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5章 江湖犹似万人冢

作者:秋梦痕

江湖原是险恶的,充满泥谲的坑人地方,而龙在山从未想过这些,虽然他爹龙升曾是红莲教大护法,但龙升却不叫儿子往江潮去躺混水。

龙升如果也把儿子引入江湖,那才令人为他龙家可悲可叹了。

也因此,龙升从不提往日的一切,甚至红莲教的事也不再向人提。

龙升也不叫妻子梅子提过去,他夫妻就在这洛阳城开起绸锻在来了。

洛阳城谁会想到万象与更新两大绸缎庄的龙东家,竟然会是当年的红莲教大护法?

洛阳城的人们只知道龙大东家是富豪。

只不过也许造孽的银子会烫手,不义之财取不得,姓龙的两个儿子有毛病,一个爱赂一个爱磨刀,好像全都是天生成的怪毛病,读书吗,娘的,搁一边去。

龙大海再凶残厉害,总不能把两个儿子活活打死,须知虎毒也不食子。

龙在山就没有江湖经验,所以他被尤道士牵着鼻子走,他还不知道,如今听了尤道士的话,他吃了一惊。

尤道士也发觉龙在山吃惊,他却淡淡一笑,道:“徒儿呀,你怎么不体会一下呀,江湖比拳头,谁大谁老大,你懂吗?”

龙在山道:“师父,我不懂。”

尤道士又想发火,道:“因为你是猪。”

一怔,龙在山道:“我像猪吗?”

尤道士道:“江湖上很多不像猪的人,他们行事就同猪一般,缺大脑。”

龙在山道:“师父,少林寺和尚们苦练功夫,他们人出家,四大皆空呀,还学武干啥?”

尤道士道:“说你猪你不服呀,我告诉你,少林寺那些和尚们苦练功夫呀,还不也是为银子,你想想,少林寺上百和尚要吃喝,设银子成吗?”

龙在山吃一惊,道:“他们练功也抢人呐?我不信。”

尤道士道:“他们怎么弄银子,方法很多,只不过我没有细加研究罢了。”

他这是白说。

龙在山道:“师父呀,你说的很清楚,我听的更糊涂。”

尤道士却木理会龙在山,他“噫”了一声,道:“他娘的,这姓封的是怎么了,这么久不出来!”

龙在山道:“他跑不掉的,咱们看得见。”

尤道士道:“我怀疑。”

龙在山急问:“师父又怀疑什么?”

尤道士道:“他可能真的跑了。”

龙在山道:“走,我们去瞧瞧。”

尤道士当先往对面的三合院跑,龙在山急忙在后面紧跟上。

尤道士边跑口中骂:“他奶奶的,天天打雁莫叫雁啄瞎了眼。”

龙在山道:“师父,他上不了天,也入不了地,他跑不掉的,放心啦!”

尤道士道:“你知道个屁,姓封的当年乃红莲教大护法,邪门歪道他学了不少,谁保证他不会土遁穿墙术呀,他妈的,快!”

龙在山边跑边道:“什么是红莲教,好厉害呀!”

尤道士很想说出,你爹就是红莲教,他说到嘴边不说了,他知道说了只有引起龙在山的不相信。

现在,两个人奔到小院大门口,尤道士大声吼,道:“封大川,你个王八蛋,怎么这么久还不走出来?”

他叫的声音够大,但院子里面静悄悄。

龙在山道:“真的土遁穿墙过呀!”

尤道士大吼,道:“封大川,咱们进去了。”

“轰”的一声响,尤道士暴出一腿把院门踢开,他却不进去,转头对龙在山道:“进去,看姓封的在干啥!”

龙在山道:“师父,你不进去?”

尤道士道:“我把守在这里,快进去。”

龙在山傻呵呵的点点头,道:“好,我进去,师父你要守紧呀!”

尤道士道:“进去以后多加小心,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呀!”

龙在山道:“师父说的对,我会小心的。”

龙在山果然很小心,他先跃在墙头上,他才不会贸然的往内走,怕姓封的抽冷子给一刀。

龙在山想到封大川的虎头刀心就寒,任何人要是挨一刀,便骨头也会被砍断。

龙在山怎知他此刻的功夫有多么高,他不比一流高手差,他每经过一次搏杀,无形中功夫就进了一大步,当初红红姑娘就说过,再经磨练,他可以横行江湖。

只不过龙在山仍然想不到这一点。

“忽”的跳落小院中,龙在山还绕到院中央,小声细气对守在门口未动的尤道士,道:“没有人呐!”

