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1章 风云平地起,杀气动天来

作者:秋梦痕

黄河新三角洲内,有一座镇,位于山东莱洲湾东方,为山东海路门户,亦是陆路要津,名铁门关,物产丰富,民风纯朴!

这一天,在西南官道上,来了三位外乡人,一老两少,看样子似主仆三人,又似父子同行。最前面的育年,约二十出头,相貌英伟,神情凝重,穿蓝衫,履皂靴,气质非凡,书生气重。

中间走的是位老驼背,年龄在七十开外,不但驼,显得更矮!也许是驼背之故,五髯长须好似挂了排面条,走起路来,随风飘摆!年老了,须发全白,但面色红润,神情俱旺,手中左持布招,招上写着几个大字:“算无遗,铁口直断,病我医,三贴回生!”好大的口气,下款还有注记:“三不算”、“三不医”。原来最前面的青年竟是个算命奇士,也是个歧黄圣手!后面跟的是个少年,看样子,是个书童,不到十七岁!活泼可爱,显得慧黠异常,背着一个大包袱,手提行李袋,脚步轻松,毫无负荷之情。

忽然之间,三人后面冲来两骑快马,飚起黄尘数丈!经过三人,吆喝而去!风尘所及,使老三人全被尘蒙。

后面少年气得大骂:“他奶奶的,是什么东西!”

老驼子回头叱道:“吉吉,少替公子惹麻烦!”

“老爹,你看他们多嚣张?”

前面的青年问道:“老爹!他们就是金家庄的人物?”

老驼子道:“蝶儿,正是!前骑上的姑娘,是庄主幼女,名叫金蝶影,听说武功高深而奇异,谁都不知她出身何门,后骑上是庄主外妻侄,叫艾勇,为名震江湖‘横天一剑’武震天之义子。”

青年噫声道:“我与庄主的女儿同名?”

老驼子笑道:“你该不会改名字吧?”

育年不语,过一会却问道:“老爹,你对金家,这几天查得如何?与我爹的仇人有无关连?”

老驼子在后,摇了几下头道:“短短几天,查不出名堂来,所以要你亲自前来。”

青年道:“初步所得如何?”

老驼子叹声道:“公子!你不必性急呀!”

青年回头不高兴道:“老爹,你还是改不了,叫什么了?”

老驼子又叹道:“改不了就是改不了,从你三岁开始,在老就叫公子,硬要我叫你蝶儿,这多难呀!好,好吧,以后不再错了。”

青年道:“快说初步调查情形?”

老驼子理了一下思路,道:“金庄主名叫金德用,在铁门关住了三代了,其父是个庄稼人,并不富有,每逢秋冬,必与一般贫民到东北去采参……”

青年道:“这是大多数山东人的正常门路。”

老驼子道:“可是一到金德用手中,一变而为铁门关的首富了,这又为何呢?”

青年道:“采参暴富的不是没有,运气好,采到几支参王,这不就成了?”

后面吉吉打断插道:“公子……不!哥!老爹说,这金德用不但富甲铁门关,而且非常神秘,他有一身武功,从不显露,这又从何而来?”

老驼子道:“这就是要蝶儿你,亲自前来的原因。”

青年沉吟一会,才道:“这些年来,我查过不知多少神秘人物,结果一无所得,终归落空,也结下了无数仇敌,好在都是暗中进行。”

老驼子笑道:“也因此,你也有个‘九爪神龙’的字号呀!”

吉吉笑道:“那是哥一出手,就施展‘百步神打’的原因。”

老人呸声道:“小子,‘百步神打’谁经得起,那是用百步神打中的‘百步指’轻伤对手而已,稍重一点也会要命的。”

青年叹道:“老爹,我的病要到哪一天才好得了?”

老爹叹道:“蝶儿,你怎么又说是病呢?那是‘盖世神功’在末大成之前,逢到运转期,全身奇经八脉时关时闭,使你受不了。”

青年叹声道:“发作时,痛苦无比,全身无力,害得我死去活来,这种痛苦,我实在受不了。发作时无常,时间不定,我总有一天会死在敌人手中,如不是为寻找杀父凶手,我会自杀了事的。”

老爹道:“蝶儿,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令师糊涂老人虽已过世,但他的嘱咐你不能忘记,当练功之初,他说得非常清楚,神功练成时,痛苦若失,你经过十八年的痛苦了,以老汉观察,神功已到九成,为时不长了。”

青年苦笑一声道:“当我正在发作,恰好来了强敌,死不足惜,那种气就够我受了。”

吉吉哼声道:“还有我和老爹呢!”

