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1章 挨揍只为练神功

作者:秋梦痕

艾勇听完金蝶影一番话,又看到她飘然而去,他心中五味俱全,不知如何是好,愣愣地,手足失措,全傻了。

“艾老弟!她就是你表妹,也就是你常常提起的金姑娘?”

艾勇一面点头,一面急急道:

“小弟不远千里,由科布多将四兄请来,就是要诸位除掉‘九爪神龙’,现在我表妹要我独力下手,这怎么办?小弟又不是那蓝小子的对手?”

原来这四大汉是西域异邦出了名的杀手,号称中亚细亚“四火党”之一的“天火党”,为罗刹国中武林武功的一流人物,为首老大名叫七戈托夫,只见他冷笑道:

“老弟,你想要我们白跑一趟?”

艾勇道:

“戈老大,你会错意了,千两黄金,一两不会少,问题是……”

戈托夫道:

“我明白!杀了蓝虹,金姑娘没有亲自看到,她知道是谁杀的?老弟到时顶名报功不就行了。”

艾勇猛拍脑袋道:

“对呀,我怎么这样糊涂?好,四位这就行动吧!小弟恭候佳音啦!”

戈托夫问道:“事成后,余款在什么地方拿?”

艾勇道:

“老地方,托克逊城清真寺,但要以蓝虹首级为证。”

戈托夫大笑道:“一言为定,再会!”

艾勇看到四人走后,显出满意之情,拔身而起,如风奔出,全力朝着南面一座山猛冲。

一到两个时辰,艾勇奔进一座森林,但他还未停,耳中听到一位老人叫道:“勇儿!为何这时才来?”

一位老人出现在艾勇面前,原来竟是“横天一剑”武震天。

艾勇道:

“师傅,事情成功了,‘天火党’四兄弟已请到,先交四百两黄金,余款成功再拿。”

武震天叱道:“‘四火党’必须全部请来,请一个有什么用,你真是蠢才。”

艾勇道:“师傅,还不够?”

武震天喝道:

“凭那四人,连为师也可打成平手,要收拾蓝小子,‘四火党’全到还在未知数。”

艾勇急问道:

“师傅,这怎么办?目前‘天火党’已经采取行动了。”

武震天道:

“快去找你三位师兄,叫他们分头去找另外三党,当你三位师兄去后,你则火速找回‘天火党’,要他们与另三党采取联手行动。”

艾勇奉命,立即告辞,武震天则回到森林中一座石室里。

那座石室不大,没有主人,但这时里面却坐着三位老人,年纪与武震天差不多。

在正面,坐的是一位红袍金发,面如骷髅的怪物,他的左侧,坐了位身穿三色的奇装老人,三流半长不短的胡子,背上插了一把绿色剑鞘的古剑。右为胖猪形的乐四海。

能与乐四海平起平坐的那两人,不问可知那就是“五岳神通”乌岳和“八方剑魔”方剑了。

武震天一进石屋,正面“五岳神通”乌岳怪声道:“武兄,你与令徒的谈话,我们都听到了。”

武震天噗声道:

“青年人做事,太不用脑了,一个‘天火党’管什么用?”

乌岳嘿嘿笑道:

“武兄,‘龙爪神龙’的武功,在我们四人中,相信你是最清楚的了。你与他的交手,据武兄自己说,失败在三百招之外,这种话,假设是真的,那就有‘四火党’联手也就够了。说句不怕武兄见怪的话,假设是不实,只怕‘四火党’全部到来,嘿嘿……”

武震天脸色时红时白,心中不是味道,他在蓝蝶影手下只是几招就把剑丢了,这时怎么说呢?可是当前三人,哪一个不是精灵到了顶,又哪个不是经验老掉了牙,在这节骨眼上,叫他怎么说呢?

乐四海到底与武震天有几分交情,当然也了解武震天平时好吹,立即接口道:

“乌兄,‘四火党’能否请得齐全,那是未可料耳,同时我们早有计划,并不将希望放在‘四火党’身上。依我看,‘四火党’那面,由武兄单独处理,我们计划我们的。”

左侧“八方剑魔”方剑干咳一声,接口道:

“乐兄,你的势力到底有多少?我是说,还能派用场的?”

