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仇门》

第 九 章 庆周年清除内姦

作者:秋梦痕

扬州、梅园、索仇门总舵。

石中玉带着两位夫人一进门,见了袁明珠,就吃了一顿排头大餐。

袁明珠先是双手插腰,眼一瞪,然后一跺脚,右手一指,道:“你死到哪里去啦! 一走就是半年,再讨八个老婆也用不了这么久啊!你倒好,说走,拍拍屁股就走啦,门里出了大事,哪去找你?”

石中玉听了一惊,问道:“明珠,门里出了什么大事儿么?”

哼!门里倒没什么大事,可是家里出了事啊!”

“家里出了事?是爹出了事,还是你出了事或岳父出了事?”

“公公没出事,我爹也没事,至于姑奶奶我么,也没给你戴绿帽子。”

“别闹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为什么这么久你才回来?”

“久什么?打从我走那天起,我就一直赶哪,一天也没浪费,我又没在新疆江边铁锁恋孤舟,更没让你迟迟等到梅开后,你急什么嘛!”

“你说的全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不全是你那阙‘天九牌’上的词么!不然我还想不起去接她们两个呢!”

到这时候.阿花、阿燕姐妹才有插言的机会。

阿花道:“这位是明珠姐姐吧!”她说完就同阿燕拜了下去,道:“见过姐姐。”

袁明珠这时可不敢托大了,也拜了下去道:“明珠见过二位姐姐。”

她们倒好,彼此全叫姐姐。

石中玉可乐啦!

笑道:“你们也别客气啦!全起来吧!”

好!他端起老爷的架子啦!

可是三个老婆起来之后,全都给了他个白眼。

可是他根本不在乎,仍嘻皮笑脸地问道:“珠儿,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啦!”好!老婆一多,连称呼全变啦。

袁明珠道:“你走了没三天,你的亲娘舅带着你表妹前来找你,这还不算大事么,谁知你老死鬼—去就是半年,老舅同你表妹早待烦啦!”

“我亲娘舅和表妹?我哪来的亲娘舅啊?”

“你混蛋,天下人什么都愿意当,可是没人愿意当舅子.他要不是你的亲娘舅,于嘛硬要当你老爸的小舅子啊!”

“我没听爹说过我还有位舅舅啊?”

“哼,爹就认了,难道你不认?”

“他在哪儿啊?”

他们正说,就见匡老爹陪着一位中年人和—位十七八的姑娘出来了。

他—见匡老爹,忙带同二女拜了下去。

他首先叫了一声:“爹!”

匡老爹道:“孩子,快起来,见过你舅舅跟表妹”。

“爹,我舅舅?”

“一点不错,冷老正是你的亲舅舅,还不快拜见!”

既然爹这么说,大概错不了。

转对中年人拜了下去道:“石中玉叩见舅父!”

中年人道:“快起来!”

然后转对大妞道:“翠儿还不见过你表哥。”

大妞一抱拳道:“冷环翠见过表哥。”。

石中玉也一抱拳道:“表妹好。”

大姑娘见表哥一表人才,心头真有如小鹿在乱撞。

可是见人家已有三个老婆,心头里可又—惊,很不是滋味,不由得脸一红。

阿花、阿燕这时同时向中年人拜了下去,同时道:“甥媳叩见舅公公。”

中年人道:“环翠呀!快挽起两位表嫂。”

二女被挽起之后,阿花才有时间对匡老爹说话,她道:“师父,您还跟在新疆时一样,一点没变。”

匡老爹道:“这都是中玉他生父那本秘笈的功劳哇!你们在个怎么个论法啊?”

阿花似没听懂,反问道:“师父,论什么?”

“谁大谁小哇?”

袁明珠道:“爹!中玉说伊斯兰教教义,男人可以娶四位正妻,没大没小,一般高呢!”

她这话大伙听了没用,可是小表妹冷环翠听了,简直不亚于仙乐,乐透啦!表哥还给我留了个缺呢!”

匡老爹笑道:“一般高就一般高吧,打麻将多一番和。”

袁明珠嘻嘻一笑。

可是阿花和阿燕却弄了个莫名奇妙,什么打麻将?

又怎么多一番和?

不过她们是新媳妇进门,可不敢问哪!

直到后来石中玉去了苗疆,她们几个没事,由袁明珠教她们赌博,才弄清了多一番和是怎么回子事啦!

匡老爹道:“咱们也别站在门口扯啦!大厅里坐吧!”

