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6章 人生百态赌场见

作者:秋梦痕

什么玩意才真的能表现人性?我就知道有个字很适当,那个字叫“贪”。

人们的行为表现在贪上的,便是赌了。

你也许还不服气吧,且看咱们老祖先的说词,不论是“赌或贪”,总是有个“贝”字,你便明白了。

贝者财帛也,谁不爱它呀,江湖上你争我夺为什么?说穿了就是为个财字,于是,人为财死是为天性也。

赌就表明人的天性,那种哗啦一声两瞪眼的骰于,可也把人的七丑八怪模样完全表露出来了。

只不过龙在山更厉害,龙在山是天生爱赌的小子,就同他兄弟龙在水一样,龙在水天生爱磨刀。

这光景可拿聪明人的说话,这叫遗传呀!

龙大海弄了银子发了财,而龙大海是玩刀的,果然上天是公道的。

龙在山为了学赌技,他又听尤道士的嚷嚷,拔腿跟定了前面走的谢拐子。

谢拐子还不知道他后面追来讨债鬼,只见他拄着铁拐子走的快,快得比个平常人走路还快。

龙在山就在后面小步跑。

尤道士缓缓的跟上去,他的心中愉快呀,他心中在琢磨着要怎样收拾这谢拐子了。

翠绿竹林分排种,一道山坡绿油油,那幢三合院只不过正三左右各一间,院子里引来山泉流过,这时候只听得“哗啦啦”的流水声,有个老妇人正往正屋送吃的。

灯才刚燃上,红灯笼挂在屋檐下,有个十几岁的丫头站在门口瞧着什么,便在这时候,正屋里传出一声柔柔的细腻声:“来了没有?小王?”

门口的小丫头立刻回过头,道:“白姨,没看见。”

就听屋内那女子重重的道:“早该来了,怎么到这时候不见人影子,莫非掉到黄河里叫王八吃掉了。”

忽的,门口的丫头小玉回头笑道:“白姨呀,来了,来了咧,谢大爷来了咧,嘻……”

“还以为他死了呢!”

就在这声嗲骂中,一位白净净粉人儿已站在正屋门下,灯光照得她一副好身段,大概是女人的美味她全都有了。

再往竹林中瞧过去,可不正是谢拐子来了。

谢拐子穿过竹林来到三合院的大门下,小玉吃吃笑道:“爷,白姨急坏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谢拐子见小玉守在门口等,心中乐了:“哈……小玉呀,走,关上门进去。”

就听大门“轰”的一声关起来,院子里传来小玉声,道:“张妈呀,酒菜送过来了。”

一边是灶房,那女人应声道:“来了。”

这一声“来了”听的一人吃一惊。

吃惊的人才刚到,就听到“来了”,还以为被人发现了,他把头一缩,等了一下才觉着自己疑心了,因为小院中传来吃吃狂笑声。

吃惊的人是龙在山,他悄悄的走到房后边,伸头往里面瞧去,不由笑的按嘴巴。

他为什么想笑?因为他发觉有个白花花的女人搂着谢拐子在亲嘴巴。

亲嘴巴也许很平常,但那时候可不一样,龙在山还真的觉得妙,所以他想笑。

龙在山站在几棵竹林下,那地方被人放了个大石头,他正巧站在石头上往房中看。

夜来房中有灯光,只见房中泛红光,为什么会红光满屋子,原来这女人正是“一枝梅”白翠儿。

此女生来喜红色,更是酒国来,她把住房里一切用具全部漆成红色,红的便房中人也面红如赤了。

龙在山发觉谢拐子正自袋中取出一串白得泛青光的珍珠项链一大条,他在那白翠儿的面前晃呀晃的吃吃笑,道:“我的好女人呀,有道是快刀赠英雄,珠宝赠美人,呶,你瞧瞧,你要是戴上这珍珠,多美呀!”

岂料这白翠儿真会撒娇灌迷魂汤,这光景要是那些段数小的女子,必会大叫:“我喜欢,送我呀!”

但白翠儿不一样,她真有一套。

白翠儿先是撇撇嘴,淡淡的道:“不稀奇。”

谢拐子道:“你不稀罕呀,那你要什么?你说你过生日,我就去取来这宝贝送你呀,怎么不稀罕。”

白翠儿道:“这些只是玩物,我心中只有一个你,你呀,我的好男人,我心中塞满了你一人,别的什么宝,我已不在乎了。”

谢拐子一听,大为感动不已。

谢拐子也愣住了。

听听,这白翠儿多妙,她说到男人心眼里面了,这种女人才叫高明呐!

