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七 章 明潭遇艳桃花劫

作者:秋梦痕

马太凡似也有点认定,急问喜美道:“灵儿提到什么道姑,我就看出你的表情不对,这

是怎么一回事?”

“阿凡,你没有听说过金池三艳这个字号?”

“马像龙行,牛如虎,天降三艳闹地府!”

“对了!这是三个道站大闹酆都城,杀死假阎罗的江湖大事,现在那三艳就住在麻姑庙

中,有人说她们已经不再出江湖,又有人说她们遭遇一个更可怕人物所控制。”

月灵儿道:“肖姐秘命,要我们三人前去小心求证,如果瑶池金经真的落在三艳手中,

现在也不可能由三艳所保管,而是被那个神秘人物占有。”

“三艳真的是道姑?”

喜美道:“谁知道,但她们纯洁无邪,美艳无比是真的。”

“阿美,肖姐说麻姑庙后有座宫,名小月宫,无人所见,无人能去。”

林喜美道:“我姐与三艳之首波瑶有一面之缘,她也说过那小月宫的事。”

马太凡道:“那就找阿红来问问呀!”

月灵儿道:“她会来,我们先走!”

林喜美道:“姐姐说她看到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阿美,什么事?”

“小月宫里我姐姐也不能去,但在麻姑庙后峰顶往一谷中望去,那儿隐隐约约的确有一

座宫殿似的,但却有一层黑云罩住,根本如同海市蜃楼,里面有歌舞,全是女子声,然而又

不像舞会,后来我姐认定那是炼什么玄功所致,她不愿问波瑶,她知道问不出什么来。”

马太凡噫声道:“月宫瑶台阵!”

月灵儿急问道:“什么是月宫瑶台阵?”

马太凡道:“在数千年前,有个得道的妇人研修一部奇书,名为月宫阵谱,她收集了天

下十八名美女作弟子,终于炼成了一个阵势,名叫‘月宫瑶台阵’,炼阵时,所有美女都得

赤身起舞,口念心法,那妇人曾用该阵打败当时江湖十九座魔宫。”

林喜美骇然道:“控制三艳的神秘人物一定是炼婬台阵人物。”

月灵儿到此也感慎重了,急急道:“三艳也许已经是炼就月宫瑶台阵的美女群芳谱的其

中几位姣姣者。”

忽然有人追上道:“没有错,但三艳心不甘情不愿,我们要引她们出来!”

“姐姐……”

追来的就是林碧红,只见向月灵儿道:“那个神秘人物已经被肖萍姐查出,她是三十年

前的‘海母’,现在越来越邪了,她投效创始月宫阵谱的主人,存心要打败中外所有势

力!”说着才向马太凡笑道:“你有使命了!”

“我有使命?”

林碧红道:“肖萍姐要你拉出‘金池三艳’,我们的阵容中非她们三人加入不可。”

“她们是道姑啊!”

林碧红嫣然笑道:“求道的那个不是道姑,我、阿美、灵儿,在未遇上你之前,都是道

姑。”

马太凡叹声道:“要我当饵,恐怕不妥。”

“什么不妥?”

马太凡道:“我只能合你们的胃口,不见得合三艳的胃口。”

林碧红格格笑道:“我们爱的,敢说天下女子都爱,别担心!你和月灵儿正面前进,我

带阿美从侧面,最好我先见到金池三艳。”

月灵儿道:“一道走不行嘛?”

林碧红轻声笑道:“你怕阿凡!”

林喜美暗笑一声,她已拉着姐姐走了。

“灵儿!她们要另走一路,你可明白是什么意思?”

月灵儿只笑不说话。

马太凡搂住她笑道:“她们似是给你一个机会。”

“咭!你把魄儿那个没有?”

“还没有机会,这次我可不放过你了!”

月灵儿轻声说:“只怕一路上又没有机会啊!对了,碧红的功力猛进,喜美也红光焕

发,她们……”

马太凡吻她道:“她们当然逃不过我的手掌。”

“她们都会阴泉吸?”

“不错!吸力很强,特别过瘾,你呢?”

月灵儿带羞道:“我和魄儿炼成‘迷灵吞’,哎呀!我们怎会知道强弱,那要你才明白

呀?”

