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3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作者:秋梦痕

龙在山出了洛阳城往西北方,过了黄河他走的快,一口气奔到“仙家道观”那座山崖下,抬头看去,山上道现很静,不知尤道士在不在里面。

尤道士弄走他爹一万两银子,这件事还是他娘告诉他的,他当然对北道士不够意思而生气,但他却更气自己三天不到输了那么多银子,他想了一下,便决心前来找那个尤道士了。

此刻,龙在山已来到“仙家道观”的门外面,他去推观门,但他推了半天推不开,还以为哑巴驼于睡大觉去了,于是他拍着观门大声呼叫:“驼大叔开门呀!”

“呀”的一声门开了,龙在山的双目一亮,忍不住的吃一惊,道:“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哈……”开门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赌输衣裳的那一位美姑娘。

姑娘笑着对龙在山道:“进来呀,你站在那儿发的什么呆呀!”

龙在山走进道观,他见姑娘又把门关上,立刻问道:“我师父呢?还有驼子大叔。”

姑娘笑笑,道:“他们呀,都不在。”

龙在山道:“他们会去哪儿?”

姑娘道:“他们各怀鬼胎,各有心事,一个走前一个走后,八成不是去干什么好事。”

龙在山道:“你怎么这样说我师父呀!”

姑娘摇头笑了。

“难怪你会被你爹娘赶出门来,你还打算认贼作父呀!”

龙在山道:“你又怎么会知道的那么多?”

姑娘道:“我早就知道那个恶道士不是东西,他邪门得紧,他叫你爱赌犹胜过小命,一天不赌你手就痒。”

龙在山道:“又被你猜对了,不错,为赌我已废寝忘食了,而且赌大赌小我不在乎。”

姑娘道:“你快把你爹娘气死了。”

龙在山道:“所以他们把我赶出门了。”

姑娘道:“如是我呀,我非把你用链子锁在家中,不叫你出去。”

龙在山道:“你比我父母还狠,那会要我的命的。”

姑娘道:“哎唷,你已超过五指猴王了嘛!”

龙在山道:“谁是五指猴王呀,我怎么没听说过。”

姑娘带着龙在山到石洞里一间石室中,她笑吃吃的道:“你没听过的事情还多着呢。”

龙在山道:“五指猴王是谁呀!”

姑娘道:“那是个最爱赌的人,原本家财万贯,可是全被他赌光了,当他要下决心戒赌,便自己斩断了一根手指头,他的父母先气死,然后妻子也走了,到最后女儿也成别人的了,这中间他一共斩了五次手指头,他现在只有五根手指头,只不过他好像运气不错,又赢了不少银子,人家便叫他是五指猴王了。”

龙在山并未觉吃惊,他笑笑,道:“如是我,才不会斩自己的手指头,想法子赢回来呀!”

姑娘吃吃笑了。

龙在山问姑娘,道:“你怎么来到这里呀,你又不是出家人,留下来被尤道士发现就不妙了。”

姑娘道:“我是来上香的呀,道士不在我就留下来了,真巧,你来了。”

龙在山道:“那你何时离开这里呀?”

姑娘道:“你在撵我走呀!”

龙在山道:“你不回家你家里会担心的。”

姑娘道:“你倒成了好心人了,有一天我带你见见我爷爷,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龙在山道:“等我学会我师父那套本事后,我会去看看你的家,只不过现在我不去。”

姑娘一笑转身走到另一石洞,匆匆的端来两碗面放在石桌上,道:“来吧,我下的面,一人一碗。”

龙在山道:“我真的饿了。”

他端起碗就吃起来,那姑娘吃的很文静,边吃边对龙在山道:“龙公子,一个人只会赌太没意思了,你可否喜欢武功呀!”

龙在山道:“学武功?洛阳城中有武馆呀!”

姑娘一听哈哈笑了。

姑娘放下碗:“开武馆的那点本事呀,差远了,不够瞧的。”

龙在山道:“那要跟谁学?尤道士好像本事也不错,我求他教我。”

姑娘摇摇头:“我教你。”

龙在山吃吃笑,大嘴巴挂着面条笑,道:“你……”

姑娘却一本正经的道:“我教你几手容易学的本事,你只要练熟记牢,你就比他们的本事大。”

龙在山道:“你教我,你怕是我也打不过,你……”

姑娘道:“吃饱了咱二人去前殿,看看咱俩个谁把谁打倒。”

“赌啦!”

