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四 章 吴桥杂技冠天下

作者:秋梦痕

老化子问石中玉可否有报仇的本钱时,见他猛笑,问道:“你笑什么?”

“老伯,我不瞒您说,先父意外获得了那册‘王禅老祖秘笈’,我养父全教给我啦!

“老学究会武?”

“以前不会,到了关外精研那册秘笈,如今他的武功,已高不可测。”

“小子,这可不是吹着玩的,技差一筹,缚手缚脚哇!”

“不信您可以试试啊?”

“怎么试?”

“您可以攻我几招哇!”

“你真行?”

“你试试嘛!真的假的,岂不一试便知?”

“对!小兔崽子接着!”他说着就来了个“黑虎偷心”,谁知,石中玉比泥鳅还滑,—晃就溜过去啦!

“我就不信你有多大本事!”老化子接着又来了一式“双风灌耳”也叫“钟鼓齐鸣”。

石中玉一缩头,从他老人家腋下溜了出去,右掌就要从老化子的背后“心俞”穴上按。

他这一掌不管多轻,只要按下去,老化子这一世英名,可就完了。

就在这一瞬间,袁老门主给他做了个急止的手势,他才忽然警觉,一个翻斛斗,蹿出丈外。

老化子两招落空,才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果然深藏不露,老化子这两把,别说普通人啦!就是当今几大门派掌门,也不见得有你这么轻松的化解。”

好!这老家伙趄不知道马睑有多长。

石中玉笑道:“伯父,小侄失礼啦!您看我报先父母之仇行么?”

“行、行!不过么……”

“伯父!不过什么?”

“你虽不能说是‘以一人敌一国’,可也得以—人敌大半个江湖啊!小子,你估量着点,办得到么?”

“伯父!您不是曾答应过我爹,照顾我么?”

“我是答应这老家伙照顾你,不但我照顾你,如今你老丈人的扯旗门不也扯进去了么!他们能袖手旁观么?不过,以我的丐帮,再加上你老泰山的扯旗门,要想与天下武林为敌,那还差得远哪!”

“伯父,那我该怎么办?”

“你得多交些江湖朋友,先闯出个‘万’来,建立个基地,然后才能天下寻仇呢!”

“伯父!先闯出个‘万’来,‘万’是个什么东西?”

“那不是东西,是江湖chún典,也就是闯字号扬招牌,让全武林中人,全知道有你石中玉这一号。”

“说来说去,‘万’就是自己的名字啊!”

“一点不错,那是江湖chún典,也叫黑话,你今后要在江湖上行走,首先就得懂江湖chún典,不然人家会把你当成空子。”

“伯父!空子是啥?”

“就是说你非江湖中人,对江湖事务,什么都不懂。”

“那chún典跟谁学呢?”

“是老江湖全懂,你可以跟你老婆明珠那丫头学呀!”

石中玉晚上回房,头一个事,就是脱光了裤子,叫袁明珠看看屁股蛋子上是否真有一颗梅花红痣。

袁明珠一看,可不是真有青铜钱大小的一朵红梅花,他这才确定老要饭所说的一点不假,然后问道:“珠珠,你会江湖chún典么?”

“嘻嘻!姑奶奶生在江湖,长在江湖,不会chún典还算江湖人么?”接着反问道:“你问这干嘛?”

“化子伯伯叫我向你学江湖chún典。”

“好哇!我马上教你,不过么……”

“你又不过什么呀?”

“教你可以,你得先拜师!”

“哈哈!向老婆学黑话还要拜师?”

“当然啦!要学就拜,不学拉倒!”

“天底下哪儿有向老婆拜师的?”

“在江湖上这叫传道,你不拜谁会教你?”

“老婆教啊!”

“不行!不拜师不教。”

“你当真不教?”

“不教!”

“果然不教?”

“当然不教!”

“那好,你不教,可别怪我关你的禁闭。”

“关我什么禁闭?”

石中玉在她耳旁不知说了什么,就见袁明珠脸红的跟红布一样,笑驾道:“不要脸!”

“你要真不教,我就那么干啦!”

“死人!你真能缠人!”

“这么说你答应教啦!”

“没法子,怕你关禁闭么!”

“啊哈哈哈!”石中玉乐透啦!

袁明珠开始教他chún典黑话。

谁知,袁大妹子在老公前拿了半天的翘,可是到了真教起来,可就不知该如何教法啦!哎唷一声道:“老公啊!咱们由哪儿教起呀?”

