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4章 飞龙出海显神威

作者:秋梦痕

大快亮的时候,从南阳城走出一位戴着一副二饼子眼镜的老人,这老人的鼻梁支着眼镜,鼻头上方还贴了一块白布,因为他的鼻子受了伤。

这老人不是别人,“都来顺当铺”的张二爷受了伤。

这张朝奉边走边用力的抱住胸口上,好像他怀中藏了什么宝怕人抢走似的。

张二爷边走边咕哝,两只眼睛骨啥啥的往前看。

虽然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宝,只不过一万八千两银子比之宝物也差不多的一样会引起外人的觊觎。

张二爷这是奉了老板的命,前来送银子的,就听他口中还带骂:“娘的皮,那个娃儿我看他顶多不过十一二、十二三,顶多十四小年纪,竟然杀伤两个人呀,嘿,他是谁家的顽童,出手就伤人。”

说到“伤人”二字,张朝奉忍不住的用手摸摸受伤的鼻子,那正是龙在山用小铜钱掷伤的。

就快走到白河岸了,天尚未大亮,但自河面刮来的凉风令张二爷心情稍有舒展,远远的,他发现有个人站在一棵柳树下,张二爷用力瞄了一下,便匆匆的过去了。

大树下面正是龙在山,他见来了张朝奉,忍不住的吃吃笑,道:“晦,早啊!”

张二爷心中不高兴,此情此景,还来这一套呀!

他走到龙在山面前站住了。

张朝奉上下看看龙在山,道:“年轻人,我看你长的是人模人样富贵相,你是怎么啦!”

龙在山道:“我怎么了?”

张朝奉道:“你年纪轻轻的不学好,杀人勒索全有了,我问你,你爹妈他们干啥的,教出你这作孽子孙呀!”

龙在山一怔,道:“老大爷,我没你说的那么坏,我是大好人呀!”

“哦呸!”

朝奉往地上吐口水,叱道:“再加上一条,你还会说瞎话,可恶!”

这正是大清早见面没好话,龙在山也火大了。

龙在山面皮一紧沉吼,道:“喂,我这里称你一声老大爷,你那里骂得我狗血淋头,你才叫可恶。”

他把手一伸,又道:“拿来!”

张二爷左右看看,他心一狠,道:“要是我不给你呢?”

龙在山道:“我们去杀你老板沈一中。”

张二爷道:“南阳府是个有王法的地方,你就不怕官家捉拿你呀,小子!”

龙在山道:一要你瞎操心,你拿不拿来?”

张二爷叹口气,道:“你哟,小子呀,你失了人性,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他在身上掏,他掏出一把银票来,上面单是盖的图章,每一张就有十几个。

龙在山伸手接,张二爷暴退一大步。

龙在山道:“怎么了,你不给?”

张二爷道:“给,只不过我老人家几句忠告你听着。”

“说吧!”

“你今取了这么多银子,赶快找地方藏起来,吃喝嫖赌你不沾,足够你吃上二十年也花不完,你改邪归正当好人,你爹妈能活一百年,你若不改仍乱来,小子呀,小心天打雷劈你……”

龙在山一听,忍不住的笑道:“张朝奉,我说你怎么朝奉工作干起来,就听你这一席话,你应该出家。”

“出家?”

“是呀,出家人才劝人为善,哪有朝奉心眼宽的,当铺朝奉我知道,洛阳城就有七八家,朝奉们拿了可怜典当人的东西最狠心,宝物也叫不值钱,当一两给二钱,两眼一闭喝人血,你……说对不对?”

张二爷大怒,立刻把银票递过去,道:“呶呶,拿去,拿去,娘的皮,够你全家人买棺材的了。”

龙在山见了银票忘了张二爷骂他,他还吃吃笑,一张一张的数起来。

数了一遍数二遍,张二爷叱道:“何不脱了靴子,连着你的脚趾头一起算。”

龙在山不理会张二爷,地算了三遍才算完,答道:“够了,够了,一共一万八千两。”

他把银票往怀中塞,笑道:“张大爷,真是辛苦你了,咱们再见了。”

张二爷沉声道:“谁同你这个强盗再见,走!”

