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九 章 天障、地障、人障

作者:秋梦痕

在日正当中时,三女一男进入了山镇,那镇上的居民和一些行人商旅,似都是一些土包

子,他们没有出过远门,何曾见到美貌少女走江湖,岂不是抛头露面,那些土眼睛全被三女

吸引住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一进门,店家可忙了,打躬作揖。

“老板!有好吃的多送来,还有,要两个房间。”

“阿玲!你?……”

“咭!”孔玲轻笑道:“你们急什么,白天也要休息呀!”

芍葯和牡丹心中真不知有多跳,可是她们又有某种希望,只好闷声不响,决心接招了。

吃过饭,孔玲向二女一作鬼脸,领先向后院走,可是才动步,芍葯忽然噫了一声:“阿

丹,门口经过一个人。”

牡丹似意会道:“旋风老怪!”

“好像是!”她立向马太凡道:“我们一会就来。”

“阿丹、阿芍!什么事?”

“阿玲,你知道三泉岭?”

“知道!怎么样?离此不到十里地。”

芍葯道:“我和阿丹若是一个时辰不回来,你留下阿凡在店中,你就往三泉岭赶来。”

“不要阿凡去?”

牡丹道:“我要他注意一个老人,他叫旋风,这里只有这一家客栈,我们如查不到他,

他会来,阿凡就盯住他,千万别让他溜掉。”

马太凡道:“既然如此,你们又何必追去?”

“万一他不来呢?公子爷,拜托!”她向牡丹一招手,二人急出店而去。

马太凡和孔玲进了房,问道:“阿玲,旋风又怎么样?”

“八成是与聚宝盆有关,真是,早不现身迟不现身,在此节骨眼上出现。”

“阿玲,你要捣什么鬼?”

“咭咭……芍葯和牡丹早已心动了,你不想抱她们?”

“好一次抱三个?”他顺势搂着她,先来一阵吻。

孔玲吃吃笑道:“你猴急什么?”

马太凡双手抚摸她的挺挺双*,道:“我下面饿了!”

“她们会回来啊!”

“方式不同,随时都可结束。”他先探手揉着她的小穴。

“什么方式呀?”她顺着他,嫣然一笑。

他觉出她下面湿了,于是褪下她的内裤,搂着她的背,肉柱找到小穴,轻轻一挺,滑溜

溜的插了进去,只听孔玲嗯了一声。

“痛不痛?”

“一点点。”

马太凡轻轻抽插,轻声道:“好不好?”

“咭咭……好痒!”

“不要太扭动,当心落红,那会把我的下体弄得一塌糊涂。”

“我忍不住啊!哟哟哟!好爽……什么叫落红呀?”

“你的*女膜一破,那红红的东西会染了我一裤子。”

“你有衣包,换一条呀!”

“玲!不好这样会到gāo cháo啊,我们小玩打发时间呀!”

“我怎么忍得了,哦哦哦……越来越痒了!”她有点哼啦。

马太凡只好把她站在床边,爬到床上,端起她的玉臀,渐渐加快抽插,只插得她全身发

抖,哼声更大。

“轻声啊!当心店子里有人听到。”

外面似有女子声音,马太凡一停,道:“好似芍葯回来了?”

“不是啦!”

“阿玲,还是停止好。”他把肉柱抽出,替她拉上内裤。

“咭咭!下次要久一点啊!”

“找到好地方,我和你玩一整夜。”

“呀!不知不觉快一个时辰了,阿凡,我得照芍葯的话去三泉岭了,你不要离开店子

啊!”

“小心点!叫她们别心急。”

孔玲走了后,马太凡清理一下身子,好在孔玲出血不多,清理完,他躺在床上,不一会

他又走到房外,走到门口。

时间不到一刻,忽见牡丹回来了,但不见芍葯。

“阿丹,你一个人回来?路上会到阿玲嘛?”

“没有,我从西街回来的,进房,我有事要告诉你。”

二人进了房,把门关上后,牡丹道:“那旋风老怪好狡猾,他和我们捉迷藏。”

“你留下芍葯一个人?”

“她遇到孔虹了,还有胡青、西门白,她叫我回来帮你。”

“为什么,那旋风根本没有来。”

“不只旋风一个啊!另外还有两个,看似千山叟和长白翁。”一顿又道:“阿玲去了

吗?”

