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2章 七龙剑气冲霄汉,四方强豪一场空

作者:秋梦痕

老驼子一看金庄主面色不对,安慰道:“金员外,我少东蓝先生,在未发病前,就算出贵庄主必有事情发生,本来昨天就要离开铁门关的,后因要助贵庄的一臂之力,所以决心留下,没有想到,他的病居然不巧发作了。阁下要用参王,我看还是慢一点,也许我少东就在这两天又停止了,因为贵庄灾难,我少东说,要在四月十五日后才有动静,目前是四月十日,离发生之日还有五天。”金庄主道,“我金德用不把庄上灾难与蓝先生之痛苦连在一起谈,这事马老不必操心。”

老驼子叹道:“这事如被我少东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一旦知道他吃了庄主传家之宝,我这做家人的可就为难了。”

金庄主道:“这事请放心,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连那位书童都瞒着,参汤由我亲自熬来。”

老驼子道:“金庄主,还有一事你不能说出,我少东的仇人多,千万别走露风声。”

金庄主道:“外人只有我金德用知道,除了金德用,不会再有第二人知道。”

马战野激动地道:“庄主信人,我驼子信得过,庄主,那就由你去做罢!”

金庄主急急要回庄子,但忽又转身道:“马老,你不是说过,敌人不是因参王而来,却是因什么?你一定知道原因?”

马战野道:“这又话长了,庄主,贵庄院,决不是令尊手中建立的是吧?”

金庄主点头道:“是的,敝庄原为一处古废园,自从先父发迹后,就从一位故主王员外手中买下,实际上也不是王员外的祖产,追根结底,无从查起。”

马驼子道:“这就对了;据在下所知;贵庄最早名为七龙庄,以七龙井而得名,三百年前,传言七龙井中出了一道剑气,即古云‘七龙神剑’,后来武林人千方百计想从七龙井中发掘,结果一无所得,久之就不了了之,近半年来,旧事又发了,据说那道剑气又出现了,难道贵庄没有人看到?”

金庄主大惊道:“有,敝庄有庄丁曾经说过,‘这是五个月前的事了,说看到一股金光从后园冲空,高达千丈,但一冲又退回来就不见了。”

马老驼子问道:“金庄主没有追查哪位庄丁所见?”

金庄主叹道:“那是一个半神经质的庄丁,早在三个月前就死了,当时谁相信呢?”

马驼子道:“问题就在这里了,那庄丁之死,外面武林认为庄主……”

他不好说下去了。

金庄主叹道:“认为金某已得神剑,竟把庄丁杀了灭口?”

马驼子点头道:“武林人无风也起浪,这事百口莫辩。”

金庄主叹道:“从何说起?”

马驼子道:“七龙井还在?”

金庄主摇头道:“连一口也没有了,自从先父买下就没有了。”

马驼子叹声道:“这更糟!”

“金庄主道:“武林中人,认为我是填掉了?”

马驼子道:“这还用说?”

金庄主告退回庄,他真是古道热肠,不出一个时辰,又亲自来了,偷偷摸摸地送来一碗参汤,不要问,那就是他家传家之宝的参王熬的,送到就走了。

马驼子回到上房,看到蓝蝶影正在难过万分,立即端上道:“蝶儿,你喝了这个,也许会好些1”

蓝蝶影已近神志不清状态,当然不知查问,只要是马驼子送他喝,即一口喝下。

汤一进口,很奇怪,他突然坐起道:“参王汤!”

他真是名医,在他昏昏沉沉时尚能分出葯味。

马驼子不敢瞒,立将经过说出。

蓝蝶影叹道:“真是糟蹋人家的参王,有什么用?临时救济一次而已,下次又要发。”

马驼于道:“蝶儿,你的功力愈来愈强,与九叶仙实,千年首乌没有关系,现在再加参王,你的功力必增化境了。”

蓝蝶影道:“发作如死人,功力再高何用?”

盖世神功不是病,经参王替蓝蝶影经路血脉平和之后,第二天又正常了。在店中,马驼子把自己所探得一切,详尽地说给蓝蝶影知道后,蓝蝶影决心暂时暗中相助金家庄,不过他很明白,他不能永远保护人家。

四月十三日,蓝蝶影照样去关帝庙摆摊位,但却没有人排队了;也许过了两天没有做生意之故,以为他走了。

摊位摆了一会,忽然来了一位怪人,颈带珠链,手持长包,马驼子一见,轻声向蓝蝶影耳语道:“你认得他?”

