂她的性格,我看她这一辈子都是孤家

寡人了,你千万别接近她,她的道行比我高。”

马太凡笑道:“只要不是杨花水性的浪女,我倒很欣赏她,她会不会滥杀人?”

“除了向她动邪念的,她不会疯到乱来。”

“她在练什么舞?为何要在野外,难道不怕别人看到她赤身露体?”

“那不是什么舞,而是练‘迷元大法’,只有我能看到,你在我身边,所以你也能看

到。”

“她的身材好美,肌肉匀称,苗条而不瘦,肉色与你一样,白中透红,可惜看不清她那

舞动的脸。”

月灵儿瞄他一眼轻笑道:“你别想吃她,那是一块毒极的肉啊!她的美,最好你看不

见,多少美少年就是死在她一见使人心动的美上。”

“顶多是你这样美,你不是也使我心动呀!”他搂她深深吻住。

“我们快离开,你如要看她的检,只有偷偷的看。”

“她叫月魄儿?”

“是!她是第一次汉人看到她的rǔ房和私处了,太危险,她如知道,你的麻烦就大

了!”

“让我接近一点看看如何?”

“那会触动她下的‘迷元禁制’,那连我也当不起,快走!”

“你不也是瞧不起男人的,可是为了我也就不顾一切了。”

“我不是迷元鸩啊!”

“哈哈!但你也是灵魂的克星呀!我们打个赌,我非把迷元鸩弄到怀里不可。”

“咯咯!”

“弄不到手呢,不许和她动手啊!”

“那有和心爱的美人动手之理!”

两人离开后,月灵儿这才领他直奔自己的住处。

“月姐,我看你师妹的身材、高矮、匀称,竟和你是一样,如果相貌也相同,那和你一

定是双胞胎。”

“不!你想到哪里去了?她和你同年。”

“那才怪!不过有一点点一定不和你相同。”

“一点点!”

“对。”

“那一点点?”

“一颗红痣。”

“红痣?”

“嘻!在你那最使我心跳的地方,长了一颗朱砂痣。”

“哎呀!你这贼眼。”她又脸红了。

“哈哈……我可不是采花贼啊!不过你放心,别人绝对看不到,我却会经常看到。”

“咭咭!今晚就不给你看了。”

“真的嘛?到时候你别向我要啊!”

月灵儿又把他搂住了道:“你不挑逗我,我就不要。”她说着又探手握住那根肉柱了。

马太凡吻她道:“这是谁在挑?”

“咯咯……”她握得更紧,甚至蹲下去,拿出来就吮住。

马太凡觉出她的吸法大有奥妙,快感无比,忍不住哼出声来,忘了那是她的口,挺茎急

插。

她避脱道:“好不好?”

“妙极了!快帮我重吸啊!”

“还有比吸的更美妙法子。”

“那怎么作?”

“咯咯!到了晚上你就知道。”

“啊!你也炼了素女经。”

“我的是‘迷灵吞’,可是月魄儿教我的,是另外一种青春宝典。”

“快,我希望快到夜晚。”

“我看得出,又经刚才一吮证实,你也炼了什么奥密?”

“那是第一神通,如不遇炼过素女经之类的女子,我不敢施展,你的迷云吞真奇妙,到

了晚上做爱时,我们都可放手一战啦!”

她替他吮了一会,只吮得马太凡几乎快感大发才停止道:“我也受不了啦,我们走!”

“月姐,还有多少路?”

“不到二十里了。”

“我想先找个清水泉洗一下澡。”

“咯咯!到时跳下逍遥潭还怕洗不干净?忍着点,只有二十里了。”她本来有说有笑,

但突然一整容。

“那又是月魄儿!”马太凡已经又看到一个赤身女子在前面飞腾跳跃。

“阿凡,你见不得她,她不是魄儿!”

“她是谁?为何我不能看到?”

“她是我和肖萍姐的对头。”

“你和肖萍姐有强敌?”

月灵儿拉他隐入侧面岩石后道:“不管我和她打到如何惨烈,你要忍住不出面。”

“我怎么啦?”

“她炼有‘大煞夺魂法’,人称‘大煞女’,是天魔法中另外一支最邪的,在江湖中提

起‘天魔’两字而变色的就是这一支。”

“原来天魔也有好坏?”

月灵儿正要出去,但忽又一顿,马太凡疑问道:“你怎么了?”

“你看侧面!”

马太凡忽见侧面走出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急问道:“这又是为何?”

“那女的是‘鬼门派’女掌门,号‘俏鬼后’,名叫南艳嫔,男的是鬼门派副掌门‘桃

花君’马可史,都炼成‘五罗大法’,也与大煞女阴姬是死对头,我不必出去了。”

“嗯!两男女扑通去了。”

月灵儿道:“你看阴姬在急急穿衣服啦!”

马太凡看到双方一言不出就拼上了,霎时打得如火如荼,不禁多加留意。

“阿凡!”月灵儿靠近轻声道:“又有问题了,你不要动。”

“什么事?”

“我们被另一强敌盯上了。”

“什么人?”

“三令神魔!你看我扑出后,速向北面森林闪去。”

“慢点!”马太凡一把抓住她道:“我到森林躲着?”

“不是,那是去逍遥潭的方向。”

马太凡以为她怕自己弱到要躲起来,闻言这才会意,放手后:“你要小心!”

“三令神魔不是我的对手!”她猛往后扑。

马太凡一见她身法如电,看出她道行奇高,于是放心,自己也闪向北面森林。

在马太凡闪入森林不久,突然听到一声娇叱:“南艳嫔、马可史,凭你们也想困住我,

作梦,我少陪了!”那显然是大煞女阴她的声音。

“阴姬,留下命来!”

一道蓝影冲进了森林,后面追着一男一女,巧在前面蓝影霎时到了马太凡藏身处,这使

他无法隐身,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你是谁?”阴姬一看马太凡要闪。

“我……”马太凡想答来不及,阴姬后面的鬼门君、后也已追到,她不知为了什么,猛

的在马太凡身前一挡道:“南艳嫔、马可史,这人不是我的同伴,你不可伤他。”

“嘿嘿……”那马可史发出阴阴的冷笑:“阴姬,你何时护着一个男子,那家伙艳福不

浅!”

“马可史,这样说,你们不相信我的话?”

那女子浪笑道:“他长得确实是万中选一的美男子,不过他可以陪你死!”

阴姬大怒,娇叱道:“鬼浪女!你们上吧,看谁先倒地?”她突然自怀中拿出一把蓝焰

闪闪的短剑来。

马可史一见,面色铁青道:“夺魂匕!”

“咯咯……”阴姬发出娇笑:“你怕同归于尽?”

马太凡不知短剑有什么厉害,心中猜想那一定是阴姬的本命神剑,她已把自己的元神与

剑合一了,于是挺身而出道:“在下马太凡,我确实不知你们双方的来历,不过那位兄台说

话也太自视过高了,不问清楚,便要连我也算上,我不知阁下有多少斤两?”

“哈!你也姓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漩离界的红胡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