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1章 智斗二老,秘洞救人

作者:秋梦痕

太庙二老一听蓝虹不许通过,不由又急又恼,同声喝道:“小子,难道你知道原因?”

蓝虹点头大笑道:

“以两位的江湖经验,加上半百年以上的修为,当知邪法亦法,正法亦法,所谓邪法者,速成耳,重外功而轻内功。”

二老闻言,面面相觑,无言作答。

蓝红又接道:

“中原有一种古异内功,名曰龟息法!能装死,能缩头及四肢,但这不是‘死亡党’所用的……”

他故意不说下去!

两个老头又在交头接耳,不一会,只见大蒲扇嘿嘿笑道:

“小子,你说的也许对!他们所练的,好像‘大幻神功’,这种武功在中原失传了,也许落在‘死亡党’手中。”

蓝虹闻言大惊,又不能动问,忖道:“这就无疑问了,难道‘大幻神功’比奇门遁甲还厉害?”

他正在猜测时,又听长烟斗叫道:“小子,可见你确是知道不少,好,我老人家本想提出三问,现在只要一问就行了。”

蓝虹笑道:“不必问,以耳代目,以柔克刚,动手时,对方必以空旷之地为下手,相反则我们有利。”

两老闻言,又是一愣,似有所悟,不再卖老啦!同声道:“小子,真有你的,再会了。”

二女见两老扭头就跑,急急而去,南风噫声道:

“小糊涂,你已教会他们对敌之法了?什么是以柔克刚?”

蓝虹笑道:

“死亡党的兵器并非法宝,只等于一口飞剑,只是形状如轮。假如你手中有件如网形的东西,以真气祭起空中相抗,飞轮遇网,势必被绞,功能尺失。”

依露道:“这样说,我们必须早作准备才行。”

蓝虹笑道:

“你们有的是丝巾,外纱衣裙,我有长衫,都可代替,问题是那些‘死亡党’的功力深浅了,对方功力如果深厚无比,要想缠住也不容易。”

南风道:“有了对策,总比没有好!”

蓝虹道:

“只要不遇其首领,大概没有问题,我们走!”

三个人走不到十里,突见前面出现了奇怪的情形,长烟斗和大蒲扇竟如走马灯一样,疯狂地转动,四肢轮番,掌腿挥舞,犹如练武一样。

蓝虹急急道:“打上了!”

南风道:“与谁?没有人呀!”

依露急急道:

“你们看,除了两个老人的脚,另外还有八只脚掌在转动。”

蓝虹道:

“那是‘死亡党’人,他们比七十年前更进步了,七十年前不见头,现在连身也不见了,也许再过十年,他们就会全身隐形。”

南风道:“那等于中原的‘五遁法’,这真可怕!”

蓝虹道:“奇门遁甲的五遁法,始终还能看到一点点影子,‘大幻神功’连影子都没有,你们小心,左侧有树林,快藏起来。”

依露道:

“提防‘十字飞轮’?难道不怕‘大幻神功’?进入树林,有利也有弊。”

蓝虹道:“看到敌人的脚掌,听得到敌人的动静,总比在空地上无法挡住敌人的十字飞轮好。”

南风指着二老道:“他们头上并没有发光的东西呀!”

蓝虹道:

“那是逼近打斗,也可能是两老的策略,飞轮的长处在高对手远时才有用,你们不必多说了,快点进入林中,我要去助二老,时间对二老不利。”

他说完话,立由依露腰间取下一条丝巾。

这时二老到底年事已高,喘声不停,同时可见‘死亡党’人的功力十分惊人,蓝虹猛扑而上,大叫道:

“二老,怪脚在地面,看到没有?”

长烟斗眼角映入蓝虹,大喝道:

“小子,快注意四周,他们一定还有在暗中,这四个已够厉害了。”

蓝虹大叫道:

“既然知道他们是四个,为何老糊涂,施展什么拳脚,快施展‘斗换星移’步,‘轻风流云’手,以快打快呀!”

大蒲扇闻言,啊呀一声道:“对呀!”

长烟斗大叫道:

“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们那种绝话,我们给忘了,嘿嘿,好在你及时提醒。”

蓝虹也已展开步法,但比二老更快更妙,闻言哈哈笑道:“这是秘密!”

大蒲扇一看他的轻功更绝,大惊道:“小子,你那是什么轻功?真有鬼!”

