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5章 与敌共舞

作者:秋梦痕

千里侯朱全忠,立向青青一招手,同时对谷宏道:

“老侠士,你去指挥后面弟子,大家要以全力绕出,蓝老弟,你可不能出手太快,否则双方无法把握时间。”

蓝虹道:“我有办法不让那二十名西方人察出来。”

双方分开后,蓝虹单独向前,提功蹑追,不出二十里,心中感到有点不对,忖道:

“奇怪,怎么尚未察出前面有动静?难道追错路线不成?”

就在这时,他的耳中,似有什么声音在传进,宁神细察,原来竟有人在呼唤,不由心头一震,忖道:

“巨人师兄说过,‘莫理呼唤’,那蒙面人也是这样说。”

蓝虹心中虽然想到是可怕的事情出现了,然而他却不信邪,立即提高功力,又宁神细听。

“朋友,当心你的背后,有人要暗算你,快回头看看。”

蓝虹忖道:“问题就在这里了,回头必中其暗算!”

蓝虹还是不信邪,毫不考虑,回头一看,可是没有一线可疑之处,不过他感到丹田功力有如泉涌,心神也起轻微荡漾。

“好家伙,能撼动我心神的,确实非常厉害,可是你打错了算盘,我练的武功与别人不同,什么邪魔歪道也侵不入的。”

蓝虹不动声色,而且故意摇头晃脑,装出中邪的样子。

“朋友,暗中人又到了你的背后,更近啦!”

这声音更清晰了,蓝虹从心里发出冷笑,又把身子转过去,但这次他却更装得像样啦!

“朋友,向前走三步!”

前面三步内恰好有一块大石头,蓝虹忖道:

“他在试探我避不避开大石头,不避开,当然会跌倒,避开走,这证明我尚清醒,嘿嘿,我就跌给你看看。”

一步,两步,三步,“扑通”,蓝虹跌倒在地,而且打了两个滚,但又慢慢地爬起来。

不久,耳听有人说话,又有几个人近身了,甚至听到一个人郑重道:“二副岛主,当心他装假。”

另一人大笑道:“本座‘迷元大法’在天竺,在中亚,追随岛主无往不利,‘招魂引’从不出差错。”

又一人道:

“这人是‘九爪神龙’,传言他是足智多谋,诡诈百出。”

二副岛主大笑道:

“什么‘九爪神龙’?中原武林没有高手,这小子也许有两套,所以中原武林就拿着鸡毛当令箭,本座本来想让他失魂一辈子,如此说来,干脆送他上西天。”

人影一闪,立见一位壮年扑出,挥拳就向蓝虹劈出。

蓝虹正待反击,但手还未动,突听一声娇叱道:“南度住手!”

微风动处,一个蒙面女子挡在蓝虹身前,冷笑道:

“叛徒,你想不到我会在这里出现吧?”

壮年毫不在乎,阴阴笑道:

“师妹,在琼楼门,你我武功谁都胜不了谁,若谈别的,你就永远差得那么一点点,今天你是一个人,而我却多四个,你看着办吧!为兄的念在过去同门之谊,你走,我不为难你。”

蒙面女子当然是名叫南风了,只见她冷笑道:“你以为你的人多,我看你的算盘打错了。”

一顿,娇声叫道:“依露,出来吧!”

又是微风起处,另外一个蒙面女子闪了出来,只见她娇声道:

“南风,你只管清理你的门户,我替你收拾那几个‘海角派’混混。”

这时形势大变,南度一见大惊,突然闪开道:

“依露,你要插手多管闲事?”

依露冷笑道:

“不是闲事,现在琼楼门与我瑶玑门联手了。”

南度不等二女出手,猛地大喝一声,作势要打,但却脚底擦油,反身狂奔。二女一见,同声喝叱,拔身就追!

蓝虹不禁暗笑,忖道:

“她们认为救了我,其实却救了那个南度。”

南度的手下也溜了,当地只剩下蓝虹一人,他看四下没有了影子,于是立向前奔。

不出十里,突见一处谷口躺着两个中年人,竟是血染全身,这可把他吓坏了,着穿着,一看就知是“武圣谷”中二代弟子,急急上前一探,吁口气道:“还有救!”

