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7章 江山易改水性难移

作者:秋梦痕

龙在山接过绳子拖住船,用力的把绳子往那大石头上绕了两圈才把船稳住。

尤道士四下看一遍,他又把龙在山叫上小船来,道:“徒儿,你看看这一道山崖下,有什么可疑地方呀?”

龙在山看了庄再看右,看了右面又看左,道:“师父,这是峭壁呀!”

尤道士道:“我知道是峭壁,我叫你看一看,什么地方可疑呀?——”

龙在山道“师父,我看不出来。”

尤道士也看不出来,否则他不会问龙在山了。

这一段的峭壁有一大段便是猿猴也无法爬得上去,大有独岸猿声啼不住,小船难渡这段山似的光滑不溜的。

尤道士看了半天直发呆。

龙在山一边看风景,他想着自己的名字是爹起的,起的名字叫在山,兄弟名字叫在水,只不过他既不爱山,兄弟也不爱水。

龙在山天生喜欢赌,龙在水生来爱磨刀,兄弟二人谁也不管谁,倒把他二人的爹娘气破了肚子。

龙在山也许真长大了,当他想着这一段的时候,心中多少已产生了悔意。

就在此时,尤道士靠在舱门口抬头看上面。

是的,上面断崖处他会与尤道士二人爬在哪里看河面,他二人还盯紧了小船看,怎么这儿什么也没有?

尤道士快要气馁了。

龙在山道:“师父,我看这儿什么也没有。”

尤道士道:“一定有,而且就在这一带。”

龙在山道:“也许姓谢的故布疑阵呀!”

尤道士道:“他故布什么疑阵?”

突然,尤道士自言自语,道:“他娘的,他是怎么站在我们后面的?”

龙在山道:“师父,你是说……”

尤道士道:“我是说,当咱两个爬在崖上看小船,那拐子是怎么到了咱们身后的?”

龙在山道:“我怎么知道?”

尤道士叱道:“用大脑。”

龙在山道:“不知道的事情用大脑一样不知道。”

尤道士低骂:“猪!”

龙在山不由低下头,道:“又骂我。”

他忽的一瞪眼,道:“师父!”

尤道士立刻应道:“怎么了?”

龙在山道:“师父,我也怀疑,拐子那身衣衫裤子呀,他在什么地方换的衣裤?”

尤道士一拍大腿,笑道:“娘的,你不是猪,你是猴儿精了咧,哈……”

他一顿,又道:“对呀,小船上并不见拐子穿过的衣裤,那么,他在什么地方换的?”

龙在山道:“师父,我有个不太成熟的主意,你要不要我说出来,你琢磨?”

“快说!”

龙在山道:“咱们回去断崖上,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那谢拐子再来小船上,咱们看会不会再把小船划到这儿来,如果他来此地,咱们何不下手干。”

尤道士摇头,道:“不成,那要等多久,如果他半年来一回,咱们难道等半年?”

他冷冷一哂,道:“莫忘了,拐子有两个好地方,河北有个白翠花,河南岸还有个吕芳子,他是不会天天往这种河岸来的。”

龙在山无奈的道:“说的也是。”

尤道士道:“咱们还是多想想吧!”

这二人并坐小船紧着想,尤道士想着想着“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唾沫,水面上发出一声小音传来。

尤道士似乎被触动了心机,只见他双掌猛一拍,大叫一声,道:“对,对极了!”

龙在山吃一惊,道:“什么对极了?”

尤道士道:“徒儿呀,你听着,这段山崖下方必然有山洞,而山洞又通山腹中,那拐子知道怎么进,他把他的宝物必然存放在山洞中。”

龙在山似在听说故事似的,他入神了。

尤道士又道:“拐子进入山洞中后,他取了银票换衣裳,将衣搁在山洞里,人却由另一秘道走出来,所以咱们未看见。”

龙在山道:“真如师父之言咱们就得下水去找那个洞了?”

“当然。”

“这一段水急呀,谁敢下去?”

“当然是你呀!”

龙在山道:“怎么又要我下水?”

尤道士道:“你不下难道为师的下水呀!”

龙在山道:“我的水性有限,师父的水性无限,还是师父你亲自出马的好。”

尤道士叱道:“我问你,你想不想发财呀?”

