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2章 三邦七堡,四王五相

作者:秋梦痕

“无形赤手”在后面盯了一大段路程,他居然不急着与蓝虹交手,也许他还没有搞清楚对手是哪一个,这也难怪,他从来没有见过蓝虹,然而他到底是谁指引前来呢?

蓝虹似也感到非常奇怪,他暗暗向青青道:

“你没有着错人吧?他到了背后还不出声叫阵,难道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青青想想后道:

“只听六老谷主说过他的武功怪,没有说过他这人的心机如何?总之你要注意,凡是练异能奇功的人,他都不是正大光明者,他的‘无形赤手’,别人在外表看不出,出手常常在对方毫不知情之时,也是他认为对手太强,普通打法和正常招式无法取胜的时候,才采取的绝活。”

蓝虹道:“他到底是种什么武功?”

青青道:

“他以西域特产一种赤毒砂,收集上千斤,经十年苦练,将毒气练入丹田,以真气控制,收发由心,伤者无可救治,你想想,‘无形赤字’四字就明白了,那是阴功,杀人在暗算中成功的。”

蓝虹笑道:“说不定他在后面盘算出手的时机哩!”

青青忽然道:

“你错了,快着侧面山上,有人向他打手势!”

蓝虹一看,噫声道:“那老人是谁?”

青青道:“‘五岳神通’!”

蓝虹啊声道:

“原来如此,‘无形赤手’还没有搞清楚我是不是他要下手的对象……”

言还未了,突听后面有人叫道:“小子,站住!”

蓝虹向青青道:“现在才算上门了,你走你的!”

蓝虹回身一立,他发现‘无形赤手’也只是五、六十岁的人物,作回民装束,鼻子高而带钩,双手空空,身上没有任何兵器。

“你号‘九爪神龙’?”

无形赤手走到数丈外停下,一面打量蓝虹,一面问。

蓝虹见他双目精光闪蕴,知道他的内功确实高深,拱手道:“前辈,字号是别人喊出来的,与我无关,我姓蓝名虹,有何指教?”

无形赤手嘿嘿笑道:“你的脑袋真有价值!”

蓝虹大笑道:

“刚才侧面山头上,我看到‘五岳神通’向你打手势,他出你多少钱买在下人头?”

无形赤手大笑道:

“小子,只怕你自己也不清楚,告诉你,‘五岳神通’要我取下你的人头,代价是金叶子十斤,金瓜子两斗,白银五千两。”

蓝虹哈哈笑道:

“难怪,难怪,这么高的价钱,我也会不管对方有仇无仇了,但不知阁下先拿了他多少?”

“无形赤手”摇头道:

“一句话,小子,你想想看,老夫怕他赖帐?”

蓝虹摇头道:

“阁下错了,不是怕他赖帐的问题,阁下如果能取下在下人头送去,到时当然是钱货两清,问题是阁下假设取不下在下的人头,甚至把命送了,岂不是死得毫无代价,如果你先拿他一半安家费,阁下死也瞑目呀!”

无形赤手嘿嘿笑道:

“小子,你有多少斤两?居然说老夫拿不下你的人头?”

蓝虹哈哈笑道:

“阁下想过没有,‘五岳神通’,在中原不是泛泛之辈,他自己不敢与我动手,却花大量金银买杀手,难道他是笨蛋?”

“无形赤手”吼叫道:

“老夫不管他那么多,小手准备好,老夫出手了。”

蓝虹忖道:

“好在我的盖世神不怕毒,否则我不敢挨揍!”

想还没有停,突见对方闪身而上。

蓝虹为了激发对方出全力,一开始也不放松,立即还以颜色,展开攻击。

两个人抢攻了半个时辰,蓝蝶影渐渐故露破绽,但怕对方怀疑,不敢露骨。

青青一见,她早有所知,不禁暗道:“虹哥哥诱敌上当了!”

可是在另一暗处的怪婆子师徒就不然了。

芸芸惊声道:“师傅,蓝虹怎么了?”

怪婆子疑问道:

“他搞什么鬼?绝对不是后力不济呀!”

芸芸道:“难道怪病又发作了?”

刚说完,突见无形赤手狠狠地一掌,只打得蓝虹连翻了几个滚。

芸芸禁不住,惊叫道:“师傅……”

怪婆子伸手将她拦住,叱道:“别出声!”