蓝蝶影点头道:“神秘组织‘四极财王’手下,掌玉堂主朱宝生。”

那人快要走近了,马驼子道:“收拾他如何?”

蓝蝶影摇头道:“三不可!”

吉吉问道:“哪三不可?”

蓝蝶影道:“在未查出其首脑‘乐四海’之前,他是线索,这是一,打草惊蛇是第二,在关帝庙前动手,我的行动会暴露,能作吗?”

“喂,算命的,你叫什么?”

朱宝生一到就问蓝蝶影姓名!

蓝蝶影反手指招牌。

朱宝生嗨嗨笑道:“‘算无遗’是相士字号,大爷我问你真实姓名。”

蓝蝶影笑道:“阁下看相或算命?打听姓名做什么?”

朱宝生大声道:“大爷我高兴!——

蓝蝶影一点不生气,点头道:“承蒙见问,区区蓝虹,请多指教。”

朱宝生丢下一两银子道:“我不算命,也不看相,也不求人看病,我只是要考考你是不是算无遗。”’蓝蝶影思忖道:“这家伙真是怪脾气!”问道:“大爷,你考我什么?”

朱宝生道:“大爷我手中包里是什么?”

蓝蝶影故作沉吟,又忖思道:“他似在试探我的本事,同时又想显耀自己有对宝贵兵器。”

稍停笑道:“大爷,说出来,你不怕别人窥视?”

朱宝生狂笑道:“只要谁有力量,他拿去好了。”

蓝蝶影道:“阁下布包中,是一对价值连城的宝物,名为紫玉棒,是万年紫玉琢成的兵器,硬胜金钢,刀剑难伤,不知对否?”

朱宝生闻言,双眼猛睁如玲,既而狂笑道:“厉害!厉害!”

他说完面露杀机,但末行动,只再看看蓝蝶影而去。

马驼子看到朱宝生的背影去后,向蓝蝶影道:“他动了你的杀机。”

蓝蝶影笑道:“我真担心他当时出手,那我非暴露身形不可,老爹收摊罢,这几天不做了,怕白天出事。”

吉吉正想动手收摊,熟料忽然有人大声道:“别收家伙,大爷我还要算!”

一个目光如蛇的壮汉,大步走来,一看便知,其人善言多诈,举止诡异。

老驼子立即向蓝蝶影轻声道:“另外一个神秘组织的人物来了。”

蓝蝶影点头道:“八方剑魔组织中,‘四总舵主’魏太武!”

吉吉道:“听说他手中‘金光铛’古兵器非常厉害!”

人家已到,蓝蝶影不答。

只见魏太武的大个,紧靠过来问道:“看相的,你看大爷我的官运如何?”

说完丢下一锭大银。

蓝蝶影见他出手大方,看了看,断道:“大爷,凭尊相来断,看官非官,权重一方,似民非民,何必多问?”

魏太武闻言,哈哈大笑道:“相士,算得准,大爷我再赏你一锭。”

又丢下一锭走了。

老驼子生怕在关帝庙前出事,立即与吉吉收摊,回到客栈,进了上房。

蓝蝶影吁口气道:“这几天不用去了。”

在铁门关的东邻,有一座破烂的古屋,十几年前就没有人住了,经常闹鬼,可是这几天鬼没有,人却可多,被一大批江湖人物占住,为首的就是那朱宝生。他白天在城里到处走动,有时也和金庄主的妻侄艾勇见见面,那无非掩人耳目,一到晚上,他就在古屋里发号施令。

古屋离金家有二十几里,方位不同。金家的人绝对想不到的,金家只注意庄院四周,当然也注意城里动态。

同样情形,在铁门关的南方,出城有三十里,在一座石岗上,那儿有一座破败的三仙宫,。道士也没有,香火早断了,这两天也住下一大批。都是清-色带剑的江湖人物,首脑人物就是魏太武,不必问,他们是“八方剑魔”手下。

不管他们如何隐密,总是脱不了蓝蝶影主仆三人的查察,尤其是老江湖马驼子,他以神出鬼没的行动,出入那两个组织暗中监视,查得一清二楚。

在十四日夜里,蓝蝶影穿得一身全黑紧身装,蒙上黑巾,连头都包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这是他与老驼子、小吉吉在晚上出动的一惯打扮。

老驼子一见,问道:“蝶儿,你要去哪里?”

