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劫》

第09章 大水冲倒龙王庙

作者:秋梦痕

郭为良双眉厉扬,怒视着龙大海,道:“我奔进姚家堡,那景象真叫惨,血流成河说不上,但流血流得厅上院子几无下脚之地,我那师弟横倒在台阶上,他死了,但他却以血画了几个模糊的字,写的是‘红莲教七杀’……我一瞧便知道是你们七恶煞子的。”

龙大海心中立刻出现那夜的情形来了。

郭为良又接道:“上峰限期破案,我极力担承下来,但我尚未把人马调动好,那红莲教主尤化云已被官家捉拿立轿,一时间红莲教鸟兽散,我张网捉拿你们七凶的计划随之破灭,不过我在一月限期内未能找到你们任何一人,我便辞去官职,专心寻找你们七人下落。”

他冷冷一哼,又道:“姓龙的,是天果然不负苦心人呐,想不到我巧装改扮成火工道士,潜伏在仙家道观中,却遇上了尤天浩那个贪婪的红莲教余孽,终于由尤天浩那里把你们—一的查探出来了,嘿……”

他似是十分得意,他,果然是“仙家道观”的那个哑巴火工道士,他不驼背了,他是装出来的。

谁也想不到,驼背火工老人会是当年西北名捕“大开碑”郭为良。

龙大海听到这里,心中自是十分震惊,梅子也吃惊,这时候,另外三人中的一个大个子年轻汉怒指龙大海,道:“贼子,你们好残忍的手段呀,姚家堡被你们几乎连根拔,所幸那几天我们几人出外贩皮件没在堡内,不然岂不全都死绝呀!”

又一粗壮汉子吼骂道:“娘的老皮,今天你还想逃?”

一个年纪五十上下的老者,道:“阿刚、阿正,你们二人守住两边,二叔要掂一掂这姓龙的手段。”

郭为良伸手一拦,道:“二堡主,你还是忍着些,这件事我已出面,自然不会一边袖手。”

忽的,就听龙大海仰天一笑,道:“也罢,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个舒服的下半辈子,却也料不到那夜狂杀中竟然把大同捕头于占山撂倒在姚家堡中,姓于的既然以血书记着咱们七人动的手,我龙大海又岂能再加否认。”

他转而对一边的妻子,又道:“梅子,至少咱们也过了十年的好日子,当了十年大商贾,是不是?”

梅子面上一片寒霜,道:“不错,这世上有人能快活的过上十年好日子的人太少了,咱们已无遗憾了。”

龙大海道:“梅子,有你这句话,我已放心了。”

梅子道:“我们还可以一搏,是吗?”

龙大海道:“全力一搏!”

夫妻二人已至慷慨激昂了。

人到这步田地,但也只有横下一条心了。

现在,一切都已明白了,什么样的怨仇,便只有在手底下分个是非曲直了。

“大开碑”郭为良还真的是有心人,他竟然潜在道观有十年之久,真可说是择“恨”固执,决心撼天了。

此刻,他半侧身,横跨步,双肩耸动着,那一股无比的内力已贯在他的双臂。

忽听姚家堡二堡主姚上峰沉声道:“郭捕头,你对付这龙大海,那女人交给我了,姚家要亲手报这血海深仇。”

梅子冷冷一笑,道:“姓姚的,你出招,我接啦!”十年养尊处优,如今原形毕露,可也把几个仆妇吓坏了,纷纷躲起来不敢出面。

三男一女照上面,就听郭为良冷笑道:“姓龙的,天理循环,你接招了。”

“淋”声起处,郭总捕头抖手间洒出一片极光罩向敌人,龙大海挥刀迎上,两个人立刻卷进一片激流冷焰中,那郭为良每出刀便是吼喝不断,气势厉烈,十分惊人。

龙大海够泼辣,迎着刃芒有攻有守,一时间部总捕头并未占上多少便宜。

另一边,梅子出刀也辛辣,姚家堡二堡主姚上峰虽然报仇心切,看样子二人只不过是个平手局面。

于是姚刚姚正二人出招了。

那姚刚姚正低吼:“兄弟,上!”

姚正慾出手了,闻得姚刚的吼声,立刻分自两边上去了。

梅子再是一招,如今姚家两代三人杀她一人,没几招便陷入危机中,她发出母狮般的吼声,道:“不要脸呐,你们三打一。”

那姚上峰冷笑,道:“想想当年你丈夫血洗我们姚家寨之狠毒劲,你这婆娘生受了吧!”