“随便由哪儿教起不全是一样,你随便教,我就跟着随便学啦!”

“‘咳!只好如此啦!我先教你数数好不好?”

“好!你怎么教都好。”

袁明珠把左手张开,用右手中指从左手拇指按起,按一个数—个数,是一、二,三、四,五,然后再从左小指扳开一个数一个,是六,七、八、九、十。

石中玉道:“我请你教chún典,这么数还用你教哇!”

“不这么数,一开始就用chún典,你能懂么?听着!”

她又开始按手指头了,这回数的可不是一、二、三、四、五啦!而柳、月、望,在、中,然后往外扳指头,而是神、兴、张、爱、居、啦!

石中玉听了之后道:“嘿!真有意思!”

“有意思吧!你自己数数!”

石中玉按柳、月、望、在、中、神、兴、张、爱、居,数了一遍.

袁明珠道:“很好,孺子可教也!我问你,八三一怎么说?”

“张、望、柳啊!”

“答对啦!”

石中玉道:“往下教吧!”

“好!听着!东、南、西、北,chún典叫阳、墨、道、妾。”

“东、南、西、北叫阳、墨、道、妾!”

“对了!官衙叫六扇门,拿强捕盗的官差叫鹰爪孙.和尚叫花疤!吃饭叫上啃,喝酒叫抱瓶;有钱的人家叫水多,银子叫鱼,有钱人家银子多,叫水多鱼旺!土匪叫捻子,也有的地方叫棒老二,请问贵姓叫春个万,马叫风子,驴叫儿子,狗叫皮子,老百姓叫林子!如果狗叫了,叫皮子炸了,老百姓大伙追来了,叫林子发!拦路打劫叫剪路,灯叫亮子,火柴叫迸星子,钱叫杵,一吊钱叫千杵,点火香叫火邱,壶叫龙头,碗叫凤尾,袄叫称吉,鞋子叫芦言,袜子叫汪……”

袁明珠花了五天的时间,把江湖常用的chún典大致都告诉了石中玉,而石中玉真有入耳不忘之能,全记下了。

老化子这天道:“中玉呀!你先跟你岳父同小丫头学点江湖经验,我老人家出去踩踩,也许能踩着点你仇家的蛛丝马迹!”

老化子说完了,走了。

石中玉每天跟阿珠腻在一起,度他们的蜜月。

袁明珠道:“郎啊!天天在屋子里滚,腻不腻?”

“哈哈哈哈!美人在抱,我一辈子也不会腻!”

“死相!我是说,你没跑过扬州,咱们白天里到处逛逛,也好叫你这土包子开开眼界,晚上嘛……再……嘻嘻!”

他二人逛开了扬州的风景名胜。

扬州的风景、名胜、古迹,值得一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在古迹方面就有楼、桥和庙宇.

楼!就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骑鹤楼”和粱昭明太子撰文的“文选楼”与隋炀帝的“迷楼”。

不过如今“骑鹤楼”已成了大酒楼,已落入了四大盐商姓汪的手中了。

再说桥,其实扬州的桥并不多,要比起苏州的三百座名桥来,差远了,不过因当年小杜(杜牧)一句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叫吹箫!”才把扬州的桥,抬上了台面了。

二十四桥,只不过是一座桥的名字而已,并不是二十四座桥梁。

当然啦!像五亭桥啦、万岁桥啦、开明桥啦、通泗桥啦、太平桥等等,也还算不错啦!

至于庙,可就多啦!大多数都是千年古刹,并经历代增添改建,可就大有可观啦!

这夫妻俩,首先去了“天宁寺”,天宁寺可算扬州第一古刹。

二人进了天王殿,殿中只有一座大佛,栩栩如生,挺着一个大肚子,露出了肚脐,令人看了发笑!原来是大肚弥勒佛!其旁有副对联云;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慈颜常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他们又去了殿后,见—巨钟,据当地人说:这钟一响,声音十里,宋,孚禅师在寺闻声顿悟,曾作颂曰:

三十后前未遇时,

一声鼓角—声悲;

如今枕底无闲梦,

大小梅花一任吹。

真是禅机无限。

看完天宁寺,他们又转到了“史公祠”。

明末,史可法镇扬州,清兵围城,城破殉国,遗骸不可得。次年其家人举袍笏招魂,葬衣冠于梅花岭上,后人更立史公祠于衣冠冢侧。

黄文涵曾题一联曰:

万点梅花,尽是孤臣血泪;

一杯故土,还留胜国衣冠。

另又—联,不知为何人所作,联曰:

殉社稷,只江北孤臣,剩山残山,尚留得风中劲草;葬衣冠,有淮南杯土,冰山铁骨,正好伴岭上梅花。

大节昭然,千古共仰!

