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11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作者:秋梦痕

“大开碑”郭为良半晌末开口,他担心的不是王冲天。谢拐子与尹水月,而是龙在山与龙在水兄弟。

令郭为良吃惊的乃是龙在水,他发现这小子出刀与他哥的架式一个样的神出鬼没。

就在这一阵僵持中,龙在水听得父母被虐待,他又大吼:“爹、娘,他们欺侮你二老呀,我烧不了他们。”

龙在山想过去瞧瞧父母怎么样了,囚笼中的龙大海吼叫了。

龙大海吼道:“在山、在水,你们别过来。”

龙在山道:“爹,他们虐待你呀!”

铁雄大吼:“还是你这小子坏的事,你爱赌,你找尤道士学赌技,惹来个恶煞害死人,你看看咱们几个人,脚额已断,再也站不起来了呀!”

龙在山一听大叫:“姓郭的,你真狠毒,我龙在山饶不了你。”

郭为良道:“下刀的乃是姚家堡受害人,本总捕已经喝叱姚家的人,不可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姚上峰愤怒的道:“你们还知道自己的父母呀,你们怎不问问你们的爹,当年是怎样残杀姚家堡的?小子啊,那是血洗呀,鸡犬不留呀!”

郭为良道:“小子,你们听听,你爹他们多残忍呀!”

他吸了一口大气,又道:“眼下我可要提醒你两小兄弟,如果你们与他们全力出刀,我可以保证你们两个死定了,官家是不会放过你两个小子的。”

龙在水道:“不就是动刀吗?我不怕。”

龙大海的老婆梅子尖声,道:“不要,我的孩子呀,你们快走吧,爹妈不会怪你们的。”

龙大海道:“听你娘的话,快走吧,至少我龙家还留个根南呀!”

这种骤变令郭为良心中一喜,他立刻对龙在山,道:“孩子,这个场面十分清楚,你爹娘是逃不掉的,把你们的莽撞换成理智,本总捕不会治你们罪的,快走吧!”

龙大海暴叱道:“快走!”

梅子道:“在山儿呀,你要好好照顾你兄弟呀!”

龙大海道:“我的孩子呀,收刀吧,做个安安份份的人,为咱们龙家争口气,爹娘死也瞑目了。”

“哇!”龙在水大哭。

龙在山早在抹泪了。

这光景令王冲天与谢拐子二人火大了,谢拐子大怒,吼道:“老龙呀,英雄何需气短,咱们杀出个结果来,快意恩仇一笔勾,你怎么婆婆妈妈了!”

王冲天也道:“大吼一声归西去,咱不要窝窝囊囊的变成可怜虫,龙大海,你还含糊什么?”

尹水月道:“对呀,咱们便是死,也死得轰轰烈烈,活着才会自在呀!”

龙大海道:“咱们已自在的活了十年,尘归尘,土归土,也是还债卸罪的时候了,又何必把两个孩子拖下水?”

铁华大叫,道:“老龙呀,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你相信他们会先对咱们下手?”

青娘子叫,道:“我就不信。”

沈一中道:“龙大海的英雄气概完蛋了。”

封大川道:“他怕断了龙家根苗吗,娘的,咱们不娶老婆的人又怎样?娘的,常言道得好,三代不知爷叫啥,养的什么儿呀,娘的!”

这些人的目标对准了龙大海,听的龙在山火大了,他大吼一声,道:“住口!”

大伙吃一惊,都把眼睛集中在龙在山的身上,只听他接道:“我们听我爹娘的,我们一边看热闹。”

他拉过龙在水,又道:“兄弟,咱们一边去,小心溅一身血。”

龙在水木然的跟着龙在山退到大树下了。

嗬,郭为良吃吃一笑,他大声的吩咐:“看守龙大海夫妻的囚车,你们听清楚了,一旦动刀子,不许对他二人下刀,要尽力的保护他二人。”

“是!”捕役八人齐出声,大伙也放心不少。

便在这时候,就见姚上峰手一挥,对身边两个侄子,道:“这是官家捉拿要犯,咱们把守退路,断他们逃生之念,走!”

