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1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者:秋梦痕

封大川听得龙在山的说词不由得咬牙切齿,道:“姓都的这一招真狠毒,先叫咱们受制于人了。”

龙在山道:“我心中拿不定好主意,封大叔,我们人未救出来,先就害了他们,怎么办?”

一顿之后,封大川一拍大腿,道:“有了,走,你们快跟我去少林寺,娘的,这一回非出家难以脱罪。”

胡立倩道:“你出家我怎么办?”

“嘿嘿”一笑,封大川道:“我出家是不得已,也是躲难,那可不会有碍咱们的快乐,这座小院由你住,我等风声过去还是会常回来的。”

胡立倩道:“你休忘了慧空老和尚的厉害。”

封大川道:“封大爷送他银子呀,哈……”他好像把未来的好日子敲定了,立刻起程往少林寺奔去。

胡立倩与龙在山二人只得跟他走,那龙在山还在咕味着:“当和尚就没罪呀,我以为赶快逃走才对。”

胡立倩对于封大川打算出家避难也大不以为然,她却也无法劝住封大川。

于是,三人奔出留香谷,远处已是少林寺了。

封大川绝对想不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开辟”郭为良已在少林寺中了。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郭总捕早就知道封大川与少林寺有瓜葛,龙在山闯十八罗汉阵的时候,郭为良暗中发现了。

现在,郭为良不进香客室,他站在大殿前对慧空交待着,他是来办案的,罪犯就是封大川。

慧空和尚不与官家打交道,可也不敢再同官家作对,少林寺不能再被官家放火烧。

“掌门师父,抓犯人用不到贵宝寺的人,只不过咱们有件工作,希望大师你担待。”

慧空大师心中不愉快,但见寺门前来了几十个桶役,他只有重重的点头,道:“方外人不管俗事,但求清修,施主如是合理要求,请吩咐。”

郭为良面皮一紧,道:“大师父,我不多追究这姓封的是否同少林寺有勾结,他人在后山留香谷可是真的,我也知道胜封的未出家,话到这里你心中应该明白了。”

慧空一怔,道:“请吩咐。”

一笑,郭为良道:“很简单,三个囚犯铁笼子暂放在寺院中,由你派门下弟子暂看守,我自当分出六人守在囚犯身边,余下的我要带去活抓那封大川,大师呀,这件事不算为难你吧?”

慧空大师一听,立刻点头,道:“大人,和尚担待了,和尚以十八罗汉阵围紧了犯人,他们逃不掉的。”

郭为良冷淡的道:“十八罗汉阵呀,嘿……连个娃儿也七进七出七出七进,我劝你多加派人手的好。”

慧空立刻明白这姓郭的不简单,一切事情他已了然于股掌之上了。

一念及此,慧空和尚忙点头,道:“大人,咱们全力防守,你请放心吧!”

郭为良这才笑笑,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他这里又对张放与宋长寿二人点点头,道:“张昆,宋兄,咱们走!”

那张放道:“总捕,咱们应该把人马留下一半守囚犯,这万……”

郭为良道:“没有万一,张昆放心,咱们快去抓那姓封的,我相信少林寺的功夫。”

他抬头看看天色,嘿嘿一笑,又道:“咱们给他来个出其不意,手到揭来。”说着,遂又重重的看看慧空大师。

宋长寿与张放齐点头,三人这才率领着自己带来的捕役便往留香谷中奔去。

事情就是巧,封大川与龙在山、胡立倩三人走在那一道去留香谷的唯一狭长山沟中时候,就遇上了“大开碑”郭为良这批捕役们。

双方在乱石道士碰上面,大伙都是一瞪眼,封大川原打算奔进少林先落发,求个保命再计较,没想到会在这儿就碰上了,不用别人想,他自己就想到,是不是天网恢恢弄到自己头上了。

那来长寿当然也发现龙在山了,他心中发愣,但面孔却一历。

龙在山好像不舒服,这么巧的又碰上官家人,他干干的在脸上挂个苦笑不开口。

宋长寿指着封大川三人,道:“怎么会是三个人!”

郭为良冷冷道:“那个少年人乃是洛阳落网的龙大海儿子,他叫龙在山。”

宋长寿立刻冷叱,道:“咱们一举两得,外加小费全收下了。”

他手一挥又道:“围起来。”

郭为良立刻摇手止住,道:“等等!”

