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4章 退强敌,夺奇珍

作者:秋梦痕

蒙面人惊叫一声之下,自知有点失态,复又回身笑道:

“蓝先生,你既然不以我为敌,那就告诉你。目前出现两个非常可怕的人物,武功之高,出人想像,这还在其次。他们一个练成古之绝毒,名为“失意毒”,中者意识俱忘,功夫全失。一个练成“迷元大法”,名“招魂引”,施展时,只要他针对某人发出引诱之声,其人必元神散乱,永不复元。”

蓝虹道:“没有破解之法?”

蒙面人道:

“尚无对策,只有消极防范,‘失意毒’虽然防不胜防,但小心饮食就行。唯独那呼声,除非定力进入化境,否则非中其道不可。”

蓝虹拱手道:“多谢指点。”

蒙面人临行,不时回头,大有依依之情。

蓝虹一看时间耽误不少,也就急急前行,但不时又映入蒙面人的影子。

蒙面人走出数里,在一山谷之内,会见了另外三个蒙面人,其中一迎出笑道:“怎么样,见到他了?”

向蓝虹告警的蒙面人道:

“比我想像的高,春明,你和秋清、冬洁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另外一个蒙面人,急急上前道:“小姐已与他动过手了?”

原来与蓝虹会面的蒙面人竟是个少女,只见她摇头道:

“没有动过手,但我观察他的眼神,那是功力到了化境才有的神光,好了,你们不必联手斗他了,以后由我亲自试探。”

那位名叫秋清的蒙面人道:

“小姐,你终于找到一个真正高手了。”

被称为小姐的摇摇头道:

“现在还不敢说,最低限度,他要能与我打成平手,假如他不如我,要想收拾南度和海广,绝对办不到。”

她说到这里,立向手下道:

“你们向西北,那方面有‘两王三相’,查查‘魔诸葛’是不是跟那一批去了,同时注意南度叛贼。”

其中名叫冬洁的问道:

“小姐,‘魔诸葛’的武功,在‘海角派’是第一,不然他怎能夺得该派门主?就是因为他武功高,才能诱走我派南度和‘瑶玑派’海广。”

那名叫春明的道:

“‘魔诸葛’勾引西方‘四王五相’入中原,一定有阴谋。”

那小姐道:

“当然,这阴谋太大了,小则横扫中原整个武林,统一南海三派,大则对明室不利,如果他的第一步策略成功,接着就会勾引倭人和满、蒙。”

她想了一下,叫道:

“秋清,你是最后离开南海的,说说‘瑶玑派’动静如何?他们可不能拖延时间呀!”

一顿又道:“‘瑶玑派’的依小姐怎样?”

秋清道:

“依小姐也带了她三个心腹丫头出发了,可能还有后援。”

小姐道:

“‘瑶玑派’虽与我们‘琼楼门’各自为政,数百年来没有关系,但依露与我亲如同胞,可惜她与我一样,要想捉回叛徒也不可能,海广是她大师兄,武功与其不相上下,同样也要依仗外力。”

春明笑道:“能如‘九爪神龙’蓝虹只怕没有了?”

三个蒙面人这时说话全露出娇滴滴的声音,原来全是西贝货,她们告别小姐后,展出轻功,如云似烟,立即消失,只有小姐立在当地想心事。

这时蓝虹已赶到威塔勒镇外面,可是他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找天外三魁,正当犹豫难决之际,忽见一个老人走出镇外来。

“谷老师哥!”蓝虹一见是谷老人,奔出大叫。

谷老人问道:“蓝师弟,你见到千里侯?”

蓝虹道:“他与青青在我前面!”

谷宏道:

“那好,这就不必多说了,你快去北镇外,天外三魁现在一处蒙古包里。”

蓝虹道:“老师哥为何早到这里?”

谷宏道:

“我带来三十个三代弟子,那只能与‘四王五相’的勇士动手,消息传来,这一批两王两相已到达塔尔巴哈台山区了。很明显,有直扑‘武圣谷’之势,如果会上天外三魁,‘地狱王’,‘百狼王’,其行程更快,假设你收拾了这些人,那两王两相就得犹豫,行进非慢不可。”

蓝虹拱手道:

“小弟这就去会天外三魁,老师哥,千万别打硬仗。”

绕过威塔勒镇,远远看到草原上有不少蒙古包,这可把蓝虹愣住了,忖道:“哪座是天外三魁的住处呢?”

