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8章 人的名树的影

作者:秋梦痕

是的,果然龙在山奔来了。

龙在山那一声叫,多少带着那么一些促狭的味道,当然也只有尤道士心中明白。

这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龙在山声到人未到,就见铁雄、沈一中、封大川与谢拐子四人已面色剧变左右看,手中家伙也沉甸甸的了。

为什么说家伙沉甸甸?那是四人又气又惊,又火又怕的自然反应,因为他四人吃了龙在山的亏,挨了龙在山的家伙,不得不小心从事了。

就见铁雄先大吼:“大伙小心那小子的偷袭,他‘胡杀’也会叫人吃不消。”

什么“胡杀”,那是龙在山唯一的一招“狐杀。”

龙在山会了“狐步”之后,再学了那招“狐杀”,他如今名声可响亮了。

就在铁雄的吼叫中,七个全都加强戒备,准备着厮杀了。

龙在山跳着狐步出现了。

他出现在铁雄的正面,气得铁雄咒骂,道:“他娘的,就是他,就是这该碎尸的小子。”

沈一中也狂骂:“个小子王八蛋呀,哪个狗娘养的生养你这么个小浑蛋呀!”

谢拐子也叱道:“哼,老子晚一步到河南岸,没得倒叫你这狗目的逃过一死。”

封大川吼道:“今天叫你死吧,儿!”

想着他的胡立倩挨刀而去,封大川的虎头钢刀已自肩头横在胸前,准备干了。

“鬼影子”王冲天却吃吃笑,道:“娘的,不就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人嘛,你们怎会都挨他的杀呀!”

“星火娘子”尹水月更是睁大一双妙目,道:“嗨,这就算他娘的后浪推前浪吧,也推的太早了吧,就凭他这么个小年纪呀,便当我儿子也得朝后排名次。”

几个人交相嗅唤叫骂着,只有龙大海未出声。

龙大海的鼻孔有声,那是气的。

还有个人不吭声,那是龙在山。

这是父子见面呀,几乎就是彼此一惊,当然,龙大海把儿子赶出在外,但他不想吗?那是骗人的,父子之情是永远也泯灭不了的,虽然,龙在山被赶出了门。

但如果说父子二人见了面,“分外眼红”那就更不对劲了,龙在山就张大了嘴巴。

张大了嘴巴不出声,那比之张大了嘴巴就说话令龙在山痛苦多了。

尤道士想逃,但他被七个恶汉围的紧,他又在动心眼了。

双方面是无法解脱的,这光景应形成三方面。

龙大海想吼叫,但他不出声,因为他在想,那小子真的是自己的儿子龙在山吗?

龙在山也怔怔的宛似个木头人,爹怎么来了?

龙大海以为不可能是在山儿,因为在山儿离家不过一年吧,他除了嗜赌如命,什么也不行,拿刀?那是他兄弟在水的嗜好。

龙大海就是因为这一点想不通,所以他发愣怔。

这光景铁雄看到了,因为龙在山直直的看着他爹龙大海,而龙大海的面皮也绷的紧。

龙大海也在咬牙,终于,他开口了:“在山!”

“爹!”

龙大海不叫这一声,龙在山不是敢先叫的。

可就这么父子二人对叫,听的大伙全愣了。

铁雄第一个忍不住的道:“龙大海呀,这小子他……他是你儿子?”

龙大海重重的点点头。

只这么一个无言的表示,沈一中就叫起来了。

“嘿,天下怎么不大乱呀,连他的儿子也勾结外人向他的老子勒索银子呀!”

谢拐子叱道:“他妈的,六亲不认了。”

封大川更叱骂:“龙大海,你他眼的怎么弄出来个这种货色呀!”

龙在山火来了,他咬牙跺脚一声吼:“住口,你们不要乱说话,我可没有向我爹勒索银子。”

他这一句话,引得大伙冷冷一阵笑。

于是,尤道士以为机会来了。

“哈……”他笑的十分得意。

龙在山也笑,他冷笑,道:“笑?等一等叫你哭。”

尤道士指着站在五丈处石头上的龙在山,道:“我最最亲爱的徒弟呀,你怎么了?师徒相处多日,咱们几乎是一条裤子合穿上身的好师徒,你怎么了?别管弄什么人的银子,你都是为了一个义字,对不对?”

