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12章 名匠刀销传千古

作者:秋梦痕

福寿山仙人谷中的宋百忍不是神仙,他凭什么会知道尤道士在西北方?

其实这也是有依据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北方有人会运用算盘拨算出失掉的东西被人偷去什么方向,也有用算盘拨算出病重人的生死,也就是病人能熬过某一时辰,他就不会死。

那宋百忍便是个中翘楚,是以才会叫红红姑娘急急的告诉龙在山。

龙在山当然不会明白这些,他愣在当场直到看不见红红姑娘才猛然醒悟过来。

龙在山早就十分佩服宋爷爷与红红姑娘了,他一旦猛的醒悟,便立刻拔身而往西北,他的精神也大了。

这条山道龙在山好像走过,那是随同尤道士奔往风陵渡的方向,他也明白这正是西北方。

龙在山又听到黄河水声隆隆响,黄河之水过风陵渡便慢慢形成平滩了。

龙在山本打算找上河南岸支流去,他打算见一见阿香与吕芳子二女人,也向她二人去致谢,只不过时光太有限了,他急着想找尤道士。

龙在山也忘木了被囚在笼中谢拐子对他低声吩咐过的事,那件事龙在山打算先杀了尤道士之后,他再去办,因为也是谢拐子的遗言吧!

谢拐子对龙在山有什么遗言?那只有龙在山知道,而龙在山是不会对人乱说的。

正在奔行中,忽然间,河岸边有个人站在那里回看过来,龙在山只一看便笑了。

龙在山往河岸边奔过去了,河岸边的阿香也看到来的是龙在山,她的心中一喜,立刻便迎上来了。

“是你呀,龙家少爷,你来的真是时候。”

龙在山笑拉阿香一手,道:“阿香姐,你怎么会站在河边呀,看风景?”

阿香一声苦笑,道:“我哪有心情看风景,我家夫人去了快两天了,至今还未回来,急死人了。”

龙在山道:“你们夫人会去哪里?”他一顿,又道:“我知道去哪里了。”

阿香急问:“你知道呀,你说我们夫人去哪儿了呀!”

龙在山道:“你们夫人必是因为与谢大叔情深似海,见谢大叔被囚往太原府,她便也跟去了。”

阿香摇头,道:“不是的,我们夫人前天是在风陵渡街上拦过谢大爷哭的凄惨,只不过当天夜里就回来了,而且是同河北岸的白夫人一起来的,她们那夜不叫我跟去就划了小船走了。”

龙在山道:“走了?到哪儿?”

阿香道:“她们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

龙在山怔住了。

只见阿香又低声,道:“我好像听到一句话。”

“什么话?”

“她们说,这一等九年多,今天快发财了。”

龙在山吃一惊,道:“难道……”他急急的往河边下游奔行,阿香不明白的问:“你上哪儿?”

龙在山不回答,一路奔了两里半,他才抬头看,啃,河对岸的断崖下面停了一条小船。

龙在山吃惊的道:“她们必是去水底洞了。”

阿香问道:“龙少爷,你说什么水底洞呀!”

龙在山道:“一时间说不清楚,如果你的夫人真已去了两天,那就凶多吉少了。”

阿香道:“为什么凶多吉少?”

龙在山道:“我去过那个水底洞,撞破了头才漂出来被你救起的。”

阿香一听,哭道:“怎么办,怎么办?”

龙在山道:“阿香姐,你放心,我这就过河去瞧瞧,我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往洞中潜了。”

阿香道:“我也去帮你。”

龙在山道:“不必了,人多容易被人瞧见,那是很危险的事。”

阿香道:“那我就回去等你了,龙少爷,你找到咱们夫人就快把她送回来。”

龙在山道:“那是当然。”

他此言一出,突然双目一厉,好像被人定住了似的。

这光景看在阿香眼中,不由哈一惊,道:“龙少爷,你怎么了?”

龙在山道:“我觉得有可能……”

“什么可能呀?你在说什么?”

龙在山拔腿便往渡口跑,也不回答阿香的话了。

阿香也追不上,自言自语道:“龙少爷别是得了失心疯症了。”她往回走去了。

龙在山一路奔行一路在懊恼,口中喃喃的:“可能,太可能了。”

他在说什么?他这是指的什么事?

