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19章 黑松谷天翻地覆,太庙供奉也出京

作者:秋梦痕

提起四帮会,蓝虹也不敢否认,总之郡主失踪不会是自己藏起来,她已确定是落在某一方手中,可是对方捉去郡主又是为了什么?更可虑的是,郡主会不会遇害呢?蓝虹苦苦的思索,心中很乱,以他的冷静,此际居然也沉不住气了。

依露向蓝虹笑道:“蓝虹,看清形,那徐郡主与你……”

“不要乱说!”蓝虹立即打断道:

“人与人之间,情感有多种,徐郡主落落大方,有男子气,我对她的感情非常深厚,但止于纯真的朋友,说来你们不信,我替她洗过内衣!抱她、背她,在世俗眼中,又当如何呢?”

南风叹道:

“一个女人,只要有你这种朋友,不结合也无憾矣!”

依露激动道:“无怪你如此焦急,不过你会错我的话了!这样说,那金蝶影就不如郡主了。”

蓝虹也叹道:“金姑娘是一上纯女性,我也不怪她,只是她太激动,说真的,她们都有其可取之处,不幸遇上我这不解风情之人!”

南风摇头道:

“你不用说了,我和依露曾经对你讨论过,你是有分寸,有原则,大小有别,公私分明,不会随便动摇的人。”

蓝虹苦笑道:“在下承二位如此过奖,真是不敢当!二位,忽然想起三个人,不知会不会?……”

依露道:“乌岳、方剑、乐四海!”

蓝虹噫声道:“对!”

南风道:

“有可能!我们知道,他们三人是你仇人,当然有可能挟持徐郡主,这倒反而好,他们不会伤害人质,大不了向你提条件。”

蓝虹道:

“二位反应实使蓝某佩服,这已找到第一条线索了,不过有徐郡主的武功……”

依露道:

“这三人的武功也不坏,但徐郡主失手,只怕不是打斗。”

蓝虹道:“我们还是以蜈蚣帮为第一线索,这个邪门组织最可怕。”

南风道:

“四帮会,白帝子都不能放过,有时会出乎想象之外。”

依露道:“对方为何尚无动静,他们目的应该有所表达才对。”

蓝虹道:“这要朱全忠会见高耀君才能明白!”

三个人的饭刚刚吃完,依露忽然道:“刚才街上通过一人,手中拿着杆怪枪!”

蓝虹与南风二人,一个背朝店门,一人则侧坐,当然没有看到,同声问道:“有何疑问?”

依露道:“正如传言的‘山本神枪’,我追去看看。”

蓝虹伸手拦住道:“‘山本神枪’又是什么人?”

南风道:

“那是四帮会的‘大枪手’,如果猜得不错,神女手下已在这里露面了。”

蓝虹起身结账,轻声向二人道:

“我们暗暗盯上去,看他落足在什么地方?”

依露抢先出店,转瞬之间,竟追出店外。

南风与蓝虹追到西镇口,一见依露,讶异道:“他不在镇上?”

依露点头道:

“山镇二十里,共有三条叉道,我只好在这里等你们前来。”

蓝虹道:“那我们该选择哪条?”

南风道:

“靠右走青海,正面通通天河,左侧可就追不到了,路径二十五里就没有了,再前进就是翻山,我看不必追了。”

蓝虹想想后,道:

“好不容易发现四帮会的重要人物,难道就这样放过?”

依露道:

“既然要查个确实,我们就向左面查下去,这与你的既定方向不变,你看如何?”

蓝虹道:

“就这样办,两位姑娘既然对地形熟悉,请在前面带路。”

出镇不到十里,忽觉后面有人在追,蓝虹回头一看,不由怔住了,他发现是百花女。

依露回头笑道:“怎么了,你们不是毫无冲突吗?”

蓝虹道:“我担心你们两个,这会使我左右为难。”

南风轻笑道:

“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空担心什么,她又不是‘魔诸葛’。”

正说着,只听百花女娇声叫道:“南风,依露,你们停下来,我有话说。”

依露叫道:“花姐!蓝虹担心我们打起来啊!”

百花女追上大笑道:“他是小糊涂!”

蓝虹一看情形,简直与自己所想的刚好相反,不禁吁口气。

南风迎着百花女问道:“花姐,有什么事?”