乐四海叹声道:

“方兄,我已经说过,别指望我的势力了,我只有一个儿子乐极还可派派用场,其余的,男的都是三流货,其他就是女孩子啦。”

方剑哈哈笑道:

“说真的,我和乌兄今天之所以还把你拉着联手,那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有某种原因,如果谈交情,我们是敌人。”

乐四海怪笑道:“方兄知道就好。”

乌岳冷笑道:

“我的人数不多,乐兄垮了,我可不愿步后尘。”

方剑嘿嘿笑道:“我的力量还要拿提防乌兄呀!”

乌岳冷笑道:“那就只有第二策了!”

乐四海道:“二位,看上我乐某的财产?”

方剑狡猾地点头道:

“乐兄,这样好了,我们这样如何?我与乌兄也不能占便宜,乌兄派出他五位高足,我派出两位堂主加四方总舵主,因为买杀手也要人跑腿,你说是不是?”

乐四海忖道:“好家伙,你们只跑腿?”

立即点头道:“要多少金银?”

乌约嘿嘿笑道:

“那看被买的了,他们开出多少,你就付多少,不过我们绝不从中捞半点。”

乐四海咬着牙根道:

“为了报仇,为了消除你我未来的麻烦,我认了,先说买什么人?”

方剑狂笑道:

“你只知道在中原地区发财,享福,对武林动态不闻不问,以为你的江山永远垮不了,你知不知道四极边区还有哪些人物?”

乐四海道:“说罢!要情那些人?”

乌岳道:

“赤手帮帮主,‘无形赤手’罗邦你听说过没有?”

乐四海惊叫道:“被糊涂老人放过的家伙!”

方剑嘿嘿笑道:

“当年他大意,失手在糊涂老人之手,同时他的‘赤手’尚未练成,现在只怕你乐四海加五倍也不是他的对手了,这个人还只是我们第一步,假设连他也不行,我们再买第二个。”

武震天好久没有开口,这时也忍不住问道:“第二个?”

乌岳道:

“那是预备,假设赤手不肯来,或者来了也不行。”

乐四海道:“还有谁?”

乌岳道:

“天外党,这个组织有三位魁首,大魁上天手、二魁风雷、三魁海涛。”

乐四海道:“没听说过!”

方剑道:

“这三个,年纪还在中年,只怕不容易买动。”

武震天道:“还有第三步,第四步?”

乌岳道:

“说多了,只怕乐兄会吓死!”

乐四海嘿嘿笑道:“乐某虽不才,但也不至脓包到那个地步。”

方剑大笑道:

“乐兄,不是说你胆子小,而是怕你心痛财富有损。”

乐四海道:“请一批要多少?”

乌岳道:“我说过,人象要多少就多少。”

乐四海道:

“我已豁出去了,假如前两批不成,再贵也要买第三、第四批。”

方剑道:

“第三为‘鬼岭帮’帮主,号称‘地狱王’,没有姓名,只知叫‘飞头人’,这人是个危险人物,请是请得动他,恐怕请鬼容易送鬼难。第四批是‘野狼群’,其头头是‘狼王’,在高原极西部,又称‘百粮王’,凶、猛、狡猾,翻睑无情,如果只请他一人恐怕办不到,他如肯来,那就有大群粮跟着他。”

正说之间,乌岳突然跳起来,大扑出之势,方剑立即拦住道:“乌兄,来人是内子圆圆!”

石屋外忽然响起一位中年妇人的声音道:

“方剑,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

乌岳坐下笑道:“嫂夫人为何不进来?”

方剑笑道:

“贱内也许有急事,不便耽误,诸位见谅。”说完闪身出了石屋。

乐四海笑道:

“乌兄,嫂夫人这次没有出来,何不也带出来走走!”

乌兄最怕人家提起他的太太,闻言冷声道:“乐兄,她最讨厌胖子!”

越是胖的人,他却越有耐性,不管以什么方法相激,他都不容易发怒,乐四海这时已到了山穷水尽之际,更不会与乌岳冲突,只见他哈哈笑道:

“难怪嫂夫人不愿见我,那不要紧,将来我从库房里挑选一件天下无双的首饰奉送嫂夫人,也许她就赐见一面了。”

乌岳忖道:“这狐狸真厉害!”