前面就见渡口了,渡船上已站了八成人要渡河,龙在山看那渡船上船老大把竹篱顶住岸边要放船,急的大声叫:“等等,等等!”

还等什么?船已离了岸,就快五丈远了,那龙在山可不管这些,他一个飞云纵,半空中他翻斤斗闪狐步,“轰”的落在船边沿,万幸未落在河水里,吓的一船人大惊失色,直呼龙在山“猴急”。

船老大还抱怨:“你这是干啥,想赶着向城隍庙报到不成。”

那地方的风俗,死人当天必先往城隍庙报到,名之日“报庙”,这事还须二更天,孝子孝孙一同陪着去。

龙在山讪讪的道。“对不起,急事,急事!”

于是;渡船放船顺流划,直到对岸已是半里远了。

龙在山真大方,一块碎银子抛在船边的竹筐内,那是任由过客看赏的,龙在山给的是银子,别人抛的是方孔小铜钱,更引得船老大一瞪眼,龙在山已走远了。

此刻,龙在山心中想的那件事并非不可能,因为他琢磨过,那尤道士八九不离十的把念头打在风陵渡了。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龙在山就是想到这个原因,他才相信尤道士必会来。

尤道士在“仙家道观”存的积蓄全部被驼子大叔,也就是那个“大开碑”郭为良弄去了,郭为良才是个黑心的人物,他是不会为尤道士留下些什么的。

尤道士失去所有,他就会再把主意打到别人头上,对于当年红莲教中七大护法,他是无法再敲他们几个了,但对于还有三处过着悠闲岁月的封大川、王冲天、谢拐子与尹水月三处,尤道士便不会轻言放过。

尤道士的决定最优先的当然是谢拐子的水底石洞,那是绝对可以找到的,只不过多加小心罢了。

其实,龙在山这就是就事论情,依情推断,至于尤道士会不会来风陵渡,那却是因为宋百忍的一句话,来百忍叫他往西北。

龙在山走的就是西北向,那不正是风陵渡吗?

龙在山增强了信心,他以为尤道士必是已经来此风陵渡,伺机去找谢拐子的宝物了。

龙在山越想越对,一路狂奔便到了断崖的一边,他可不再多逗留,看看西落的日头,龙在山匆匆的取出一个头罩把头先套上,靴子脱在石头边,紧一紧身上的衫裤,他便抬头看断崖上的石崖。

那是谢拐子告诉他的,谢拐子叫他抬头找那个断崖上有一棵小榕树的地方。

龙在山沿着河水慢慢的游向下游,直到半里远,他才发现断崖七八丈高处有一棵纠根在凸出尖崖上的小榕树,不由精神一振,他不再往下游找了。

那正是谢拐子说的地方,龙在山再看地形,他好像就是由此入水的。

龙在山想着下水的事,不由更恨尤道士,因为当时尤道士还划着小船,他不救自己就走了,真是工八蛋。

龙在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头下压,双腿倒立,便把上身压向水中,他用手疾抓,一路抓到那个洞口处。

龙在山这一回他不再直往水中划,他在水底抓石头,这也是谢拐子告诉过他的。

谢拐个对他说的最详细,叫他到了洞口一路抓着洞底石头往洞口走,而且比潜水还快。

龙在山就是照着谢拐子的话,一路十分顺利的进入洞中,直到斜坡处他往水面爬,于是……

于是龙在山先是伸出头来,他也吃一惊,因为洞中的石头上放了一丈火把燃的洞中火红。

龙在山贴着水边喘大气,他也算在休息,半晌,他才稍稍把头抬起来瞧,这么一瞧之下,他吃一惊,因为不远处地上有两具尸体。

龙在山不知道这两具尸体乃是吕芳子与白翠儿二人的,只不过龙在山可想不到如今洞中正有个人在寻宝呐!

龙在山还以为那火把乃是这二女放置的,他正慾起身去探看,忽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传来,龙在山又不动了,他遁声抬头望过去,啃,有个人正用刀子在壁上敲敲打打,又摸着,那个黑影子对于龙在山不陌生,可不就是龙在山一心慾杀的尤道士。

尤道士果然来了,而且还找到洞中来了。

龙在山发现是尤道士,他慢条斯理的自水中站起来,畸,尤道士还未发现他呐!

