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八 章 践前盟回疆娶妇

作者:秋梦痕

浙江,乌义市,匡家村!

这天来了一大群人马,马蹄声,早已震惊了这个宁静的小村。

家家户户的人,全跑出来看热闹。

但见马上之人,不但有男有女,而且还有个和尚,但除和尚之外,男的英俊,女的个个美艳非凡,把大家的眼全看直了。

这时匡小威,也随着大家—起看热闹,可是当他看到这男人竟是叔叔时,一扭头跑回去啦!

他一进门就喊道:“爷爷、爷爷!快出来呀!嘟嘟(叔叔)回来啦!还带了好几个漂亮的婶婶呢!”

他这一嗓子不要紧,匡敬和文君夫人也出来了。

文君夫人斥道:“小威,别乱说!”

然后同夫婿迎出了大门。

这时,石中玉他们也都下了坐骑,由他带头,走了过来,见了匡敬夫妻之后,石中玉先行下礼去之后道:“大哥,大嫂,一向可好?”

匡敬夫妻忙回礼道:“托福、托福!贤弟同弟妹好?”

小威这时挤了出来,人模人样的抱拳道:“嘟嘟,婶婶好。”

石中玉见了笑道:“小威,几个月没见,长了一头啦!”

然后对匡敬夫妻道:“大哥、大嫂,我来引见引见。”

接着一指和尚道:“这位是不戒大师!”

又对和尚介绍道:“这是我义兄嫂。”

和尚双手合什道:“洒家常听石施主提起两位施主。”

匡敬夫妻也忙着回礼。

石中玉对明珠道:“见过大哥大嫂。”

明珠一抱拳道:“见过大哥大嫂。”

这夫妻忙道:“弟妹少礼!”

然后对小威道:“见过婶婶。”

小威又—抱拳道:“小威拜见婶婶。”

明珠看小威这模样,越看越喜欢,一把搂过,就住起抱,谁知,这五六岁的孩子捣蛋,使了个千斤坠!明珠硬是没抱起来,不由得一愣。

石中玉看了看笑道:“你别看他小,他跟爹练大半年的功啦,说不定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呢!”

明珠脸一红,可是她不服气.硬往起一抱,居然轻轻松松地就抱了起来,原来小捣蛋已然有了功。

明珠手抱着小威,左手就是两巴掌,并笑道:“小捣蛋,—见面就给婶婶个下马威!”

小威挨了两巴掌,被打得叽叽咯咯直笑。

石中玉又介绍四艳道:“她们是明珠认的姐妹。”

四艳按序介绍道:“紫艳、华菁、韩茜、筱倩!”

四艳忙裣衽为礼,同时叫了声:“大先生、大夫人。”

匡敬这时道:“二弟呀,咱们快见老爷子去吧!”

大伙进屋之后,见匡老爹靠在大靠椅上,跟弥勒佛似的,石中玉两口子忙跪了下去,行了大礼,同时叫了声:“爹!”

匡老爹对明珠道:“你就是明珠?”

明珠道:“是,爹!”

“亲家们好?

“家父母托您的福都好,媳妇来的时候,他们叫我问候您老人家。”

“不敢当,你们俩起来吧!”

这两夫妻起来了,同时匡老爹也从靠椅上站起来,道:“中玉呀!替我引见引见吧!”

石中玉先介绍和尚道:“这位是不戒大师。”

和尚双手合什道:“洒家听说你老人家是个书篓子,洒家是个粗人,特地请石施主引见,来拜见你老人家,希望你老人家能多多指点指点。”

匡老爹笑道:“大师说笑了,老朽可不敢当。”

石中玉又引见了四艳,并把明珠救四艳的经过说了。

匡老爹问道:“那你们两口子打算怎么安置她们四位呢?”

石中玉道:“爹,她们全是宦门之后,沦落烟花,文学底子全不错,孩儿想叫她们跟大哥再多学学,另外她们身子骨全单薄得很,您把她们收了,调教调教嘛!”

“你这小兔崽子,就会给我添麻烦!”

这时明珠道:“你们四个还不快拜师!”

这四个丫头,更是机灵鬼,一听,忙跪了下去,同时口称,“恩师在上,弟子有礼!”

然后拜了四拜,匡老爹硬被儿子媳妇打鸭子上架,只好道:“你们都起来吧!

四艳拜罢起身,恭敬肃立。

匡老爹一指匡敬道:“见过你们大师兄、师嫂,以后在文的方面,他可以给你们指点、指点。”

这四艳又给匡敬引下礼去,文君夫人,忙把她们拉了起来。

小威这时钻了出来,问道:“我叫她们什么?”