龙在山道:“想极了。”

尤道士道:“那就听我的,你下手游到岸,用手去攀柱石头往水下去瞧瞧。”

龙在山道:“师父,我下去,不过,弄根绳子拴在我的腰上呀!”

尤道士道:“拴绳子才能游多远,你小心抓牢石头就行了”。

龙在山道:“也好,我要带着刀下水,刀子可以插入石缝隐住身子。”

尤道士道:“为了别被尖石割破皮肉,我以为你连着衣裳下水去的好。”

龙在山道:“衣裳湿了我穿什么?”

尤道士道:“天气不冷呀,你还是快下去吧!”

龙在山看看水面,他还真担心,顿了一阵,尤道士又吼,道:“下去呀,你怕什么?”

龙在山道:“这水太浑了,下去我怕看不见呀!”

尤道士叱道:“你下去便是看不见,用手可以摸呀,你又忘了动脑筋了。”

龙在山咬咬牙,他双手一张便往岸边的水下跳去。

他跳的地方是个陡崖子,“淋”的一声沉进水中去了。

尤道士在船边看的清,他的眼睛睁大了,那模样就如同等着龙在山把财宝送上来似的。舌头也伸出来了。

只不过龙在山在水中紧张了。

龙在山溜滑入水中,他心中紧张,急忙把手去抓岸边的岩石,三丈深处他抓紧了石头不放手,双腿已往下游摆动去了,他差一点被水流冲入河中。

龙在山大是后悔,不该听信尤道士的话跳入水中来,这时候他打不定主意要怎样才好了。

龙在山憋气一大口,如今全都吐入水中,逼的他立刻又往水面升上来。

龙在山是一把一把按紧了岩石来到水面的,尤道士在小船上一看,立刻叫道:“我亲爱的徒儿呀,你是不是找到什么洞口了?”

龙在山道:“水中黄澄澄,什么也看不清。”

龙在山道:“那就快快下去再找呀,一定就在水下什么地方的,下去。”

龙在山喘气,尤道士厉声吼:“下去呀,你这贪懒的小子。”

龙在山被允道上一吼,他只待深吸一口气再潜下水中岩石边,心中还真吃惊。

就听水中传来“轰轰”声,好象天快塌下来似的。

龙在山在水中尽量睁开眼睛来,他沿着岸边横着摸,差不多摸了十丈远,他要换口气便立刻又浮到水面来,才发现小船就在右前方,尤道士还未看到他,他立刻又沉入水中了。

龙在山是不想叫尤道士再吼他,干脆,换口气再到水中去摸。

忽然,龙在山好象踩在一块平整的石板上,令他低头仔细看,只见石板是光滑的,上面什么也没有,他便立刻又往石板下方摸,双手抓紧了那块两尺多宽的石板低头看,龙在山立刻明白,这块石板有问题,不由得用力左右摇又晃,他打算把这石板摇松掉。

龙在山没摇动石板,却听得石板后面传来叶嗜啃的怪声不绝于耳,令龙在山大感奇怪。

龙在山又要换口新鲜气了,他已经憋的脸红脖子粗,忍无可忍的又到水面上。

龙在山刚到水面上,就听得尤道士在二十多丈远大声喊叫:“喂,找到吗?”

龙在山心中不舒服,他火这尤道士,怎不问他累不累,却偏偏问他找到没有,太自私了。

龙在山不回答,一个憋气又入水中了,他装作未听到尤道士的呼叫。

龙在山抓到那块石板上,他顺着石板左右瞧,蒙蒙中似乎附近一堆乱石堆放着。

龙在山当然会查看,他潜到石堆处,立刻发现那是堆上去的,不由精神一振,双手去拨开几块大石头。

那些石头真够重,只不过在水中就减少重量,龙在山把石头拨在一边之后,他立刻又浮上水面换口气。

尤道士把小船往这里面划来了。

龙在山又潜入水中去,他伸手一摸,嗬,那儿有个洞,河水一波波的往洞中灌着,声音就是自洞中发出来的,听的人心头吃惊不已。

龙在山心想,必是这儿了,不由得下了个可怕的决定,他要进洞去了。

随着水波,龙在山平身而往洞中钻,想着宝物不要命,还真一冲而入五七丈,他在洞中升到了水面上,黑漆漆的远处有那么一点光亮在闪烁,龙在山大喜,他立刻浮水往里进。

龙在山实在太急了,他未看清头上有尖岩石垂下来,一跳之间头一痛,龙在山叫还未出声,就这么的昏过去了,他在未昏的刹那间,拚上命的一个回身划,于是,在他昏死中随着河水被冲出洞外来了。

龙在山不想死,他以为身在洞中非死不可,出洞自然有尤道士救他。

“轰通”!