龙在山气的“呼哧呼哧”发了抖。

龙大海咬牙不出声,他要听听这恶道怎么说。

尤道士却淡淡的道:“我可亲可敬的徒弟呀,你别以为你的老子在就胆怯,要知道他是把你赶出门的人,他已经不要你了,你又何必怕他?”

他还在招手,又道:“古人说过,大义可以灭亲,何况他不认你这个儿子呀?要知你是为了义呀,你已知道他们七人乃当年红莲教七大护法,他们奉命血洗姚家堡,弄了财宝不管教主一家与四散奔逃的教中兄弟,我的行动就是要讨个公道,你的义举就是助我成功,我的徒弟呀,这有什么不可的?嗯?”

还真是一番说词,只不过龙在山一听火了。

“住了你的鸟嘴,娘的,我跟你那么久,从未见你救过什么教中兄弟,你这一套说词八九是骗人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他戟指尤道士,又道:“你才是个贪婪的家伙,我问你,你叫我下河去找宝……”

龙在山指向谢拐子,道:“去找他的宝,害我差一点没死掉,你却弃我而去,还他娘的亲爱的,亲你个老*头,咱们的交情已在风陵渡之后断了。”

尤道士还未回应,谢拐子急急的问:“娘的,原来你头受伤是去挖老子的宝呀!”

谢拐子转而又骂龙大海,道:“哈!这都是你生养出来的好儿子呀!”

龙在山愣然,龙家父子都发呆。

尤道士立刻道:“好徒弟,咱们今天不杀了,看得出你还依恋父子情,那就算了,这一次我不索银子了,全看你父子的面子上,跟我回去吧,回去我教你学本事,学了本事以后,叫你爹娘另眼对待你。”

龙在山道:“娘的,到现在你还未曾教过我一套赌台上的本事,我却为你伤了不少人。”

他此言一出,挨过他刀的铁雄、沈一中、封大川与谢拐子四人可冒火十丈高了。

那铁雄乃是在开封城东大街开了一家“子牙赌访”的大老板,闻得龙在山的话,大吼,道:“原来他当你师父是教你赌的师父呀,嘿,老子还以为他教了你什么绝世武功呐!”

沈一中也跺脚大吼:“咱也上当了咧,尤道士一边指挥他出刀,老子以为师父比徒弟更高明,才打断牙齿和血吞的把银子送他花呀!”

封大川道:“谁不是呀,娘的,咱也是被这小子坑了咧,娘的!”

他转而对龙在山,又道:“我事后去问慧空丈门大师,他对我说,你的武功太神妙,破了少林寺的十八罗汉阵,令他只好说出我住的地方‘留香谷’,嗨,你的武功不是尤道士教的呀!”

龙在山道:“他的武功?哈,我只想跟他学赌呀,等我学会了他的赌技,我把我爹的银子再赢回来,我爹妈就不会再生我的气了。”

他转而望向他爹龙大海。

龙大海向他走过来了,尤道士大急道:“好徒弟呀,快过来,小心你爹宰了你。”

龙在山还真怕,他想逃,但龙大海却把他手上的家伙倒提着,那表示他不会用刀。

“爹!”

“跪下!”

龙在山道:“爹,你不杀我我就跪下,你……我杀我我就跑。”

少年人全是心中话,少年人除了发疯,没有谁愿意挨刀子。

龙在山在家挨过打,打的狠了他就逃,龙大海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叫儿子先跪。

“是,爹,我……好想你呀,爹,我也好想娘还有兄弟在水呀!”

他这话说的令龙大海心中泣血。

龙大海就以为,这或许是报应吧,一个人体会出报应的时候是无可奈何的。

江湖上没有愿意报应来的快,而龙大海……

龙大海已站在儿子身前了,龙在山跪的姿势有些怪,好像双腿弯左边,而身子往右倾,那光景正表示,如果他爹对他动刀子,他逃。

龙在山准备逃,龙大海可并未出刀,他刀在左手倒提,就在儿子哭丧着脸抬头看他的时候,龙大海来了个左右开弓两嘴巴子,直打得龙在山嘴角溢出鲜血来。

龙在山手捂脸庞带泪叫:“爹,你打我!”

龙大海带着几分呜咽的道:“儿呀,你怎么才会醒过来呀,儿呀,你的嘴巴疼,爹的心更疼呀!”