文君夫人道:“你要叫姑姑。”

小威对四艳一抱拳,叫道:“哭哭(姑姑),小威有礼了。”

笑得明珠直打跌道:“小威,你就会哭哭、哭哭!”

整屋子人,又被她逗乐了。

文君夫人这时对丈夫道:“你去安置他们各位,我去弄饭。”

安置?怎么安置啊!这儿原来不只有三间房吗?住了祖孙三代,还哪有地方可住哇?

这你可用不着替人家操心啦!自从匡老爹回家之后,又在大院,盖了三间大屋,为回馈乡里,收了十几个七八岁的小萝卜头,他教武。

全都是早晨来,晚上回家,有了三间大屋,七个人还住不下吗?

翌日。

天刚蒙蒙亮,匡家村与骆家桥二处,有十几个七八岁孩子,跑到匡老爹的家里来了。

匡老爹早起来了,正在院中散步呢!这群孩子们见了全规规矩矩叫道:“匡爷爷早!”

匡老爹笑问道:“全到齐了吗?”

小家伙们,彼此看了看之后道:“到齐啦!嘻嘻!”

匡老爹道:“你们以前的练功房,有客人住了,今天不练功,改练蹲桩吧!”

匡小威也在这群孩子这中,这时问道:“爷爷,我们蹲多久哇?”

“一柱香吧!”

好,大伙听他这句话之后,自动站成了三列,每人间隔距离全是一大步,然后,立刻拉马蹲桩。

全是蹲档骑马式,小腿直,大腿平,两臂前伸,双手握拳,拳眼向上,抬头,挺胸,双目平视凝神,乖乖!就这姿式—柱香?可真够小家伙们受的了。

匡老爹先点好了一支香,插在地上,然后到队列里转了一圈,一面走一面点头,认为小家伙的架势,都很正确,他老人家进屋,喝水抽烟去了。

别看匡老爹走了,可是这群孩子可一点没偷懒,骑马蹲档式,硬是丝毫不动.

匡老爹喝够了茶,吸足了烟,算算在约过了有半个钟点了,才慢腾腾地走到院中,见小家伙各个满头大汗,可见姿势纹丝未动,直到那炷香燃光了,他才道:“好啦!收桩吧,休息一下,喝点水,然后练对拳!”

他说完,又走进了屋子,小家伙们收了桩,活动活动,然后每人一大碗,黑红黑红的东西,即像红糖水,也像浓汤,一口气全喝了。

然后都伸伸胳臂、踢踢腿,活动活动之后,就捉对儿厮杀了,就听嘿、杀之声,不绝于耳。

再说石中玉他们,夜里赶了四百多里的路,全累了。

天亮时全都没起床,可是小家伙这一嘿,一杀,可把他们全喊醒了。

匆匆梳洗之后,全到了前院,见小家伙们打得正起劲呢!拳来脚往,还真有板有眼呢!

别说四艳一点不会武功,看了个眼花缭乱,就连和尚足可算武林大师,都不断点头称赞道:“匡老施主真有两把刷子,竟把这群孩子,训练得这么扎实。”

明珠虽然已是少妇了,可是仍然有着童心,她见匡小威跟一个比他大三四岁的大孩子对手打,别看他小,一路拳脚猛攻,只打得那大孩子,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连连后退.

她走过去对那大孩子道:“你先退下,让我接他几招!”

小威见婶婶出面了,忙行了礼去,叫了声:“婶婶早!”

明珠道:“小威,婶婶试你两招!”

“小威不敢!”

“什么不敢,进招。”

小威小眼睛眨呀眨的就是不敢动。

石中玉见了笑道:“小威呀!你婶婶是在试试你的功力呢,你狠狠地攻吧,伤不了她的.”

小威听了叔叔的话,面容严肃道,“婶婶,恕小威失礼了.”

“快出手吧,你罗嗦个屁!”

小威出手啦!

这孩子,真是静如*女,动如脱兔,一路拳脚猛攻,还真把个明珠,闹了个手忙脚乱.

石中玉还在那儿凑热闹,一面这小威加油,还一面指点小威出招.

明珠跟他打了半天,才扳回颓势,已然两鬃见汗了.

这时匡敬出来了,一见这局面,忙叫道:“小威住手!”

小威听爹一喊,忙跳出圈外,躬身站着,一动不动.

匡敬道:“谁叫你那么大胆,对婶婶出手?”