“走!我们找个地方试试去……”

“这里是大洪山范围内,前面只怕连小镇也没有。”

“哎!你有迷灵禁,找个隐秘处设下禁制就行了。”

“草草的来?我可不愿意。”

“好!那就只有等机会了。”他拉看她直走正面一条山道,那真比羊肠还小,似是很久

没有人走过了。

“阿凡!”月灵儿急声叫着。

“我看到了。”马太凡轻声说:“那批女子就可能是麻姑庙的!”

“有五个,年纪都不到二十岁似的。”

马太凡道:“其中有一个举止稳重,她可能有二十三、四了,比你一定大一点。”

“咭咭!我又没有告诉你我有多大了。”

“可是魄儿替你说过了。”

“我比你大呀!”

马太凡笑道:“刚才你不愿和我草草来,这就是证明你已不是黄毛丫头了,成熟更吸引

我。”

“咭!于飞燕、阴姬、林碧红、林喜美也比你大啊!”

“所以她们与我那个时,使我过足了瘾!”

“如何才能使你满意?”

“动感十足,挑战性强,个中情节难以言宣,你到时也会自己发现的,这不用教。”

“咦!她们从正面来了,哇!你说的那个稳重的正是波瑶。”她说完抢先迎出:“波

瑶,波瑶!好久不见了。”

那五个少女没有着道装,马太凡说的那个闻声注目,笑道:“啊!你是月灵儿,好眼

力,我们只见过一面呀,你远远的就看出我……”

她这时已把目光注意马太凡了,很显然她不自觉的表露惊讶之情,但她立即介绍道:

“这四位是我道友,结缘很久了!”

那四个少女人人都在注意马太凡,一个个都是貌若芙蓉。

“阿凡,我曾说过波瑶姐,她就是。”

马太凡拱手道:“在下就是马太凡,久仰仙子大名!”

“马施主!贫道久闻‘玉郎手’大号,听说很神奇?”

“哪里哪里!你看,不是和正常人一样了!”他伸左手。

“噫!”波瑶惊讶一叫:“怎么长大了,不似传言那样啊?”

马太凡笑道:“不再是跛腿马了,哈哈……”

“两位要去哪里?”

月灵儿急接道:“来看你呀!”

“对不起,麻姑庙不接待男性。”

“成呀!”月灵儿装出难色:“这是什么时候了,我们何处过夜啊?”

波瑶似也感到歉意,她呆呆一下……

“波姐!”四女之一有个接口:“你的住处可以让他们暂过一宿啊!”

“茵梦珍!我还没有告诉海神和秀林,不知她们的意思啊!”

那名叫茵梦珍的道:“你陪这两位去住,我们替你通知海神和秀林。”

“好,谢谢你们走一趟!”她立即向月灵儿道:“两位请,到我的住处去过一夜!”

偏右侧走向一座石岭,岭的中央又有一遍古树林,苍松翠柏之中现出一座静院,月灵儿

啊声道:“好清静!”

波瑶道:“我不陪你们进去了,静院有饮食,麻烦灵儿做一做。”她好似生怕别人看

到,急急离去。

“阿凡……”月灵儿进了静院,道:“她为何不尽完作主人的应有的礼貌?”

“她这地方是隐秘的,她怕某个人看到她陪我们进来。”

“神秘背后人?”

“当然还有那神秘人物的心腹之人在内。”

月灵儿道:“与她同伴的四人又如何?”

“以我的判断,那四女也是瑶台阵中的高手,但与波瑶有某种情感,也可以说是波瑶的

心腹。”

“你这样分析那就错了。”

马太凡吃过东西向月灵儿道:“这个地方虽好,可惜人家是道姑,我们不能利用这个地

方。”

月灵儿轻声笑道:“你忍耐一晚吧!多用点脑筋在波瑶身上,我看她对你有了凡心。”

马太凡笑道:“她的姿色算是上等,不在你之下,问题是她那一颗心平静已久,只怕一

把火烧不热,不会像你,对我立起艳火!”

“阿凡!情的压制愈久,一旦爆发更热,她当心会熔化你。”

“我不敢想,也不把这次工作抱有太大希望,你在这里整理东西,我到松林中静静的想

一下。”

“不要离静院太远啊!”

当马太凡走出静院时,一望月已高升,天空上没有一点云,松风微送,远远传来流水之

声。

“噫!这岭上居然有瀑布?”马太凡循声查去。

靠东面有座悬崖,马太凡到悬崖之顶往下看,只见下方有口深潭,“好啊!”他冲口叫

出:“好几天没有洗澡……”

他飞身下崖,走到潭边,不加思考,立即脱衣,噗通一声跳下水去。

游呀游呀,一到水帘处,咦!里面有个影子,马太凡不但看出影子,而且是看到一个赤

身女子,这一惊不少,他立即往后退游。

“不许回去!”