蓝虹被打一掌,只觉舒适极了,骨头虽然很痛,内部畅快无比,他翻身跳起,大叫道:“阁下名不虚传!”

无形赤手一见大惊,嘿嘿笑道:“小子,真有你的!”

二人重新展开,蓝虹故意大怒,势如拼命。

无形赤手被迫,渐渐打出火来,每招每式都出了全力,只差没有施展他的绝功啦!

蓝虹看出时机已到,随即破绽百出,于是他的背后、胸前,竟被无形赤手打鼓一样。

怪婆子突有所悟,禁不住吓声道:“盖世神功的奥秘在此了!”

她只知盖世神功能挨揍,可是她还不知能吸对方真气。

又有半个时辰,“无形赤手”还不知自己的内功愈打愈没有劲了,这时他自认独步武林的绝活也发不出啦,甚至喘息如牛。

蓝虹这时证明自己所悟的完全没错,真是喜不自胜,但他吸了别人功力,不忍再杀对方。

不久,蓝虹看出“无形赤手”快脱力了,于是也故意摇摇晃晃。

无形赤手的面色惨白,步履踉跄,形同酒醉一般。

蓝虹猛地倒下,喘声道:

“阁……阁……下,我们……不……不能再打了!”

无形赤手喘声道:

“小……小子,不……不杀……你,我……我得……不到金子。”

蓝虹故意撑起半身道:

“你……你没有力……力量取下我的头了!对……对不起,我要走了!”

青青一见戏演完了,立即出现,扶住蓝虹,正待搀走,然而突见一条人影飞落大喝道:“‘九爪神龙’,你今天死定了!”

青青一看,原来是“五岳神通”,不由娇声道:“乌岳你的名声是盗来的?”

五岳神通一看面前少女,似感一愣,但又哈哈笑道:

“青青姑娘,这可不是‘武圣谷’啊!”

实见怪婆子出现道:“乌岳,好久不见了!”

乌岳道:“啊!老大姐,你也在此?”

乌岳立即放低姿态!

怪婆子看到青青,笑道:

“孩子,你回谷时,代我老婆子向六位谷主问好!”

青青不愿叫蓝虹露出破绽,扶住后点头道:“婆婆!我会的。”

蓝虹的心中不知在想什么,也许他想告诉怪婆子他与金蝶影的事,可是他没有开口,任凭青青搀扶而行。

“五岳神通”的面色变化无常,他很清楚,时机失去了。

怪婆子示意芸芸道:

“芸儿,蓝小手可能负了内伤,当心他中途发作,我们在后面跟着,必要时助他一下。”

“五岳神通”闻言,真是恨透了,明明知道怪婆子的话里意思。

这时那“无形赤手”不见了,也许是摇摇晃晃进了树林。

青青扶出数里后,轻声道:

“虹哥哥,刚才如果怪婆子不现身,你怎么样?”

蓝虹笑道:“‘五岳神通’会步‘无形神通’的后尘!”

青青疑问道:

“‘五岳神通’为什么要花重金买杀手来杀你?”

蓝虹摇摇头,似想不出理由,笑道:

“我真想不通,也许我杀过他的手下?也许……”

青青道:“也许他是你的仇人之一!”

蓝虹道:

“在我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不能乱猜,不过他要杀我总有问题,现在我把他列为重要对象之一了,他今天出现,是他一大失策。”

青青笑道:“怪婆子还在后面!”

蓝虹道:“我感激她这份心意!”

青青娇笑道:“‘无形赤手’被你吸取了多少,说起来,你这种功夫比什么都可怕。”

蓝虹道:

“我绝对不施之于正派武林人,对付魔头,我内心无愧,不杀他已体现上天好生之德了。他的修为,起码被我吸取了三成,这三成修为,他须苦练一年才能恢复。我知道,他几次想向我施绝手活,可是他已无能为力了。”

青青叹声道:

“有贪念的人往往自食恶果,想想‘无形赤手’,金子没有得到一两,内功丢失了三成,还是你存心善良,否则他连命都没啦!”

蓝虹道:

“今天的事,希望‘五岳神通’事后不去想,要是多想想,我还是有破绽,他不想,今后他还会请高手来。”

青青道:

“一定再有杀手找你,不过你要当心暗算!”

