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8章 瘟疫谷,天煞洞

作者:秋梦痕

四人所登之石笋,不下于一座尖锐的小石山,足有二十大方圆,高与古林齐梢,大家悄悄登上,确见最高处有洞,等于一间小房子,四面有孔,形同小窗。

蓝虹笑道:“真是天成!嘻,还有酒味!”

冷眼道:

“此林多猿,森林又多果实,猿儿采果吃不完,堆进石孔中,日久变酒,这就是江湖人所说的猴儿酒。”

朱全忠突指北面道:“那儿有十个女子出现了!”

蓝虹仔细一着,面色一变,郑重地道:

“蜈蚣帮!你们注意,她们手中所拿的棍棒,内中藏有电剑。”

“冷眼”轻声道:

“你们不懂奇兵异器,所以遇上就有三分恐惧,这些女子都是边疆人,所接触的都是异邦人,她们的头子也许和白帝子一样,在西方呆得久了,染上西方病,动不动以为西方的东西最好。电剑不可怕,不接近,不用金属打造的武器交手,一切没有问题,不过她们轻功好,真正武功也不错,这倒要小心。”

朱全忠道:“以木剑和竹剑出手?”

“旁观”道:

“最好不用新的竹木,同时不要近身对敌,竹木之器以枯的最好。”

蓝虹道:“她们头子,二老可曾查出?”

“冷眼”摇头道:

“这个人最可怕的就在这里,神秘飘忽,无法捉摸,也许另有其人,也许与其手下混为一体,愈是这样,愈难应付,你们千万小心。”

“旁观”轻声道:

“三面都有大批现身了,东西的男女都有,西面也是男女都有。”

蓝虹道:

“东面的是四帮会,神女手下,西是马岳和‘八方剑魔’方剑手下。但奇怪,他们连一方都没有头子出现。”

“冷眼”指着给三人看,轻声道:

“东面有座石笋,顶端长着两株小树,下面立的,现在动了,那就是神女手下大剑手。”

“旁观”道:“对,他叫沙奇,是倭人,本名上野三,生长在辽北。”

蓝虹道:

“三方面都有察觉了,你们看,各自小心掩蔽行动啦!形同捉迷藏,在这里看很好笑。”

“冷眼”突然惊声道:

“你们仔细听,远远西北角有广大的杀声传来,莫非蓝小子的策略成功了。”

朱全忠笑道:

“是杀声,不必猜,是颗碧玉卵发生作用啦!”

“旁观”道:

“糟糕!这边是小斗,尚未开始,那面才精彩,我们这时又不能下去。”

蓝虹道:

“放心!那面各方头脑也暂时不会出手,现在可能只是白帝子的内部混乱而已,希望白帝子本人不在场,否则只怕乱不久。”

他刚落声,突听北面与西面已发出喝叱声,石笋隙中开始接触啦!

“冷眼”笑道:“打起来了!”

“旁观”道:

“蜈蚣帮人最少,但一开始,她们仗着异兵器,必定处处占便宜。”

一旦打开,杀声到处都有了,真是一触即发,四人在高处,八只眼睛应接不暇,可是突然‘冷眼’叫道:

“不好!我们后面出现不应该出现的人了!”

蓝虹回头抢到后面,也就是正南面,发现石笋中出现两个大块头,那是洪洪与巧巧,不禁哎声叫道:

“是师哥和师姐,为何撞到这里来,现在要阻来不及了。”

朱全忠道:

“你看看,他们换了兵器,都用大竹杆,显然早作预防了……妙,他们有备而来,怕什么。”

蓝虹一看也笑了,但他又看到青青、依露,南风都出现,心中稍微安了一点。

“旁观”忽然一拍三人道:

“你们注意听,远处杀声越来越大,而且向这面移动,同时散开很大的范围。”

“冷眼”嘻嘻笑道:

“这是广泛接触的情形,也是蓝小子所希望的!蓝小子你……你没有打算?”

蓝虹道:

“石笋中已乱,我该走了,侯爷,你就在这里与二老观赏吧!”

千里侯道:“妙!看大的比看小的过瘾!”

蓝虹道:

“那就走吧!从南面溜下去,再绕西北方向,不过事先说明,不到必要时,你就别出手。”

朱全忠道:

“不累赘你就行了,与他们的正点子交手,我自知和你搭不上去,二流的难道不许我松松筋骨?”

