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三 章 售宝玉巧缔良缘

作者:秋梦痕

洛阳! 

位于河南省西部,前临洛水,背负邙山,地势险要,乃豫重镇。 

自东周建都起,历经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均在此建都,历经千年,素称九朝古都。 

东汉时,就以它的规模宏伟,经济繁荣,著称于世,而隋唐时期,尤为兴盛。 

洛阳不仅曾经长期为我国政经中心.而且是我国文化的中心。 

经学,兴盛于洛阳。 

佛学,首传于洛阳。 

理学,渊源于洛阳,我国古代的三大派主流,先后总汇于洛阳。 

同时古代—些杰出的史学家、科学家云集于此,留下了著名的作品,如—— 

伟大的史学家班固,在这里写出我国第一部断代史—一“汉书”。 

小说家虞初,在这里写出“周说”,是我国小说的开端。 

科学家张衡,发明了“浑天仪”,是世界上第一架天文仪器。 

而他在公元一三二年制成的“候风地动仪”,比欧洲地震仪器的制成,早了一千七百多年。 

蔡伦发明了造纸术。 

马钧创造了翻车(灌溉水车)和指南车。 

张华的“博物志”和陈寿的“三国志”也都是在这儿完成的,而唐代著名的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都在这儿写了很多优美动人的诗篇。 

匡广义和石中玉爷俩,来到洛阳之后,当然是要先拜祭“河洛双侠”的坟墓了。 

爷俩带着香烛纸马,由匡老爷子领着石中玉来到了他当年收殓双侠的墓地,谁知。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没人祭扫的孤坟,早已不见了,只剩了满山荒草。 

石中玉道:“爹!您是不是记错了地方?” 

“不错呀!当初我你亲生父母盖墓时,记得很清楚啊!这是埋在龙门石窟古阳洞与洛阳东门和白马寺之间的三角形中心点哪!” 

说着用手指着道:“你看东面不是白马寺么?西面是洛阳东门,南面是古阳洞么!八成是年久没人管理,被雨水冲刷,成为平地了,咱们找农村借副锹,稿,挖挖看, 一定能挖到!” 

两人借来之具,依匡老爷子测定的位置,开始挖。 

没多久,果然挖出当年匡老爷子所立的碑,上面刻的果然是“河洛双侠之墓,不第书生立”字样。 

这一来.二人信心大增,继续挖。 

没多久,果然发现了已经朽的棺材。 

原来当初匡老爷子没钱,只买了两口薄棺,草草埋了,经过二十年.可不全朽了么! 

匡老爷子立即叫停,然后点燃香烛,烧化了一些金箱钱箔,跪拜了下去。 

石中玉一见.忙跑在侧面陪谢,并道:“爹!您这么大年纪,拜先父母骨骸,先父母受不住啦!” 

“孩子,死者为大,我该给他们一拜的。”说完默默通灵道:“石兄、石嫂,我总算把中玉抚育成人了,而且你们那本王禅秘笈,我也全教会了他,今后就要由他为你们二位报仇雪恨啦!” 

拜毕起来后道:“孩子,该你拜啦!” 

石中玉由侧面膝行至正面.拜了下去,叫了声:“爹、娘!”心中一痛,晕了过去。 

匡老爷子见状,在他背后“心俞”穴上拍了一掌,他才悠悠醒转。 

匡老爷子道:“孩子,不必如此.看你爹娘的棺木已朽.想秘尸骨已腐,你去买两个坛子,我们拣骨先葬吧!” 

石中玉听后,立即上马去了西安.不一刻,骨灰坛买回了,爷俩于是破棺拣骨,谁知,一揭棺材盖,出了奇迹。 

棺木虽朽,可是棺内尸体却是栩栩如生,真是奇哉怪也! 

匡老爷子道:“这真是苍天有眼,让你们爷子能见上最后—面。” 

石中玉这时跪在一旁,抱着父尸,嚎啕大哭。 

匡老爷子这时并没拦他,叫他哭个够,也好把心中的郁结,疏散疏散。 

直到他哭晕过去,再自动醒过之后,才道:“孩子,上苍除了让你们父子见上最后一面.还为你爹娘的死,留下了线索。” 

“爹!上苍留下了什么线索?” 

“你爹的死,尸体上绝对会留下伤痕,你岂不就可根据伤痕,追查仇家了么! 

石中玉听了,就要检查先父遗体。 

匡老爷子道:“且慢!” 

“爹!您……” 

“你现在就移动你父亲尸体,那检查过后该如何?” 