水帘后发出娇声。

“对不起!我不知潭中有你。”

“你姓马?”

马太凡一呆,惶然了!

“不会错了,我师姊说你和月灵儿住在我的静院。”

“姑娘你是?”

“道姑,我是海神!”

“对不起,那更失敬了!”

“别俗气,你进水帘来。”

“我……”

“不用俗气,人之身体来到人间,本来就是一丝不挂的。”

马太凡壮看胆子,游了进去,一看竟是一个好似玉雕观音的美女。

那女子太大方了,居然赤身接近,她竟仔细的打量马太凡那结实而又魅力十足的身体。

“海神道姑,你是一个人在此?”他有点心神摇荡之感。

“这潭中,我每晚都来沐浴。”她又靠近一点,而且带着迷人的笑容。

潭水不深,马太凡如果直起身子,他那话儿就难以逃避啦,所以蹲着。

“咯咯!你是情场高手了,也是美女的主宰,怎么了,不脱俗气?”

马太凡笑道:“你的衣服呢?”

“在你下潭的地方,难道没有发现草丛中有女人衣服?”

“原来你误会我看到女人衣服也还要下来?”

“现在不重要了,我们全身一丝不挂,你已看够了!”她靠近,两人只有一尺不到之

距,嫣然笑道:“我比月灵儿如何?”

情况已经告诉马太凡,海神这种主动送到,那只有两个目的,一为试探自己的控制力,

一为真的动心了,她这时肚脐已到他的眼前,那话儿虽还在水面下,但也清清楚楚,于是立

即站起来道:“海神,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他这招非常绝妙,那根肉柱与众不同,挺拔粗壮,一下露出水面,使得海神全身一颤,

连话也说不出了。

马太凡双手这才搭上她双肩,说:“给我吻一下……”

海神闭着眼,毫不避开。

马太凡顺势搂住,紧紧的吻上:“你不怕我?”

海神被吻得如醉如痴,全身都软啦,玉体一斜,全都投在马太凡怀里:“你使我无法控

制……我失败了!”

“失败?……”

“我认为我的‘天后定力’已经……”

马太凡右手探到她的私处,轻揉细抚,对她的贞洁一探而知轻笑道:“海神,如果你师

姐和师妹知道你现在这种情形,她们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不过我要把她们也送到你的怀中来,师姐对你似乎已有爱意,否则她绝不

会让你住进静院去。”

“你们目前之处境似有困难?”

“你先别查,师姐似已知道你的来意,不过太危险,太困难!”她这时不自觉的握到那

根肉柱了。

“我把你的衣服拿进来好不好?”

海神已失去自制,但却摇头轻声道:“我怕……”

马太凡当然不急,让她自发,他只搂着她的玉体,使她好奇的把玩他的肉柱。

后面有块光滑的平坦大石,马太凡抱她坐,又让她玩个够。

海神已把头都靠近肉柱,她真的是稀奇,用嘴去吻,用脸去摩擦。

马太凡见她曲线太玲珑了,圆圆的玉臀在她俯身之姿下顶得高高的,于是又把手指去逗

弄她的小穴,这时他已发觉小穴外有*水流出,随即扶起她,轻声道:“给我好不好?”

“我怕!”

“不用怕!我会小心的,你是*女,我怎么会不知轻重。”

他把她抱起,轻轻的将她的小穴靠近肉柱,慢慢放慢慢顶,一点一点的往里推,渐渐的

将顺滑的小穴挤开一缝,只要*头进去后,再往里推就容易了,推进抽出,抽得少,插得

深,一会到底啦,稍停问道:“怎么样?”

“咭咭……”

“说呀!”

“好麻好痒!”

“好!一会儿你就爽了……”他已慢动作展开抽插,由慢而快,速度一阵阵增加。

“嗯嗯……”海神有了快感啦,只听她哼呀、扭呀!

“好不好?”

“哎哟……真爽……”她反过来搂住马太凡猛吻,喘声不住。

海女的两个丰rǔ就在马太凡嘴边,他一边把玩一边吮,这更把海女挑得*火大发,张口

哎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明潭遇艳桃花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