蓝虹点头道:

“最好的暗算是下毒,我是不怕毒的。”

青青突道:“走了这么远啦,够啦!再扶不像话了,你不自己走,怪婆子还会跟着。”

蓝虹笑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青青道:

“前面是七角井太镇,天色不早,我们就在镇上过夜。”

“五岳神通”乌岳被怪婆子出现为蓝虹撑腰,自知无法再向蓝虹下手,他气得干瞪眼,这时向西南方面急奔,但到了一座喇嘛庙前时,只见他立住大叫道:

“你们别当老太爷了,‘无形赤手’失败了。”

庙中一连走出乐四海、武震天、‘八方剑魔’,一看马岳的气色不对,同声问道:“有这种事?”

乌岳嘿嘿冷笑道:

“本来是一件最好的事,却被你们搞坏了。”

“八方剑魔”疑问道:“乌兄,此话怎么说呢?”

气得发抖的乌岳冷冷地道:

“当你们指引‘无形赤手’去时,我就说过,我们四人要同时跟去,以防意外,可是你们三位主张推举我一人去,现在好了,‘无形赤手’与那小子打到最后,全接近脱力了。”

乐四海道:“那好哇!乌兄上去捡便宜,连‘无形赤手’一齐干掉,既得手又省钱。”

乌岳笑道:

“可是怪婆子出现了,假设有三位一同去,怪婆子又能把我们四人怎么样?”

武震天叹声道:“良机失去了,可恨怪婆子。”

乐四海暗暗庆幸自己的金子没有损失,故意道:“乌兄,那‘无形赤手’呢?”

“妈的,他摇摇晃晃地走了。”

乌岳骂起来了。

乐四海道:“其实我们也有收获!”

“八方剑魔”哼声道:“你没有损失一文钱”

乐四海道:

“方兄,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无形赤手虽然没有成功,但他却试出蓝小子的底牌啦!他与蓝小子算是打成平手是不是?”

武震天跳起道:

“对!合我们四人之力,足可收拾那小子了!”

乌岳冷笑道:“我可要睑!”

武震天自知失言,讪讪地道:“话是这样说,当然,以我们的名声,以四个去杀一个小子,那不笑掉武林人的大牙才怪,不过下一步只有找‘天外党’了,天外三魔可不怕别人说他们联手。”

乐四海道:

“还是我们四人一同去吧,否则请不动他们。”

乌岳站在一旁冷笑道:

“花了钱,还要我们四人一同去,我不干,要去你们三位去,本人单独去找鬼岭帮主!”

八方剑魔道:

“这样好了,武兄和四海兄去访天外三魁,马兄去找鬼岭帮主,在下去找狼王。”

乐四海急急道:

“同时找三批,那要花多少,在下可没有那么大的财产,还是一批一批地找恰当,因为成功只要一批就够了呀!”

乌岳冷笑道:“‘无形赤手’拿了你多少?”

乐四海道:

“话不是这么说,假设这三批要先拿半数呢?”

八方剑魔道:

“乐兄,你到底要怎么样?心痛是不是?好,咱们各自为政,就此散伙。”

乐四海一想不对,忖道:“好的,当心他们先整我!”

立即放出低姿态,哈哈笑道:

“方兄,何必呢!那就以方兄的意思行事好了。”

当四人分开后,庙后白影一门,居然出现了白日魂,只见他咧嘴一笑,向侧面招手道:“大小子,出来吧!”

树林中闪出一个巨人来,宏声道:“师傅,有何指示?”

原来这巨人就是女巨人的师兄洪洪,奇怪,他却叫白日魂为师?只见白日魂怪笑道:“你的工作先去监视乌岳!”

巨人洪洪道:“师妹呢?不要找了?”

白日魂道,“她跟在马战野身边,你怕她丢了不成。”

巨人洪洪道:

“好吧,师傅,小师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为什么一直不肯说?”

白日魂笑道:

“不到时候,绝对不能告诉你,快走!”

巨人走后,只见白日魂走进喇嘛庙内,但不久,却走出一个黑衣红裤的黄天鬼来,这真是莫名奇妙。

一清早,在七角井的西边街道上,就坐着一位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三邦七堡,四王五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