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十一章 泸沽湖阿注阿注

作者:秋梦痕

大理!

乃云南西部重镇,唐为南诏,宋时,段氏王朝建大理国,掌西南—隅,至元,忽必烈时,才纳入版图。

大理气候温暖湿润,土地肥活,宜种花木,故四季繁花竞妍,色彩缤粉。

大理位于苍山脚下,洱海之滨,风景绝佳。

如下关的风、上关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文人笔下的“风、花、雪、月”极景,全让它占全了。

大理是白族人主要的聚居地,他们在文化艺术上,生产活动和衣饰方面,仍保自己的特色。

在建筑上,斗拱重叠,串角飞檐,给人一种庄重、轩昂、大方之感。

那精致的木雕家具,素雅自然的大理石,精巧细致的草编,无不充满浓郁的白族风味。

尤以妇女的服饰,精纩与秀美并存,色彩明快而和谐,其特色是色彩对比鲜明、醒目大方、浓艳庄重。

白族男女全喜欢歌唱、演奏。

有高亢、嘹亮、跳跃的声音和白调与大本曲。还有一种就是“吹吹腔。”

他们除了各式各样的乐品之外,姑娘们更喜欢“吹树叶”,她们能把树叶吹出各种音调,可算白族—绝。

白族人的语言,不折不扣的是汉语,可是他们偏说是“白话。”

当然啦!白族嘛!白话就是白话吧!

白族,可以算是少数民族中,最富有族群啦!

不但居室是瓦木建造,而且装璜设备豪华之至。

白族的习俗也跟汉人一样,过阴历年,而且非常隆重.而年节美食之多,真令人惊叹,风格之独特,更使人叫绝。

他们过年讲究吃生皮、四盘、四荤、四素、一锅。

而味口则是咸、腊、酸、辣。

石中玉同老喇嘛离开了捕蚌族,可就来到了大理城啦!

老喇嘛说的一点不错,他真是个喜神,又赶上了一对结婚的。

这儿结婚,也讲究“背婚。”

新郎从老丈人家把新娘子背回自己的家。

可是他们这儿的背婚却跟旱傣不—样,是新郎把新娘从岳丈家一直背回自己家里。

不过这一路新郎除背上多了—百多斤个大活人之外,倒还没什么啦!

不过新娘子虽由新郎背着,这—路上可不好受啊!

怎么?有人背着,不用走路,还有啥不好受的?

咳!白族有个风俗,说新娘是女菩萨化身,救苦救难的,普渡众生。

谁身上要是有毛病,这儿痛,那儿痛.可以在新娘子身上相同的部位掐上一下子,病痛就会好啦!

像手痛就掐手,脚痛掐脚,腰痛掐腰。

嘿嘿,那要是生理痛该……嘿……缺德的。

当新郎把新娘子背进家之后,婚礼正式开始了。

正式婚礼倒简单得很,由主婚人给新郎新娘各倒一杯酒,二人先喝半杯,再手擘挽手臂,来个交杯,喝下另一半,就完成了。

婚礼是完成了,可是接下来的余兴节目还不少呢!

头一关,是烟熏新人。

他们在厅中间,点燃一个火盆,然后拥着这对新人,立于火旁,这时亲友们,你一把,他一把地往火盆中抛胡椒粉、辣椒面,弄得烟雾弥漫,又辣又呛,把这对新人呛得涕泪横流。

余兴节目完啦,该入洞房啦!

但是白族这规矩可太损啦!

新郎新娘在入洞房之前,还得要游街呢!

仍然是新郎背着新娘,而新娘手中还得拿个锣,在街上走, —面走,还得一面敲锣,告诉亲友们,我们要入洞房喽,快来看呀。

原来白族人讲究“看房”和“听房”。

看的人,听的人越多越光彩。

有些缺德的,早就躲在了新人床底下啦!

等游完了街回来.才算是他们两人的时间了。

这时洞房门口,早有人给他们贴上一副对联了。

上面写的是:“一张床,两公婆,三更半夜,四脚并拢!五出汗,六出头,凄凄擦擦,凄凄擦擦。

石中玉同老喇嘛看完白族的婚姻,人家小两口全入洞房啦,咱们也该找个睡觉的地方啦!

二人仗着马快,去到了永兴县。

老喇嘛道:“这地方我来过,风俗可有点特别哦!”

“大师,有什么特别呀?”