小威被骂得小眼眨呀眨的不敢回话。

明珠这时道:“大哥,你别骂孩子,是我想试试他的功夫,逼他出手的。”

石中玉这时摸着嘴道:“夫人,小威的功夫如何呀?”

明珠知他这话带刺,不但没理他,还白了他一眼并“哼”了一声。

这一来,连刚才对拳的小萝卜头全都笑弯了腰,大伙这—笑,把匡老爹笑出来啦!

老爹一见大伙全起来了,就对这群孩子道:“匡爷爷今天有客来了,你们放—天假,回家自修吧!”

孩子们全走了,大伙随老爹进了大厅。

这时文君夫人已把早饭做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先吃饭吧!

饭后,老爹道:“昨天你们到得太晚了,又累了一天,叫你们早点睡了,我还没问你们呢,你们这几个月都干了些啥呀?”

石中玉把别后的情形,大略向老人家禀报了一遍。

匡老爹听了之后道:“这么说你的杀父杀母的仇人,已被你宰了不少啦!他们的仇,可以说报了一半啦!真不枉我拉拔了你这些年,我也算对得起他们二位的在天之灵啦!”

明珠道:“爹,中玉他还成立了个‘索仇门’呢!”

老爹似是没听清楚,问道:“什么门?”

明珠一个字一个字的道:“索——仇——门——”

老爹转对石中玉道:“你什么门不好叫,偏偏叫索仇门!你父母之仇,要你亲手去报,干嘛成立个门派,你这仇想报几辈子啊?”

石中玉道:“爹,江湖人给我取了个绰号,叫‘索仇郎’,当我把仇人贾四甄杀了的时候,怕他的手下四散害人,临时起意,立个门派好把他们收容起来,以便于约束,他们既叫我索仇郎,干跪就叫‘索仇门’吧!”

“这事跟你岳父提过吗?”

明珠抢着道:“爹,他向我爹提过了,而且总舵就设在我家里,跟扯旗门在一起。”

“荒唐!更荒唐!简直荒唐!难道这两个门派准备合在一起?”

“爹,我爹是有意把扯旗门交给他呀!”

“荒唐,更荒唐!扯旗门有扯旗门的祖师爷,而索仇门创门派的人就是一门之始祖,要合成一门派时,一门中能有两个祖师爷吗?”

明珠这时傻了眼啦!

和尚这时哈哈大笑中,接口了,道:“匡老施主,石施主成立这索仇门,他算少门主,而老施主你嘛,当然是老门主,算起来你才是索仇门的祖师爷呢!”

“别管谁当祖师爷,我总感觉这‘索仇门’三个字有点别扭!”

“爹,我爹乍听之下,也不入耳,可是经他想了—夜之后,倒还认为挺好呢!”

“袁老亲家想了—夜之后,又怎么个认为好法?”

“爹,我爹说,索仇门是要索大仇,雪大恨,施大爱!”

“索大仇,雪大恨,施大爱!你能说详细点吗?”

“爹,我爹说,索大仇,要索国之大仇;雪大恨,要雪民族大恨!施大爱,要爱百姓,爱同胞!”

“嘿嘿,袁老亲家还真有一套哇!好,索仇门就索仇门吧!不过……”

石中玉问道:“爹,不过什么?”

“两个门派不能在一起呀!”

明珠道:“爹,这好办.媳妇在北京赢了他们有一百多万两银子,另买一栋房子不就行了吗?”

匡老爹道:“另买一栋,买哪儿呢?”

石中玉道:“爹,买在乌义市如何?离家近。”

“乌义不好,四面环山,交通闭塞,你要成立正式门派,总舵一定要交通方便,四通八达,才好联络!”

和尚道:“老施主,你果然不愧是学问高,探谋远虑。”

“大和尚夸奖了。”

明珠道:“爹,那还是在扬州好,那儿水路交通,全四通八达。”

最后决定了,索仇门在扬州.另买一栋大厝,建立总舵,匡老爹为老门主,石中玉是少门主,礼聘和尚为总舵护法.匡敬是文案.另设内三外五共八堂,堂主由石中玉在江湖上去物色。

原则决定之后,他们原班人马,又立刻赶回扬州,袁老门主一见,唷了一声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明珠道:“爹呀!我公公说,叫我们另外买个厝,索仇门应该单独成立总舵.”

“嗯!老亲家的话,言之有理,刚好,梅园的后人不成才,吃喝嫖赌把偌大一份家业败光了,前些日子正托人卖房子呢!那干脆我把它买下来,做你的嫁妆吧!”

“爹,我们有银子啊!”

“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践前盟回疆娶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