百花女道:“你们一定发现‘山本神枪’了,想去追查他的下落?”

蓝虹:“你也看到了?”

百花女道:

“神女已集合全部力量在‘鬼马谷’,‘山本神枪’似探到什么重大消息回去通报,目前鬼马谷已到了一百多高手,可说是神女最精华力量全到齐,你们一去,等于送上门。”

蓝虹道:“你的意思呢?”

百花女道:“不去当然太示弱,明去必吃眼前亏!”

南风道:“我们进去暗探!”

百花女道:

“虽然十分危险,总比明去好,不过还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们。”

蓝虹笑道:“莫非又有新的发现?”

百花女道:

“神女由她国内又请到八个神秘高手,很可能带来什么最厉害的秘密武器。”

南风笑道:

“花姐,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怕的人物,管他带来什么秘密武器?”

百花女道:

“话不是这样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们这次去探虚实,不是怕对方势力强,而是要了解敌人的秘密。”

蓝虹忽然向百花女道:

“这样如何,全部明去,固然不适宜。如全部暗去,只怕探不出什么?我想请花仙去暗中,我与南风、依露明着去,明的准备硬干,暗的才是探查秘密的要着。”

百花女笑道:“还是你小糊涂有见地,不过你要小心,暗中探不到,遇上因难可以拔腿子开溜,明的可就当心受困。”

南风催道:

“不必多考虑了,现在就分开,我不相信武林中有谁的力量能把我们四人困住!”

百花女轻笑道:

“南风妹子,在真正武功上过招,我也不能打过你。拿‘武圣谷’全部力量也不可能困住我们四个人,然而江湖上的手段,是求胜不在比武,我敢打赌,今天我们这一去,四个人能安全一同出来,我就把‘女诸葛’三字丢到沟里去。”

蓝虹大惊道:“你有什么预感?”

百花女道:

“论心灵上的修为,我自认不如你,现在我知道,你练的是盖世神功,此种武功最大的好处在修无形力量,怪婆子和糊涂老人不敢练,就是知道练不成,而你已到九成了,一旦贯通玄妙,就算当朝开国军师刘伯温也不如你。”

蓝虹道:“别扯远了,你到底从何看出我们此去有险?”

百花女道:

“说真的给你听,是你师傅糊涂老人叫我来警告你,神女请来八个怪人,那不是仗武功,而是有古怪,令师说,他看到这八人身上,各佩有一只喷筒,喷筒里装的是什么不明白。”

蓝虹笑道:“当然是暗器了!”

南风道:“以我们四人的轻功,难道怕暗器?”

百花女道:“这些地方我想过,何况我们四人都练有护罩,除非对方有特殊异能,否则任何暗器都打不入我们的皮肉,可是你我都不能遭遇蜈蚣帮的电剑。”

蓝虹道:

“前面地势不同了,可能已到鬼马谷口,我们不能就此退回去,大家小心!花仙,现在你就走单线,不可远离。”

百花女道:

“注意,好像前面有动静!蓝虹,一旦情况有何重大变化,不必逞强,我在暗中掩护,你们三人火速撤出。”

四人一暗三明,进入一道山沟似的,两侧石壁高耸,中间弯曲着一条五尺宽的崎岖石道,形势险恶。

依露轻声道:“这就是鬼马谷的进口了!”

蓝虹看到天色灰沉沉的,皱眉道:“天色近晚啦!”

南风道:

“对敌人来说,暗袭有利,对我们说,行动又未尝不方便?”

大约进入十里,突听前面有个女子的声音喝道:“蓝虹!我等你多时了!”

声音发自暗处,但蓝虹虽只与‘太阳神’神女动过一次手,但他闻声就知是她,立即哈哈笑道:“姑娘!何必客气,老远就来接客啦!”

暗中的神女道:“蓝虹,你的来意呢?”

蓝虹大笑:“探探虚实。”他半真半假地说。

暗中的神女道:

“我不明白!蓝虹,那批珍宝你已夺走了,我们没有冲突了。”

蓝虹突然沉声道:

“神女!四帮会的宗旨是什么?四帮会进入中原又是为什么?你轻视我朝廷,无故闯进我国土,你又凭什么?这次我来警告你,赶快把你的势力撤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官府对你们没有办法,我们中原武林容不得你。”

暗中神女冷笑道:“我不与你们官府作对,也没有扰乱你们百姓,其他的事情我请你别过问。”

蓝虹道:“退回你的国土,否则以匪类对付!”