“这……” 

“你在这儿守着别动.我去洛阳买两口上佳棺木,等我回来再检查你父遗体.我看看何物所伤之后.立即改葬!” 

“是!” 

“把你身上带的玉镯给我几只。” 

石中玉从怀中掏出一包玉镯交给匡老爷子.匡老爷子收了镯子,骑马去了洛阳,他首先到珠宝店出售玉镯。 

洛阳既是九朝古都,又是政经重镇,大珠宝店当然不少,因为同行一多,价钱就也公道了,珠宝店对匡老爷子的玉镯,居然一只肯出一千两!匡老爷子为了买上好的棺木.一口气卖了四只。 

珠宝店付了银票,他立即去买棺材。 

洛阳有钱人多,不管有钱人是真孝,还是假孝,对先人的棺材, —定会用上品。在让人起码的感觉上,他们是孝子,所以到棺材店买棺材,只要有银子,就可以买到好棺材。 

匡老爷子花了三千两银子,居然买到了两副阴沉木的极佳寿材.另以一千两交给棺材店,负责造墓之碑。 

匡老爷子带着棺材店大批伙计,抬着两口寿材回来了。 

石中玉问道:“爹!现在该怎么办?” 

匡老爷子道:“你先把马背上的那床毯子,铺在盖上。” 

石中玉照做了,然后匡老爷子同他们石鉴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抬放在毯子上,然后开始小心检查。 

由于尸体已埋了二十年,虽然尸体完好,可是衣服早烂了,尸体早巳污秽一身,所幸抬棺来的人,知是迁葬,早备下了火酒和清水,预备涮尸。 

经他们的协助,石鉴的尸体.才被刷洗清洁。 

这爷俩仔细检查,发现了石鉴尸体上,中了很多暗器。取下一数,居然有十一种不同的式样.而且—半以上全淬有剧毒。 

匡老爷子见这些蓝汪汪的淬毒暗器道:“怪不得你父亲的尸体不坏,原来打了防腐剂啦!” 

“爹!先父的尸体怎么会打了防腐剂呢?” 

“孩子!这也是天意.先前杀害你父母之人,使用了这么多种有毒暗器.各种毒葯在你父的身体内—聚合,就变成防腐剂啦!” 

“爹!这些都是什么暗器?谁在使用?您知道么?” 

匡老爷子咧了咧嘴,尴尬一笑道:“我哪儿知道哇!当年我是个文弱书生,哪知武林中事,如今纵学会了你爹交我译的王禅秘笈.你不也练会了么!那上面要有关于武林中之事么?” 

石中玉一想,可不是么!爷俩对武林中事.一无所知,于是问道:“爹!哪咱们今后该怎么办呢?” 

“咱们路上不是结识了童化子么?童化子我可以确定他是武林高人隐士.所以我叫你拜在他名下,你将来的复仇行动,大部分得仰仗他啦!” 

“爹!他并没有收我作义子啊!” 

“那不要紧,武林高人一诺千金.他不是答应今后照顾你么?” 

“爹!可是他有事先走啦!” 

“他临时不是交给你—个竹牌子么?说拿着竹牌子只要问身后有炒米口袋的化子,就会告诉你,他的去处么?你将来不妨试试?” 

“是……爹!” 

“好啦!这些暗器,你好好保管,等着问童化子吧!.现在我仔细看看,你父身上还中哪些伤痕!” 

古代读书人多懂医术,而不第书生尤精,仔细检查了石鉴的尸体,对伤痕—一指给他看。 

这处是一柄宽一寸半的剑伤。 

这处是—种特殊弯刀所伤。 

这处是一种窄剑所伤。 

这处是一处厚背窄刀所砍。 

全部都检查过了,才为尸体穿上棺材店带来的寿衣。 

然后又打开了他娘芙蓉剑冷女侠的朽棺,涮尸之后,发现所在暗器与伤痕同石鉴一样,又穿上寿衣,然后双双入殓,石中玉烧纸上香毕,由随来伙计,重新营墓! 

墓修好了,又重立墓碑.这回刻的是“显考石公讳鉴、妣冷母心莲孺人之墓,孝子石中玉叩立。” 

一切就绪之后,石中玉问道:“爹!咱们去哪儿?” 

“老家我离家二十年啦!也该回去看看我那破窝啦!至于你么……可以开始千里寻仇啦!” 

“爹!那您怎么回去呢?” 