张放也开口了:“总捕,上次咱们人少,这一回加上郭兄,还有八名手下不弱的捕快,应可连他一齐活捉。”

郭为良知道张放的意思,张放一直在心中不快活,因为上一回放走了龙在山。

但郭为良却摇摇头,他心中太明白了,留着力量抓正犯才要紧,弄个少年人回去没外快,而且龙在山如果出刀,他们的人死一半,这对以后办案有损无益。

郭为良指着龙在山,叱道:“你小子阴魂不散呀,你是不是前来通风报信呀?”

龙在山道:“他是我大叔,我能不来吗?”

郭为良道:“他是你大叔,他也是官家的杀人犯,你连这一点也分不清?你不要命了?”

忽听封大川叱道:“奶奶的,你少唬我的龙家侄儿,不就是动刀吗?来!”

他转而又对龙在山,道:“好侄儿,咱们杀,杀出重围,死里求生。”

他挥着虎头刀就要干了,郭为良在冷冷笑,而另一桶头,开封府的张放却在暗中在示意他的人往三人的后面移动,准备把三人先围上。

部为良对龙在山道:“小子,你应该明白一件事。”

龙在山木然的道:“什么事?”

郭为良道:“与官府作对,你便无容身之地了,你不还有个小弟吗?难道你不为你的小弟想呀!”

龙在山道:“与我小弟何干?”

郭为良道:“你与官府作对,你小弟一样死罪,小子,你琢磨吧!”

他的手背伤仍未痊愈,他心里明白,有个龙在山出刀,胜负还真难预料。

看看一边的封大川,而封大川怕龙在山不出刀,他对胡立倩道:“还等什么?杀!”

“杀!”胡立倩也明白,要拖龙在山下水,此其时也。

胡立倩更明白龙在山的功夫,他一招之间就把她杀伤,她相信龙在山必能打败这些官家“犬”。

这二人挥刀就杀过去,龙在山未动,龙在山发现迎着封大川与胡立倩二人的并非是郭为良,而是六条细长铁链套过来。

半空中响“哗哗啦啦”响声十分清脆,看的龙在山也吃一惊,他心中木知如何下决定,他相信自己可以闪躲过这六条铁链套上身,然而……

龙在山张口叫不出声,就见九名捕役随着铁链的飞落中,一个个焊不畏死的围了上去,封大川玩命般的一招“野战八方平扫”,虎头刀中途被一条铁链套个正着,立刻被按倒在地。

胡立倩已同张放与来长寿二人杀在一起,那胡立倩勉强与两个捕头杀个平手,但见封大川被活捉,她有些胆怯的对龙在山大叫:“快救你封大叔呀,你这小子还排在那儿干啥子!”

龙在山面对的是郭为良,龙在山还未回应,郭为良已冷冷道:“小子,你还木快走,本总捕,放你一条生路了。”

龙在山仍未动,他拿不准主意。

便在这时候,忽听被接在地上的封大川厉吼:“都住手,别杀了。”

有个捕快用刀把敲在封大川的头上,叱道:“王八蛋,还容得你叱唬!”

封大川猛可里翻身盘腿暴踢,两个正慾上绳的捕快便往外滚去,封大川大叫:“拼了!”

于是,封大川又是一阵挣扎,终还是被铁链锁上了。

封大川见胡立倩中了一刀在背上,急的大叫:“走,走,别杀了。”

胡立倩的武功也不齐,但比起他的轻功来,她的轻功妙又高,上一回龙在山杀伤她,龙在山就发现这女人好一身轻功。

胡立倩听得封大川的话,便知道一切全完了,只听她大声厉吼:“杀!”

尖刀手伸甫削,十三刀一气逼退两个捕头,她立刻就是后空翻,五个空心斤斗落下地,她已在七丈外了。

张放骂道:“看你还跑多远。”他拔身慾追。

宋长寿也往斜刺里跑,打算横身拦。

于是,郭为良开口,道:“别追了。”

张放刹住去势,道:“这女人……”

郭为良道:“这女人不是要犯,她只是姓封的姘头,随她逃吧!”