暗中神女道:“蓝虹,别将本会主逼急了!”

蓝虹道:“有手段使出来!”

暗中神女良久才又开口道:

“蓝虹,你可知道蜈蚣帮有三大帮主?大帮主就是我国最大杀手,他名田召河,二帮主马理蒙强,三帮主金在北,田召河就是我国杀手,我们必须将其带回去。”

依露啊声道:“她进中原目的在此?”

蓝虹摇头道:“那只是附带的,也是借口!”

立即冷笑道:

“神女!中原人的诚实,异邦皆知,但也是常被异邦利用的弱点,沿海一带,倭人海盗,数百年来,烧杀抢夺,视如无物,我百姓被杀够,我们恨透了,你要拿田召河,或许有之,只怕是小意思,我想不必多费心机了,我把话已说到啦!”

神女冷笑道:“你还能退回去?”

蓝虹大笑道:“揭穿了?可以见真章啦!”

暗中神女突然大喝道:“上!留他不得!”

两侧突然不对,黑影如潮水涌出,二女一见,同时拔剑迎敌。

霎时之间,刀剑声震动山谷,蓝虹只随着二女身边,谨慎观察,但他的双手十指弹个不停,百步神指毫不虚发。

黑影如鬼魅一般,前仆后继,简直不知多少,不到一个时辰,黑影倒下一大片,可是有增无减,确是惊人,就在这时,实听百花女在暗中娇喝道:“蓝虹当心!”

话音未落,猛见四面八方的黑影一散,紧接着就是满天洒下如细雨蒙蒙的东西。

蓝虹不明其故,猛地一拔身,冲入空中,双掌齐发,可是他打的地方不对,虽然听到惨叫连声,但也听到二女发出惊叫之声。

蓝虹闻声大惊,立即发出本身罡气,猛地又向地面冲下,认准二女所在,两臂张天,一手一个,捞起冲出细雨,凭空而退。

蓝虹身如箭射,一口气冲出数里,但他感到很奇怪,觉得双手如被什么胶着一般,同时觉得二女没挣扎,只发喔喔之声。

停下来一看,吓!二女竟被什么东西,连人带剑给封住了,好似被一层密网困得十分结实,居然连气都透不出来。

蓝虹看到自己的双掌也有一层薄膜,但却干硬啦!

百花女大急道:

“蓝虹!快,快将她们带走,设法挽救,敌人又追上了,由我断后,注意,南风和依露快要闷死了。”

蓝虹闻言大惊,再次抱起二女,不择方向,全力猛奔,但感到二女如被包了一层铁皮。

逃出数十里,来到一处密谷,深入森林,这才吁口气,急声问道:“你们怎么样?”

二女还是喔喔不停,声音都弱了,蓝虹一看大急,可是又不知如何解救,他见到的不是两个少女,而是两捆莫名其妙的东西,心中一急,猛运真火,小心先从二女口部一按。

说也真妙,他的指力一到,立即出现南风和依露的口来,同时听到二女大声喘气。

“你们怎么样?”蓝虹急急问。

南风和依露只是喘,但还是嗬嗬连声,原来她们的下颚不能动,无法说出话来。

“小子!快运真火,先把她们面部,颈部全烧了!注意,除了三昧真火,其他的火力全无用处,同时当心烧坏她们如花似玉的相貌。”

“师傅,师傅!”蓝虹听出是糊涂老人。

糊涂老人道:“小子,别想和我见面,我怕怪婆子!”

蓝虹道:

“师傅,两位姑娘是被什么捆住?”他一面照着师傅的话作,一面又急急想知道。

糊涂老人道:

“小子,这是火山口里独一无二的生物——火蛛胶雾,又称神蛛胶雾,与一般蜘蛛吐丝不同,它喷出的是雾,粘上去刀剑不伤,烈火难焚,‘倭国八怪’以特殊方法收集这种古怪东西,装进铜管中密封,用时以机扭发射,捆人至死。”

蓝虹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黑松谷天翻地覆,太庙供奉也出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