姑娘道:“又是赌,你准输。”

龙在山匆匆吃完放下碗,道:“走,前面去,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

姑娘一笑,二人便来到屏风前的大殿上,姑娘双手插腰站,俏生生的头一点,道:“出手呀!”

龙在山道:“我是男你是女,你先出手。”

姑娘道:“我比你大,我让你先出手。”

龙在山的双拳举得高,哈喝一声:“打!”

他的拳头明明打向姑娘的双肩,却不料眼睛一花他打了个空,只觉肩头有人拍,回头一看吓呆了,姑娘就站在他后面。

龙在山又回身打下去,那姑娘眼明手快一把抓,立刻把龙在山摔个大筋斗。

龙在山吃一惊,道:“你好像没使劲就把我摔躺下,你好像真有功夫嘛!”

姑娘道:“什么好像有,不服气要比呀!”

“赌就赌。”

“什么赌呀,比功夫。”

龙在山道:“我喜欢说赌嘛!”

龙在山站起来了,而且他手上在拔刀,那把刀是他兄弟龙在水送他的。

只不过当龙在山把刀拔出来,姑娘眼睛一亮,道:“你这刀……”

龙在山得意的道:“怎么样,你是不是怕了?”

姑娘道:“我问你,这把刀你从哪儿得到的?”

龙在山道:“我兄弟送我的呀!”

姑娘道:“拿来我瞧瞧。”

龙在山道:“有本事来夺去。”

姑娘吃的一笑,道:“可是你说的。”她说字方出口,人已往龙在山抓去,龙在山手中刀刚砍出一半,但觉手腕一痛,再看右手,刀已不见了。

龙在山吃一惊,只见姑娘正在审视着手中的刀子。

龙在山道:“姑娘呀,你好快的身手呀,你可以当我师父了。”

姑娘仍然在看刀,她还自言自语,道:“这把刀真好,这是一把宝刀咧!”

姑娘又走到殿门口再细看,龙在山过来了,他对姑娘,道:“姑娘呀,我要拜你为师了。”

姑娘道:“我教你几手救命招式,只不过你有了这把刀就更不同了,你要好生学我教你的招式,你如果学的快,我会再教你一招杀法,你就无往而不利了。”

龙在山笑道:“看你如此吹牛,你好像成了剑仙嘛!”

姑娘道:“你把我当成剑仙也可以呀,嘻……”

“仙家道观”里住着龙在山与那位姑娘,算算日子,两个多月过去了,龙在山果然很用心的练功夫,练到高兴时,几乎忘了赌。

姑娘十分高兴,她与龙在山一起,好像特别快乐。

一身汗水,龙在山接过姑娘递给他的茶,喝了两口才笑吃吃的道:“对了,我怎么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真是太湖涂了,也只是叫你姑娘的不够亲热呀!”

“我叫红红。”

“红红姐!”

姑娘笑开怀了。

龙在山喝了茶,他站起身来:“红红姐,你教我的步法什么名呀?”

红红姑娘道:“狐步!”

龙在山听的一愣,道:“看上去好像是人跳舞嘛!”

红红姑娘道:“步法虽简单,花式可不少,那要你临场才知道……”

她要过龙在山腰上插的尖刀,道:“刀拿来,我教你一招刀法。”

龙在山道:“才一招呀!”

红红姑娘道:“只一招就叫你扬名立万。”

龙在山似乎相信她的话,立刻把宝刀交在红红姑娘手中,道:“你比划了我看。”

红红接过宝刀,她流露出很喜欢这把刀的样子,走到殿前,道:“我这一招刀法名叫‘狐杀’,你记住了。”

龙在山道:“狐步配狐杀,全与狐狸有关系呀!”

红红姑娘道:“那是因为狐狸最聪明,世上只有狐仙,你几时曾听过狮仙狼仙的?”

龙在山一听笑了。

红红姑娘舞动宝刀,看起来刀在她的右碗肘下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奥妙之处,然而只此一招,龙在山学了好几天。

有一天正午时分,红红姑娘突然一瞪眼,道:“我忘了,我该回家去了。”

龙在山吃一惊道:“姑娘你离开我了,红红姐!”