龙大海不但听到梅子的惊呼,他也看到了姚家三人围杀梅子,他心急,但却毫无办法,郭为良的刀丛里充满了无限杀机。

就在他焦急难安中,忽听梅子一声凄曝:“啊!”

龙大海一听急的厉声叫道:“梅子!”

他这么一惊又慌,左肩背上已被砍中,立刻鲜血迸流,痛的地转身大骂:“你娘的!”

不料西北总捕郭为良并未再追杀,他暴退,而且也喝阻姚家堡三人快退下。

姚上峰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尤其是姚刚与姚正兄弟二人更是气唬唬的直瞪眼。

龙大海就在此时带着鲜血扑向大腿溅血的梅于,他大叫:“梅子,你的伤……”

梅子凄然一笑,道:“你也中刀了。”

龙大海道:“稳住,梅子,咱们仍可一拼。”

忽听郭为良吃的一声冷笑,他对姚家三人,道:“这儿乃洛阳城,国有国法,不可在此乱杀人,咱们当初已是说定了的。”

姚上峰忿忿然的道:“郭总捕头,姚某出一千两银子,买这姓龙的颈上人头,我求个亲手砍他人头落地。”

郭为良摇头,道:“不可以,官家已在外面等候,咱们在他二人身上开刀,已是官家施仁了。”

他说着一声大叫:“程捕头,你们进来绑人啦!”

他这么一声吼叫,立刻自门外拥进十八名当地捕快,其中一人龙大海当然认得,乃洛阳捕头程万里是也。

姓程的进入院中,立刻走到龙大海面前,他冷冷沉声,道:“大意外了,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便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洛阳城最大两家绸缎庄的老东家,会是当年红莲教七大恶煞之一呀,你不叫龙升,你叫龙大海!”

龙大海看看这场面,他深深一叹,道:“程捕头,事到如今花某无话可说,走入江湖再难回头,真是至理名言,龙某有一个要求。”

程捕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

龙大海道:“龙某有两幼子,他二人与此事无关,只求官府网开一面,放了他二人。”

忽听姚上峰吼道:“不行,当年你们血洗姚家堡之时,可曾想到妇女幼儿?”

龙大海咬咬牙,道:“老夫把两家绸缎任交还姚家,但求放过我儿。”

郭为良道:“姓龙的,那得由太原府衙判决了。”

大海一怔,道:“太原府?难道不是在洛阳结案?”

郭为良摇头,道:“不是,你们七人,一个也休想漏网,郭某要亲押你们七人回太原府。”

他顿了一下,又道:“十年老案,也该结案了。”

龙大海忽的大叫:“快,快为我妻治伤呐!”

姚上峰冷笑,道:“为你自己操心吧,可恶啊!”

于是,龙大海夭妻立刻被程万里一伙押走了。

郭为良与姚家三人并未立即走去,门口站了四个桶快在看守这座巨宅,郭为良对姚家三人,道:“原本咱们不怕龙大海的两个儿子,他们年纪本不大,只不过我在他家道观之时,发觉龙大海的那个儿子叫龙在山的,不知怎的他学了一身十分神奇的功夫,倒是不可忽视。”

姚上峰道:“总捕头,咱们等那小子回来,一并活拿,永除后患。”

龙大海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他忽的提高声音,吼道:“管家的还不出来!”

从侧面厢房中奔出个中年汉子,他手撩长衫前摆,一副生意人的样子,急步到了郭为良面前施礼,道:“大人,咱们只是下人,不知东家当年是……”

郭为良道:“你们不会有罪,自有官家开脱,我问你,龙大海的儿子呢?”

那管家道:“大少爷在山多日不见了,他被东家夫妇赶出家门许久了,只有二少爷在,他在店中住着,不过他年纪不大,整天就会磨刀,别的事也不懂。”

郭为良道:“真是报应,两个儿子生下来不似龙大海的人,他们……算了,且等以后再说了。”

于是,郭为良与姚家堡三人走了。

龙在山急于回家,他早就想家了,尤其是他的娘最令龙在山思念,现在,他奔回来了。

太原总捕郭为良把龙在山小觑了,他以为只不过一个少年郎,不会有什么后患可言呐!