大伙进入大厅之后,按长幼之序就坐。

匡老爹首先道:“中玉呀,你舅父在你走后第三天,就带着你环翠表妹前来找你,没想到你这下子去了这么久!”

石中玉道:“爹!不是孩儿在新疆舍不得回来,实在是孩儿先到吐鲁番同师妹完婚后,再到伊犁时,阿燕已病入了膏盲,只好先救人要紧哪,直到她病调养好了,再成婚之后,才回来,所以才耽误了些日子。”

“嗯!原来是这么回事,可真让人等的心焦哇!”

石中玉转对冷遇春道:“舅舅,我爹从来没跟我提起过,我还有位亲娘舅,要跟我提过,我早去找您了。

冷遇春道:“孩子.匡老恩人也不知道哇,他怎么跟你提法。”

“舅舅,那有谁知道呢?”

“咳!你生父生前虽是少林俗弟子,可生性却是个老古板,根本没什么朋友,更何况你父母又‘嫉恶如仇’,在江湖得罪了很多人,不然他得了秘笈,江湖人也不会联手抢夺,而你父母连个助拳的都没有哇!”

“舅舅,那我生父在江湖上连一个朋友也没有么?”

“有倒有一个,两人一见如故,也可以说臭味相投吧!全是‘卓荦不羁’、‘嫉恶如仇’吧!可是他那时候不在中原啊。”

“谁?”

“丐帮的老帮主童猛”。

“啊,童伯父跟你生父真是过命之交哇!”

“这是你周岁的时候,你爹陪你们娘俩回天山去看你姥姥(外婆),你父亲亲口跟我说的,你生父母的死讯还是丐帮弟子传信给我的呢!?

“我那时还小,不到十八岁,到洛阳寻访他们尸骨和坟墓.啥也没找到,只好又回天山了,然后你姥姥为我成了亲.有了你表妹,我几次要来中原探查你父母的仇家。你姥姥怕我再出事,说什么也不叫我下山。”

“直到十年前你姥姥去世.我孝满之后.才又到中原来查访了一次,仍然一无所获。”

“直到今年春天,才从江湖朋友口中得知你不但没死,还成立了一个‘索仇门’,要为姐姐、姐夫报仇,我才又带你表妹来找你,谁知你又去新疆。”

石中玉道:“我父母的坟在洛阳山上,养父又帮着我改建了,这趟我由新疆回来,还带她俩去祭过呢!”

“我来了三天之后,匡恩人就带我父女去祭拜过了。”

他们谈到这时,索仇门总舵的堂主与执事弟兄们,得知门主回来了,全都前来问安,并见过二位新门主夫人,彼此谈了些别后的情形。

还好,一切平安无事,接下来是大摆宴筵.为门主接风洗尘。

在筵席中,很自然的,阿花、阿燕姐俩坐在—起。

同族嘛!自然比较亲近。

可是袁明珠却多了心,她想:我跟阿郎结婚最早,可是他说维族娶四个老婆全是—般高,看来这两个外族人是必成为死党。

而且阿花又是阿郎的师妹,老爹跟她师徒如父女,怎么也会向着她,再看阿燕,以哀兵姿态,处处表现弱势,令人同情。

这一来,我这先进门,而且帮他报仇,帮他成立索仇门的老婆,如今恐怕要被冷冻,尤其他还可能再弄个来,万一他再弄个回子、苗子来,我岂不得靠边站?

这不行,我不能吃这个亏,我得想法子自保。

怎么才能自保呢?只有先替他再找一个,补满这个缺。

而这个人又得有武功,足可与阿花对抗,而且还得站在我这边,成为我的死党,才可以跟那两个外族人分庭抗礼。”

就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忽然坐在她身边的冷环翠轻轻的点了她一下子道:“大表嫂,那两位新表嫂向你敬酒呢!”

她一看,可不是么!阿花同阿燕双双举着酒杯,站在她面前呢!

她除了尴尬一笑外,忙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喝了人家的敬酒,她又回敬了过去。

冷翠环也与两位新嫂互相敬了酒。

袁明珠忽然心中一动。

这——不正是自己的死党么!

自阿郎的表妹冷环翠到了之后,就由自己照料,两人跟亲姐妹似的,尤其冷环翠自幼就承受了天山绝学。

听说婆母在世的时候,武功高深得很,要不是夺秘笈的人多群殴,绝伤不了她。

那何不把小表妹拉到一起.补上阿郎的那个“缺”。

论关系,她是阿郎的姑表兄妹,比阿花的师妹又近了一层,血亲嘛!