他一声走,当先跃在一道平坦斜坡处,姚家三人各自举刀成一排,要想逃下斜坡,那得从他三人的头上飞过去才可以。

“大开碑”郭为良道:“你们何不放光棍些,抛下手中兵器投降,至少这一路上往太原你们不受罪。”

谢拐子大吼,骂道:“去你娘的,老子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太原,老子不离开风陵渡。”

郭为良嘿然冷笑,道:“由不得你了,谢拐子!”他转而对开封府捕头张放,道:“张允,这拐子是你的了,你率你的捕役抓活的。”

张放不用吩咐,已见四个桶役腰上挂着锁链,手上举着利刀跟上来了。

张放冷冷一哂,道:“拒捕就砍断你另外一条腿。”

谢拐子心中吃一惊,他最怕敌人的家伙招呼在他的那条左腿上,他太珍惜这条左腿了,唯有失去右腿的人,才会珍惜另一条腿。

谢拐子斜着身子在移动,形势如此变化,实在令他想也想不到的事情。

双方就快交上手了,忽又听得铁雄在囚笼中大吼:“龙大海呀,你他娘的怎么不想一想,当初你把我铁雄住地吐给尤道士,才引出这件大案又搬上台面上,如今你为了传什么宗接什么代的不叫两个会用刀的儿子出刀,你太过份了。”

青娘子也叱道:“是呀,唯一的希望也落空了,龙大海,你个老小子,我们阴司去打架。”

便是沈一中也吼叫:“龙大海呀,快叫你两个儿子出刀吧,再不出刀就晚了。”

封大川更是叫的声音尖,道:“龙大海,龙大爷,我封大川的老祖宗,你开口叫你儿子出刀呀,机会一去不再来,当年你可是分的最多呀,你个老小子,王八蛋,不是人呀!”

他这是见龙大海闭目不理会,遂由求告而开骂。

忽的,龙大海抬头大声吼:“在山在水呀!”

他这么一叫,几个恶枭精神一振,郭为良等却吃一惊的转过头来瞧。

就听龙大海又高声:“在山、在水!”

龙在山与龙在水二人在五七丈外,听得他们爹的叫声,遂回应,道:“爹!”。

龙大海道:“孩子呀,你们给爹听清楚,此间事了,你二人去找尤道主,杀了他!”

龙大海只说了这几句便又闭目不说了,他这也就是对几个同伙交待,也表示,事情由尤道士引出来,那么就去杀了尤道士,也算对得起铁雄几个人了。

郭为良一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抬头看,那张放与四个捕役已把谢投子围上了。

郭为良再对洛阳捕头程万里,道:“立功此其时也,程见,率你的手下人,那个王冲天是你的人了。”

程万里吃吃笑了。

“呛”的一声刀在手,程万里手一挥,也是四个捕役冲上前,他们三人举刀一人抖铁链,这就准备拿人了。

郭为良又对南阳捕头宋长寿,道:“宋兄,这个女人呐,瞧见没有?她手上拿的是火星子,小心沾在身上挥之不去的烧烂人,她就是‘星火娘子’尹水月,当年红莲教在江湖上弄幻术吓吓老百姓,只有她的这一手是真的叫人害怕,你小心了。”

宋长寿一声冷笑,道:“这个女人她跑不脱了,总捕,你看我怎么活捉她。”

双方刹时干上了。

原来郭为良这批人未来到以前,已经把武力安排妥了,由他自己对付龙在山,其余三人率自己的人合力捉拿王冲天三人,不料又来个龙在水,而龙在水出刀与龙在山一样的怪,照个面就把一个捕决杀伤,郭为良一看心中凉了一大截,自己万难对付这兄弟俩。

郭为良正在无计可施,双方的情形又有了变化,龙大海夫妻愿意死,而不叫两个儿于再同他一样的成了官家捉拿的要犯。

郭为良对于龙大海夫妻二人的表现十分感动,这才叫“可怜天下父母心,宁愿自己死不叫儿受罪。”

现在,三方面的喝叱真惨烈,张放正面堵住谢拐子抡刀狂杀,他身后的四名捕快分两边,一边两个就是插不上手,因为谢拐子十分聪明,他据守在断崖边,他的背后是断崖,下面便是大黄河。

谢拐子的铁拐够份量,撞在张放的砍刀上发出“叮叮”响而震得张放臂发麻,如果不是两边四个捕快出刀,张放怕早退下了。

张放也故意的往后退,他要引谢拐子往里追,目的当然是要他的捕役把谢拐子包围了杀,只不过谢拐子就是不上当,他论拐但求无过,呼呼的拐声逼得捕役近不了身。

另一面,王冲天已杀得哇哇怪叫,姓王的轻功妙,他更会闪,程万里几次伸手未抓住他,反被他腾空一脚踢在手腕上,痛的程万里大骂:“个死囚泼皮。”