正想之间,忽见一骑快马从侧面冲来,马上骑着一位蒙面人,蓝虹一见,以为是不久前会到的,可是又不对,这个蒙面人也着江湖装,但不是绿衣黄裤,而红衣绿裤。

快马到了背后,转客猛勒缰绳,座骑受制,发出长嘶,一蓬黄尘,直扑蓝虹。

“呆子,还不让开?”

骑客发出喝叱,蓝虹被黄尘扑上,搞得灰头土面,扑打一会,没好气,冷声道:“朋友,你不会骑四条腿,为何不用两条腿呢?”

骑客突然一鞭抽出:“找死!”

蓝虹听出骑客竟是女的,本想教训她一下,但一想天外三魁就在眼前,随即巧妙地闪开。

蒙面人也许有急事,鞭子挥出,马已冲到数丈外,回头叱道:“呆子,轻功不坏!”

蓝虹忖道:“这丫头真泼辣!”

事情过去了,他又向所有蒙古包打量,但意想不到,突见一座蒙古包内走出一个非常眼熟的少年来,一见之下几乎冲口大叫。

相距有两百丈远,只见那少年十分精灵,直向另一座蒙古包闪过去,熟料那竟是吉吉。

蓝虹忖道:“马老多一定也在这里!”

时在下午,蓝虹一看到处都牛马成群,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直向蒙古包走去。

接近吉吉所去的蒙古包,蓝虹不出声,闪身而进。

“公子,公子!”

吉吉一见欢叫起来。

包里除了马老爹和吉吉,居然没有别人,马老爹也惊喜道:

“蝶儿,分别好久了,我猜你一定来。。

蓝虹道:“老爹,你老与吉吉为何在这里?”

吉吉抢先接道:

“是白日魂引我们来的,这里的主人,也是老爹的熟人,我们住了三天啦!”

蓝虹道:“你刚才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吉吉道:

“查看三个神秘人物呀!对了,一个时辰前,我和老爹看到‘武痴’,他和一个姑娘被武震天和‘五岳神通’追赶,至今没有影子了。”

蓝虹急问道:“你说的三个人在哪座蒙古包?”

老乡道:“靠北面最小的蒙古包,怎么样?”

蓝虹道:

“我就是找不到他们,老爹,你可知值,他们就是天外三魁,现在请老爹立即动身去中原,不要问理由,你们的任务,设法通知各门各派,小心提防,现在异邦强敌进犯中原武林。”

老爹大惊道:“我也有耳闻。”

蓝虹道:

“我没有时间多说了,你们快动身,这是非常严重的事。”

吉吉嘟囔道:

“好有容易会到公子,没有多会儿又要分开了,真是!”

老爹叱道:

“阿吉,你不见公子多辛苦,快走!”

蓝虹不管他们,立即闪出包外,直扑北面小蒙古包,一到不客气,双掌齐发,力之所及,整个蒙古包如遭狂风,一掀而开。

包里天外三魁突遭此变,同声吼叫,如同惊动了三头野牛,可是他们一看是个青年,居然愣住了。

其中一位哇哇叫道:“浑小子,你是什么人?”

蓝虹冷笑道:“少爷是天外祖师!”

说完一掌劈出,劲如钢刀,他有意先把对方激怒,紧接着招式不绝。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天外三魁被整得糊涂透顶,起先不在意,但见这浑小子掌为惊人,其中一人大叫接招道:

“浑小子,你瞎了眼,不要命了?”

蓝虹故意不开口,掌势如狂风骤雨,身法展开,不但攻一个,连三人全部进击,不过他只使出五成内功。

天外三魁一看查不出那青年来路,同时不接又不行,被逼不过,全部冒火啦!其中一人吼叫道:“宰了他!”

蓝虹一看三人全出手,再将功力加上一成,步法一变,掌出如电。

天外三魁一直只压别人,哪曾受别人欺压过,愈打愈有气,糊糊涂涂地展开围攻。

在东侧一堆黄沙处,这时正藏着青青和朱侯爷,他们俩不知把“五岳神通”和武震天引到什么地方去,居然脱身回来观斗。

青青道:“侯爷,我们及时赶到看热闹啦!”