龙在山被冲出洞,身子抖在小船下,他由小船底下被水流送往河中去,小船上的尤道士发现河面有鲜血,不由顺着河面鲜血看,他发觉龙在山在流血,载沉载浮的直往河中心漂去。

“喂,徒儿呀!”

尤道士已抓起桨来了,但他叫了几声龙在山没反应,他有些泄气了。

北道上看看远去的龙在山,再看看峭岩边,他自言自语的道:“娘的,我早提醒过你要小心,小心水中有机关,你这小王八蛋不听我言,完蛋了吧,唉,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掉,可惜,可惜!”

尤道士立刻划着小船往原来的地方驶去,他不再找谢拐子的宝藏了。

尤道士是不会冒无把握的险,他只有叫别人替他干,而龙在山已为他弄了不少银子了。

尤道士很快的把小船又还原,看看夕阳在落山,跳上岸他就往东奔去。

尤道士往东是往伏牛山,因为伏牛山有个三尖山,大山中住着“星火娘子”尹水月。

只不过这一回尤道士单枪匹马的干,就好像他初次找上开封城的铁雄一个样。

尤道士这一回要栽跟头,因为弃水月这女人当年就同红莲教的七大护法之一的“鬼影子”王冲天有勾搭,自从血洗姚家堡以后,他二人“自动自发”的住在一起,成了别人眼中的好夫妻。

这二人住在三尖山的荒山中,一半山洞一半是三间红瓦屋,他们十年不问江湖事,过的日子比神仙还美几分,而谢拐子就是不对尤道士说出这一点,他要尤道士找去三尖山,然后被王冲天与尹水月二人合杀。

谢拐子相信,尤道士与龙在山二人必然斗不过王冲天二人的。

尤道士当然以为只有尹水月他必顺利得手的,他奔向三尖山是笑嘻嘻的。

尤道士当然也就忘了有个龙在山曾经助过他。

龙在山只几个浪中滚翻,便迷迷糊糊的张口连喝七八口黄水入肚,便也把他喝醒过来了。

龙在山用力抬头看,他已不辨东西南北向了,只要什么地方有岸边,他就用劲往岸边浮过去。

就在他一阵挣扎中,忽听一声尖叫:“救人呐,有人掉进河里了。”

叫声甫落,一条快船已划过来。

那是一条带篷小船,小船上的设备真阔气,船中央摆着点心茶水好吃的,有个小丫头就站在船上叫人快划,划到龙在山附近好救他。

那个丫头打扮的也挺美,两条乌溜溜的发辫垂在她的前胸上,马樱花插在头发上,丝衫裤是翠绿的,两只大眼可睁的圆。

为什么睁的大,那是因为她在看着水中的龙在山了。

龙在山也听到了,声音尖,当然是女子,只不过龙在山想着红红姐,如果红红姐来此地,他会投入红红姐怀中大哭。

于是,龙在山被人用铁钩子钩上小快船了,钩的他几乎衣破。

龙在山被拖在小快船上去,那姑娘一看尖声,道:“许大叔,他头在流血呀!”

划船的中年人姓许,他回应道:“咱们怎么办?”

那姑娘道:“天也快黑了,今天爷又不会来了,这么办,快把他背回去,我求阿姨救救他,晤,是个少年人嘛,怪可怜的。”

姓许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对,这是救人一命,比什么都重要,我往回划了。”

那姑娘用巾布为龙在山头上她找着血,姓许的划船转往一条小河划进去了。

那是一条支流,交会在这儿的,姓许的划船进河没多远便靠了岸,他把小船挂在岸边了。

那姑娘对姓许的道:“许大叔,把他背回去吧,我去对夫人说。”

划船的船弄要,立刻背上龙在山往岸上走,不远处一座红树林,近山坡处一座十分精致的住宅,那姑娘已奔进宅内去了。

龙在山时迷时醒的被姓许的背到了大门外,就见姑娘对姓许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江山易改水性难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