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3章 绝手施毒砂,剑气飞夜空

作者:秋梦痕

花女也怪,不但无一丝醋意,反而深深地了解他,被他拉着的手,不但不缩回,甚至反握道:

“小糊涂,你不用着急,我在岛上逼着她们练功夫,她们本派的秘功,她们没有练成就出来,现在不练,再出来太危险!”

“魔诸葛”笑道:“该不是别有用心吧?”

花女突然缩手,又要打他,可是这次“魔诸葛”可逃得快,一溜烟逃到前面很远啦。

蓝虹叹声道:

“你们两个生死对头,现在变成吵闹孩子了!”一会又道:

“我们这次去瘟疫谷,人手实在少了一点,同时我觉得,前途危险重重。”

花女笑道:“人手并不少呀!暗中有个尼姑替你踩暗盘,还有一个最最神秘的人物,好像她也在帮助你。”

蓝虹闻言惊跳道:“对,那尼姑,只知她是与家师同辈的弥陀神尼弟子,但她到底是谁,我一点也不明白。”

花女神秘地笑道:

“她与你会过面啦,甚至真诚的要我好好照顾你,你呀,你这人真是害人精,连出了家的人都不忘记你。”

蓝虹突然激动道:

“金蝶影,金蝶影出家了,是我害了她,我真该死!”

花女安慰道:

“出家没有不好,你不用难过,人生看开了,就是那么一回事,她跟着弥陀神尼,也许比跟你好,我也有这种打算。’。

蓝虹大叫道:“你敢……”

他这突然的表现,立将花女吓了一跳,但她一震之下,立即平静,岔开话题,笑道:

“不问那更神秘的人物?”

蓝虹也知失态,笑道:“你查出来了?”

花女道:

“没有,这是令师对我说的,甚至连他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只知他是崆峒山出来的,令师又为了这人远奔崆峒山一次,可是崆峒的隐士异人太多,又无从问起。”

蓝虹啊声道:

“是正邪混集的崆峒山隐士!”

二人并没有停止,不久又追上“魔诸葛”了,但是蓝虹突然觉得“魔诸葛”显出神情不对,扑近问道:“老哥你……”

“魔诸葛”道:

“有人向我偷袭,我与他对了三掌。”

花女道:“你受伤了?”

“魔诸葛”摇头道:

“他的功力比我来说,强也只有一点点,我怎么会受伤?怎么说,我也能与他斗五千招,不过奇怪,这时我觉的很不自在。”

蓝虹立知不妙,他的医理深奥,忽然伸手替他一把脉,触手大叫道:“老哥,你中了人家暗算!”

花女道:“你把出什么?”

蓝虹道:“绝毒,必须立即检查。”

花女道:

“前面有座那堪镇,我们快走!”

蓝虹问道:“老哥,你还能走么?”

“魔诸葛”道:

“你把老哥看成废人了!”

蓝虹道:“封住内脏没有?”

“魔诸葛”道:

“早已封住了,但奇怪,体内没有异样,只是体外全身不舒服。”

蓝虹道:

“尚未侵入之故,那是你内功深厚,反应又快,此绝毒是慢性,不过越是慢性越可怕,也越危险难治。”

三人走进镇,开了两间上房,花女安排自己的房子之后,走进隔壁,发现蓝虹正在替“魔诸葛”观察,问道:“什么原因?”

蓝虹面色凝重道:

“他中的是古怪毒,在医学里没有,你看他的脸、手臂、足,全是豆大的赤红点,而且一组组,每一组又似被猫爪抓伤,但未破皮似的,这是内发现象,并非外伤。”

花女大惊道:

“你都查不出,那还有谁能查出?”

“魔诸葛”看到花仙着急的样子,激动道:

“妹子!我想我死不了,你别担心,有小糊涂在,他救不了我,也一定有人出来,他是福星,我们处处沾光。”

蓝虹哪有心情听他的,急得在房中打转,但不久,忽见店家送来一张字条道:

“蓝公子,有人叫小的把这张字条交与公子。”

突如其来,蓝虹一怔接过,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你们火速带黄风去镇外东面三里处去求一个姑娘,她能医治黄风,出家人。”

花女在后面看到,高兴道:

“金蝶影当了尼姑,神通突飞猛进,小糊涂,我们快点去。”

蓝虹立即向“魔诸葛”道:“老哥,我背你,快走!”