青年道:“老爹经常离开查消息,你能搞定顶级高手?”

老驼子道:“蝶儿,这倒是个大问题,我看我今后不可离开你了?”

青年摇头道:“那怎么行呢?我们经常分两路查寻杀我爹的凶手,至今数年都无线索,岂可减少一路,那更少了一半机会!”

原来这青年姓蓝名蝶影,来头真不小,其曾祖名叫蓝伯奇,是当朝开国军师刘伯温的师弟,号“红萝隐士”,为当年暗助刘伯温,外敌江湖异士。内助运筹帷,通晓奇门,精于歧黄之理的异人,可惜他不重视名利,功成身隐,传到蓝蝶影父亲已是第三代了,但还是一脉单传。

蓝蝶影的父亲名叫蓝天龙,此人为了怕家传奇学失落,为了要助儿子从小打下基础,决心从褓中着手,不惜向天下名山大川找寻奇葯仙果,在蓝蝶影刚刚满月就离家出门。

老驼子马老爹,是蓝蝶影祖父救回家的黑道人物,在四十多年前,有个横霸三江的总把子,号称‘三江无敌’,他名叫马战野,不知何故,终于因病快死了,蝶影之祖父以其家传歧黄绝学,将其带回救治,竟由死神手中抢回生命,老驼子也因此不再脱离蓝家,洗手遁迹啦!”

蓝蝶影快三岁了,其母蓝夫人念夫心切,决心请马战野出外寻找,可是者马心想当年仇敌太多,虽已数十年未入江湖,自己也老了,但仍不放心,于是以缩骨法把自己变成驼子。

当马战野要动身时,居然家中来了一位奇怪的糊涂老人,上门就说蓝蝶影的父亲是被暗算死亡了,不必找了。

马战野当然不信,也不理他,背起行李要走,但糊涂老人真糊涂,毫不讲理,居然和马战野动上手,且在三招两式之下,硬把马战野制住了。

马战野知道来了个天下最可怕的人物,不敢再斗,于是问糊涂老入,到底要干什么?妙,糊涂老人说要在蓝家住下,要收蓝蝶为徒,又说蓝天龙是被江湖三个黑道魔头围攻而死,但又说不出名堂来。

就这样,糊涂老人在蓝家过了十五年,蓝夫人死了,糊涂老人也死了,马战田七十多近八十了,不过糊涂老人又在当时带了个小子吉吉入蓝家,事情简直一塌糊涂。

铁门关的大街上,有一座关帝庙,规模虽大,但很古老了。

这天在庙前摆了一个算命摊,算命的是个青年,旁边有一老一少作下手,不要问,那就是蓝蝶影、老驼子、小吉吉了,他们一看行人多,游客众、一想生意必定不错,于是就把家伙摆下来。”

年青的算命先生摆摊做生意,他有个好处,那就是能吸引大多数青年男女,青年男子是好奇心,青年女子则另有一种微妙心理,但对老年却相反了,老年世故心重,常常认为自己经验多,小伙子懂什么?第一位走到摊前的,是位三十余岁的江湖人,腰间挂着一支长剑,面色沉重,是个紧张兮兮的粗人。

他一到,性急地大声道:“先生,算一命,要快!”

蓝蝶影一指背后道:“大哥,你看看区区的规矩!”

男子大声道:“要先交相金一两!”

蓝蝶影点头道:“不准退现!”

带剑青年气道:“你这算命的与众不同,收费贵,还要先交钱?”

蓝蝶影笑道:“大哥,阁下要算就快点,再过一刻,你想算也来不及了。”

带剑育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蝶影郑重道:“天机在我掌握中,不算命就别问1”

带剑青年心中似有事,立即拿出银子向摊子一丢道:“快说!”

蓝蝶影道:“多说命理你不懂,阁下快向西奔,迟恐有牢狱之灾。”

带剑育年闻言,面色大变,拔腿就向西面奔去形同逃犯。

这时围观的人群,都觉惊奇不已,一个中年人挤进问道:“先生,刚才那人有什么不对?”

