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0章 死亡党

作者:秋梦痕

一大袋葡萄,已吃过了一大半,人人都放手啦,只有魔诸葛还是双手不停,左右开弓,这个小老头真是一个葡萄迷。

正当他意犹未尽,粮吞虎咽的时候,在他们右侧不远的树林中,发出了谈话声,蓝虹一推“魔诸葛”:

“老哥哥,有客人来了,其中一人,声音你应当熟悉!有一场好戏要开锣啦,还吃个什么劲,这次是哪一个上场?”

百花女道:“还有两个出家人,什么你称大师,我是道兄的?”

“魔诸葛”虽然停了嘴,但他一面听一面抓把葡萄放在儒衫袋子里,看来实在不雅,嘟嘟两声道:

“白帝子身边,这次是带了一大群高手,然而不离左右的是少林‘强悟大师’和武当掌门人‘道全真人’,那算不了什么。”

百花女哼声道:“武当和少林真把白帝子当作盟主了?”

“魔诸葛”摇头道:“这两派之中,仅有少数人捧白帝子,绝大多数都不认定‘三山五岳’令。”

百花女道:

“强悟和尚我知道,他虽是少林高手之一,也是掌教的师弟,但其人最自大,最不为同辈及弟子辈所敬重。然而武当掌门道全真人乃一派之主,怎能不明是非?”

“魔诸葛”道:

“此人最喜欢人家捧,又自视太高,可能是被白帝子灌了不少迷汤给灌出来的,总之别管他,必要时照样杀。”

说话之间,白帝子现身,左右陪行的真是一僧一道,年纪都在六十开外了。和尚光头发亮,手持禅杖,道人拂尘搭臂,派头十足。

“魔诸葛”抢身而出,回头道:“你们别争,他是来找我的。”

白帝子一着这面有蓝虹和百花女,似觉一怔,但他毫不在乎,故装一派盟主之态,朗声哈哈大笑道:“百花姑娘和‘九爪神龙’也在这里!”

蓝虹笑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利用别人装门面的。”

百花女娇笑道:“小糊涂,想不到,你也会几句带刺的话。”

白帝子毫不为意,又向“魔诸葛”道:“阁下打不完几百招就开溜,这算哪门子高手?”

“魔诸葛”嘿嘿笑道:

“不似那种打法,老夫没有闲工夫陪你这‘八奇公子’玩游戏。”

白帝子哈哈笑道:“好,慾见生死,咱们这次速战速决,硬碰硬。”

“魔诸葛”狂笑道:“有意思,这才过瘾,出手罢!”

双方踏近三尺内,早已提功待发,谁都不拔家伙,突见双方猛喝出口,四掌外吐,‘轰’的一声,只震得树摇地动,松叶如雨。

蓝虹一见双方各退三步,同时也摇了一摇,看出棋逢对手。

双方一退又上,这次四掌一抖全凝住了,各人全力运功,双方面如朱砂。

蓝虹向百花女道:“他们真要生死一拼啦?”

百花女道:“只看莫问,好戏快到了!”

话未落音,“魔诸葛”与白帝子第三次又吐气开声,四掌齐抖,全力外震。

这一次白帝子连退五步,反而稳住不摇,可是‘魔诸葛’却退了十几步反而倒下了,而且口中流出可怕的东西。

蓝虹何等精明,急急奔出,故作关心之状,那是给白帝子看的,蹲下时,他却在闭目的“魔诸葛”耳边悄声问道:“你没有死呢?”

“魔诸葛”故睁一只眼:“吁,你没有看到我的嘴流乌血?”

蓝虹暗笑道:“那葡萄汁!”

白帝子道:

“‘龙爪神龙’你们不是同路人,我今天不杀死他,将来对你也不利,以你的名气,该不会替‘魔诸葛’架梁吧?”

白帝子向蓝虹发出冷冷的声音。

蓝虹起立哈哈笑道:“‘魔诸葛’不是要人相助的角色,不过他……”

白帝子道:“‘龙爪神龙’,他目前死不了!”

蓝虹道:“你要赶尽杀绝?”

白帝子冷声道:“说过不死不休,阁下叫他起来,还有一掌。”

蓝虹低头道:“老哥哥,装到底,我扶你起来。”

“魔诸葛”转过头,向他作个鬼脸,装出内脏重伤,张嘴喷出一口葡萄汁。

蓝虹向他背上一拍,故意嘿嘿两声道:“小老头,千万别归西,我们两个还没有分输赢,留下来,知道吗?”