龙在山一笑转身便往树林中行去,他笑的好自在。

张二爷有些气结,虽说银票不是他的,眼看着大把银票自他手中交给别人,免不了心中有气。

张二爷骂不绝口的回城去了。

猛古丁自大树后伸出一只手,生生拉住龙在山,龙在山还吓一跳,当他看清楚抓他的人,便笑了。

抓他的人当然是尤道士。

尤道士为什么不出面?这就是他诈的地方了,这些时尤道士明白一件事,他是在玩火,他向恶人去勒索,少叫人知道他的模样最好不过了。

尤道士甚至连张朝奉也不见面,收银子由龙在山代劳出马,他却远远的躲一边。

此刻,他揪住龙在山冷冷道:“拿来!”

龙在山一笑,道:“我不就是在找你呀!”

他自怀中取过银票,又道:“一万八千两,你数数。”

尤道士当然数,而且数的很仔细,然后他看看龙在山吃吃笑了。

尤道士取了一张百两银票交在龙在山手中,道:“徒儿呀,这一回你的功劳大,而且还在身上挨了扎,这一百两你留着用吧!”

龙在山十分感动的道:“这是给我的?”

尤道士道:“是呀,跟在我身边办事情,吃香喝辣少不了你的好处,对不对?”

龙在山笑了。

自南阳府至登封县,朝北要走三天半,尤道士为什么去登封县,那是因为少林寺就在登封县。

如今尤道士心中乐透了,因为身边多了个龙在山。

尤道士绝对想不到龙在山还有一身本事看上去比他还要强,原是以为龙在山会死在白河岸,尤道士便打算不出面,再设法子治那沈一中的,因为尤道士心中明白,他绝对应付不了沈一中与铁雄二人合击,谁会想得到,龙在山把这二位当年红莲教护法摆平了。

尤道士想到这一段,忍不住哈哈笑了。

尤道士笑,龙在山也笑,因为龙在山此刻又有赌本了,这一百两银子就是赌本,不赌那怎么成?

龙在山有银子闹不住,他想到了赌桌上的几粒骰子在滚动,太妙了。

忽的,尤道士走在前面对龙在山,道:“我可爱至极的好徒弟呀!”

龙在山立刻笑道:“师父,你只要不再伸手打我就好了,何必把我说得那么可爱呀!”

尤道士道:“放心,以后我连你一根头发也不伤,我把你当成我的心肝宝贝一样。”

龙在山吃吃笑了。

尤道士道:“徒儿呀,咱们今天早住店,你在店中想吃什么要什么,我要先去个地方办件事,完了我回来再找你,咱们一齐上少林。”

龙在山道:“我同师父一起呀,行不行?”

尤道士伸手扬起巴拿要打人,因为龙在山又出主意了。

只不过他的手可未打下去,吃吃一笑收起来了。

“不行,这件事也只有我一人去办,多一个人也不行,你听话,就在客栈等我了。”

龙在山也发觉尤道士的巴掌,却是未打他,倒也令他心中一宽,立刻点头,道:“好嘛,我在店中等你回来。”

尤道士愉快的又道:“千万别走开哟!”

龙在山道:“不会,不会的。”

龙在山一心要学尤道士的那一手赌功夫,他尽是在委屈求全充乖少年。

绕过伏牛大山边、前面快到宝丰县,这儿县城虽不大,住的人可不少,两条小街连到城门外,有几家客栈就是开在南城外。

尤道士与龙在山二人刚出现,六七个伙计迎上去,六七个伙计不是一家的,他们抢着拉生意。

尤道士不听伙计的叫,他带着龙在山走进那家“中原大客栈”,两个伙计已跟在后面笑开怀了。

“爷们住店住对了,咱们客栈最齐全,山珍海味虽没有,五肉小菜最齐全。”

另一伙计接道:“大房间,小房间,大小房间十几间,一张棉被三寸厚,虱子臭虫一只也没有。”

龙在山忽然回头问:“蚊子多不多?”

那伙计一笑,道:“一把杂草烧到三更天,蚊子一只也没有,哈……”

“哈……”龙在山也随之笑了。

“中原大客栈”的客房相当干净,至少龙在山就觉得还不错。

尤道士对伙计吩咐,道:“弄几样最好吃的小菜送过来,酒嘛……一斤二锅头”

他转向龙在山,道:“徒儿,你再来上五十个饺子吧!”

龙在山一听便笑了:“行,五十个水饺我吃得了。”

那伙计还冲着龙在山笑,道:“小师父,你真能吃。”

龙在山道:“你怎么叫我小师父呀!”