“爹有两条腿,还走不回去么?何况我如今是武林高人.还怕谁欺负我不成?”说完哈哈大笑。 

“爹!您不管我啦?” 

“该管的我都管啦!我对江湖武林一窍不通.不但帮不上忙,还成了你报仇的累赘,不如我回去养老太爷啦!哈哈哈哈!” 

“爹!我舍不得离开您!” 

“孩子!天下没不散的宴席!” 

“爹!起码让我送您回去.知道您住哪儿,孩儿今后也好常去拜见哪!” 

“你既有这番孝心,那好吧!先去我那儿,然后你再江湖寻仇。” 

这爷俩一马双跨,去了浙江乌义市。 

乌义市本来不大,过了骆家桥,就是匡家村。 

匡家村的人,本来全姓匡,后来因为穷跑了几家.才有了几户杂姓。 

匡老爷子找到他那几间破草房.他离开了二十年,居然没倒没歪,看起来似乎比以前还结实了.他感到十分奇怪!他们进门一看哪!原来已经有人住了。 

这时从屋中走出一位二十多岁的少妇,手中还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幼子,见有一老—少突然上门,于是问道:“老大爷,您二位找谁?” 

匡老爷子笑了,原来他的窝,鹊巢鸠占了,反而问他找谁?只好笑道:“我们爷俩走了长路,累了,想到你们家歇歇腿,喝口水,行么?” 

这少妇倒还懂得恤老怜贫,马上请二人堂屋坐。 

二人坐定,少妇送上两杯水道:“寒家未备茶叶,二位将就点,喝碗淡茶吧!” 

二人一听,她虽是乡下少妇,但出言不俗,匡老爷子于是问道:“府上除你们娘俩之外,还有什么人哪?” 

“老大爷,除我们娘俩之外,就是我先生了。” 

“那你先生如今在……” 

“我先生去乌义市卖字书啦!往常这时候也该回来了.不知今儿个怎么晚了!” 

他们正说着,就听外面有人叫:“文君哪{你看我给你们娘俩买什么回来了!” 

原来这位少妇叫文君,可别是卓文君耶! 

这娘俩到外面一看,她丈夫带回来的竟是一块肉,两条鱼, —坛酒跟一匹布。 

文君忙问道:“敬哥,怎么今天碰上财神爷啦?” 

“可不是碰上财神爷了么!在乌市有位财主不但买了 幅富贵牡丹图,另外还订购了十幅寿联呢!” 

“那你一共卖了多少银子啊?” 

“牡丹图十两,那十幅寿联共二十两,预付了十两订金,我想你们也跟着多三月不知肉味了,买两斤肉,两条鱼打打牙祭,这匹布正好咱们每人做一件过冬的衣服。” 

“敬哥!刚才来了两位过路的父子,想在咱们这儿歇歇腿,喝口水,可惜咱们很久没有茶叶了.我只好用两杯要待客,你带回来的鱼肉,正好晚上待客!” 

她看来该是大家出身。 

敬哥问道:“文君,客人现在?” 

“堂屋呢!你快进去陪客吧!东西交给我,我去厨房整治去!” 

这位敬哥进了堂屋,可不正有一老一少陌生人坐在哪里.见他进屋全站起来了,老者问道:“来者可是居亭主人么?”说完—揖! 

“不敢,不敢!老先生请坐!”然后这位敬哥问道:“二位从何处而来,怎么会经过这里?” 

按说匡家村即不靠大路.应该不会有人路过。 

匡老爷子笑道:“老朽多年前也是匡家村的人,如今想回来看看故乡.不过当年老朽好像没见过阁下,阁下何时搬来的?” 

“老先生.在下搬来十几年了。” 

“噢!老朽离开匡家村二十年。怪不得没见过阁下.阁下贵姓?” 

“在下匡敬,未请教老先生尊姓?” 

“噢!原来咱们是一家子,这—来可不是外人了。” 

“那可真巧了。” 

“老弟台,你以前住哪啊?” 

“咳!提起来惭愧呀!先父匡直公.本在朝为官。因为林则徐申冤.得罪了穆彰阿,被无辜下狱,竟然气死狱中,然后全部家产又被没入,等完办了先父丧事,只剩了孤身一人,流浪天涯,靠卖卖字画糊口,而内人也是遭难官眷,彼此同病相怜,就结成了夫妇,来到乌义市,住在破庙里。 

“我每天在街上摆书画摊糊口,有一天这匡家村的村长,匡老爹路过破庙,见我夫妻住在破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售宝玉巧缔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