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八 章 同登寿域大法会

作者:秋梦痕

他感到那女子靠得很紧,于是搂住她。

那女子不怕,也不反抗,一阵清香扑鼻,他觉出她一身柔软、细腻,充满了诱惑,他问

道:“你叫什么?”

“梨酥!”

“好听!这名字我喜欢。”

“咭咭!我很丑!”

“不要紧!”他探手她的臀部,居然是丰满的。

“嗯!……”她嗯出声,身子有点扭动。

马太凡只有摸得到,他等于瞎子,就是一点也看不见,进一步,他搂着她的头,吻上了

她的chún。

还是不见反抗,那热烘烘的小口反吻他更紧,她的胸脯高高的,柔柔的,紧贴着他的

胸,一阵快感传到。

“梨酥!”

“嗯!”

他忍不住探手她的私处,道:“你真的长成了!”

“咭咭!你的手不规矩。”她还是没有挣扎。

那话儿隆隆的,他摸得好冲动,下面的肉柱在急速跳动,于是他把她的手拿到肉柱上,

梨酥也握着,把玩不停,笑道:“你的与我不同啊!”

马太凡道:“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不同的地方。”

“咯咯!生孩子是怎么一同事?”

“那是把我的东西……你玩的那东西,放进你这里面……”他弄弄小穴又道:“然后我

射出精液,之后就有小孩在你肚子里生长了。”

“一定有?”

“当然不一定,有时候要几次、几十次、几百次才有。”

“你有很多美女了!”

“你嫉妒?”

“不!不过我不明白她们之间为何也不嫉妒?”

“因为凡与我相爱的人,都有一个大目标。”

“什么目标?”

“我们要创立一个大法会。”

“成功了怎么样?”

“人人有半仙之体,长生不老,永远年轻,与天同寿。”

“哇!我也要。”

“等你现身之后再说,我们不能盲目收留一个不太了解之人。”

“好!等我把绿宝石天使送给梦露芝后我就现身出来,不过那时你不能不要我啊!”

“我已和你接过吻,我也摸过你了,这证明你是我要的一部分了,还差的就是见到你的

脸,当然还有那个……”

“那个什么?”

“哈哈……你玩的那肉柱放进你的那里面呀!”

“咭咭!你以为我不懂?那叫做爱!你现在要嘛?”

“不!我不是色狼,我做爱有分寸,有原则,要有情有爱。”

“嗯!我错估你了!”

“错估?”

“我当你是色鬼!”

“啊!我如是,你会杀我?”

“最低我会废了你,我最恨色鬼……”她反而吻上了:“你知道我废了好多个了。”

马太凡又摸到那隆起的地方,道:“有人摸过你这里?”

“胡说!我的身子谁敢接近到五尺之内?”

“哈哈!我不是接近你,也摸过你全身了?”

“咯咯……那不同,我一开始就喜欢你呀。”

“为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我现在还不明白会这样啊……”她又把玩那根肉柱了。

“咦!前面那一对老男女?”马太凡忽然发现一对老男女。

“那是西疆老怪物,人称老鬼公、老鬼母。”

“啊!就是他们。”

梨酥道:“他们看不见你,怎么啦?”

“我几乎被他们害惨了。”

“怎么一回事?”

“我遭他们暗算,好玩的那东西差点萎缩啦!”

“可恶!他们被我耍过,现在我要杀了他们。”

“不!阿酥,他们罪不当死!”

“原来你还是个慈悲心肠的人,我更爱你了!凡哥,我再耍他们一下,出口气总可以

吧?”

“怎么耍?”

“我们接近上去,你看我如何耍他们。”

“真的看不见?”

“不但他们看不见,连反应也不会有,我的‘天障大法’神乎其技!”

那一对老人男的在前,女的在后,这时梨酥和马太凡已经接近,岂知他们真的连一点知

觉也没有。

“老鬼!你怎么了?”老太婆看到老头子弯下腰去。

“老伴,我的鞋带松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也许梨酥向那老头的屁股踹了一脚,只见老头突然向前扑出,来了一

个狗吃屎。

老头番身跃起,没有别人,只有他的老伴在后,这下气可大了,不问情由,挥手一个巴

掌,骂道:“你疯啦!”

那一巴掌不轻,只打得老妇直冒金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掌齐出,怒道:“老鬼,

你想死!”