伙计笑指尤道士,道:“这位道爷叫你徒儿,你不就是小师父呀!”

龙在山道:“我并末出家呀,伙计。”

那伙计吃吃一笑,道:“俗家弟子也一样呀,小师父,你说是不是?”

他笑着便出房门去拿吃的了。

尤道士对龙在山道:“怎么了,你不愿当我徒弟呀?”

龙在山道:“我不打算出家嘛!”

笑笑,尤道士道:“我也不会作法呀,娘的,我尤大浩也是走投无路呀!”

二更天还未到,尤道士对龙在山,道:“徒儿,你先睡吧,我要出去办事情。”

龙在山道:“不用我跟去?”

尤道士道:“不需要,时间快的话,我明天晚上就回来。”

龙在山道:“很远呀!”

尤道士道:“我亲爱的徒儿,你又忘了为师的作风,我不喜欢你问太多的话。”

龙在山不开口了,他只能点点头。

龙在山就没想过,凭他现在的功夫,尤道士也打他不过的,又何必受尤道士的摆布?

只不过龙在山的心中充满了一个“赌”字,他是一心要学尤道士的“赌功”,倒忘了他的武功了。

大街上传来梆子声,只一声便知道敲的是二更大了,这时候宝丰县城已进入黑暗世界,连一点灯光都看不到,加上这夜月黑头,便十尺外也看不到人影子。

尤道士离开宝丰往回返,他一路奔到伏牛山脚下,那已经快是五更天了。

化路不好行,但山道上立了一块石碑,写的是“烈妇崖”三个字。

这烈妇崖在这一带根出名,说的是一位妇人被强盗掳到大山里,她拼命不从而自一处断崖下跳下,活活的摔死在这儿,后人敬她贞烈,立碑纪念。

尤道士当然不会管这些,他一路奔进山谷中,真荒凉,他直入谷中五里深还没遇上一个人。

现在,尤道士登上一座半山峰腰往深沟中瞧过去,林深处露出一座大茅屋,再细看,好像有个汉子在劈柴。

尤道士对那个劈柴的不陌生,劈柴的当年在红莲教中掌管着大伙房,红莲教的“大斧头”石涛就是他。

这石涛乃忠义人,当年教主尤化云被杀,红莲教人四散奔逃,这石涛便拼命的探着尤五娘与小儿胡少卿逃出来,他们三人便住在这烈妇崖深谷。

这一住就是十年,日子过得真辛酸。

尤道士一路往沟中小道走过去,到了沟底他才发一声喊,道:“石涛,我来了。”

茅屋前劈柴的大汉猛抬头,不由扛起斧头叫:“哟,是你呀,侄少爷!”

于是自茅屋中奔出两个人,这二人一男一女,那女的已四十多岁了,一身的干净打扮,男的不过比龙在山大不过两三岁,二人站在石崖边上看下来。

尤道士拔身跃上去,急步走近那女的,他双手抱拳就施礼,道:“姑姑,你们都好。”

那女的乃尤五娘,她乃尤化龙的小妹,嫁了姓胡的,也是为了逃命,带着儿子来到这深山中。

胡少卿认识尤天浩,小时候也曾一起学武功。

胡少卿迎着尤道士,道:“天浩哥,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乡?”

尤天浩苦笑,道:“那得改朝换代了。”

他拍拍石涛,又道:“阿涛,真难为你一片忠心呐!”

“大斧头”石涛呵呵一笑,道:“侄少爷,你不会冒着危险打从老远的前来说这句话吧?”

尤天浩道:“板荡识忠臣,咱们进去说话。”

尤五报沉声叱道:“天浩,你莫非干上没本生意了?我不花这样的银子。”

她用力拉过儿子胡少卿,又道:“咱们宁过苦日子,也不会叫你去冒这种险。”

尤道士道:“姑姑呀,天浩有分寸,我怎么会去抢?这些银子也是应该取的呀!”

尤五娘道:“哪儿弄来的?”

尤道士道:“姑,我找到了七大护法。”

他提到红莲教七大护法,尤五娘全身猛一震,石涛急问,道:“龙大海他们呀!”

尤道士道:“不错。”

尤五娘道:“记得当年他们七人联手对付姚家堡,那段仇恨弄得双方警同水火,可是,唉……”

尤道士道:“七大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飞龙出海显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