“魔诸葛”道:“什么事?我才不要背。”

花女道:“你有救了!”

“魔诸葛”笑道:

“如何,有小糊涂在,百灵相护。”

他被蓝虹和花女拥护着,火速离镇奔出,及至三里外,发现不远处有灯光,花女道:“一定是那里,八成没有错,如果错了,暗中还有人指点。”

灯光处只是一座非常清静的茅屋,里面似有两位女人的声音,其一声音出自老妇之口:“姑娘,有客人来了!”

“姆姆!这时候还有客人来看病?”

蓝虹走到门口,朗声道:

“急病求治,请姑娘援手,在下蓝虹,与友花仙,黄风来见!”

门开处,一位老妇走出道:

“这是常事,不必客气,请进。”

茅屋两三间,左侧一间坐着位二十不到的姑娘,花仙一见,眼睛一亮,惊忖道:“好美!”

蓝虹先请“魔诸葛”坐下,自己立着拱手道:“姑娘,我这朋友遭人暗算,全身起红点,似中绝毒,拜请查检。”

那姑娘起身还礼,举止文雅异常,毫无半点架子,只见她含笑道:

“你所说的,我已治了三个,还是目前的事,不过你们的消息真灵,我与姆姆还只在此借住三天啊!”

她只在“魔诸葛”面上观察两眼,郑重地道:

“果然不错,又是‘虎爪砂’,此人随便出手,心术太毒了!”

蓝虹拱手道:

“是医书上失传的毒朱砂?”

姑娘道:

“不错!你就是武林中人称‘九爪神龙’的人,听说你医道非常高明。”

蓝虹苦笑道:

“医道深似海,在下哪敢称高明,今晚来求姑娘就是证明。”

姑娘道:

“我名秘姬,叫名字好了,你的医道可治百病,这才是真高明,我只能治极少的怪病,比不上你,你又何必客气?比方刚才,我一提到‘虎爪砂’,你就想到‘毒朱砂’,这证明你除尽览医学之处,还通失传各门。”

蓝虹道:

“秘姬姑娘,我可不知用什么治疗啊!”

姆姆接口道:

“你是兜着冷饭受饿饥,用先天‘八九玄功’吸呀!快回去,不须要我秘姬动手。”

蓝虹豁然道:“谢谢姆拇指点!”

“嘿!你这小糊涂的嘴真甜,好,我这才请你喝茶。”

老妇说着,倒上三杯茶。

蓝虹接过问道:

“秘姬姑娘,毒朱砂产于什么地方,好像极为稀少?”

姆姆又接口道:

“毒朱砂的毒,绝而不易害人,吞到肚里不化,皮肤又难染上,非经人工苦练才能害人,它产在瘟疫谷天煞洞。”

一切都明白了,“魔诸葛”道:“今晚与我对掌的,一定是蜈蚣帮的真正帮主了。”

姆姆道:

“你这个小老坏蛋,如在一个多月前,死了活该,我们才不点醒小糊涂救你。”

花女笑道:

“姆姆,同样的,我也是啊!对了,你老怎知蓝虹叫小糊涂?他这字号是我们取的。”

秘姬笑道:

“恰到好处的字号,在武林中,只要叫来,可说一日千里,也许连你们的敌人全部知道啦!将来那‘九爪神龙’吃不开了,现在请诸位回去,‘虎爪砂’又名‘三日溃”,三日一过,溃烂无救。这个坏人是把毒朱砂炼在掌上,对敌时用内功发出,形成五指点,所以发出五个红点,今晚看在诸位非常可亲的分上,还指示你们一点,再遇对手时,千万别与对手肉掌相接就可避免。”

蓝虹拱手道:“谢谢,谢谢,打扰了。”

告辞后,火速回镇,整整花了一个时辰,花女护住房外,蓝虹在房内运功,一切都很顺利。

“魔诸葛”在房里又精神抖擞了,欢畅的传出声音:

“小糊涂,你在着什么?”

蓝虹道:

“你看,我的双掌,全是圆粒,红红的毒朱砂,起码有百多颗。”

花仙闻声冲道:“我看看!”