蓝虹立即在身上拿出葯丸,先以功力送进二人口中,然后伸掌以内功疗伤。

两个中年每人挨了一刀,流血不少,经过良久才醒来,双双睁开眼,其一叫道:“小师叔,我们完了。”

蓝虹道:

“不要紧,我的葯很快就会使你们伤口合拢!”

那中年道:

“我们死不足措,小师叔,我是说,珍宝被人劫走了,你看那面谷内,西方高手全死了,我们也败了,谷内必定还有我们的人躺着。”

蓝虹大惊道:“老师哥、青青、千里侯呢?”

中年人道:

“不知去向,这一场混斗,打得非常乱。”

蓝虹道:

“西方二十个剑容既然被除掉,珍宝为何不见,老师哥他们又为何不知去向?”

另一中年人道:

“小师叔,你还没有搞清楚,强敌不是西方人,而是杀来十几个另外一批人,其中有一个女子会隐身。”

蓝虹吓声道:

“我明白了,你们可以走动了,快跟我入谷去!”

二人闻言,有点不信,但双双撑起,竟觉得毫无痛楚,不由惊喜之至,立即随着蓝虹向谷内跑。

进入谷内,发现了五具尸体,蓝虹一见叹道:“这一仗我失算了!”

两个中年人一见同辈死亡,莫不悲戚流泪。

蓝虹叹道:

“快将他们埋了,回谷后,再通知他们家人!”

“师叔!请你到各处查查,看看还有什么人伤亡!”

两中年人一面挖坑,一而悲声说。

蓝虹查遍全谷,不再见到伤亡,奔回道:

“你们事后快回谷去,我要去找老师哥他们。”

他说完拔身而起,立向南面猛扑,忖道:“一定是由北方来的敌人。”

蓝虹在全力猛扑之下,一直奔到天黑,沿途所见,尽是乡民百姓,没有发现一个可疑之人,正当他无计可施之际,忽见左侧远处有一点灯光亮起,忖道:“那儿地势高,定为寺庙之类。”

侧身再奔,及至接近,不出所料,真是座庙宇。

此刻不似平时,他提高功力,展出轻功,绕到庙后,忖道:“希望有所发现!”

庙里这时有三个女尼,还有两位在家姑娘,她们在吃饭,只听一个年长的女尼道:

“两位施主,贫尼庙里没有好的待客,诸多原谅!”

真是想不到,两位女子之一的就是那个会遁法的神女,只见她笑道:

“师太,你太客气,我们路过此地,错过市镇,有劳招待,真是谢谢。”

女尼合十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方便为门,一餐素食,何必客气。”

不久,僧谷食罢,二女起身,神女道:

“师太,我们还要赶路,这就告辞啦!”

女尼道:

“施主,天黑啦,离城还远,不如明天走。”

神女道:“多谢师太,我们有急事,不能耽搁,好意心领。”

二女毫未发现蓝虹,只见她们出庙后直奔西北,到了山下,另一女子道:

“会主,为何不杀死那三个尼姑?留下活口不是会主的作风?”

神女道:

“杀人为的是灭口,目前我们的行踪谁知道?又没有敌人追查!”

另一女子点点头,又道:“大剑手她们,这时一定走远了。”

神女道:

“我们已与武圣谷打出仇恨啦,今后行动必须小心。”

话到这里,她突然看到一个青年背立在前面数丈,似乎一怔,不过她还是不停。

另一个女子轻声道:“会主,此人出现得太突然!”

神女不响,及至接近,娇声道:

“既然现身,何必装聋作哑,说出来意吧!”

她们所见的就是蓝虹,闻言转身,冷笑道:“杀人偿命,夺宝归还。”

神女娇笑道:

“听你口气,八成就是‘九爪神龙’了,别人没有这个本事,杀人想必不关你的事,夺宝吗,你也想分一杯羹吧?”

蓝虹冷笑道:“夺宝不杀人,也许我不急急找你,可是你害死五条人命,我可永远不会放过你。”

神女闻言一愣,问道:“你与‘武圣谷’交情很深?”

蓝虹叱道:

“在中原,不管你杀的是什么人,就是江湖败类,那也有我朝廷皇法,轮不到你外邦人杀戮,神女,你准备十倍偿还吧!”

蓝虹每一字尤如斩钉截铁,听在神女耳中,一字一字如拳头般猛击,她知道这事情闯大了,但自恃武功,居然格格笑道:“这要看你的能力了,出手吧!”