石中玉问道:“满虏入关,曾经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就是报算复,史可法之死在城破之前,杀满州鞑子杀的太多,怎么还准许史阁部立祠呢?”

“这………八成就是所谓史阁部的正气吧!正气足以令敌人丧胆.民间立了‘史公祠’,鞑子也就澉吭声了。”

“看来正气传千古,精忠昭日月,一点也不错。”

瘦西湖!

扬州景物虽多,但仍以城北之瘦西湖为代表。

瘦西湖固以为名,实际为一条四、五里长的明媚小河,自南至北,纤腰楚楚,故以“瘦”名之。

湖上点缀了一些州、岛、亭、桥,有“小金山”、湖心亭”、“五亭桥”、“白塔”等名胜,秀丽婉约。

夹岸杨柳具千缕柔条,江烟水沦,诗意无限。

小金山四面环水,假山重叠,以略镇江之金山得名。上有月观、风亭、吹台等诸构。

五亭桥,上面有五座亭子,亭下则十五涵洞,其造型之妙,世所罕见,每当明月之夜,吹箫亭中,更能领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的皎皎月色。

白塔,俗称喇嘛塔,上为锥,下为蹲,与五亭桥并称。

从五亭桥到观音寺,但见青山隐隐,绿水迢迢,杨柳拂面,此即古代“十里珠帘道”,其名来自杜牧诗: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他夫妻逛罢瘦西湖之后,回到家中,一进客厅,就见袁门主正陪老叫化子喝酒呢!

石中玉从老叫化子一言不发,猛喝闷酒,准知道他这趟踩探必是无功而返。

不管他有功也好,无功也好,总得见个礼吧!于是上前一揖问了声:“伯父,您回来了!”

老化子只“嗯”了一声。

“伯父,您这趟踩着点什么了没有?”

“踩着了,踩着了!他妈的踩着猫尾巴啦!嘿嘿!”

袁明珠一听他说踩着猫尾巴啦!本想笑,可是一想这场合不对,硬忍住了,可是脸上憋的那样子啊!可真叫人忍俊不禁哪!

老化子叹了口气道:“咳!我这趟去少林寺,见到了主持广法大师,向他打探当年追杀你父母,有少林派的人没有?”

石中玉问道:“伯父,广法大师怎么说?”

“他说,你父石鉴,乃是少林俗家弟子,与少林一脉相传,得知你父因获得了一本秘笈而被江湖人追夺的时候,他曾派了广字辈的高僧前往,想在必要时,给予援手,我问他是否有意要你爹把秘笈呈给少林时……”

“他怎么说?”

“他说,少林有七十二种绝学,又何在乎这一本?不过秘笈要落入邪道手中,他派去的人,就要主持正义了。”

石中玉听到这儿,叹了口气道:“咳!正义,正义,多少人假做之名,而行巧取豪夺之实啊!”

袁老门主也道:“少林寺本来就是一群势利和尚。”

石中玉问道:“岳父,您怎么说少林寺是势利和尚呢?”

“咳!孩子,你不知道哇!他们一向就与官家牵扯不清,想当年唐朝李世民讨王世充的时候,少林就曾派十八棍僧助战,如今少林寺里面的墙上还绘得有十八棍僧的壁画呢!历朝都有僧兵为朝廷效力,就拿他‘少林寺’那块匾,就是康熙的御笔呢!”

“岳父,那他们有没有替满虏效过力?”

“有是有,那不过是为了国家抵御外侮。”

“抵御外侮?什么时候?”

“没多久啦!沙林曾派五百僧兵,由月空和尚率领,到福建沿海抵御倭冠,月空和尚腿还受了伤,后来就全住在泉州少林寺,开南少林—派,本来少林功夫全在腿上,所谓拳打三分不易,脚踢七分不难,可是他因为腿受了伤,才专攻拳术,如今才有南拳、北腿之说。”

石中玉转对老化子道:“伯父,他们有没有说,追杀先父母还有哪些人参加?”

“我问过他,可是他没说,只说他派去的人还没到,你父母已遭了毒手,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吴桥杂技冠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