郭为良这话刚完,龙在山也回身就跑,他心中想着两件事。

其一,刚才三人在,他未出手,如今就他一个人,对方来了二十多,他更不敢发狠乱杀人。

其二,他来找封大川还是晚了一步,那么,何不尽快的赶去三尖山下面,找到王冲天与尹水月,然后再找谢拐子,合他们四个人,应该可以救出人了。

龙在山想着爹娘囚在洛阳大牢,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龙在山想不出好主意,眼看着封大川被捉,而胡立倩也逃去,他便也跑了。

张放见过龙在山出刀,所以当龙在山逃走的时候,他并未去追,他才不会自告奋勇去挨刀。

家长寿不知道,宋长寿提刀就追,他厉叫:“小子,你别跑了。”

龙在山一听有人追,他不回头,而郭为良呼叫:“宋捕头,别追了,回来啦!”

姓家的不信邪,他以为一个少年郎有什么了不起,捉他还不是捉个小鸡。

宋长寿不听叫,他奋力追,直到斜坡一片矮林子:“你小子跑不了啦!”

龙在山看看半里外的郭为良那些人,又见只一个人追他,他忽然回过身来,道:“你为什么追我?”

宋长寿嘿嘿一笑,道:“你爹是要犯,儿子有干系,小子,你逃不掉的。”

龙在山道:“你想怎样?”

“跟我回去,同你爹一起去太原府结案。”

龙在山道:“我爹犯案,我才不过三几岁,我也有罪?”

来长寿道:“有罪无罪,那得由府台大人公断。”

龙在山道:“我要是不回去呢?”

宋长寿叱道:“那你就挨刀吧,我说儿!”

他挥刀就杀,十七刀罩向龙在山,却是龙在山就在他身边前后左右的闪跃着。

龙在山边闪边道:“你想杀我呀,小心你自己挨刀。”

宋长寿更怒,砍刀连环杀,他的身子随刀上,光景想一刀劈了龙在山。

龙在山火大了,他一声厉叱,道:“狐杀!”

“噢!”

宋长寿肩头一刀连在前胸,他被一刀切得蹬蹬蹬蹬的退了七八步,差一点未摔下断崖,等地站定了抬头看,龙在山已经穿入那一片林中往山上去了。

宋长寿挨刀大是后悔不迭,如果不是强出头,如果不是想在郭为良面前露一手,他就不会挨这一刀了。

宋长寿见郭为良,甚至张放二人不敢惹龙在山,他就冤着不舒服。

家长寿此刻更不舒服,这一刀虽要不了他的命,可也叫他有难以忍受的痛苦。

宋长寿按紧了伤口又奔回去,迎着郭为良就骂开:“他姐的,那小子什么功夫,出刀就见血。”

郭为良道:“什么也别说了,快把伤口敷上葯。”

南阳府衙的捕快见头儿受了伤,三个人急急的为来长寿上葯包扎,宋长寿仍是骂不绝口。

于是,郭为良开口,道:“咱们的目的,乃是当年血洗姚家堡的七恶人,别的可暂放一边。”

他这话甫落,忽见三人往这面奔来,郭为良见是姚家堡二堡主与两位少堡主,立刻上前,道:“二堡主,你们与八名捕快留在少林寺,你们怎么追来了。”

姚上峰道:“姚某要看一看当年血洗我姚家堡的凶徒什么个模像。”

他三人已站在封大川的身边了,那姚刚一瞪眼,吼道:“你娘的,可知也有今天呀!”

“哦呸!”封大川吐了姚刚满面唾沫。

姚上峰忽的一刀杀,郭为良一把末拦住,就听封大川好一声狼曝也似的凄厉尖叫:“噢!”

姚上峰一刀下在封大川的脚后踉,立刻杀得封大川举着右腿直喊叫,想是封大川的脚筋也断了。

“你娘的,何不一刀砍在封大爷的脖子上。”

姚上峰冷笑道:“如是我姚家捉你,你早被大卸八块熬油点灯了。”

郭为良急对一个捕快,道:“快为他上葯治伤。”

姚上峰已嘿嘿笑道:“囚在寺中三人与你一个样,我都挑砍了他们一根大筋,免得他们中途逃走。”

郭为良一听吃一惊,道:“怎么,你们下这样的手呀,未免也太过份了。”

姚上峰冷笑,道:“不过份,比起当年他们血洗我姚家堡,这点小伤算什么。”

郭为良道:“慧空这老和尚是怎么搞的。”

姚上峰道:“别去责怪和尚,我们三人是他们赶出寺来的,他们不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