“他们这儿每家可只接待一位行路的路客唷!咱们两人得分开投宿。”

“大师,既是人家这儿的风俗,入境随俗嘛!分就分开,那明天早上我们再聚合嘛!?

“不过……”

“大师,不过什么?”

“在这儿做客,一切可得听主人的安排哦!不然可会出大笑话啦!别怨我没事先给你打招呼啊!”

石中玉真嫌他太罗嗦了,道:“大师,放心吧!我不会闹笑话的。”

“那就好,那就好。”

老喇嘛一连说了两句那就好之后,哈哈笑着走啦。

石中玉等老喇嘛走了之后,上前一拍门.男主人出来了。

原来这位男主人跟自己年龄差不多,而且还非常英俊。

因为言语不通.石中玉说明了借宿的来意。

男主人非常热情的欢迎,把他让进屋内。

虽然已经晚了,可是女主人二话没说,就点火炒菜做饭。

—转眼,四盘菜就上桌子。

石中玉一看,一个炒肉丝、一个肉片拌莴苣、一个腌鱼、一个鸡肉块。可以说全是下酒的菜。

男主人立刻取出一瓶陈年老白酒,两人就喝上了。

你一杯,我—杯,没多久.就瓶底朝天了。

这时女主人送上一个锅。

简直就是中原的火锅.还真丰富,肉片、肉汤、豆腐、海带、香兰、木耳、鸡丝、萝卜、粉丝、蔓菁、满满—大锅。

这是男主人只吃了几口,就起身告辞道:“客人慢慢吃,我到别家去!”他说完就走啦!

石中玉吃饱喝足之后,左等男主人也不回来,右等男主人也不回来.最后没法子,只好问女主人吧!

他道:“大嫂,大哥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女主人笑道:“客人今晚不是来借宿的么?”

石中玉道:“是呀!”

“既然客人是来借宿,我丈夫今夜是不会回来了,快洗脚睡觉吧!”

她说完,端来洗脸、洗脚水,叫他洗脸洗脚。

他糊里糊涂地洗了脸,洗了脚。

女主人自己也洗了脸,洗了脚。

然后当着他的面,就脱了精赤溜溜,躺在床上。

他现在简直手足无措啦!

女主人还在床催呢,道:“客人哪,快脱了上床来呀!”

这像什么话,简直不像话嘛!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老喇嘛一再的叮咛。

当时还嫌他太罗嗦呢!

现在可后悔刚才没多问此地的特有风俗。

女主人在床上,一再催促。

好在言语通,先沟通、沟通吧!

他走到床前.对女主人道:“大嫂,这算什么风俗啊?为什么我一借宿,大哥反而到外边去呀?”

女主人媚笑道:“客郎啊!我们这儿的风俗,一向是以女主人待客的呀,这么多家,客郎全不去借宿.单单到我家来,这是我家无上的光荣啊!良宵苦短,快上来吧!”

好!她已经急啦!

石中玉又问道:“大嫂,我要不和你同床呢?”

女主人马上变了颜色,问道:“我不漂亮?”

石中玉忙道:“不,不!大嫂美若天仙。”

“那你为啥不上来呢?”

“我一定要和大嫂睡—个床么?”

“你要不跟我睡一个床,明天我先生回来,非把我大打一顿不可。”

“为什么?”

“风俗么,他回来会说我不会待客.”

石中玉心想,天下还有这样的风俗呀,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怪不得老喇嘛说这儿一家只接待一位客人,两个就没办法安排啦!他又说一切要听主人的,不然会出大笑话.

嘿!自离开老婆到如今一个多月了,二先生早已胀得难过啦!这女主人简直不比自己老婆差,干!反正是这儿的风俗,入境随俗啦!

他想到这儿,三把两把就把衣服脱光啦!

上!爬上了床。

第二天早上双双起床,梳妆.

石中玉虽然这一夜解决了性的问题,可是对男主人越想越抱愧。

同时对女主人的热情,更是感激,于是取出了一把珠宝,及十个十两重的大元宝,献给了女主人.

土人实在,女主人高高兴兴地收下了,并道:“客郎啊!你可要常来呀,不然可会把我想惨了哇!”

石中玉言不由衷道:“会,会!我只要再来苗疆,一定到你家做客,你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向他告辞.”

“咳,你要走就走吧!你不走,我先生是不会回来呢!”

噢!八成老婆被人家搞了一晚,不好意思碰面吧!