蓝虹道:

“就这么办,但是还有,那蜈蚣帮首领在暗中,这是可怕的人物,两只耳朵最重要,放灵活一点。”

朱全忠笑道:“走!我的听力还不错!”

蓝虹道:

“一进森林,我们各自找根枯棒,如遇闪光,不必看出现影,就全力格出,同时闪避,对方的功力一定不弱,如格出而不避,那就非常危险。”

离开石笋林,丝毫未被发现,入了森林,二人立即找到合用的木棒。

朱全忠笑道:

“江湖上的事,真是无奇不有,我作梦也想不到要用这种兵器,上好的‘昆吾剑’没有用武之地,真是笑话。”

蓝虹笑道:“你那‘上八仙剑法’还中有用!”

二人循声音,渐渐接近。

朱全忠铁然立定道:“不下十处之多,我们先到哪一处去看?”

蓝虹侧耳一察,指着右侧道:

“这一处人数不多,但凭双方出手的劲力听出,必然是最强的高手火拼。”

接近打斗处,发现竟是两女子,一方居然是百花女!

朱全忠噫声道:“这两位女子是谁?好高的功力!”

蓝虹道:“年青的就是‘西施阴姬’百花女,也就是南海三旅之一的‘海角派’两大高手之一,另外一个是‘魔诸葛’!”

朱全忠道:

“难怪!目前被称为五强之一的就是她!那……那面一个四十岁样子的又是谁?”

蓝虹道:“衣上绣有蜈蚣,八成是蜈蚣帮主!”

“喂!蓝虹,别偷看,她的电剑不用,硬要我斗她五百招,你猜这是什么用意?”

蓝虹行出哈哈笑道:

“花仙,你比我明白,何必问,当然是拖呀!她就是蜈蚣帮主?”

二人打得十分激烈,但百花女的招式奇妙无比,身形飘飘,如仙女散花,似舞又猛,只见她格格笑道:

“蓝虹!我敢打赌,她不是蜈蚣帮主!”

蓝虹讶异道:“你凭什么肯定?难道是该帮帮主助手?”

百花女道:

“在我背后不远处,最先挡我的也是一个少妇,在四百招内,被我杀了,第二次又来一个,但是中年男子,衣上也有蜈蚣,可是打到五百招时,这个女子把那中年男子换下去了。”

蓝虹啊声道:“蜈蚣帮还有男的!”

百花女道:“我打过千二百招啦!你不下场子接一阵?”

蓝虹笑道:

“在下难得欣赏你的功夫,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百花女大急道:“我有要事去办,行行好,来接下呀!”

蓝虹笑道:“什么事,先告诉我!”

百花女叱道:“这事不能告诉你!”

蓝虹故意哈哈大笑道:

“不能告诉我的事,必然是非常重要的事了,待我想想看!”

他故意沉吟一会,突然大叫道:

“我明白了,你要去抢昆布仙果,而这个女子却在此阻挡你,妙呀!少陪了。”

百花女娇叱道:

“小坏蛋,你不够交情,下次我真要宰你。”

蓝虹大笑道:“这就怪了,你要走,她能挡得住?”

百花女道:“我一生没有开溜过,你知不知道?你不接我,我绝不选逃。”

蓝虹大笑道:“你要抢仙果,难道我就不要抢?”

百花女一想,焦急道:

“‘魔诸葛’八成也挡住了,如果落到白帝子或蜈帮人手中,再想抢可就难了。”

蓝虹道:

“我虽不接你,但也不抢先你,用点力,将她收拾,我们一同去,这可够交情。”

百花女娇声道:“一言为定,你可不能先走。”

蓝虹向朱全忠眨眨眼,大笑道:“我如先走,那大没意思,放心罢!”

百花女突加紧抢攻,其招式之猛,又是一番不同,不出二十招,那女子有点招架不住了。

朱全忠忽然看出怪异道:“老弟,那女子为何一句话也不说?”

蓝虹道:

“她施展的是‘天蜈神功’,不能开口,可是侯爷注意,她的嘴里却发吱吱之声,这是把功力练到上乘的表现。”

朱全忠道:“她为何不用电剑?”

