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六 章 杀鬼子报仇雪恨

作者:秋梦痕

话说石中玉在物华珠宝店屋顶,打伤来犯的侍卫营人员之后,就以列子御风的轻功,脱身走了。

他到哪儿去了呢?

他怕有人跟踪,采之字路线,在沿途屋顶走了一段路,发现并没人跟踪,这才下了地面,大大方方地去了天桥。

这时虽然已经二更多天,可是天桥仍有夜市,依然热闹哄哄!他在天桥转了一转之后,就溜进了天桥附近的花子窝一一丐帮北京分舵。

一进门,不但老化子在,分舵主云出蚰在,就连自己老婆明珠居然也在。

他忙向老化子行礼,叫了声“伯父”之后,又对分舵主一抱拳,叫了声“云前辈”!

云分舵主连连摇手道:“少侠,你要瞧得起我,叫声大哥,不然你就叫云出岫,这前辈二字我可不敢当!”

石中玉到也爽快!马上叫了声:“云大哥!”

云出岫哈哈大笑道:“兄弟,这多干脆!”说完,又大笑不止。

石中玉问明珠:“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于前辈他们全安置好了吗?”

没等明珠回答,老化子就说了:“她呀!早来啦!天还没黑就摸来了,你小兔崽子再晚不来,她非去找你不可,可边都去了哪些人?全摆平了吗?”

“伯父,去的二三十个全是侍卫营的,由两个大领班带头,全叫我给放倒了。”

老化子大惊,道:“啊!全叫你给宰了?”

“伯父,我哪有那么狠!只不过白天用牛毛毒针伤明珠的那个大领班被我一只扇骨飞镖.射中心窝,嗝屁朝凉之外,其余的全只让他们受了轻伤!”

“嗯,这还差不多,你要记住,上天有好生之德。”

“是伯父,侄儿记住了。”

这时候,明珠才插上嘴,道;“老公!化子伯伯说了,他们的那牛毛针,叫五毒夺命针,是四川唐门的独门暗器,这么说公婆的死,是与四川唐门有关喽!”

“四川唐门?我杀的那个大领班就叫唐璜,莫非他就是四川唐门的人?”

老化子接口道:“不错,打从满洲鞑子入关之后,每朝每代,唐门全有人在宫里当差。”

石中玉道:“这倒巧了,误打误撞.今天居然宰了个杀父仇人!”

云出岫接口道:“兄弟,我看未必!当年伤双侠的人如今最少也该在五十上下啦,侍卫营的人,最大也不会超过四十岁。”

明珠问道:“为什么?”

云出蚰道:“侍卫营的人,只要一超过四十岁,就得退休啊!”

石中玉听了之后,傻愣愣的道:“这么来,我杀父母的仇人,仍然没一点下落。”

老化子道:“孩子,也不能这么说,你以前杀的女王蜂不就是正点子吗?更何况你的杀父母仇人,如今我可以断定与唐门有关。”

“伯父,你这话……”

“孩子,以前你拿出的那些暗器,因毒性早已消退,我无法判定出处,如今这毒针即是与你父母所中的一样,而这上面所淬的毒,又是五毒,他们称为‘五毒夺命针’,而江湖上则通常叫它‘蜂尾针’!

“而你父母所中的‘黄锋针、铁蒺藜、蜈蚣镖、枣核镖’等,全淬有剧毒,不然你父母的遗体,不可能保持二十年不腐,而四川唐门所打造的淬毒暗器,天下又无出其右。

“我认为你父母所中的暗器,不是反由四川唐门中人亲自发射,而使用的那些暗器,也是向唐门买的。”

“伯父,照您这么说,先父母之仇,应该与唐门有关喽?”

“绝对有关。”

好!就他这句话不要紧,四川唐门几乎全被石中玉给毁了!这是废话,暂且不提。

石中玉问明珠道:“于前辈他们到底怎么安顿的?”

“老公!我们扯旗的哪个分舵没几个暗窑?你就别管啦!”

“那四个丫头呢?”

“我化了大把银子替她们赎身,会不管她们吗?当然已在暗窑宴置妥当了,干嘛?你想动她们的念头哇?”

好!她这话一出口,引来老老少少的—片哄笑!

石中玉尴尬道:“我只不过问问嘛!”

“哼!你就会关心她们!”

石中玉真被她弄得哭不得、笑不得,只好转了话题问道:“那咱们那两匹马呢?”