谢拐子把珍珠项链套在白翠儿的脖子上,一手便把白翠儿揽怀中了。

这二人抱在一起喝着酒,旁若无人的亲着嘴,一边的小玉儿直发笑。

当然,竹林中的龙在山也在笑——有意思嘛!

春色充满了白翠儿的房中,嘻笑声不断的传出来,可也把尤道士引过来了。

尤道士站在龙在山身后面,他已站了很久,当龙在山发现尤道士的时候,他低声的问:“怎么办?”

尤道士冷冷笑,道:“尚未到时候。”

龙在山心想:“尤道士真厉害,便何时下手也知道。”他就不知道。

不知道只好等着瞧吧,龙在山不说话了。

房中有了变化,那是快一个时辰之后,龙在山已坐在石头上不看了,他觉得没意思。

尤道士觉得有意思,所以他的一双狐目可大了。

尤道士也在咬牙,原来他发现房中小玉儿收拾以后回她的房中去了,这房中只有白翠儿与谢拐子两个人。

只见谢拐子横躺在红被大床上脱了个精光,那女人颈上挂着珍珠项链坐一旁,她的双手在谢拐子的左腿上揉呀捏的上下搓,然后把谢拐子弄个面朝天,这女人站在谢拐子的背上来来回回的踩,踩得下面谢拐子呵呵直叫妙。

这算什么古景?尤道士看的心直跳。

只不过尤道士心中明白,谢拐子的功夫是一流的,他出拐可以碎石,红莲教中七大护法,除了铁雄之外,就是这谢拐子力气大。

再看房中,那女人的小衣也脱光了,颈上珍珠也失色,因为这女人太白了。

谢拐子这是享受人生也是人生大享受,他心中与那谎称在少林出家的“甜郎君”封大川一样,有了银子会享受,何必再来江湖行。

尤道士越想越火大,他不由得嘿嘿冷笑数声了。

尤道士这是浇房中男女二人冷水了,因为谢拐子去搂抱女人的两条腿,便听到了这声笑。

“什么人?”

谢拐子推开怀中白翠儿,人已往窗外看去。

窗外传来尤道士的声音,道:“谢大护法呀,你请继续未竟之乐,我不急,我在附近等着你。”

“尤天浩!”

尤天浩大笑,人已穿入竹林中去了。

龙在山也奔进去了,他走的比尤道士还快,但却被尤道士叫住。

尤道士对龙在山道:“别跑了,徒儿!”

龙在山道:“不跑他就追来了。”

尤道士叱道:“怕追就不来了!”他站在竹林一边回头瞧,又道:“怎么还不来?”

龙在山道:“他光赤身子呀,穿好衣衫才会追出来的,咱们等!”

“等你娘的蛋!”

这一声骂在龙在山附近,尤道士也吃一惊,于是二人这才发觉谢拐子就在前面三丈远,拦住二人去路了。

谢拐子轻功也了得,把他当成拐子就大错特错了。

现在,尤道士打着哈哈迎上去了。

龙在山水然的站在原地未曾动,他心中在想:“这拐子是怎么追过来的,这么快呀!”

龙在山心中暗暗在吃惊,所以他看上去呆若木鸡。

尤道士冲着谢拐子吃吃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倒惊扰你的享受了,哈……”

谢拐子冷冷道:“想也想不到,你是怎么的找上这儿来了。”

尤道士道:“我原是打算回中原的,可是我在想着一件事,想了许久想不通。”

“什么事?”

“你脸蛋红,精神壮,走起路来‘轰轰’响,不像你说的穷酸郎,更何况河上你请我吃的酒,那不是穷人喝得起的呀,所以我以为你在诓我这出家人了。”

“所以你又找来了!”

“不错。”

“你找我想干什么?”

尤道士忽的哈哈笑了。

谢拐子双目一亮,因为龙在山也过来了。

“你们两个全到了,很好。”

尤道士面皮一紧,道:“谢大护法,当年你们七人奉教主之命联手找上姚家堡,弄了那么多财宝,而教主却死的十分惨,这事我不说你也比我还清楚。”

“那又怎样?”

