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一 章 获良骥万里寻仇

作者:秋梦痕

新疆!

是我国大西北之门户,古称“西域”,为一多民族的地域。

各民族大多来自中亚细亚,汉武帝时,始派张骞通使西域,才与中原有了交往。

公元前六十年,汉始设“都护”,将新疆各民族,置于汉朝廷支配之下。

“汉书”西域传提要中有“西域以孝武时始通,本三十六国,其后稍分至五十余国,皆在匈奴以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东西六千余里,南北千余里,东则接汉,之玉门,西则限于葱岭。”

由此对知,新疆是个多民族的地区,故今时人称新疆为“民族博览会”。

今之新疆,迟至十八世纪,才由清朝自蒙古领土裂出准噶尔,加上伊犁河谷、哈萨克斯坦,以与大山以南的回部合并而成。

因此,新疆也成了我国大西北的边陲,古时对外交通的唯一孔道一丝路。

古代有些文人到过新疆,留下了若干诗句,不过因当时的交通不便,这些记载,可就有点以偏概全啦!不信各位官听听。

五月天山雪,

无花只有寒。

这——不是把新疆形容成了酷寒之地了么?

您再听听:

早穿皮袄午穿纱,

围着火炉吃西瓜。

这——又把新疆早晚的温差说的太离谱了吧?要真是那样,新疆的农作物还能活么?又哪有西瓜吃啊!

又有说了:天山融雪灌田畴,大漠飞沙旋落罩。

这句话,倒还有点道理,新疆风多倒是真的!

西游记把吐鲁番形容成八百里的火焰山,其实也有点过分了。

吐鲁番是盆地,海拔低于海平面是不错,热起来够人受的,夏季气温可高达摄氏四十八度,终年降雨量,最多也不过一两公厘。

可是鸡不撒尿,自然有个道儿,你别看这儿老天不下雨,可是它由于地势低于海平面,地下水量充沛,有自然形成的地下渠道,稍加整理,就成了良好的灌溉渠道。

如今光吐鲁番的地下渠道,加起来的总长度,就有三千多公国,比北通州至南通的大运河还长了一千多里呢!

这一带,不但不荒凉,而且物产丰富,风景幽美,新疆吐鲁番的葡萄、哈蜜瓜,全世界驰名呢!

介绍完了新疆地理环境,该谈主题啦!

在吐鲁番与乌鲁木齐(迪化)之间的天山,有个古老的仙人洞窟,地方人们全叫它“仙人洞”,这个洞,浑然天成,深有数十丈,里面还分成了若干石室,而且冬暖夏凉,不愧是个仙洞!别看这几十丈深的山洞,不但不湿不潮而目不黑呢!

不黑?几千尺的高山,山脚下的洞窟,哪来的光?莫不是在里面点了松油火把?

非也,点松油火把,在山洞中,岂不空气污染?这山洞里到底怎么会不黑呢?

原来这洞里主人,不知由哪儿弄来了二颗鸡蛋大的夜明珠,高悬洞顶!青蒙蒙的珠光,虽不能使洞窟丝毫毕现,但读书、写字,全不成问题了!

进洞一看,主人正在举行盛筵,葡萄美酒烤全羊,酒香、肉香四溢,使人嗅了,会令人“馋涎慾滴”!可是他们这盛筵,却只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就见这老者须发全白,看起来已年近古稀了,而这少年也不过二十啷当!他俩是啥关系?父子?祖孙?

就见老者,左手握杯,右手捋须微笑,双目直盯着少年!

少年被看的不好意思道:“爹!这葡萄酿,可是孩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来的,您不喝,光看我干嘛?”

老者笑道:“我知道你这酒弄来不易,其中还有阿花天大的人情可对?”

“爹……”

“哈哈哈哈!爹看你,是这么多年了,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才把你养大成人,了我一码心事!”

“爹!”

“干啥?”

“爹,孩儿去一件事,摆在心里多少年了,老想问,可是又不敢问您!”

“什么事,让你在心里憋了这多年?”

“爹!这么多年,孩儿怎么从没听您提过我娘?”

“谁说我没提过!哪年我不提个千八百回?”

“那孩儿怎么从未听过呢?”

“那是你小兔崽子不留心!我这些年,提到过的女人,提的最多的是谁?”

“爹!您这么多年来,提到最多的女人是”河洛双侠芙蓉剑冷心莲“冷女侠呀!”