蓝蝶影道:“去金家,要与金庄主谈一谈。”

马驼子道:“当心庄中人看到,发生误会。”

蓝蝶影笑道:。

“除了那个金蝶影三小姐,别人看不到我的。”

吉吉忽然道:“公子,昨夜三更天,你为什么与金蝶影打起来了?”

蓝蝶影笑道:“这事我也不了解,当她抽冷子在暗中偷袭我时,我来不及闪,因她的剑法太快,通得我篱展‘百步神指’,弹开她那一剑,熟料她一愕之下,攻得更紧。”

马驼子吓声道:“她对‘百步神指’,有某种忌视?”

蓝蝶影摇头道:“我不清楚,但我又不能露出真面目。”

老驼子道:“露出真相也没有用。她不知道你与她父亲的关系。”

蓝蝶影道“她的剑术之精,比我想像的要高!”

吉吉道:“比‘武痴’千里侯朱全忠怎么样?”

提起“武痴”千里侯,蓝蝶影显出莫其何的样子,苦笑道:“那又差多了,当今武林中,能与‘武痴’交手一千招的,只怕没有几个。”

老驼子轻笑道:“‘武痴’官高位显,身为千里侯,又是当今圣上的弟弟,他有福不享,有官不做,经年在江湖上混,见人要比武,既不为公,也不为私,黑道敢管,白道也斗,这种人世间少有。”

蓝蝶影道:“圣上都拿他没有办法,他到底是不是有痴病?”

老驼子道:“听说是有,又说是装的,谁知道?”

蓝蝶影收拾完了,吩咐道…“你们勿离店,我在一个时辰内回来。”

他由后窗翻出,四下一察,见无疑问,立即闪出,快速向金家庄奔去。

刚刚出城,走还不到半里,突然看到月影下闪出一位老人,蓝蝶影一见,立即招呼道:“庄主。”

那老人就是金德用庄主,闻声走近道:“老弟,你要去哪里?”

蓝蝶影道:“就是要会庄主!”

金庄主伸手一带道:“这儿不宜交谈!”

金庄主把蓝蝶影拉到一座石后,问道:“老弟有事?”

蓝蝶影道:“事情有变化,‘八方剑魔’手下有一大批在南门外三十里处,那是座石岗,岗上有座三仙古废庙,他们会在四月十五日向庄内发动进攻,东面那座鬼院的‘四极财王’手下也会在四月十五日发动进攻。”

金庄主道:“这样说,敝庄会遭遇两面夹攻。”

蓝蝶影道:“这就是变化,不过有一点我确定,这两方人马从来不联手,各行其事,也许到时有冲突,我们要利用他们的冲突才行。”

金庄主道:“如何利用法?”

蓝蝶影道:“四月十五夜,庄中人死守住院不出动,不管对方两路如何行动,紧紧把守,我想他们之间一定有误会发生,当然希望这两方互相出手。”

金庄主道:“互相冲突的结果如何7”

蓝蝶影道:“那要看伤亡了,伤亡多,他们的梁子结下了,哪有时间、力量再攻庄?其次是取得妥协,合力攻庄,不过这不可能,这两个组织一直水火不容。”

金庄主道:“老朽这就回去安排。明晚禁止任何人出庄冒险。”

金庄主忽又郑重道:“老弟,老配这也是要去客栈见你,你来了双方都好。”

蓝蝶影道:“庄主也有事?”

金庄主靠近道一除了东、南两个要攻庄的组织外,小女蝶儿却又发现另外几个人,全是剑术高强之人,你看该不是另外一大神、秘组织?”

蓝蝶影道:“庄主说的这个组织是指‘五岳神通’?还是另有别的?”

金庄主道:“就是不太清楚?发现的是三个,但都不同路,小女分别与其中两个交了手。”

蓝蝶影道:“结果如何?”

金庄主道:“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都过了百招,小女说,是她遇过剑手中最可怕的高手。”

蓝蝶影道:“我知道,庄主,你要警告令千金,那两个人不宜结仇,他们是官家的人。”

金庄主大惊道:“官家的人。”

蓝蝶影道:“一个是‘御前带剑’侍领高耀君,’三十出头,使皇上钦赐‘屠龙剑’,相貌堂堂,纯装打扮,剑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七龙剑气冲霄汉,四方强豪一场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