尤道士大踏步走入小院中,他指着红瓦屋,道:“徒弟,进去,就不信他不出来。”

龙在山道:“师父,刚才我先进来,这一回师父你先进屋子,我在院于守。”

尤道士面色一寒,道:“小杂种,为师的如果不是受了伤,头一回进院子也用不到你了。”

龙在山道:“师父你别生气呀,我进去就是了。”

尤道士又笑了:“这才是我的好徒弟,小心呐!”

龙在山点点头。

龙在山也不是真傻瓜,他轻悄悄的走到左侧小厢外,伸手抓了个小篮子又走回来。

龙在山冲着尤道士,道:“师父,我由正屋走进去,你看我……”

他突然踢开正屋的门,抖手把竹篮往屋内抛,他的人并未进去,他转而扑到右面的窗外,伸手便推开窗子,人已扑进屋中了。

龙在山的这一举动,使尤道士也吃惊。

尤道士心想:“这小子快成精了。”

龙在山进入屋内不出声,因为屋中有些黑咕隆略的一时间他看不清。

只不过他摇摇头又睁大眼,发觉屋中不见人,有一个桌上放的好吃的,还有酒也放了一壶。

龙在山有些饿,他伸手去取吃的,只不过当地把一块到手肉快放在口边,又顿住了。

龙在山心中想:“别是上了当,姓封的笑面虎,他半天不出面,弄些有毒的东西想坑人吨,才不上当呐!”龙在山“呸”的一声又抛下手中肉,又听得院中的尤道士,道:“徒儿,你怎么了?”

龙在山已走出右边暗屋到了中间厅屋,他对院中的尤道士暗示,他要进去左边了。

尤道士冲着龙在山点点头,也把手去指左面。

龙在山又是一脚踢,他把左边内室也踢开,只见室内也有吃的放着,里面的大床有一张,上面是乱七八糟的好像带着一股子香味。

龙在山什么也未发现,他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了。

尤道士迎上去,道:“人呢?”

龙在山道:“跑了。”

尤道士一听,立刻冲进门,他找的仔细,然后口中骂:“奶奶的,真是上个大洋当,他果然跑了。”

龙在山道:“师父,我看不对。”

尤道士道:“不对?人都不见了。”

龙在山道:“那是不可能的,怎么咱们没看到人呀!”

尤道士道:“你真是那么健忘呀,我不是告诉你了,胜封的乃是红莲教大护法呀,他必是以邪术土遁了。”

龙在山道:“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呀,神了。”

尤道士道:“你知道什么,江湖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龙在山道:“师父,以你说,咱们怎么办?”

尤道士忽的一声大吼,道:“咱们找找看,也许这里有什么秘室。”

龙在山拍着巴掌,道:“对呀,找找看。”

尤道士已在室内找起来,那龙在山找的最仔细,他拍地又拍墙,直到他要去拉大床的时候,忽听附近传来一声大吼:“你们在干啥?”

这声音是封大川的,尤道士也吃一惊。

龙在山更惊,他指指门外,道:“在外面。”

尤道士点点头,道:“出去。”

门外果然是封大川,封大川已站在门外面,他愤怒的直想杀人。

龙在山当先奔到屋外面,尤道士随之也站在门口,他指着封大川,吼道:“你去哪里了?”

封大川怒道:“娘的,你以为封大爷哪里去了?”

尤道士道:“你原不是在外面的,我看的十分清楚,你在屋子里的。”

龙在山接道:“是呀,我也看你回屋内了,难道你真的会土遁呀!”

封大川一听火了:“放你娘的屁,红莲教的好一套鬼把戏我早就不去研究了,妖言惑众骗骗人的门道,那是十年前的事儿,娘的,弄得大伙几乎被官家砍头,到今天还提那种倒霉事呀!”

尤道士道:“所以你们弄了一票七个人便分道扬镳不见人了?哼,忘了提拔你们的教主了。”

封大川怪叱道:“尤天浩,你少在我面前算老帐,你不就是为了银子吗?”