“刚走,你早一点回来就好,她一个人去。”

“不要紧,旋风叟不认识她。”

马太凡道:“有胡青、西门白和孔虹在一块我就放心多了!”

“咭咭……”牡丹忽然笑出来,她似看到床单有点乱。

“笑什么?”

“咭!”

马太凡明白了,伸手将她搂住道:“你看出了?”

“咯咯!大白天呀!”

马太凡吻她,手也往下探,说道:“听说你和芍葯号称‘瀚海双毒’,我看一点也不

像!”

“咯咯……我们杀的是色狼,你当心啊!”

她那话儿隆起老高,马太凡摸着好过瘾,揉呀揉呀道:“我要把你吞下去!”他又照孔

玲样,褪下她的内裤了。

牡丹一点不拒,轻声道:“我先看看你的啊!”她握到了肉柱,同时也褪下他的裤子,

道:“啊!好大呀!”

马太凡性起,也把她放到床边,分开她的玉腿,只见那桃色小穴已流*水,于是挺起那

家伙插了进去。

“哎哟!”

“痛?”

“你太急了啊!”

“对不起,你太迷人了!”他轻轻的,慢慢的抽插。

一会儿,牡丹尝到滋味啦,嗯出了声。

“好了?”

“好痒!哦哦哦……真妙啊!刚才你和阿玲也是这样?”

“这是小玩!全身脱光,在床上有很多动作,那才是大玩,也特别过瘾。”

“那我们脱光啊!”

“不行啊!恐怕有事,到时连穿衣都来不及。”他已猛插不停,也把牡丹乐得直喘气!

“好了!时间不少啦!”

“哎呀,干啥要停?”

“阿丹,我们还有事,以后随时可来。”他把她内裤拉起。

牡丹嫣然笑道:“你看你……”她指着马太凡的肉柱全是血。

“不要紧,稍微清理一下就好,阿丹,收拾东西,我们动身。”

“动身?”

“我不放心她们。”

“不会有事啊,等一会她们都会来。”

马太凡道:“天都快黑了!”

牡丹不让他走,急忙道:“你在这里等半个时辰,我马上回来。”

“你又是一个人去!”

“我会小心的,你先吃晚餐,我把帐会了,回来也许大家一齐动身。”

马太凡无奈,只好放她走,一会儿单独吃晚餐,饭后回到房中,身子尚未坐下,他忽然

觉出屋上有人。

“莫非是旋风老怪?”他心中一转,立即拿起行李,闪到房外。

一道黑影刚好被他看到,那是个老人,他闪身追出。

对方身法奇速,马太凡边追边想:“这老头不简单。”

天色起了雾,一遍蒙蒙的,他追了不少时间,但始终未把对方追掉,不好,前面一片森

林。

“哈哈……小子……来呀!”

对方居然出声了,马太凡郑重道:“老丈,能否留下大号?”

“老夫旋风子!”

一听对方真是旋风老怪,马太凡猛的扑出道:“你逃不了!”

老头一闪进了森林,同时哈哈大笑道:“老夫不与你玩了!”

马太凡扑进森林,凭他的第九神通,对方如何脱得了,旋风老怪大骇,只有全力急窜,

他的轻功也真不赖。

马太凡一直追到半夜,根本不知追了多少路,及至一条河边,那旋风者怪无路可走,噗

通一声,他竟跳下河了。

夜黑,有雾,马太凡到河岸,只见他双手一摊,自己下河也找不到船了。

东南西北难分,马太凡呆了一下,道:“我怎么办?”

正在这时,河中忽然划出一条船。

“船家船家!可否借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船家未开口,倒是听到一个女子道:“这是长江,你连长江也不知道?”

“啊!”

“怎么了,要搭船?”

“我……我……”

船已靠岸,又听那女子道:“上来呀!”

没有地方去,马太凡不加考虑,先上船再说,他跳上船,只见划船的是个中年,及至进

舱,他怔了一下。

“喂!坐下呀!”

姑娘好美,马大凡不自觉的往舱板一坐。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马太凡。”

“我叫芙蓉。”

“芙蓉姑娘,你这条也要去哪里?”

“武昌。”

“我……我也是武昌人。”

“那很好,不过要两天才能到。”

马太凡心想:“不知肖萍姐回武昌没有?”

忽见那女子嗯了一声,船上有灯,马太凡看得清楚,发现她眉头深锁,忙问:“芙蓉姑

娘,你怎么了?”