“对!是冷女侠,不过她……”

“爹!她怎么样?”

“她……她……她就是你娘啊!”

“啊!冷女侠会是我娘?”

“一点也不错,她正是你的牛儿之母,养儿之娘!”

“那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爹,您不是说冷女侠与石鉴石大侠是一对恩爱夫妻么?所以世人称为‘河洛双侠’,她怎么又成了我娘啦?”

“哈哈哈哈!傻孩子,你以为我真是你的亲爹么?非也非也!老夫只不过是你的养父罢了!这十八年来,我总算把你养大成了人了,为你父母保留了一条根!”

“爹!到底是怎回事?孩儿我越听越糊涂啦!”

“咳!你小子浑哪!老夫说得还不够明白么?你就是‘河洛双侠’的儿子!你并不叫尹中玉,而就在认祖归字叫石中玉!”

“爹!河洛双侠的事,您跟我讲了不下数遍了,可是您怎么从来没说过你们还有个儿子呢?”

“说你浑,你还不认账,我要说他们还有个儿子,你岂不要刨根问底,问起他们夫妻孩子的下落!我不提,不就省事多了么!”

“那您今儿个怎么告诉了我呢?”

“无他,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从今后,你就算是大人了,你的身世,我也该告诉你,叫你归家了!”

“爹……”

“孩子,对你爹娘的事迹你早已滚瓜烂熟了,为今我叫你认祖归了宗,你可仇家满天下啦!”

“爹!您常说与河洛双侠有关的,还有一位不第书生匡广义,您知道他人现在何处?”

“小子!你忽然问起匡广义,打算干什么?”

“爹……”

“嗳……以前你叫我爹,我倒没什么感觉,为今已把你的身世告诉了你,你再叫我爹,我听起来好别扭!”

“爹!生父是爹,养父也是爹,何况这么多年来,孩儿也叫习惯啦!”

“好啦!随你吧!”

“爹!孩儿的先父母,您常说他们是武林高手,先父乃少林俗家高弟,先母更是天山派后起之秀,连他两位全不敌武林黑白两道那位匡老学究,乃是文人学士,孩儿是怕他老夫子受到牵连。”

“嗯!你不愧是双侠的儿子,宽心仁厚,怕他受牵连,我还当你想追问那册秘笈的下落呢!”

“孩儿以为那册秘笈乃不祥之物,先父要是不得到那册秘笈,先父母也就不会被杀!”

“嗯!你说得也是!”

“爹!您还没告诉我,那位匡老夫子现在如何呢?”

“他呀!活得好得很,跟我人家一样,一时半载的,不死下了!”

“爹!他也在这塞外大漠么?”

“他来了多少年喽!”

“爹……他现在在那儿?”

“你想干啥?”

“孩儿想拜见他老人家!”

“你知道我老人家为什么叫尹真么?”

“爹!您莫非就是匡……”

“不错!我老人家正是匡广义!可是你怎么现在又聪明起来啦?”

“孩儿是想到曹雪芹写石头记(红楼梦原名)时,开宗明义就说了‘真事隐(甄士隐),假语村(贾雨村)言’,您改名尹真,岂不是把真事隐起来了么?”

“嗯!算你聪明!”

“爹!您以前跟我说的,只是匡老夫子的前半段,您根本不会武功,怎么为今……”

“为今我的身手奇高,在武林中下作第二人想,可对?”

“这……”

“别这耶,那耶的啦!我告诉你,全是你爹交给我的那册‘玉禅老祖秘笈’所赐!”

“噢!原来如此!”

“我以前不是常跟你说,匡广义的出身,是浙江省乌义市,一个穷儒世家么?家中只有薄田数亩,但确有藏书万卷么?所以人称我不第书生!”

“对!您不参加科举考试,怎么能够及第呢!”

“所以喽!可是我那出生地,确是个地灵人杰,人才辈出之所!像唐初四杰的骆宾王,就是出生在我们匡家村对面的骆家桥!”

“爹!我听您说过,您那仙乡是‘山环矗而邃,泉疏而清,平湖十里,涵碧澄酥,右擅湖光,左带江流,襟溪带湖,青岩黄柏,诸山环列于前后,山明水秀,清淑之气,不亚于仙境!’。”

“你小兔崽子的记性还真不错呢!”

“嘻嘻!爹夸奖啦!”