老头可火大了:“妈的!”三宇经一出口,接上就干,立即打开。

马太凡想笑,但被一只玉手掩住,同时身子被推着走,耳边传来:“我们走!”

“阿酥!他们为何不问清楚就打,他俩是夫妻嘛?”

“他们两个不但怪,也是粗人,火气素来大,这一下打个没完没了!”

“哈哈!你真捣蛋!”

“替你出气呀!不杀他们算他们运气。”

马太凡又将她搂住,说:“我好想见到你的顽皮脸。”

“咭咭!……满脸是疤,又黑又长……”

“都不要紧,就算是那样我也爱。”

“咭咭……”

“哎呀!天又快黑了。”马太凡觉出不但天黑,而且有雾了。

“再走二十里,前面有山镇。”

“这里会有山镇?”

“当然有!左侧还有条直通钟祥城的山道。”

“阿酥,我们这样如何落店?偷吃的容易,偷房间住成嘛?”

“咭咭!入镇前我把你放出天障外就是呀!”

“你不怕我逃走?”

“咯咯……现在我放心了!”

“为什么?”

“你真的已经爱我了?”她又伸手摸到那根肉柱:“我做梦也会想到这个!”

马太凡又深深的吻她,道:“在房中没有人看到,你给我看看如何?”

“可以!咭咭!如见我很丑时,你不要惊叫啊!”

“惊叫的是你。”

“怎么说?”

“我看到你后就问你要,到时你一定乐得叫起来。”

“真有那样乐?”

“无法形容,爽到骨髓里去了,连一点点*女膜破痛都忘了。”

“咭咭!那今晚我一定要。”

二人入了山镇,人家真的只能见到马太凡一人,落店时,马太凡干脆叫店家送两份饭菜

到房中去,当然店家心中带疑而又不敢问。

睡觉时,梨酥没有食言,立即现身立在马太凡面前。

“萍姐!”马太凡叫起来,他双手一抄将她搂住狂吻。

“咯咯!谁是萍姐?”

马太凡突然一怔,捧看她的脸道:“不对……你……你的……哎……太像了,怎会这样

像……”

原来梨酥生得太美,也太像马太凡的初恋情人肖萍了,不过仔细一察,梨酥那十七岁不

太成熟的样子就大有区别,肖萍何等老练啊!

“你怎么了,谁是萍姐?啊……一定是你第一个情人。”

马太凡再次搂住她吻呀吻呀,他似乎找到了肖萍的影子。

梨酥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转都不转,静静的看着他,渐渐的被他吻出了心跳,接着就

*火高升,她也狂吻啦!

一种自然的驱使,他们不知不觉的都脱光了,双双搂倒在床上,翻翻滚滚,全进入忘我

之境。

那种出于本能的挑逗,她吻肉柱,他舔小穴,全都气吁吁、痒酥酥,快感一阵阵增加。

“哟……”梨酥在那肉柱滑进小穴时低哟一声,只有那轻轻的一声,接下她就双手将他

的臀部抓紧,口张着。

“对不起!我太快了一点。”他边说边吻。

“哦……只有那一点点啊!现在好痒,别动啊,你一动我更痒……”

马太凡依着她,只是紧紧的插着,轻笑道:“这样插到天亮好不好?”可是他说是说,

肉柱却轻轻的往外拉。

“哎哎哎……”梨酥是乐不是痛,她似领略到其中妙用,双手放了,说:“慢慢的抽

啊!对对……”

马太凡抽到一半,又往里插,只见梨酥一阵颤动,那是更懂其中滋味啦,于是马太凡由

慢而快,由轻而重,使得她大哼不停。

“别大声啊!”

“我……下了……禁制!”她也迎合了,说话都不清啦。

“哈哈!你早有准备呀!”他已展开全力。

“哟哟哟……好爽……哦哦……乐死……我了……”

已不止千把次了,这时马太凡将她抱起坐在肉柱上,笑道:“这样一来我们都可休息,

又不停止,你自己动,我帮助你。”

“咭咭!这样更深啊,凡哥,我为何不早给你,真傻!”

“我替你取个小名好不好?”

“小萍?”

“你真是玲珑心!”

“肖萍姐真的和我一样?”