那女子苦笑道:“老毛病又发了。”

“姑娘哪里不舒适?”

“我为你是练武的,难道你看不出我负了阴伤?”

“阴伤?”

“奇寒阴伤!是一年前中了敌人的道。”

“姑娘,我虽不是郎中,但对伤类自问还懂得一点,你能不能给我看看?”

女子沉吟一下,又望望他,这才点点头道:“麻烦你了!”

“你伸出舌头!”他伸手握住她的玉腕。

女子伸出舌头,马太凡一看吃惊,道:“寒毒攻心!”

“我还能活多久?”

“不会死,不过……”

“你能治?”

“姑娘!你要先信任我。”

“随便你怎么治都可以,我看你是个君子!”

“不,我不是君子。”

“咯咯:……”女子居然笑了:“那有人自己说不是君子的。”

“我要脱光你的衣服,还要紧紧抱着你,这算君子?”

“咯咯……治病嘛!原来你炼有纯阳功。”她说着自己脱下衣裙,一霎那,那一身雪白

的胴体呈现了。

马太凡不敢多看,他也把衣服脱光,可是他那话儿即坚挺不垂。

女子似感一震,但未吃惊,马太凡立即搂住她道:“你放松!”

“公子……”

“别说话!”他觉出她全身在抖。

搂了半个时辰,忽听那女子轻叹一声:“马太凡,我如何下手啊?”

“你说什么?”

“你有敌人,你可知道?”

“你说是谁?”

“三界王、鬼大佬、老鬼母、老鬼公。”

马太凡豁然道:“你没有寒毒!看错了,这是你自己的功夫,你是他们派来的?”

“不是派来的,他们还没有资格派我。”

“其中必有原因?”

“他们要以一颗天龙珠送我,只要我制住你。”

马太凡搂得更紧,那已不是治病,轻笑道:“你改变心意了?”

“我被你溶化了,我已深深的爱上你!”

马太凡深深的吻她:“我已不是处男了。”

“我知道,你群不要我?”

马太凡分开她的玉腿,把肉柱靠近她的小穴,再加深吻,同时又吻她的rǔ*,心里一阵

跳动:“芙蓉!这算你要的答覆。”

“我号广寒女,炼的是广寒阴功,今年二十四岁……”

“原封尚未动,愿意把贞操全给我?”

芙蓉一阵激动,紧紧吻他。

那根肉柱真作怪,如同长了眼睛,自动滑进小穴了,使得美蓉嗯嗯声来。

马太凡接下轻插慢抽,温柔细腻,轻声道:“你如何答覆那几个老怪?”

芙蓉的快感上升,*火如焚,她抖着喘着道:“我不理他们就……是……了!”

马太凡笑道:“难道我比天龙珠还好?”

“咭咭……”

“好不好过?”

“嘻嘻!爽死了!”

“你替我生个小子好不好?”

“咭咭!一次做够了?”

“当然不知道,你看,我在加劲了!”他的速度加快,性慾升起了。

芙蓉抱得他好紧,喘声连连道:“凡……我快溶化了!”她已全身扭动,哼声不绝。

“轻声啊!当心船家听到。”

“咭!他是个聋子。”

“哦哦哦……”

“你……咭咭……比我还大声……”

“蓉……我要射了!”

“哟……哟……不要……说嘛……哦……哎呀……我也要泄了。”

一股强劲的精液如箭射了出去,那种妙用,使得芙蓉gāo cháo立升,她也泄了。

舱外有了曙光,他们还在搂着。

“咭……凡……你的那个还挺着,是怎么一回事?”

“一次不够!”他又在插了。

“咯咯……”她也又有快感啦。

马太凡抽插几百下,轻声道:“船家会送早餐来!”他慢慢抽出。

“不要!他不做饭,我们都吃干粮啊!”

“噗嗤!”马太凡笑声不小,他再又插进去:“我们玩了一夜啦!”

“不!只有半夜。”他又搂着,因为两人都出了水,这时里面的滑动特别强,咭咭呱

呱,那种说不出的声音,谁知从哪里发出。

“凡,你半夜到江边作什么?”

“我追一个名叫旋风子的老怪到那里,他跳下江,我只好干瞪眼。”

“为什么?”

“他身上有聚宝盆。”

“哎呀!我们那还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天障、地障、人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