武功嘛!也不见得会比阿花差了多少。

小环翠要能补上这个缺,不正是我要找的死党么?

就是这个主意。

她本是豪放女,说干就干。

她端起酒杯来,到冷遇春面前道:“甥媳敬舅舅一杯。”

冷遇春也站起来,笑道;“明珠啊,中玉这半年不在,我们爹俩真多亏你照料啦!”说完,酒一中就干啦!

“舅舅,我还有件事儿,想跟你同爹提一下。”

匡老爹同冷遇春同时道:“啥事啊?”

“两位老人家呀!中玉说维族可以娶四位正妻,如今,只有我们姐儿三个,还欠一个呢!我看环翠表妹人长得俊,武功又好,跟我们姐儿三个又合得来,而且与中玉又是姑表亲,你二老何不做轼成这门亲上加亲?”

这时的冷环翠别提对这位表嫂有多感激啦!

匡老爹听了,望着冷遇春问道:“舅老爷,你认为如何?”

冷环翠今天的动作、表情,全落了冷老的眼中。

知女莫如父,同时又知道外甥要娶四个不分嫡庶,一般高的妻室.怎么会不愿意?

于是郑重道:“一切由老爹做主吧!”

这——谁还听不出来,他是答应了。

好!这席接风酒,变成订婚筵啦!

少不得,择吉迎娶,完成了石中玉的“四美俱”了。

日子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了寒冬腊月啦,家家户户过新年啦!当然索仇门也不会例外呀!

索仇门的各处分舵全都送来了各处的土产。

而总舵对各分舵更是送了重重的厚礼.同时石中玉又率了五堂的堂主至各分舵慰问一番。

二十几个分舵慰问完了之后,回到总舵时,已过了祭灶啦!当然,总舵各处早已整顿一新,就等过年了。

谁知,就在年关将近之时,门上送来一件大约名帖。

石中玉接过一看,竟是洪门南岳山山主焦亮的拜帖,他忙率八位堂主,大开正门,以江湖大礼迎接。

原来洪门的—个山主,不亚于当今武林的一派掌门。

双方一见面,石中玉双手抱拳道:“不知焦山主大驾光临,小弟未曾远迎,尚祈当面恕罪!”

双方也抱拳道:“岂敢,岂敢,还望门主海涵。”

然后石中玉介绍了八位堂主与焦亮。

双方抱拳为礼,并互道仰慕之忱。

然后进入大厅,焦亮坐了客位,索仇门人则依序就坐。

献茶毕。

石中玉一抱拳道:“不知焦山主宠临敝门有何见教?”

焦亮道:“在下前些日子去了少林寺,想游说少林掌门率南北少林弟子,领导‘反清复明’起事发难。”

石中玉问道:“少林弟子乃是出家人,会领头反清复明么?”

“门主,你是不知少林寺与洪门山堂的关系。”

“哦?少林寺会与洪门有关?”

“门主,你不知道,洪门源自少林,前五祖胡帝德等,全是少林弟子,不止洪门,就连安清帮,也是出自少林呢!”

“哦?恕在下孤陋寡闻,扬州地处江边,索仇门与安清各分帮主还有来往,还真不知道他们也与少林有关!”

“岂止有关,他们还是少林的在家和尚呢!”

“焦门主能否多说点.以开在下之茅塞。”

“石门主,是这样的,安清帮翁、钱、潘三位祖师爷在海中捞起了洪门前郑经投入海有关洪门的组织规章以及人员名册等。于是带到少林,请祖师方丈准他们开宗主派,当时掌门祖师没答应,可是他们三位跪在寺外不肯走。

“那夜下了大雪,雪深至腰,硬把三个人的腰磨破了,把雪染红了一大片,应了前代掌门人留下的偈‘红雪齐腰’,临济宏开”。

“掌门祖师这才答应他们开宗立派,并叫他们奉少林金、罗、陆三代为祖师.门徒赐僧名,为在家和尚,而他们就同罗祖开始编了二十四代的班辈。”

“二十四代班辈,怎么编的?”

“他们是这样排的,由罗祖传真,普门开放……至大同无学止,一共二十四代轮流转,以致无穷。”

“这么说来.洪门与安清,是一家人嘛!”

“门主说的一点不错,我们之间有个口号,是铁树不开花,清洪不分家,又说清后洪.鲤鱼化龙。”

“焦山主,这么说来,索仇门与清洪帮也有渊呢!”

“门主,怎么讲?”

“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庆周年清除内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索仇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