“魔诸葛”故意装出强挺,喘气道:“小子,我死不了!”

他已看到白帝子不怀好意,大步向前,随即暗运全身真气。

蓝虹立即退后,面向百花女道:“你料得不错,老猾头真有一套。”

百花女道:“不然怎么算得上‘魔诸葛’,我看到他抓把葡萄放在衣袋里,就知道他要捣鬼。”

依露轻笑道:“白帝子要上当啦!”

南风道:“那一僧一道还满得意哩!”

双方又到三步内啦,这次白帝子的脸色,竟见阴毒之情,双方不约而同,猛的四掌一接,但“魔诸葛”不再久持,一接开声,吼叫“滚!”

滚字一出口,突见白帝子踉踉跄跄向后仰。

蓝虹见他依然不倒,也感一震,向百花女道:“他真是强敌!”

百花女点头道:“不错!然而伤得不轻!”

后面僧、道一见情形不对劲,双双扑上,一边一个将白帝子扶住。可是白帝子再也逞不起强,嘴角血流如注。

“魔诸葛”似有扑出之势,蓝虹急叫道:“老哥哥!请回来!”

“魔诸葛”闻声,顿时回来,问道:“为何阻我,此时不除他,留下多一个对手。”

蓝虹道:“留下他有好处!”

“魔诸葛”回来问道:“有什么好处?”

蓝虹道:

“去了头头,其手下必四散,将来要一个个的收拾多难?同时那僧道二人必定不顾一切的护卫,那又何必给武当和少林寺难堪呢?”

“魔诸葛”点头道:

“第一点我同意,但我才不管什么少林和武当!”

对方全走了,白帝子没有留下半句话,那是开不了口。

百花女瞟着眼道:“黄风,怎么不见他的洋婆子?”

“魔诸葛”道:

“在最前面谷口,花仙,我发现那白女子有件最霸道的暗器,大家今后要当心。”

百花女道:“什么东西?”

“魔诸葛”道:

“似飞鱼,由一支大如拇指的钢管中射出,钢管长不过一尺,发时有声,我见她与一个蜈蚣帮高手猛扑时,蜈蚣帮人挥动电剑,而她却射飞鱼。”

蓝虹道:“结果呢?”

“魔诸葛”道:

“飞鱼钉上对方胸口,居然响起爆炸,蜈蚣帮人的胸口炸成一个洞,死时连惨叫都没有听到。”

百花女道:“这又是西方人的怪东西!”

蓝虹道:

“这东西的威力虽然很大,并不稀奇,只要留心,普通轻功也可避开。”

“魔诸葛”抖抖儒衫上的灰尘,转身道:“我们分头去找神女和蜈蚣帮主,他们一定在谷内。”说完拂袖拔身。

百花女叫道:“黄风!当心白女替老公报仇!”

魔诸葛道:“你不要想我死在飞鱼箭下!”

蓝虹立向洪洪和巧巧道:

“现在师哥,师姐可以走了,记住,不要乱出手。”

两巨人大步走出道:“小师弟!我们知道。”

百花女笑向南风和依露道:“别叫小糊涂落单,你们陪他向右边查去,我向左面,对了,我这一包吃的你们带着。”

她丢给南风一包吃的,身已飘然而去。

蓝虹看到二女真的没有离去的意思,于是笑道:“你们两人,每人都有三个丫头,为何放心让她们自己行动?”

南风道:“习惯了,同时她们也不弱!”

三人向右侧行出,只见全是黑松林,可是不到一刻,蓝虹已感到暗中有人盯上,向二女暗示,轻声道:

“当心!再不要又遭‘神蛛胶雾’,那东西确实可怕!”

依露气道:“用暗器杀他们!”

南风道:

“他们是藏身发出的,暗器不行,除非引其露面。”

蓝虹笑道:

“也许盯我们另有其人,不过以后注意就行,那喷筒射程并不远,全靠近距离,我们只要提高听力就不怕。”

盯者始终不见人影,动向却在两侧时有所闻。

南风有点不耐烦,轻声道:

“依露,由小糊涂向前走,我们由两侧抄出,非把他逼出不可。”

蓝虹摇手道:

“这是没有用的,他们在暗中,早已把我们看住了,我们一动,如何瞒得过他们的眼睛,别费力气。只要他们不敢靠近,我们也就不管他,依我判断,对方尚未搞清楚我们的路子。”

依露噘嘴道:

“你不要自作聪明,你小糊涂已成尽人皆知的人物了,你没有见过的敌人,而他们却把你摸得一清二楚,比方说,白帝子、花仙姐,‘魔诸葛’、倭奴神女,当然还有蜈蚣帮三大帮主,除了太庙两老也许未曾见过之外,哪一个不把你的来龙去脉查清楚过?”