“忽”的一声起处,封大川的手上抓出一大把银票来,全都是五百两一张的大号银票。

封大川真心疼,他在手中抖着银票,道:“血汗银子呀,娘的当年那一战,我差一点被人一枪扎死,娘的,这些银票呀……拿去!”

尤道士嘿嘿笑了,他大步上前,道:“封大护法,你这人也会安排,山中当起神仙来,你自己吃的好也穿的好,睡觉还有女人抱,你也多少漏一点,可怜教主一家子改名换姓受苦难,这点银子,也算你出的良心钱了。”

尤道士伸手接过一把银票便往怀中塞,他也不数一数,面上的笑十分怪,因为地瞪着眼咧着嘴巴笑。

封大川开口骂了:“姓尤的,你快滚蛋,从此咱们不见面,我封大川永远也不要再看到你,滚!”

尤道士道:“大护法,好歹咱们当年曾吃过一个锅的饭,何苦那么无情义呀?”

“滚!”

“当然会走,只不过另一条件你尚未履行呀!”

封大川猛一怔,道:“你还有什么条件?”

尤道士退:“封大护法呀,你知道是何人告诉我,你在少林寺出家?”

“谁?”

“你应该知道是谁呀!”

“我应该知道?我知道个屁,是他们六人中的哪一个多嘴的?”

尤道士道:“说了你别生气,因为他不说也不行,他不说就休想过安稳的日子。”

封大川怪叱道:“他们六人中哪一个?”

尤道士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了。

他这么一笑,封大川还真被他笑糊涂了,他愤怒的道:“有什么好笑的,嗯?!”

尤道士收住笑,原来他当初以为知道每个人的住址,他们之间只有一个人知道另一人的地方,而非大伙都是彼此全明白,他才一路找下来,如今听得封大川这么一问,立刻明白原来他们谁住什么地方大家都知道。

尤道士就是想通了这一点,他才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了。

尤道士道:“封大护法呀,你瞧瞧,天都黑了咧!”

封大川道:“天黑关我屁事。”

尤道士道:“你只要对我说出你们七个人中的另一个下落,虽然天黑,我也马上走。”

封大川道:“那么,是谁告诉你,我出家在少林寺?”

尤道士道:“就是那南阳府的沈一中沈大护法,是他告诉我,你在少林寺出了家。”

封大川咬牙,道:“沈一中啊,娘的,你在南阳府开当铺,为何把我扯上来叫我不自在。”

他顾了一下,又自言自语的道:“沈一中啊沈一中,你也算是朋友了,没直接说出我住在这留香谷,嗯,这件事我可以原谅他,我看慧空如何向我交待?”

他咬咬牙,又对尤道士,道:“如此说来,你已知道沈一中的所在了?”

“不错。”

“好,我告诉你,开封城还有个铁雄在,就怕你不敢去惹他。”

尤道士吃吃一笑,道:“大护法呀,说了也叫你心中明白,铁雄那儿,他已经乖乖的把银子拿出来了。”

“真的?”

“没骗你。”

封大川不相信的道:“你说,铁雄在开封干什么?”

尤道士当然明白封大川这一问,为的是怕他在套取另外几处的地方。

而尤道士笑吃吃的道:“封大护法呀,你也未免多心了吧,我说去过就是去过了。”

“铁雄在干什么?”

“他在开封同青娘子一起开了个‘子牙大赌访’,每天都有进帐。”

封大川一听火起来了,他指着尤道士骂:“你老亲娘的,你已经弄去他们两家的银子了,那是不小数目呀,你他姐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呀,怎么的,你打算把咱们七人都不放过吗?”

尤道士道:“我的作风乃是不能薄此厚被,你们七人谁也少不了。”

封大川咬牙切齿,道:“早晚会胀死你个王八蛋。”

一笑,尤道士不在乎的道:“绝不后悔。”

封大川道:“也罢,我这就告诉你另一人的地方。”

尤道士道:“请快说。”

封大川道:“你去洛阳……”

尤道士立刻大吼,道:“等等!”

他为什么要大叫,因为一边有个龙在山。

尤道士当然不会叫龙在山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江湖犹似万人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