石中玉在女主人千叮咛、万嘱咐下,走了。

在寨子口碰上了老喇嘛!

老喇嘛一见就打趣道;“恭喜呀!小伙子!”

石中玉臊得脸跟红布一样.

可是又一想,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于是反问道:“大师如何?”

“嘿,昨夜老衲去会会老相好啦!哈哈哈!”

他们是小乘佛徒,荤、酒、色一概生冷不忌。

老喇嘛道:“小伙子,腿也松了,少数民族看得也差不多啦!咱们该去泸沽湖,找老化子啦!”

于是一马双跨,二人一骑上了路,沿途狂奔。

谁知,他们没到剑川,就碰上事啦!

远远望过去,就见前路尘土飞扬,好像有大队人马,相对而来.

等到近路一看!

老喇嘛就叫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石中玉问道:“大师,怎么啦?”

“不好!咱们快躲开,不然麻烦可大啦!”

“大师,有什么麻烦?”

“咱们碰上毒王峰啦!”

“毒王蜂是谁?”

“等下我再详细跟你说,快躲开吧!”

“大师,你不说明白.死我也不躲!”

“你不躲,那可是找死啊!”

正说着,对面马队已经到了。

石中玉在马上感觉的出,老喇嘛的身子在发抖,心说什么事,会把老家伙吓成这个样子?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对方前面的马头,已快碰到他们的马头啦!

这时就听到对方最前面马上的汉子喝道:“身披黄袍腰别剑,我在南山做大王,谁敢当头挡我路,一刀一个不管理!”

石中玉在马上听了之后,哈哈大笑道:“朋友,是哪条道上的?”

对方答得好:“黄泉路上的。”

石中玉一听,这简直是找茬儿嘛!

于是他又来了一句:“粱山根本桃园义,兄台亮刀。”

“老子不懂你说的是啥玩艺,凡是发现老子们行踪的,咱们向来不留活口。”

老喇嘛这时在他背后,小声道:“他们是马帮,正在运鸦片,怕走漏风声,向来不留活口,我们可惨了”。

石中玉笑道:“大师只管放心,这几个杂碎,还没放在我眼里。”

“咳!小伙子,你不知道哇!他们有火器啊!”

“既是这样,大师,你骑着马先躲了,这儿由我来对付。”

他说完,翻身下马,一拍马屁股道:“快带大喇嘛躲一躲!”

神驹早已通灵,立刻四蹄一扬,如飞而逝。

石中玉见老喇嘛已走,对着当面的马帮道:“划道吧!”

对方见他胆包了天,冷笑道:“嘿,旗杆上绑鸡毛,你这胆(掸)子可不小哇!”

他说着一夹马腹,双手举起斩马刀,直劈而下。

石中玉一声:“来得好!”

手中折扇一点,当的—声。

莽汉子的斩马刀被震飞了一丈多远!

他的一双手,虎口全裂开了。

这还得了,居然有人敢向马帮递爪子?

大队人马全围了上来。

石中玉向四周看了一下,豁!马上马下,足有六七十口子,而且远处马上还有五个大姑娘呢!

嘿!他妹子来的,有意思!

他虽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可是轻松得很,天不热.他竟然打开折扇,扇扇子。

马帮这群人,看他,不打鼻梁的样子,简直气炸了肺!

气归气,由于刚才他那—手,还真没人敢先递爪子。

石中玉看他们,虽然满眼怨毒之色,但没人敢出头!

冷笑道:“你们哪个是头啊?出来说话,别老他妈的装缩头乌龟!”

江湖人,打不怕.就怕骂!

他这一骂还真管用!

就见—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一个鹞子翻身,下了马。

行!就凭这一手.就值个满堂彩!

可惜双方对峙,正在紧张中,谁也没叫好。

但是石中玉却用折扇,在左掌心拍了几下子,道:“阁下的身手不错,值得瓜咕瓜咕。”

他这一调侃,气得对方连眼珠子都红了,怒哼一声道:“小辈!老子要把你碎尸万段!”

石中玉更缺德,道:“行!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把我弄成粉都行!”

他这话一出口,双方虽在紧张之中,还是来了个哄堂大笑。

这小伙子挂不住了。

拔剑、出招,一气呵成!

果然身手不凡!

可惜碰上了石中玉,劳而无功。

但他的确身手不弱,一招卞庄刺虎无功之后,立即转身横扫千军!

石中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泸沽湖阿注阿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