蓝虹也故意嘿嘿笑道:

“当着敌入的面,你们想我泄底,快动手,啰嗦什么?”

两个老人这下不得不照办,立即展开绝活,不但轻松,而且威力大增。

四个隐形“死亡党”,这时想逃也不行了,他们虽是四对三,但却碰上的是顶尖高手,攻势不但受挫,而且全被封死。

蓝虹连他们脚掌也不看,全凭听力,百步神指弹出,真如钢钉一样,强劲威力,连二老也感大惊。

正当紧要关头,长烟斗突然叫道:“小子当心空中!”

蓝虹忽见空中飞起一团白光,圈转绕飞,其速无比,忖道:“暗中真的还有人,这就是‘十字飞轮’了。”

猛一加劲,百步神指打出奇招,声东击西,挥南打北,不出几式,立即听到闷哼之声,首先一个中年男子现形倒地。

蓝虹大叫道:

“还有三个,一个已受重伤,二老,交给你们了。”

大蒲扇哈哈大笑道:“小子,有你的,你要做什么?”

蓝虹道:

“当然要会‘十字飞轮’,有他们的人在场,暗中那东西不好下手,我偏偏走出去,着他把我怎么办?”

长烟斗大喝道:“小子,别轻敌,他们人数可不少!”

蓝虹冷笑道:“我也有法宝!”

他不等二老再开口,身已闪出,手中丝巾已准备好,朗声大笑道:“‘死亡党’,可以下手了。”

哪能等到叫阵,空中那一团比斗笠还要大的白光,真如一团圈转的皓月,既白又亮,渐渐地由高空统下,圈转范围愈小,其速愈快,当到达蓝虹顶上两丈处时,其速尤觉惊人。

蓝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飞物,忖道:“这种威力和运用之巧,没有一种飞剑比它更强。”

一个武林人,假设事先毫不知情,突然遭遇目现,心中必定先已乱了方寸,只要一慌,非遭奇袭不可,难怪连太庙两老都谈敌变色。

蓝虹真沉着,在生死关头,他是一点不乱,也许就是这种缘故,“死亡党”徒居然把“十字飞轮”始终不下手,很明显,他见蓝虹出奇沉着,似亦有了疑问,自也犹豫不决啦!

蓝虹忖道:“等敌不如诱敌……”

想到这里,朗声向二老道:

“前辈!两位看看,闻名不如见面,十字飞轮不过如此而已!”

长烟斗这下可不糊涂,会意大笑道:

“小子!你别虚张声势,脖子要紧!”

突然由空中送来一阵阴阴冷笑道:

“东方小子,你别得意,这一次老夫就算估计错误,也决不上当!不过……嘿嘿,等一会有你好过啦!”

突然一声怪啸,拉出连续嘎嘎之声,光圈顿由空飞升,一曳百丈,同时听到二老大叫哇哇道:“他们逃走了!”

蓝虹走过去,也不说话,步至那“死亡党”徒尸体前,突然叫道:“糟!这人的‘十字飞轮’被他同伴带走了。”

大蒲扇问道:

“小子,你要那东西干啥,又不会用,这种兵器,八成是随着‘大幻神功’发展出来的,你拿到,等于和尚拾把篦梳,管屁用?”

蓝虹道:

“你们老傻啦!有了那东西,可想出更好的对付之法。”

长烟斗猛拍大蒲扇:“搭档,我们为何没有想到?”

蓝虹哪有闲工夫与他们闲扯,拔身而起,直奔树林,大叫道:“二位,我们走!”

连喊三声,居然不见人影出现,这下可糟,蓝虹猛跳:“出事了!”

他忽想起那祭起十字飞轮的话,‘等一会有你好看’。这下真急了,立向林中四处乱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小子,怎么了,丢了人?”

大蒲扇首先冲进去。

“嘿嘿,三个老婆不见了!”

长烟斗口虽似开玩笑,但却面色凝重。

蓝虹道:

“两位老头,这是‘死亡党’人干的,请问有没有危险?”

大蒲扇跳起道:“你问我们,我们问谁,你小子比我们懂得多!”

蓝虹一听忖道:“糟透了,真正用上啦!……”

立即灵机一动,嘿嘿笑道:“没有错,懂得是比二位多,但我没有说全懂,你们懂得少,也没有说你们全不懂呀?”