龙在山当然不会成为官家后患,但对手郭为良的行动,那是必然会产生一定的阻力。

龙在山奔回洛;旧城的时候,还真巧,城门口地碰上了兄弟龙在水。

龙在水的左手一块磨石,另一手中拿着刀,他一边迎上龙在山,一边还磨着刀,道:“哥,真叫我把你等到了,我等你两天了。”

龙在山还不知道家中出了漏子,他笑笑道:“在水呀,咱们回家去,我先见爹娘。”

龙在水摇摇头,道:“咱们已经没有家了,便是街上的绸缎在也被官家查封了。”

龙在山一听大吃一惊,急问:“咱们爹娘呢?”

龙在水道:“被关进洛阳府衙大牢中去了。”

龙在山大惊,道:“为什么?谁干的?”

龙在水道:“听他们说,爹娘过去是红莲教的凶人,他当年抢了人,如今被山西总捕捉去了。”

“总捕?什么总桶!”

“我也不知道嘛?”

龙在山在拳砸在左掌心,沉声道:“娘的,我知道是什么人陷害爹娘的了。”

“谁?哥,你告诉我,咱们去宰人,这把刀我磨的最是快。”

龙在山道:“我对你说过,你不会武功刀再利也不行,先学武功再用刀。”

龙在水道:“哥,当初我送你一把刀的时候,就说过的,等你学会本事回来教我呀,所以我在这儿等你的。”

龙在山道:“阿水呀,现学来不及,我们先去见见爹娘再说呀!”

龙在水道:“衙门中那么多捕快衙役,我怕。”

龙在山道:“你放心,我们不去劫狱,我们是去会见犯人的,他们见咱们兄弟可怜,必会叫咱们进去见上一面的,是不是?”

龙在水道:“我早就想去了,可是绸缎庄大掌柜却叫我快找地方藏起来,他送我一把银子。”

一听银子,龙在山淡淡的笑了,他对兄弟龙在水,道:“跟我走,咱们去见见爹娘去。”

龙在水还有些犹豫,已被龙在山拉着往衙门那条大街走去了。

龙在山先在街上买了吃的包起来,这些吃的全是父母最爱吃的东西,一只卤山鸡,两只野兔腿肉,六只卤蛋十个肉包。

除了这包吃的,龙在山还在这包吃的东西之下藏了一样东西,他是凭那东西才有把握去衙门的。

那件东西不是别的东西,乃是人见人爱的一百两一张的老正庄银号的银票。

洛阳城中府衙也曾是六朝皇宫院,更曾是总督府,衙门前面一个青石铺的大广场,一边拴了十几匹健马,门口两边四名衙役站着岗,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那模样如同四尊门神爷。

龙在山拉着兄弟,手提一包吃的走过去了。

他兄弟二人尚未走到呐,就听一个衙役厉吼:“滚开,两个小家伙。”

龙在山道:“我们是来看我程大叔的,我程大叔是你们捕头呀!”

他这是用唬的,如果他说来看犯人,那准会挨揍。

这些天龙在山在江湖上混日子,当然他也学了不少怪招,如今他用上了。

那衙役一听j怔了一下,道:“你们认识我们捕头?”

龙在山道:“你不相信?叫出来你就知道了。”

另外三个衙役彼此相望,好像也不知道捕头认识这两个少年郎,只不过人家见的是上级,就不能不去传一声。

“进去叫人呐,捕头就在二堂上。”

衙门有二堂,住的是三班衙役们,那捕役立刻奔过去,果然带出个中年大汉来。

那大汉还未走出门,龙在山又高声,道:“程大叔,我兄弟来看你了。”

来约正是程万里,洛阳府衙的捕头是也。

程万里站在台阶上末下来,龙在山一个箭步奔过去,他双手托着一包香啧啧吃的高举着,又把百两银票冲着程万里露一半,那也只有程万里看得见。

“程大叔,我们兄弟是特意来孝敬你的呀!”

程万里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衙门干了二十年,什么事也体得瞒住他,平日里有人想探监,五两银子是大钱,如今……

他打个哈哈,道:“你兄弟也太大胆了吧,跟我进来再说。”

龙在山拉着兄弟在水,二人怯生生的走进衙门里,程万里当先走进一间小房内,龙在山进去只一瞧,便知道这是程捕头的小小办公休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大水冲倒龙王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雄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