明珠没言语,云出蚰说了:“兄弟你那匹红鬃宝马跟柳树井威远镖局子去啦i化子窝或普通民宅,有那么几匹良驹,会叫人起疑,镖局的车马多,就不太显眼了!”

这时明珠忽然道:“化子伯伯,我今天上午受了伤,中玉带着我逃避追兵,曾去了一个地方,他们讲话全都叽哩咕噜的,一句也听不懂。 ”

“再看他们的长相,黄毛蓝眼,大高鼻子,衣服也怪怪的,可是有个年纪大的一脸大胡子,但腰中还带了一柄细长的窄剑。”

云出岫是老北京啦,一听就道;“袁姑娘,你们白天去的是使馆区呀!怪不得,你虽然受伤,竟没被侍卫营的人逮着,原来你们闯进了使馆区呀!中国人不分官民,—律不准进去的呀!”

石中玉道:“怪不得,我眼看着就要被他们追上了,谁知,他们却停下来,不追了.”

老化子忽然道:“细长窄剑,那不正与你父母身上的伤口吻合吗?”

“伯父,你是说……”

“他们纵不是你的杀父仇人,而你的杀父仇人,必与他们有关!”

“好,今天已晚,明天夜里,我去宰几个,给我爹妈报仇!”

明珠道,“阿郎啊1你能确定他们是仇家吗?”

“管他的,谁叫他们黄毛碧眼用窄剑,这叫情屈,命不屈!他们该死1”

翌日!

夜,刚刚起更,石中玉丈着艺高人胆大,他就开始行动了。

他到了内城的城墙下,看看左右没人,就以列子御风的轻功,旱地拔葱起来之后,右腿尖一点左脚背,两臂再乘势一振,乖乖!五六丈高的城墙,竟被他拔了上来。

左右仔细一看,原来承平日久,墙上根本没有巡守的官兵,他一个翻斗之后,又来了个燕子三抄水,居然点尘不惊的落入城内。

内城是进来了,可是,使馆区在那儿呢?

正在他为难的时候,忽然来了个引路的!谁这么好心,帮他引路?

咳!原来是个穿洋服的汉子,忽然从手上发出了一股贼亮、贼亮的白光柱,照在地上,有锅盖那么大一个光圈,地上的东西看的可清楚啦!

他非常纳闷!这是什么玩艺?他手往前一指,就发出一股子的光柱,照在地上这么亮?

他这一好奇不要紧,啥也不管了,仗着轻功高妙,潜到这家伙附不远的地方,暗暗跟踪。

谁知,没走多远,就到了一个大门口,而这个大门口正中央又吊着一个更明亮的玩艺,照得门口如同白昼,纤毫毕现。

而这小子到了亮的地方,手中的那个白光柱,忽然没了。

他在这如同白昼的光亮之下,才看清楚,刚才那小子手上拿的是个白不拉叽的小棒子,这是啥玩艺?竟能发出那么亮的白光柱?

再看大门口吊着这个更亮的玩艺,他在暗处已然看清楚了,上面是黑糊糊的一大堆,下面一个雪白的草帽圈,圈中央是个倒吊的玻璃罩,罩子里还有个白纱小罩,亮光就是由这小纱罩发出来的,而且这小纱罩还呼呼的直响!

门中有两个穿对襟短衣裤的兵丁,高筒皮靴.皮腰带,平顶大盘帽,衣服上全是闪亮、闪亮的铜扣子。

每人手中还持着一支木托,铁管像烧火棍子似的东西,上面还有一条皮带,跟白天看见那个洋鬼子拿的一样东西。

他这时才明白,这儿就是使馆区。

既然已到了使馆区,找用窄剑的吧!

他仗着夜暗掩护,上了房,一处一处的找。

使馆区内,凡是大点的屋子,全大门口一样,有个倒巾发亮的东西,照的跟白昼一样,而小点的房间里面,则是放在桌子上—个有大玻璃罩子的东西,中间有个火头,比一般蜡烛、油灯亮多了。

他在屋顶暗中,一间一间的往下找。

他慢慢地发现了,较小的房间,全是一个人住,大的房间是通铺,睡好几个,而大房间内,地上还有个架子,上面放的全是在大门站岗兵丁手中拿着的东西。

而一个人住的房间内呢,墙上挂着一个皮带,皮带上一边连着一把细长的弯刀,另一边还连着个皮套子,里面不知装的是啥艺?