长烟斗被马虎眼打住啦,糊糊涂涂地问大蒲扇道:“搭档!他说得好像有理!……”

大蒲扇向蓝虹道:

“好像那几个娃儿功夫不错,小子,愈是有功夫的娃儿,愈加危险,但有一点好处,遇害时间要到逼迫毫无办法时才杀害。”

蓝虹大急道:“捉去的女子都会杀害?”

长烟斗道:“是不是真的却不敢确定,当老夫小的时候,见到的全是死的,却没有一个放回来。”

蓝虹叹声道:

“这事如何是好,南风和依露,功夫非常高,同时我又一再警告,怎么会呢?就连一点动静没有发出就失踪了?”

大蒲扇向长烟斗郑重道:

“这样看来,‘死亡党’还有秘密武功,或者有什么异能?”

蓝虹不管怎样沉着,这时也慌了手脚,急急道:“老头们,我是呆不住啦!只有盲目去找!”

长烟斗的鼻子忽然嗅个不停,噫声道:“小子,慢点走!二女非常机灵,她们留下了线索!”

蓝虹大喜道:“什么线索?”

长烟斗道:

“有异香留下,风都吹不散!对了,这是‘海角派’的独门东西……不!是‘琼楼派’的‘古龙派’香……”

“不!”大蒲扇道:“是‘瑶玑派’的‘凤尾草’香!”

蓝虹也有所觉,急急道:“再会,我要循香追去!”

长烟斗道:

“小子!急不得,慢来慢来!当心敌人在暗放卡,这就慾速则不达,反而害了人家姑娘家。既有线索,又有时间,急什么?我们两个老家伙,一生没有第三个谈话之人,也最讨厌与别人打交道,今天遇上你,愿出一臂之力!来,我们悄悄盯下去,‘死亡党’总有停下的时候。”

老少三人居然心意相通,没有俗套可说,立即循香追出。

行动被两老控制,蓝虹无法快走,他很清楚这一趟非常艰苦,急也没有用处,二老是老江湖,所说不无道理。

忽然由空中飞落一张纸片,大蒲扇确不简单,伸手一接,噫声道:“树上那小尼姑是谁?”

蓝虹一闪靠近道:“是小尼姑?”

长烟斗道:“那错不了,快看字条。”

“蓝虹,一路有死亡暗卡,不宜急躁,出家人留。”

大蒲扇得意道:“如何?”

蓝虹道:“这尼姑且两次相助了,她到底是谁?”

长烟斗笑道:“你小子行桃花运,连尼姑也动了心!”

蓝虹道:

“前辈,一点不幽默,怎么为老不尊,人家是出家人。”

大蒲扇道:

“哈啥!当年‘弥陀神尼’都被我们逗哭啦!小小尼姑算什么?”

蓝虹道:

“对了,这个小尼姑就是弥陀神尼弟子,可是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

长烟斗道:

“怪事,怪事,弥陀神尼根本不收弟子,也不吃斋念佛,那是假尼姑,她虽武功高绝,但又不管武林闲事,她变了不成?”

大蒲扇哈哈笑道:“世上的事,谁敢说呢?现在她已收弟子,而且向这小子通消息,这算是五十年河西,五十年河东啦!”

蓝虹道:“我们设法绕过暗卡,否则追到什么时候?”

长烟斗看看天色道:

“天已黑了,这样吧!前面是红水河,靠河岸有座都阳镇,只要香气方位不变,我们进镇,人多了,可以混过去,顺便买点酒菜在路上吃。”

蓝虹认为有理,忖道:“他们是为了徐郡主才肯帮助我,这样说,徐郡主也有可能落在‘死亡党’手中了。”

“咄!那边有死人!”

大蒲扇忽然叫起来。

长烟斗道:“管他,哪有时间管闲事。”

蓝虹放心不下,与他认识的人太多,不能不去看,闪身过去,逐一查过,竟有七具之多,可是没有一个有头的,不禁大叫道:“又是‘死亡党’干的。”

长烟斗不高兴道:“回来,进镇要紧!”

蓝虹奔回道:“看衣着和地面上的兵器,死的全是四帮会的男女,从此可见‘死亡党’下手,红黑一把抓!”

大蒲扇道:

“小子,那还用你讲,七十年前,黑白两道竟联上手,可见情况是何等严重,目前只是才开端,过后更可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智斗二老,秘洞救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