他不为已盛,也哈哈笑道:“那我先谢了。”

在此之际忽见方剑回来,但面色不对。

武震天急问道:“发生什么事?”

方剑道:“诸位,内子发现白日魂和黄天魂在这森林出现。”

乌岳跳起道:“何时出现?”

方剑道:

“这两个神秘家伙虽非同伙,但分别现了身,他俩把我们耍够了,我们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我们的计划他全知道啦!”

乌岳道:

“他不是‘龙爪神龙’一条线上的,知道也无妨,问题是他又要……”

方剑道:“又要把我们耍一场?”

乌岳叹声道:

“那有什么办法,打他不过,摸他不清。”

武震天道:

“听说这两个怪物,一个喜欢美女,一个喜欢女童,他俩为何又与三位作对呢?”

乐四海道:

“什么美女和女童,那是空气,不知是谁放出来的空气,又说他不和人家动手,简直是胡说八道,他们的武功可高绝了。”

乌岳道:“这里不能久留!乐兄,你准备金银珠宝,我和方兄去派出人手,武兄则单独行事。”

方剑道:“慢一点,我还有话说!”

乌岳道:“还有什么事?”

方剑道:

“贱内得到另一消息,听说金蝶影那姑娘向她师傅怪婆子哭诉,要怪婆子向‘九爪神龙’下手。”

乌岳噫声道:

“这是什么一回事?那女孩不是与‘龙爪神龙’很不错呀?”

方剑道:“也许破裂了。”

乐四海道:

“假如怪婆子肯出手,那我们可以渔翁得利了。”

乌岳冷笑道:

“乐兄,别只住好处想,还是靠自己好,你的钱财是出定了。”

四个老人散去后,过不久,石屋前面又出现两个人物,那是一僧一道,只见他们面显不愉之情,他们是老者,只见和尚念声佛号道:

“阿弥陀佛!一念之差,一错再错,他们何日回头?”

老道笑笑道:

“和尚,水晶兄说的没有错,这四人迟早会食到恶果的,我们还是回‘武圣谷’去吧!”

约莫过了一个月,孰料那座石屋又出现一对青年,一个英伟不群,一个美如天仙。

“虹哥哥,这是通往‘武圣谷’必经之路吗?”

男的笑道:

“青青!看样子,你似急于去‘武圣谷’,有事吧?”

原来就是隐去个多月的蓝蝶影和青青,青青变了,那边黑脸不见了,居然美得难以形容。

青青道:“虹哥哥,我要去看看嘛!”

蓝虹笑道:

“你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谜,好罢去就去!”

青青笑道:

“告诉你,我师傅是武至谷坐第一把椅子的水晶先生,现在好了吧?”

蓝虹惊叫道:“那你的脸为何要我治?”

青青道:

“世上没有绝对的,我的脸,如果没有盖世神功按摩,永远也不能治好。”

蓝虹疑问道:“姥姥的死,有这个事实?”

青青叹道:

“要遇到你,只有两条路,一为找寻令师糊涂老人,一为江湖上找你本人,令师生死,至今是个谜,你说你亲手将他海葬,那也靠不住。因为令师一生,常常作出不可思议的举动,连家师也摸不清,姥姥为了我,只有带我走出‘武圣谷’追寻令师与你。”

蓝虹叹声道:

“如果我不要姥姥去采葯,她就不会死了。”

青青道:

“这就叫生死由命了,以姥姥的武功,哪里想到会死在千年蜈蚣毒下,当时假如我不是因为某种原因……”

她又伤心了,蓝虹拍拍她的肩头,叹声道:“算了,不用说了。”

森林里面,隐隐有了声音,青青比蓝虹更快察出,轻声道:“红哥哥有人来了。”

蓝虹点头道:“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青青忽然又噫声道:“女的声音好熟!”

蓝虹听了一会,显出疑问道:“金姑娘,是金姑娘的声音!青青,我们躲起来,遇上又是麻烦。”

二人藏身不久,从林隙中看到金蝶影与一个青年携手而行,状极亲密。

蓝虹以为那是艾勇,忖道:“他们终于和好啦!”

蓝虹对金蝶影不无好感,甚至难免也有某种意思,这也难怪,为了替她治伤,抱过,背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挨揍只为练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