武痴道:

“青青,如果不是那蒙面姑娘替我接下五岳神通和武震天,这时还说不了身哩!”

青青奇怪道:

“现在哪来这么多经面人,而且一个个功力奇高。”

朱全忠伸手一拉道:

“别想蒙面人,快看蓝虹,他怎么了,后力不继?”

青青笑道:“不但后力不继,再过一会,他就变成三魁的皮球啦!”

朱全忠大惊道:“挨打?”

“对,他练的是挨打功!放心,绝对没有危险,他要三魁打到无力再打才放手。”

朱全忠摇晃一下脑袋,怔怔地道:“有这种事?”

三魁尽出杀手,势如疯狂,拳掌劲力,如雨点般向蓝虹身上落下,声势所及,草原上的牛马,被惊得四处狂奔。

这时蓝虹被打得如不倒翁一样,又似醉罗汉,除了双腿有板有眼地踉跄,他却一招也不发了,可是三魁却愈打愈怕,又不打不行,谁要松懈,蓝虹就向他撞去。

这一场闹戏,由未末打到酉初,渐渐地,三魁六条腿,居然也踉跄不停了,根本不由自主啦!千里侯一见,简直看傻了,两眼睁得如铜铃。

青青道:“侯爷,怎么了?这场不够意思?”

朱全忠又摇晃一下脑袋,愣愣地道:“他们都喝醉了?”

青青娇笑道:

“也许,侯爷你见过这种打法没有?有人说,侯爷的上八仙剑法也是歪歪斜斜,他们也许是醉八仙拳势啦!”

朱全忠道:“胡说,三魁的章法大乱,哪里是醉八仙拳法?”

一顿啊声叫道:“倒了,倒了!”

不错,三魁一个一个地倒下了,可是蓝虹却笔直立着,不过他没有下手,只冷笑几声就向这面行来。

朱全忠冲出大叫道:“老弟,你没有事?”

蓝虹笑道:“侯爷,多谢关怀,我还好!”

青青急急道:

“虹哥哥,没有时间了,我们快奔哈拉布伦土,当心‘地狱王’离开了。”

蓝虹道:“这又要靠侯爷打先锋啦!”

朱全忠道:“照样?”

青青道:

“当然,这次要引开的人,不知是‘八方剑魔’还是乐四海。”

朱全忠道:“为什么,将他们一起收拾不行?”

蓝虹道:

“这两人必须留下来,第一怕他们识破我的计策,第二他们与我的父仇有关连,在未查清楚之前,我是不会杀他们的,侯爷,偏劳了。”

朱全忠哈哈笑道:

“老弟,你要我作先锋,我非常乐意,你不能把我当外人。”

蓝虹笑道:

“侯爷是通人,一点就明,草民的内功,能够吸取敌人的功力,这虽不光明,但对邪门人物没有道德可言,不杀他们已够宽大了。”

朱全忠吓声道:“对方用兵器呢?”

蓝虹道:

“将对方兵器打出手,剩下的还是拳头!”

朱全忠叹声道:“见了你,只有逃的份了!”

蓝虹摇头道:

“不!‘四王五相’不怕这种吸力,他们练的是外动,其实草民的弱点很多……”

朱全忠急止道:“不用说了!”

青青道:“虹哥哥一直没有把侯爷当外人呀!”

朱全忠道:

“隔墙有耳,不可不慎!青青,我们走!”

蓝虹看到朱全忠带着青青走后,这次他却不敢落后太远,稍停就动身,但他临行却望望三魁,惜天色黄昏,一无所见。

蓝虹走后不到半个时辰,当地已急急出现两个气呼呼的老人,孰料竟是“五岳神通”和武震天,耳听武震天大骂道:

“那小臭娘们,不知是何来历,居然溜掉了。”

“五岳神通”冷冷道:

“武兄,今天的事情有点蹊跷,我总觉得是中了‘调虎离山’计!”

武震天道:

“哈哈,乌兄,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我比三魁强,人家调走我们去收拾三魁,千万别被三魁听到。”

“五岳神通”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去看看三魁就明白。”

二人走到打斗处,猛见当地乱得一塌糊涂,蒙古包不见了,地面出现偌大的沙坑,哪还有三魁的影子,武震天惊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五岳神通嘿嘿两声道:“现在你相信‘调虎离山’了吧?”

武震天大声道:“谁有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退强敌,夺奇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