蓝虹道:“也许她一开始没有把百花女放在眼里,现在想用,时间不许可了,她已毫无点隙可趁,稍一缓慢,百花女必乘虚而入,那时她就危险。”

朱全忠点头道:

“百花女的招式密不透风,确是不能有破绽,高手对招,的确不比等闲。”

蓝虹突然叫道:“海角赏月,潮声澎湃,玉免中天!”

百花女闻声,边打边惊,忖道:“他知道我‘海角派’功夫,但又不对,名称不同。”

想着,想着,手不听指挥,双掌居然随着蓝虹的叫声变化,嘭嘭嘭!对方连挨三下重的,打得惨叫连声,踉跄逃走。

百花女道:

“喂!蓝虹,偷我的功夫,却把招式名称改了,这是什么意思?”

蓝虹大笑道:

“对不起,我虽在此看到你连换两套,心有所悟,但却不知名称,刚才所叫,是我自己编的,对了,你真糊涂,对手那女子的蜈蚣掌法,每次她头部有破绽,你不用三式连环,只要一次用上,她必连遭三击,可是你总总轻轻放过。”

百花女想想后叹道:

“我到现在还不知她是蜈蚣掌,还以为是一套怪功夫哩!”

蓝虹道:

“她的蜈蚣掌,猛在撤腰前扑,弱在翻身换式,拱腰前扑,看似缓慢,但却劲力集中,千万不能硬挡,翻身换式,掌密如纪,看似密不透风,但却功力散失,这正是攻其头部弱点的好机会。”

百花女道:

“好啦!好啦!算你厉害,真是精灵鬼,我等不及了。”

说完话,身已拔起,如风而去。

朱全忠叹声道:

“老弟,你真是武林奇才,百花女这样一套精密功夫,看了两套你就学会了,谁能相信?”

蓝虹笑道:

“侯爷,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一到此,就想观察她的功夫,所以一丝也不放弃,假设侯爷也像我一样,照样也能有所得。”

朱全忠摆手道:“我们走罢,你别把我看高了。”

经过一处林空,那儿宽有十丈,到处都是火堆,余火未熄,然而地面躺着二十具尸体,一看惊心。

千里侯吓道:

“这好似大军伤亡,如果报到官府,这可就麻烦。”

蓝虹道:

“这可能是白帝子的营区,死者男女都有,到底是哪一方的人?”

千里侯道:“查查有无电剑?八成另一方是蜈蚣帮。”

突听百花女的声音奔到道:

“蜈蚣帮的尸体不留下电剑,都被同伴收走了,我杀的那女子也是如此。”

蓝虹见她现身,问道:“你先来过此地?”

百花女点头道:

“你们忘了着衣服,蜈蚣帮只死掉七名,可想来的不少,七人中有三名中年男子,那是能与我打五百招不败的高手。”

蓝虹吓声道:“你能看出白帝子无敌十剑有无伤亡?”

百花女指着西侧几具中年和青年男尸道:

“那面八具就是,这是‘魔诸葛’说的,但逃走两个最高手,那是只稍低于白帝子的人物,昆布仙果一定落在此二人手中。”

千里侯啊声道:“‘魔诸葛’也加入斗场过?”

百花女道:

“他被那洋女入敌住,抽不出身抢仙果,白帝子也想在手下人手中抢夺,但被另一蜈蚣帮老人挡住,武功出奇高强。”

蓝虹问道:

“你没有追上,所以又回来?‘魔诸葛’现又怎么样?”

百花女道:

“‘魔诸葛’为了追那两名无敌剑手,好不容易将洋女子伊莉娜摆脱,可是追丢啦!现在你听听杀声传来没,我查看近三十里,一点踪迹都没有!”

蓝虹道:

“我只要白帝子十大无敌剑手垮掉就心满意足啦!你有兴趣再去追查呀!”

百花女道:

“当然要去,不过回来告诉你,那两个无敌剑手是向长城逃的,他们必定沿长城走,最荒僻的地方。”

蓝虹道:“谢谢指点,我会从这个方位追查,你先走罢!”

百花女走后,千里侯笑道:

“老弟!白帝子还没有与你会过面,先就在你手中栽了大筋斗。”

蓝虹笑道:

“现在要把重点放在蜈蚣帮了,不查出其帮主和重要手下,我们还是居暗处。”

二人按着百花女的指点也向长城奔,到天黑时,进了高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瘟疫谷,天煞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