他看了几间,全都一样,于是自忖道:“窄弯刀,跟父母之仇无关,别冤枉了好人。”

他由房上叠以了另外一户,看里边也是一样,只得再往下找,—连五六家,全一样,直到最后一家,才发现了窄剑。

他心说:“好哇!我终于找到啦!”

他一计算,有窄剑的一共有三间,就是说有三个人!这也是这三个家伙,命该如此。

那么下手吧!不行,现在灯光太亮,万—下手时,一个不好,有人一叫,那还是麻烦事,等息了灯再说吧!

谁知,就这时候,一阵唔啦、唔啦的喇叭声,所有的灯光全息啦!

那快下手吧!

也不行。

那又为了什么?原来刚才各屋子的灯光太亮,这突然一黑,眼睛变得不适应了,眼前一片漆黑,他只好蹲在屋顶闭目养神。

没想到就这时候,又有几条光柱出现。

他仔细看,又是跟最初见的一样,人家手一抬,就有一条光柱,照着地上走路,办完了事,回到房中,把那个白棒棒放在床头,手在上面一摸,又黑了。

他!这下子乐了!注意这几个人,全是一样的动作。

等他的视力恢复到能夜视的时候,他并没先去报仇,而只是先去摸这几支白棒棒。

他虽不是扯旗的,可是搂着个小贼婆睡了几个月,多少也摸了点门道。

于是等对方睡了之后,先把房间拨开,伸手就把那白棒棒摸在手中,收了起来,他—连收了三个,想想,够了,报仇吧!

他到墙上挂有窄长剑的房里,取出折扇,照睡在床上的汉子的心口上,就戳了一家伙,这小子连哼都没哼,就向阎王爷那儿去报到啦!

他接着摸进了第二间。

也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一家伙,谁知这时他的身后,忽然当、当、当、当地敲了起钟来了.

这下子,差点没把他的苦胆吓破,他赶紧一矮身,窜到了床底下。

钟还是一直在敲!大约敲了十几下之后,不敲了。

他趴在床底下,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可是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才慢慢地从床底下爬出来,溜出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干!干依娘!最少老子还要宰一个!

他又摸进了另一间。

也一点劲没费,又解决了一个,这时他一高兴,把墙上挂着的皮带,取下来,扎在自己的腰上!

溜出来之后,上了房,开始准备打道回府,这时候,刚才那间的钟,又当、当的响了。

他现在沉着多了!

钟一面响,他一面数,结果响了十二下,自动停了,他看看天,这时约莫着正三更。

他这才明白,原来这钟是洋玩艺,到时自动会响,他妈的,差点没把老子的魂吓掉了。

任务圆满园成,回客吧!

他又沿原路,回到了花子窝。

大伙儿现在全没睡,尤其是明珠,见他回来了,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老化子见他腰扎皮带,还悬着窄剑,笑道,“怎么.不但把洋毛子宰了,连剑也拿来了。”

石中玉于是把这趟所作所为,说了个详细,尤其对那会响的钟,差点没吓破胆,说的活灵活现。

云出岫听了哈哈笑道:“老弟呀!那玩艺儿叫自鸣钟,不但洋鬼子有.清宫大内跟王公大臣们府里头都有,那是时髦的玩艺。”

石中玉被说成了土包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由怀中掏出偷来三支白棒棒问道:“云大哥,这是啥玩艺?”

云出岫看了笑道:“老弟呀!这八成就是电棒子吧!听说大内也有。”

石中玉一听,这位云大哥还真有一套,于是问道:“怎么用,云大哥知道吗?”

“老弟呀,我见都没见过,哪知怎么用啊!不过我听说””””””

“云大哥,您听过啥?”

“我听说往那上面一按,它就会亮,一松手就息火。”

石中玉拿起一支来,仔细的看,但见一端有茶杯口那样大,是个喇叭头,上面有个玻璃片,里头是个小碗,碗中央还有个玻璃疙瘩,后段比较细,也有铜元那么粗,中间还有个小圆疙瘩。

于是他试着用手按了按那个小圆疙瘩.

可不是吗?一按就一亮,一松了又不亮了。

明珠看了乐啦,伸手抓过一个道:“我也要!”

就按那个疙瘩.可不是一按就亮,照在天花板上就是个大白光圈,她玩的可高兴啦!

石中玉道:“云大哥,您可真不单简哪!”

云出蚰也笑道:“不单简,不单简!”

他俩这一不单简不要紧,明珠听了好别扭,斥道:“什么不单简!郎啊,那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杀鬼子报仇雪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