“太像了!可惜我还没有和她这样玩过,她懂的比我多,武功更是高深莫测。”

“她还是*女?”

“当然!不过她在武汉三镇为了工作,直到今天还冒名寡妇。”

“真有意思!”

“小萍,我希望你快点会上那西方女子梦露芝,把东西送给她,以后你就天天以本相陪

着我。”

“她真的很美很美,是西方女子中一等一的美女,我希望你能把她弄到手,在西方,在

北极、在罗刹,不知有多少青年男子追啊,可是谁也打动不了她的心。”

马太凡哈哈笑道:“我身边还没有一个西方女子,不知西方女子作这个又是什么样的滋

味?你帮我呀!”

“我一定帮你。”

“她会说我们中原话?”

“会,比我说的更好,那声音呀,听到耳中真迷人,人又大方、和气,到处都受人欢

迎,不过不知使人作了多少美梦?”

“你这么说,她是十全十美了!”他开始加劲挺插啦,只插得梨酥又哼又叫,劲头也愈

来愈强,忽然,马太凡觉出他的肉柱已经被吸得紧紧的。

“你……”

“咭咭!我受不了啦,我只有发出‘天河吸’。……哦哦哦……你也施展什么了?好爽

好爽……呀……又粗了!”

两人下面发出咭咭巴巴之声,你吸我抽,一来一往,其味难以形容。

外面店子里已经没有客人了,但在刚要打烊的时候,一连进来三批人,第一批是两个回

装少女,矫健而美得迷人,第二批却是一个老人,看来做个猎户,最后是两个西方白衣女

子,神韵天成,可说能吸引天下所有男子的尤物,他们似都不在饮食而在落店。

店家一看生意上门,当然十分高兴,二言两语就分别带他们去了后院。

马太凡和梨酥已是第四次休息了,但还似意犹未尽,乐意不减。

“阿凡哥!”梨酥的手还是握着肉柱,叫了一声又停。

“噗嗤!”马太凡把她翻到自己身上爬着:“还要来?”

“嗤!”梨酥摇摇那根肉柱道:“它还是这样不倒啊!”

忽然,他们的隔壁突然“啪”响一声:“那个老头,最好不要多事。”

这一声传进梨酥的耳中,她猛地坐起来。

“什么事?”

“我听到梦露芝的声音。”

“就在隔壁,她在和谁说话?”

梨酥这下不想玩下去了,急急穿衣。

马太凡当然也起身,不过不明白,又问:“要不要?……”

“别动,一定有发展。”

过了很久没有声音,梨酥吻了马太凡一下,道:“你别动,我去察察看。”

“隔壁房间内似有两个女子,现在也悄悄出去了。”

“也许是梦露芝的好友瑶娜找到她了。”

“也是白女?”

“对!与阿芝最要好,同样美,武功也很高。”说完她已经出房去了。

马太凡一人留在房内,他想起梨酥只有十七岁,可是那股玩劲却胜过其他诸女,一连四

次她都能疯狂的享受,不由得他乐了!

天都快亮了,梨酥还不见回房,马太凡心中一急,走出房去,恰好遇上店家。

“公子早!”

“店家,隔壁房间好似住着两位姑娘?”他转弯一打听。

“对啊!公子,是两位洋小姐。”

房门开着,马太凡望着店家。

“公子,她们昨夜走了,洋小姐出手真大方,一夜没有住完,竟赏了我一两银子。”

“出门时,她们只有两个?”

“不错,你老有何要查的?”

“没有!”他也给了一锭银子,道:“店家,替我准备干粮带走,早餐不必送来了,我

也要赶路,对了,两位洋小姐向什么地方走?”

“往北街方向,你老稍等一下,小的马上送干粮来。”

“我在前听等好了!”他立即走向前厅。

马太凡心中明白,梨酥是追那两个白女去了,也许会回来,也许有什么事情发生不回来

了,他决心也追下去。

上了路不久,离镇远不到两三里,他忽然听到后面有女子的声音,回头注意一下,他看

到是两个回装少女,甚至已接近了。

“阿白,那个神猎手森野老家伙真是有眼无珠,竟把我们当狐狸精!”两女之一有说有

笑。

“阿青,他追了我们三天了。”

“咯咯……他不下手为什么?”

“也许他揣摩能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同登寿域大法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