“呜……”龙在山大哭起来。

龙大海用力抽一下鼻子,道:“不许哭,要哭回家去哭。”

一听回家,龙在山当然不哭了。

龙在山用袖子抹去眼泪,道:“我不哭。”

龙大海道:“去,过去向你几位叔伯叩头赔不是,你出刀伤了他们,不能就此算了。”

龙在山缓缓站起来,他看看大胖子铁雄,再看看俏模样的甜郎君,当然,他也看到了谢拐子与沈一中,唔,这些人他对付过。

龙在山心中纳闷,怎么老爹也是当年红莲教中大护法,爹不是洛阳城中“万象”与“更新”两家绸缎在的大东家吗?怎么也是大护法?

龙在山也联想到黄河堤上那一夜,原来老爹也是送银子给恶道士尤天浩的,怎么自已被蒙在鼓里不知情,这么说来,尤道士第一个找上门的就是爹了。

龙在山那时小,加之龙大海不要儿子知道他当年的那一段,是以被尤道士弄走白银一万两,那也只有他与妻子二人知道。

此刻,龙在山慢慢的走到铁雄面前,他吃吃的道:“铁铁……铁……”

龙大海猛一吼,道:“要叫铁大叔。”

龙在山立刻吼道:“铁大叔,对不起啦,都是我不好,把你杀伤了。”

铁雄咬牙切齿的巴掌扬起来了,但他未打下,只忿忿的吼叱,道:“你个小子,助纣为虐呀!”

龙在山道:“我不再助他了呀!”

铁雄叱道:“去,去,去,算我倒霉。”

龙在山又走到沈一中面前,他抱拳,道:“沈大叔呀,对不起了。”

沈一中道:“小子呀,你怎么不早说,你就是龙大海的儿子呀!”

龙在山道:“沈大叔,我爹叫龙升呀!”

“龙升?”

“是呀,今天我才知道我爹叫龙大海。”他一笑,又道:“龙人大海是地罡,龙升天是天罡呀!”

龙大海叱道:“阿山,你还忘不了赌呀!”

龙在山一听吃一惊,他这是忍不住的又赌起来了。

龙在山又走向封大川施一礼,道:“真是对不起你了,我把你的爱人杀跑了。”

封大川叱道:“那么好的一个少年郎,怎么跟个道士一起走江湖,你被恶道士出卖了,你也被他利用了,小子呀,你已是里外不是人,左右更是个讨厌小子了。”

龙在山干干的道:“对不起嘛!”

封大川道:“算了,算了,你还好未曾杀死人。”

龙在山道:“我不会杀死人的。”

“小子啊,你如果杀了人,把我的胡立倩杀掉,今天就算你爹的面子也不行,去去去。”

封大川手指谢拐子,而谢拐子正在发愣十三章 呐!

此刻,龙在山冲着激拐子一抱拳,道:“谢大叔,我是小子,你们都叫我小子好了,常言说得好,‘不知者无罪’嘛,你说是不是?”

谢拐子道:“小子,我轻悄悄的问你一句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对咱说呀!”

“行!”

“行就好,那么你就告诉我,你去找我的宝才受了伤是不是?”

“是呀!”

谢拐子一紧张,遂急急的问:“找到了吗?”

“我找到个屁,都是这恶道士害死我,我是上了他的当才去找的。”

谢拐子大为放心的一笑,道:“以后别再去找宝,你要牢牢记住了。”

龙在山道:“谢大叔呀,你是我爹的好兄弟,好哥儿们,我永远也不会再找你的宝,你放心好了。”

谢拐子心中高兴,便冲着大伙,道:“好咧,原来他是大海兄弟的儿子,大海兄有了这么个武功奇高的儿子,这不只是大海兄的宝,也是咱们的好接班人,对于过去的一切,不看金面也看佛面,算了。”

“算了。”

“算了,拉倒了。”

大伙这么说,可仍把个尤道士围的紧。

围是围的紧,可就是没有人先动手,也许是日子过的太好了,谁也为自己的命珍惜。

别以为大家都说算了,心里可另有打算。

开当铺的沈一中就在心中拨他的算盘子,而且他终于呵呵一声笑了。

“哈……咱们四个人,加上铁大胖女人与封甜郎的女人受了伤,这前前后后吃了这小子的刀,也被这小子放了血……”

他口气有些不对劲,龙家父子心中吃一惊,父子二人把目光落在沈一中的身上,等地说下去了。

沈一中收住笑,手指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人的名树的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