蓝虹道:

“本人一生有个原则,在中原,哪怕对方十恶不赦,只要她是女的,绝对不要她的命,可是你不同,非我国人,又很残忍,然而也要你先出手。”

神女娇笑道:“那你就准备好,我可要出手了!”

“了”字一出,她忽然不见了!

蓝虹冷笑一声道:

“神女,你那一点不太成熟的遁法,想到本人面前献丑,太不自量了。”

说完,猛向一处看似没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如电劈出。

忽然听到一声惊叫。

蓝虹一掌接一掌,每掌打的不同位置,不识者必以为他是疯子。

神女发现自己的道行不通,立即现身,娇喝道:“看刀!”

她从腰间拔出两把怪刀,长仅尺许,但却光芒夺目,如电扑向蓝虹。

蓝虹觉出对方功力高深莫测,刀风所及,比真刀还锐利,也感一震,立即展开轻功,但仍旧不使用身上的“天之剑”,只听他冷冷道:“原来你是倭人!”

神女闻言,又是一震,娇声道:“看不出,你倒是见多识广!”

蓝虹左掌右指,连劈带弹,毫不留情。

神女见他掌风如刀,指力如剑,越斗越觉心寒,这是她生平第一次遇上真正可怕的对手。

另外一个女子看出会主处处受制,她竟不知死活,娇叱一声,同样的拔出短刀,全力扑出。

蓝虹一见,横身一出,猛扣三指弹出,耳听那女子闷哼一声,踉跄数步,扑通倒下。

神女哪有时间救援,她自己已杀得香汗淋漓,还不错,战到百招后,她看出毫无取胜之机,身影虚晃数招,人却向另一个女子扑出,刀起手落,竟将手下杀死,人也摇身隐去。

这一手大出蓝虹意外,知道追也不及,立向那女子走去,俯身一察,发现那女子已被开膛破肚,不禁叹气道:“好残忍的倭女!”

倭女不愿手下落入敌人手中,提防泄密,这是最残忍的作风,可见毫无人性,蓝虹不放弃,他也不管对方是女子,竟在尸身上摸出一件东西,月明如昼,只见是只怪口袋,那是一只缝了很多针线的布袋,袋中还有符,忖道:“这是作什么用的?”

“呵呵,青年人,这个你却不明白了!”

一个老人行出,又呵呵笑道:“老朽旁观,也许你没有听过这名字吧?”

蓝虹啊声道:

“‘冷眼’和‘旁观’,人称‘武林怪隐’,晚生有礼了。”

说着拱手作揖。

老人大笑道:“不愧是糊涂老人高足,免了,免了!”

蓝虹道:

“前辈,你老定识怪袋子的来历。”

旁观老人道:

“凡是倭国军人、武士、不分男女,人人身上都有这么一只符袋,袋上的针线,是经过一千人缝过的,迷信为刀枪不入,其实鬼话。”

蓝虹道:“刚才那女子的确身手不凡!”

老人笑道:

“年青人,她是四邦会的会主,号称‘太阳神女’,除了你,只怕少有是她对手,记住,她的势力庞大,现已侵入中原,她手下有三大会长,三大会长之下,又有大剑手、大刀手、大枪手,都是武功高深之人,希望你好自为之。”

蓝虹道:“这地上尸体是该会何等高手?”

老人道:

“这是神女身边心腹,似这种女子,为数不明,身手也是不弱,孩子,你快朝西追,老朽曾看到一批倭人运走六箱东西,这时只怕到两百里外了。”

蓝虹拱手道:“多谢指点,晚生告别啦!”

两百多里,蓝虹估计要追到天亮,而且又不能施展全力,因恐怕追脱了路线,于是放开双腿,以五成轻功,逢山过山,遇河渡河,连一点弯路都不敢走,在星月交辉下,真如夜鸟一般飞行,假如有人看到,谁也不信那是一个人在赶路。

快到天亮了,在东方的天际,出现一片鱼肚色,时间告诉蓝虹,那是辰时前的一刻,远远的有几声鸡鸣,接着就一声一声地啼唱。这时蓝虹提高听力,细察两侧动静,凡在数里内,只要多人行动,那是逃不过他的耳朵,他明白,敌人是绝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与敌共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