“如今教主大家四口散奔逃在各地,埋名隐姓受苦难,我找上你们不为别的事,分些银子解一解尤家人的困难,也算你们出了力讲了义气了。”

谢拐子一听,嘿嘿冷笑了。

尤道士也冷笑了,两个人四只眼好像在冒火,那可正是在培养杀人的情绪了。

龙在山就看得出来,他站在一边也紧张了。

谢拐子忽的沉声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尤道士道:“你非答应不可。”

他顿了一下,又道:“姓谢的,你比铁雄怎样,又比沈一中如何?便是那封大川也乖乖的双手捧出银子来,而你,谢大护法,你又比他们其中哪人高明?”

谢拐子吃一惊,道:“娘的皮,你可真狠呀,不比你的大伯稍逊分毫。”

尤道士道:“好说,好说。”

谢拐子道:“也罢,百二八十两银子我出了。”

尤道士一听大笑,道:“好嘛,把我尤大浩当叫花子打发呀!”

“你要多少?”

“同他们一样的,一万两白银一个也不能少。”

谢拐子一听几乎气结,道:“你好大的口气,开口就是一万两呀!”

尤道士道:“我不计较,我知道你们当初每人弄了多少财宝,一万两白银算是最保守的了。”

谢拐子大怒,叱道:“可恶呀,你是怎么知道的?”

尤道士道:“就算我看到你们分赃的事吧!”

谢拐子道:“你是决心要敲诈大爷了?”

尤道士道:“谢大护法,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呀!”

谢拐子冷笑一声,道:“尤天浩,便是不义之财吧,咱们也是从刀口之下走出来的,没有玩上老命,何来如此财宝,当然啦,我可以送你银子,但总应该叫我送得心服口服吧?”

尤道士吃吃一笑,道:“当然,谢大护法的说词诚然对极了,只不过要如何你才会心服口服?”

谢拐子把手中铁拐子一顿,道:“露两手绝艺叫谢大爷瞧瞧。”

尤道士道:“行,可是咱们点到为止。”

他一顿,看看花在山,又道:“总归当年咱们同吃一个教的饭,自己人嘛!”

忽听谢拐子道:“生死相搏。”

尤道士道:“这又何必呢,大护法!”

谢拐子道:“怕了你快滚。”

尤道士一听大怒,吼叱道:“姓谢的,怕了就不会找上门来了,哼!”

他指着身边的龙在山,又道:“呶,你如果打得过我的徒儿,娘的,尤某人一声‘无量奉佛’调头就走人。”

龙在山一听心中一紧,这是又把他当成挡箭牌了。

谢拐子吃吃冷笑,道:“好嘛,你这是小看你家谢大爷了不是?弄个少年人侮辱我呀!”

尤道士冷冷道:“我劝你尽出绝学,否则你必挨刀,你信不信?”

他还用手去推龙在山,道:“我亲爱的徒儿,这次事办完,咱们回去我再教你几招。”

龙在山心中一喜,但谢携子还以为教龙在山武功呐!

龙在山走向谢拐子了,还真叫姓谢的一愣。

龙在山开口,道:“来呀,拐子!”

谢拐子火大了,他咬牙拔身直往龙在山当头压过去,他的那支铁拐已带起“淋”声劈打而上。

龙在山并不立即出刀,他贴着几棵竹子闪,而且人就在谢拐子的身边闪。

谢拐子十一拐打空,发一声怒吼:“死吧,儿!”

随着他的骂声,就听僻啪之声起处,几根竹子已应声而断裂,生生把龙在山困在倒下的竹中。

于是谢拐子冷笑连声的举拐再扑打,口中还怒喝着:“我看你小子还往哪里逃。”

忽的一声暴响,谢拐子又打在竹子上,龙在山自谢拐子右边错身而过,便也撩起一溜鲜血来。

谢拐子的叫声是吓人的,只怕三里外也听得到。

他的右臂挨了刀,少说也有半尺长,那鲜血立刻往干流,痛的他被拐子又乱劈。

尤道士开口了。

“徒儿呀,你怎么出手那么重?咱们这是来干啥的?咱们不是来杀人的呀,为师是怎么交待的?你呀,你是怎么全忘了?”

他这么吼叱,龙在山心中着实不自在,本想反抗两句,想一想又忍下了。

就见尤道士冲着谢拐子一抱拳,道:“谢护法,得快治伤呀!”

谢拐子愤怒的叱道:“少他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人生百态赌场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