红红姑娘道:“我爷爷吩咐过,三月不能冒头,必须三月之前回去,所以我要回去了。”

她还说走便走,立刻往“仙家道观”门外走去。

龙在山跟出来,道:“就我一个人了,我怎么办?”

红红姑娘道:“你应该回去你家呀!”

龙在山道:“可是我爹妈他们不要我了。”

红红姑娘道:“只要你不再赌,只要你多练功夫,你爹妈还是会喜欢,你知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吧!”

龙在山默然了。

红红姑娘又对龙在山笑笑,道:“你回洛阳吧,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她扬扬手,立刻转身而去,过了一片荒林就不见了。

龙在山只得往山下走,他还真的回不了家了,因为他才走出两里半,就见尤道士与驼子大叔回来了。

尤道士发现迎面来的是龙在山,不由得一声喊,道:“喂,是你呀,徒儿!”

龙在山道:“真巧,你们今天回来了。”

尤道士道:“你怎么到山里来了!”

龙在山道:“我是来找师父你的呀!”

尤道士道:“找我干啥子?”

龙在山道:“我在赌坊赌输了,被我爹娘赶出门,想想师父的本事,我要来学,学会了以后再把银子赢回来。”

尤道士一听哈哈笑了。

他拍拍龙在山的肩,笑道:“可以,不过你爹妈把你赶出门,你就跟我吧!”

龙在山道:“当个道士呀!”

尤道士道:“当不当道士没关系,不过短时期龙在山我怕没空教你了,我有几桩事需要办,你等我空下来再教你几手。”

龙在山忙点头,至少先有个吃饭地方不会饿肚子。

三个人一路进入“仙家道观”,那哑巴驼子忙着去弄吃的,龙在山就陪着尤道士进入洞室中。

尤道士忽的一声叫,道:“哎呀不好了!”

他这么一声吼,龙在山就吃一惊,他忙问:“师父,什么事情不好了?”

尤道士也不理会他,立刻奔到附近的小石洞口处,他眯着眼睛往石洞瞧,叫道:“我养了两头狐狸会不会饿死了呀!”

说着他用力推开门,却发现石洞是空的。

龙在山知道这件事,为了两只狐狸,他还同那位红红姐打过赌,结果两头狐狸逃掉了。

龙在山当然不会承认这些,他也曾同两头狐狸睡一起,把他的身子弄得騒臭难闻。

尤道士奔到殿后面,哑巴驼子在做吃的,他站在灶台冲着哑巴驼子大吼:“你怎么不小心,把两只狐狸也弄逃掉,你……”

哑巴驼子直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尤道士叹口气,道:“算了,算了,至少你赶去开封救了我。”

尤道士又走回到他的石室中,他冲着洞底供的那个“红莲教第五代祖师神位”深深一拜,道:“大伯,明日我找去南阳府,唉,本来是早就去过了,可是我中了青娘子的毒刀差一点死掉,我在客栈疗毒伤,至今才好过来。”

尤道士冲着神位再拜,又道:“弄来的银子我分别送到大妈、二叔他们手上了,大伯呀,你要保护我顺利的把这件事力、成功。”

龙在山不知道什么是红莲教,他住在“仙家道观”先是半年多,又同红红姑娘住了三个月,对于洞底神位,他连看也懒得看。

今见尤道士对这神位十分恭敬,口中还念念有词,他这才仔细的瞄了神位几眼,尤道士回过身来对龙在山,道:“小子,叩头!”

龙在山道:“师父,谁呀?”

尤道士沉声道:“叫你叩首你叩首,问什么。”

龙在山立刻跪在蒲团上叩了三个头才站起来,尤道士指着神位对龙在山道:“你小子听清楚,神案上供的人你爹知道,你叩头是代表你爹,知道吗?”

龙在山道:“我爹在洛阳城做生意,他怎么会知道!”

尤道士冷冷一笑,道:“我对你说,你爹当年就是在他的手下当杀手,他是你爹的主子。”

尤道士的话令龙在山直摇头,道:“笑话,我爹怎么是他手下的杀手,你开玩笑,我爹连杀只鸡也不会,洛阳都知道我爹还是大善人呐!”

尤道士道:“你小子早晚就会明白。”他说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