蓝蝶影笑道:“大叔!晚生是照相说相,求算者自己明白,外人不必过问,这是江湖道德,请恕区区拒答。”

中年人立即丢下一两银子道:“请替我一算如何?”

蓝蝶影望望他,笑道:“大叔,你的气色不错,前天生子,昨天生牛,今天又有一匹小马快生了,其他一切顺利。”

中年人用言,惊奇不已,接着大笑哈哈道:“先生,你真是神算子。”

这一来,旁观者愈来愈多,大家抢着要算。

老驼子立即起身道:“诸位,我家先生有个规矩,每日只算十人,请诸位依序而来,现已算完两个,还有八位。”

求算的立即排队,到了八位,余下的只有等明天了,凡是看过的人,莫不十分满意而去。

一天下来,立即把关帝庙前轰动了,此后每天还未天亮就有十个人在等着,但围观的变得人山人海。

蓝蝶影住在西街一家客栈内,无事时闭门不出,但到了晚上,他们三个就分别出动,店中人谁也不知道。

“蝶儿,我们来到铁门关是第几天了7”

者驼子在晚餐时,向蓝蝶影提出这个问题。

吉吉笑道:“老爹!明天又要离开了?”

马老驼子望着蓝蝶影,没有回答吉吉。

蓝蝶影想想,答道:“大概是第十天了,看情形,又是一场空,金庄主与我的父仇没有关连!但是,还有一点要查查,不能大意放过。”

马老驼子道:“哪一点?”

蓝蝶影道:“金庄主从小没有拜过师,他的武功从何而来?”

马驼子笑道:“昨夜我摸过他的内室,发现他的秘密。”

蓝蝶影急问道:“什么秘密?”

马驼子道:“在他隐藏的地方,有只古箱子,里面有支千年参王,一本遗嘱,一部古长白派的武功秘抄。”。

马老驼子笑道:“猜对八成了。金庄主父亲采到五支参王,一支千年以上,留为传家之宝,一支五百年的被金庄主吃了,其武功就是仗这个打底,其余三支三百年以下的全卖了。”

吉吉啊声道:“他家暴富,就是从此而来。”

蓝蝶影叹声道:“只怕明天离不开了。”

马驼子大声道:“你的病有迹象要发作了?”

蓝蝶影点头道:“今天全身奇经八脉,又有波动之势,近日内必定有变化,只是在前天我见到金庄主在街上,虽末正面相遇逢,但看出他的人很正派,唯头上冒出热气,那是有祸发生的表征,我们没遇上则已,既然遇上,不能见危不救。”

老驼子大惊道:“蝶儿,你的病呢1假设适逢打斗时发作怎么办?”

蓝蝶影道:“可惜我能医百病,不能医自己,能看相算命,又不能替自己算,这都是糊涂师傅的遗言所规定的,连与我有重大关系的人,也不准开例算命,只准治病,这是什么理由,难道是他真的糊涂!”

老驼子道:“蝶儿,师命不可违,你只尊重遗命了。”

吉吉道:“我与老爹也不能求你算命?”

蓝蝶影道:“老爹在我家三代,不亚于我的祖父,你是糊涂师亲养所教,表面是我书童,实际你我有师兄弟之谊,你懂吗?”

吉吉点头道:“我明白。”

蓝蝶影问者驼子道:“老爹,糊涂师傅为何不教小吉‘盖世神功’,又禁止我教吉吉?——

马老驼子叹道:那是小吉儿的天赋大不如你,否则他也不会把小吉从褓中,抱来你家里来了。”

小吉接口道:“公于,我才不要学那种天下绝功哩,我看到你发作时,太痛苦了。”

他忽然问道:“公子,你看相算命,真的有那样准吗?”

马驼子笑道:“你要怀疑7”

吉吉道:“不完全?”

马驼子道:“公子的绝学是家传,你居然不信?”

蓝蝶影向马老爹笑道:“老爹,我早看出他有疑问了。让我向他解释。”

小吉嘻嘻笑道:“公子,你不能怪我。”

蓝蝶影道:“我不怪你,命相一事,自古至今,不能怀疑,所怀疑的,只是相者的能力,如鬼谷子,那是一流相师,如一般江湖相士,有的甚至一窍不通,有的又有遗传失实,以我来说,自认只七成,不能人入可相,人人可算,所以立有‘来客不对不算’一条规矩,那是我看不出他的相迹之故。”

吉吉道:“为何看不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风云平地起,杀气动天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