龙在山当先走到两具尸体边,这一回他更吃一惊,因为白翠儿身上中有短箭,那吕芳子身上被尖刀捅了个大血洞,便二女的附近地上,血迹也是一大片。

现在,龙在山轻悄悄的走向尤道士,那是在洞的转弯处有些黑乎乎。

龙在山站在尤道士身后两丈远,他突然大吼一声,道:“尤道士!”

“哎唁!”尤道士吓一跳,几乎撞倒,但当他发现是龙在山的时候,先是一愣后又笑:“嗨,原来是我亲爱的徒弟来了,吓我一大跳。”

龙在山冷冷道:“真可惜未吓死你。”

尤道士一笑并不恼,道:“开玩笑,我的徒弟呀,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想早死?”

“这是什么话,我找你是真心要把我的赌技传授你呀,我如果不传授你,这一辈子心不安。”

“你又来诱惑我了!”

“这是什么话,答应的事岂可不履行呀,人无信而不立的道理我还懂。”

他顿了一下,又道:“徒弟呀,我知道你心中正在难过,再大的本事也救不了自己的父母,很痛苦的,只不过你千万要想开一些,人呐,种的什么因就结什么果,你就把过去的不愉快抛诸脑后,一切咱们重新再来过,这以后我把技术传了你,再加上你的功夫,大江南北就看咱们的,绫罗绸缎挑着穿,山珍海味换着吃,师父谁叫你的口袋银子花不完,你看好不好?”

龙在山嘿嘿笑,他只一听完尤道士的话,开口便是骂:“好你娘的蛋,去你娘的师父不师父,你如果那么有本事,你还到处敲的什么银子呀!”

他这是开窍了,尤道士心中也以为这小子不可欺。

尤道士猛一愣,道:“你这是犯上呀,徒弟!”

龙在山叱道:“死到临头你还攀交情呀,呸!”

尤道士大吼:“犯上骂我,你还想杀我呀?”

龙在山道:“尤道士,你娘的,是不是你把谢拐子的两个女人杀了?”

尤道士大叫,道:“冤枉啊,我怎么乱杀女人呀!”

龙在山道:“这里就是你一个,你也不是个好人,不是你杀谁杀的?”

尤道士道:“小子,你怎么不去仔细瞧,她们死在自相残杀呀!”

龙在山道:“我不信!”

尤道士道:“来,我叫你瞧瞧。”

他当先往两具尸体边走去,龙在山便也跟了会,那尤道士提着断崖上方,道:“上面有个机关盒,里面暗藏袖箭,这女人必是中了盒中袖箭而亡,至于这个女人嘛,我看她是先被这女人暗下手刺死的。”

龙在山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却认定你杀的。”

尤道士大吼,道:“放屁,我尤天浩从不用袖箭,怎么是我杀的?”

龙在山道:“就是你杀的。”

尤道士道:“娘的,你是来找茬儿的呀!”

龙在山道:“我不找茬儿,我来杀你。”

尤道士惊道:“我真的未杀她二人呀!”

龙在山道:“不但她二人是你杀的,我的爹娘也是你杀的,大叔几人更是你杀的。”

尤道士大叫:“你疯了呀!”

龙在山十分平静的道:“尤道士,也许他们不是你亲手所杀,但却与你脱不了关系。”

尤道士道:“什么意思?”

龙在山道:“你若安份的住在‘仙家道观’中,不去向他们七人敲银子,天下至今是太平的,我龙大少仍然是洛阳城中的龙大少,都是你,你他娘的身边卧了一匹狼,驼子原来是太原总捕盯紧了你,你娘的害得大伙今日落得如此下场。”

他反手腰上拔出刀,那可是他兄弟在水磨的宝刀,尤道士一看便紧张。

龙在山尖刀在手又沉声喝叱,道:“尤道士,你太爱财宝了,我以为你找了此处以后必会又去三尖山,然后一路找上留香谷。”

尤道士道:“我当然去找,他奶奶的,可把老子气死,姓郭的把我积存的全搜去,他带着官兵还抓人,我在打算去干掉姓郭的。”

他又低声下气的对龙在山,又道:“阿山呐,你今天暂且忍一忍气,等我去杀那部为良,之后,你我再交手。”

龙在山冷冷道:“尤道士,你省省吧,凭你想杀姓郭的呀,算了。”

尤道士道:“咱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名匠刀销传千古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