“不错,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虽然从小就随老爸下田耕作,可是家中万卷书,却也读了个滚瓜烂熟!因为我小时候七岁能诗又读过了全部古籍,这不第书生之名,就不胫而走啦!”

“所以我先父,得了‘玉禅秘笈’,就找上您啦!”

“一点不错,你父母虽然全是文武兼备,可是他们对‘钟鼎、甲骨’的文字学,却没研究,而他得的这部‘玉禅秘笈’确是钟鼎文,所以到处找寻懂钟鼎文的学人,这一来,他得了古代秘笈,还不泄了底么?”

“先父因得了这本秘笈,才被江湖上黑白两道追杀的?”

“对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也!”

“后来找上了您,请您代为译成楷书,可是,您又怎么救了我呢?”

“是这样的,我把这本秘笈译成之后,送去你家,谁知正赶上黑白两道逼害你父母,他们主要是想逼你父母交出秘笈,可是那本秘笈在我这儿,他们还怎么能交出一份秘笈呢,好汉架不住人多,就这样,你父母就糊里糊涂遇难了。”

“那您当时……”

“你是说我当时为啥没出面是么?”

“这……”

“咳!等我到了的时候,你母已死,你父受了重伤,只剩一口气了!我自恨到晚了,害你母死父重伤,正在歉疚之际,你父说了,他说我到的正是时候,他宁愿一死,也绝不愿这本秘笈落入小人之手,危害天下。

“最后他把秘笈送给我,托我代他抚孤,好在黑白两道志在秘笈并不想杀人,你才存活了下来!我怕这群人发现秘笈在我手上,我又毫无武功这才改名换姓,带着你来到了大漠。

“一则天缘凑巧,碰上了这个仙洞,我一面研究秘笈中的武学,自行修练,一面现趸现卖,为你扎基,到今天,整整十八年了,秘笈上面的玩艺,你也全会了,我才把你的身世挑明了,不知你将来作何打算!”

“爹!我要为先父母报仇!”

“对!父仇不共戴天!可是你的仇人遍天下,黑白两道全有哇!你能全杀了么?”

“爹!黑道本就是强取豪夺,而白道向以行侠伏义,济困扶危为旨志,若他们以侠之名行盗之实,就更不可恕了!”

“好!我赞成你的见解,可是,江湖黑白两道那么多人,也不能全宰了哇?”

“爹!杀害我父母的,都是哪些人,您知道么?”

“当时我不是武林人,武林中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啊!”

“那您怎么知道黑白两道都有呢?”

“你爹临终时告诉我的呀!”

“那我父母的遗体?”

“我收殓的呀!”

“您把他二位葬于何处?”

“我也不知你们石家祖坟在哪里,我把你父母的遗体,葬在了洛阳的后面山上啦!我为他二位立了个碑,上刻的是‘河洛双侠之墓’,而下款就是‘不第书生立’呀!”

石中玉这时跪下给匡老夫子磕了个头道:“爹!多谢您对先父母收殓埋葬!”

“嗯!你这个头,我生受了,这表示你对生身父母的一番孝心,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爹!孩儿想到先父母坟前一拜!”

“好!这是你的孝心,我赞成,我愿意陪你走一趟,不过咱们这儿离洛阳几千里,还要行过黄沙大漠,没有好的坐骑,得走到啥时候啊!”

“这……”

“别这呀那呀的啦!这么办吧!咱们爷俩,先到伊犁,买两匹好马,再去洛阳不迟!”

“爹!干嘛去伊犁买马?这吐鲁番或乌鲁木齐,没卖马的么?”

“你知道我想买什么马?”

“爹!您想买什么马?”

“我要买大宛名驹,汗血宝马,这儿有么?”

“这……爹!您干嘛非要买大宛名驹汗血宝马呀?”

“你小子知道什么!我们这儿,古代叫西域,在阳关以西,而且正在丝路上,可是贩丝绸的丝客,全用的是千里明驼,咱们不是丝客,虽不用明驼,可也得有匹好马呀!更何况将来你要天下寻仇,没匹良驹,那怎么行?”

“爹!一匹汗血宝马,得多少钱?”

“嗯!一匹真正的大宛汗血宝马,起码得一万两白银!”

“一匹马值一万两白银?乖乖隆的咚!您有那么多银子么?”

“没有!”他答的倒干脆。

“爹!咱们没银子,还怎么买?”

“笨蛋!没银子想法呀!糊涂虫!”

“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获良骥万里寻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