蓝虹摊开双拳道:“全被我吸出来了。”

魔诸葛道:

“这玩意真厉害,竟能透过我掌心罡气,侵入体内。”

蓝虹道:

“那是你的罡气稍逊于对方之故,假如他不如你,这种东西也有反攻之险。”

花女道:“那他会自食恶果。”

蓝虹道:

“更加严重!凡是炼毒者,第一个条件要内功好,第二就是他不顾后果,正派人物是不会炼的。蜈蚣帮这种功力,可能经炼朱砂掌为蓝本,再加上他自创的炼法,同毒朱砂是现在的东西,不以朱砂另外加处毒葯。

花女见他从身上拿出一只小玉瓶,把毒朱砂装进,问道:

“你留下干什么?”

蓝虹道:

“行医救世,越是难找的葯材,我都喜欢收集,以备将来用得上,像这种绝无仅有的东西,更加贵重。”

花女道:

“现在未起二更,我们出去吃东西,也许今晚还有事!”

“魔诸葛”道:“还有事?”

花仙道:

“我在门外守护着,听到屋外面风声大乱,此镇一定到了不少人物,你想不会有事?”

“魔诸葛”道:

“我希望再遇上那家伙!”

蓝虹笑道:

“再遇上你就不用怕他啦!”

“魔诸葛”道:“我本来就不怕他。”

蓝虹道:

“你的罡气不如他,打起来没有顾虑?”

“魔诸葛”跳起道:“小糊涂,你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花女本已走到门外,闻言立即回身,惊奇地望着蓝虹。

蓝虹笑道:“老哥,当你练功时,是不是感到,每到紧急关头时,总感到有一点点无法到忘我之境。”

“魔诸葛”连连摇头道:

“对!这是数十年遇到的烦恼事,始终不明白毛病出在哪里。”

蓝虹道:

“当我替你吸毒时,我的玄功运至阴阳二桥时,总感到有一丝阻碍,玄功无法畅流,这时我静静地用玄功检视,想不到,居然在你任督二脉的督脉口找出一粒小小的血疗,现在我把它扫除了,就那么一点小病儿,它使你真气无法达到顶点,罡力也就永远有缺失了。”

“魔诸葛”闻言,居然长揖到地道:

“多谢我的小糊涂大夫!”

花女道:

“有时间,你也要替我细细的检查一番,好处不能让黄风一人得去。”

“魔诸葛”大笑道:“放心,他会替你检查的,可能比我查得更……”

花女不等他说完,玉手一挥。

“魔诸葛”把头一低,钻到门外去了。

蓝虹一拉花仙,笑道:“算了吧!他的病好了,得意忘形,我们吃饭去。”

花仙悄声问道:

“仔细检查时,要不要脱光?”

蓝虹轻笑道:“那要看情况呀!”

花仙噘嘴道:“鬼才知道你的捣不捣名堂!”

外面的酒菜都叫上了,“魔诸葛”大叫道:“快来呀!还在后面拉着说悄悄话。”

花仙骂道:

“小老鬼!当心你的嘴。”

“魔诸葛”脖子一缩,嘻嘻笑道:

“小妹子!另找话题好嘛!将今晚的事请你评一评,那位神秘女大夫秘姬的招牌如何?……”

花仙道:

“你想给难题我答?没有问题,她实在很美,美得连我都着迷,不说别的,她的举止文静、纯真、大方,无一不是美的标准。”

“魔诸葛”道:

“比起你与南风和依露呢?”

花仙道:

“我太辣,依露太泼,南风多了一点男子气,你看我评得如何?”

“魔诸葛”举起大拇指道:

“小妹子,你够豪爽,这也许是最大的长处,除了你所说这些都不是缺点之外,专讲招牌,你们确是名花,各有芬芳,不过我有一点猜想,不知你和小糊涂看出没有?”

花仙道:

“她的神秘里,藏有超人的武功。”

“魔诸葛”道:

“你猜得与我完全相同,只怕连小糊涂也比不上,旁的不说,从那个老太婆身上就可看出来,一个当保姆的角色,两眼神光隐隐,那是武功到了化境的表现。”

蓝虹笑道:

“难怪进屋连一句话都不说,你骂他也不开口,原来你在注意人家的武功。”

“魔诸葛”道:

“小糊涂,她们只来到这里三天,当然不是本地人,你想她们前来做什么,绝对不是行医!”

“魔诸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绝手施毒砂,剑气飞夜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