蓝虹笑道:

“查清楚又怎么样?为何不与我当面叫阵?”

南风道:

“明的不叫阵,给你来阴的,也许徐郡主失踪,就是阴的开始。”

蓝虹道:“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向我开价呀?”

南风道:“有了货品在手,只是待价而沽,等着瞧吧!”

依露道:

“南风,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徐郡主与小糊涂并没有特殊的关系,敌人为何要向他要挟呢?他们向朝廷要求不更恰当?”

南风摇头道:

“这与官家无关,这是武林事,你莫忘了,徐郡主也是被小糊涂摸过的,他这人呀……算了,哪有不管徐郡主的。”

蓝虹轻笑道:

“天理良心,徐郡主的身体,那有你们被我看得清楚?我之所以关心徐那主,第一,与千里侯的关系。第二,站在国人立场,岂有不伸张正义的,当然,我与郡主的友谊不能说没有,这档事,你们难道不过问?‘魔诸葛’、花仙他们因为我,会袖手旁观?”

依露笑道:“好啦!好啦!南风是找你开心的。”

正行之间,突见千里侯朱全忠犹如变戏法一样,出现在前面,蓝虹急急冲过去问道:“侯爷,你为何在这里?”

朱全忠急急道:“我来到此谷已半天了,就是看不到你。”

蓝虹立向二女道:“你们快来见过侯爷!”

朱全忠道:

“我们早已见过了,不必多礼,老弟,我带你们去看两具尸体。”

南风噫声道:“看尸体?”

“是两名大汉的尸体,是被电剑围攻致死的样子,全身僵硬带黑,别无伤痕。”

依露道:“那有什么稀奇?”

蓝虹道:“慢点,侯爷的意思是指白帝子两名无敌剑手遇害啦!那玩意又落到蜈蚣帮人手中了。”

朱全忠道:

“正是,正是!谷中打得如此激烈,问题在此,但现在平静啦,我看到各方人向南方追去,这证明蜈蚣帮人已向该方逃走。”

蓝虹笑道:“前谷伤亡如何?”

千里侯道:

“不可记数,无一方不损失重大,告诉你,现在只有三王三相了。”

“吓!‘四王五相’也死了三个!”南风惊叫起来。

蓝虹道:

“那是遇上蜈蚣帮主了,否则‘四王五相’不至那样脓包。”

千里候道:

“当没有活人时,我去验过尸,但不是电剑所伤,而是被内功震死的。”

蓝虹道:

“功力到达蜈蚣帮主的程度,他不会用电剑的,电剑是外门新兵器,派不上大用场,我敢确实,那是死在蜈蚣帮主手里。”

依露道:“‘四王五相’的功夫不弱,应该不致于败得这样惨!”

南风道:

“我曾听‘魔诸葛’说过,‘四王五相’练的是外动,等于中原武林的金钟罩铁布衫,没有仙功进入化境的对手,那是震不伤他们内脏的。”

千里侯道:

“我在查看尸体时,‘魔诸葛’却如幽灵般出现,但他只看了一眼,面色铁青,只哼一声就向南冲,着情况非常冒火。”

蓝虹道:

“侯爷,我们不必去看那两个大汉的尸体了,我们赶快向南尾追而上,再迟就会拉远距离啦!其实我早就有向南走的意思。”

南风道:

“去查蜈蚣帮老巢——瘟疫谷天煞洞?”

蓝虹点点头,领先奔出,回头道:“真的全走了,四处毫无动静!”

朱全忠道:“老弟,我要去会几个人,也许慢一点来,徐郡主的事,你已在洪大个口中听到了?”

蓝虹点头道:“侯爷小心!”

说完分手,他带着二女全力追出。

一出前谷,忽听崖上叫道:“小糊涂!走这里,别搞错路线。”

蓝虹一看是花仙,笑道:“你的野猫腿真快,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死亡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