他骂,可也不稍退,四个捕役中那个抖铁链的捕役七次闪向王冲天背后也未得手套住王冲天,气的程万里大吼他:“饭桶!”突然间,传出一声爆裂沉响,一片火星传来,就听两个桶役哇哇怪叫的就地滚,身上在冒烟。

尹水月发出吃吃冷笑,那末长寿一声咒骂:“我宰了你这臭女人。”

他舞动砍刀带着一连串的“淋”声兜了上去,可也正是尹水月左手入袋之时,宋长寿不容地再取火葯,不要命的冲上去,十九刀已分不出方向了。

尹水月也被宋长寿的这种悍劲唬的一愣,她的右手刀立刻迎上去,于是,空中传来叮当声只五七下,就听尹水月尖降一声往外撞去。

她撞的真不是方位呀!

尹水月胸前挨一刀,好像雪白的奶子上开了花,她斜闪劈来的第二刀,却撞在那个手提锁链捕快怀中,就听那汉子一声笑:“你跑不了啦!”

这汉子也不是省油灯,双手抱住尹水月的腰,上身一挺间便与尹水月二人滚在地上了。

“星火娘子”尹水月发急十三章 的右手尖刀对着腰上的那人手臂用力狂扎狂戳不休,那捕快就是不松手,于是,宋长寿科然出腿,正踢在尹水月的刀身上,生生把尹水月的尖刀踢落在河水里。

尹水月手中没家伙,袋中火葯又不能及时取出来,另外三个捕快也压上来了。

于是,尹水月不动了,她不动口动,口中咒骂:“我把你们这些猪,凭人多呀,老娘死不瞑目。”

骂归骂,身子已不是自己的了,那个被她用尖刀扎得手臂血肉模糊的捕快,抖着鲜血他端了尹水月一脚,骂道:“你娘的,你准备挨刀吧!”

尹水月回骂:“王八蛋,老娘挨刀是吗?叫你先尝挨刀滋味。”

宋长寿急忙叫人为伤的捕快止血包扎,这捕快的手臂可也惨极了,好像双手也不会动了。

别管怎么的,尹水月也被锁入一辆囚车了。

王冲天几次未冲出重围来,他并非打算走,而是要救尹水月,要走,二人一起走。

听得尹水月的叫骂,王冲天转而一看,不由惊怒交加的大声骂:“你们老表舅子,你们如此遭塌一个女人呀,王八蛋!”

他这么一骂分了心,程万里一个箭步扑上去,姓程的挽个刀花在三冲天的面前晃,两个捕快已扑上来了。

王冲天的刀想回杀,早被程万里的刀缠住址不开,他一急想拔身狂空跃,却已晚了一步,两个捕快不用刀,四条有力手臂把他抱了个结实。

程万里一把抢过王冲天手中刀,右手便砸在王冲天的头上了。

“砰!”

“哎唷!”王冲天一声骂,他几乎昏过去了。

程万里是不会杀死王冲天的,这些动作乃是官捐们平常实用的,对付顽劣犯人,他们就是这一套,抱紧了再狠狠的给你一家伙。

王冲天就当场头冒鲜血不动了。

于是,四个捕快齐动手,匆匆的也把王冲天关进囚笼中锁上了。

现在,崖边上的谢拐子仍在作困兽斗,他对于王冲天或尹水月被抓,好像一些也不在乎。

郭为良这时候冷冷的笑起来了。

郭为良笑着走过去,道:“谢拐子,你怎么如此死心眼,投降吧,二十年后你不又是一条好汉吗?”

谢拐子气淋淋的咬牙抡拐,张放也冷冷的道:“姓谢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了,你逃不掉的。”

忽听宋长寿道:“总捕,何不铁链侍候也,他躲过上面难躲下面。”

郭为良道:“一面断崖,三面尽是咱们的人,我看他能熬到什么时候。”

远处的龙在山吼道:“谢大叔,算了吧,这情形便是我也闪不过逃不了啦,你……”

谢拐子一听大怒,叱骂道:“个小畜牲,你小小年纪就中途变卦,害你这几位叔叔们走上绝路,他娘的,龙大海是怎么弄出你来的。”

龙大海插上一句,道:“谢兄,小儿不懂事,上了尤道士的当,只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

谢拐子还在狂打响,闻言大叫:“日落西山已无光,好景已不再,你还向我保证啥?”

龙在山已嘟起嘴不开口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