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5章 三眼魔与鬼头女

作者:秋梦痕

蓝虹看到左右侧的人物都到谷边,立即道:“南风、依露、青青,你们向右侧那批接近,一有动静,立即出去找茬儿,花姐,由你去监视。”

四女去后,“魔诸葛”道:

“‘金塔派’绝不会帮两吉魔的忙,唯独‘大越三雄’的举动可疑,我去监视他们,多少对他们有点牵制作用,他们想动也得考虑。”

蓝虹道:“太好了,他们不认识我,我去没有用。”

“魔诸葛”笑道:

“你是发号的,你不能露面,提防还有黑马出现,最后一军由你来将,不过我知道天竺有两个硬点子,其一是黑都都,他已死在魔岛十煞的鹿岛神砂之下,但这个天竺魔王名声虽大,武功却不及师兄‘神力法杖’尼黑图太多!不瞒你,尼黑图的神力,我曾接过一百杖,那是我去西方时,偶然因为冲突打起来,害得我真气大伤。”

蓝虹讶然道:“他会出来?”

“魔诸葛”道:“除非他不知道黑都都的死讯,否则非出来不可,此人是天竺唯一不信佛教的,但他对密宗神功穷极其理,神力加密宗心法,其本事绝不在‘天蜈法师’之下,这个黑炭团又高又大,手中法杖重有五百多斤,性情粗暴,无理可言,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雷霆万钧。”

蓝虹道:“他比师哥的个子如何?”

“魔诸葛”临行回头道:“差不多,一旦比较,矮也有限,粗可能有过之。”

蓝虹目送“魔诸葛”走后,心中还在想着他的话,忖道:“尼黑图既然有一身神力,其轻功必然有限,此人并不可怕,性情粗暴之人,容易对付。”

这时两吉魔僧因为已中了白帝子久缠之计,动作开始迟钝啦!白种女子一见有机可乘,猛扑而近,双手开发,一支“飞鱼前”轰地射中拉吉岭之佛,好在打中他的臀部,炸开一洞,血流如注,只痛得他吼叫不停。可是他真能忍,带血反扑,金杖猛挑白女。

白帝子一见大吓,拼命抢救,但却不及,白女的右肩被杖头挑中,连衣带皮,开了大口。

在这两败俱伤的情形下,白帝子大叫白女快退,他自己的宝剑脱手而去,“嚓”地一声,正中拉吉岭魔僧前胸,惨叫跟着升起。

这时剩下的拉吉利之佛大吃一惊,反身就逃。

白帝子在后死追,他的手下一窝蜂围上,在这种情形之下,“大越三雄”一并向前移动。

“魔诸葛”从侧面平行,冷冷道:“朋友,放明白点,洁身自爱吧!”

“高平虎”闻言一顿道:

“‘魔诸葛’,这桩事与你‘南海门’有什么关系?”

“魔诸葛”闻言哈哈大笑道:

“哈哈,不错,本来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可是我是奉命来的。”

“凉山狼”惊奇道:“你‘魔诸葛’竟会听别人的差遣?”

“魔诸葛”大笑道:

“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命令我,可是那人不同,他说什么我也得听。”

“河内豹”问道:“他是谁?”

“魔诸葛”一指远处蓝虹道:“就是他!”

“大越三雄”六只眼,紧紧的注视蓝虹,人人显出莫名其妙之情,他们心中一定在想,以“魔诸葛”这种人物,居然自称听命于一个青年,当然半信半疑,一时全愣啦!

“魔诸葛”还待多说几句讽刺话,可是耳中听到蓝虹向他把手道:“老哥回来,那名野僧冲出去了!”

“魔诸葛”立即转头一看,只见白帝子带着手下,扶住白种女人全力追赶拉吉利之佛,随即不再理会“大越三雄”,哈哈笑着离开,然而他这一笑,却把“大越三雄”笑得非常尴尬。

当“魔诸葛”回到蓝虹身边时,左侧的“金塔派”人在不声不响中隐退了,蓝虹轻声问道:“四女不见动静,缅甸、老挝联帮在搞什么鬼?”

“魔诸葛”道:“噫,右侧不见人影了,难道四女暗暗盯去了?”

蓝虹道:“她们要打,也得回来告诉我!”

“魔诸葛”道:“我们快去看看!”

二人立即奔向右侧树林,孰料连影子也不见一个。

蓝虹叫道:“沉住气,四女如出事,总要发出一点声音,还有那几十个缅甸、老挝联帮的人。”

二八四下一查,突然看到一株树上刻着几行字。

“魔诸葛”道:

“这是花仙留的,怪,她能留字,为何不去对你说?”

蓝虹走近一看,只见树上刻道:“小糊涂,缅、老联帮尾随白帝子去了,南风等亦秘密盯进,而我却发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事,无暇面谈,见字宜火速向西赶来,花。”

“魔诸葛”愕然道:

“她看到什么怪事,这丫头从来不信邪,在她口中说怪事,那就不简单了。”

蓝虹道:“不必想了,你快带路!”

这时天已大亮,否则他们就无法看到树上留字,魔诸葛观察一下方位,噫声道:“向西追,那是边界龙邦镇。”

蓝虹道:“不好,白帝子引鬼入境啦!我们全力追。”

“魔诸葛”道:“不能太快,花丫头在经过的路上必定还有暗记留下。”

二人追进边界,迸了龙邦镇,始终没有追上。

蓝虹道:“我们一定追错了路线,这下可糟了!”

“魔诸葛”道:

“你急什么,连我都追脱人,那才笑死人,放心我们吃过饭再追,也许在镇上能有所发现,我敢说,她们全进了边界。”

蓝虹自知急也没有用,当他在街上找馆子时,忽然看到一僧一道在前面,噫声道:“那不是少林强悟大师和武当掌门道全真人。”

“魔诸葛”道:

“在瘟疫谷前,围困两吉魔僧时,也有他们两人,这证明白帝子就在镇上,白帝子到了,缅、老联帮一定地暗暗盯到,以此推之,我们还担心什么?”

蓝虹道:“我没有见到四女,始终不放心!”

吃过饭,猛见花仙冲进大叫道:

“你们还吃什么饭?南风、依露、青青全失踪了!”

蓝虹闻言,跳起大惊道:“在什么情形不失踪的?”

花女一把拉住他,不容分说,直朝店外走、“魔诸葛”急急留下一锭银子追出道:“你疯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花仙已将蓝虹拉到街上,接着再向西奔,气喘吁吁道:“被‘鬼头女’捉去了,到了地点再详细告诉你们,现在只有快走,否则赶不上了。”

奔出二十余里,到了一处林边,花仙才稍停,轻声道:

“过了树林,那面有茅屋,南风、依露、青青都被‘鬼头女’捉在里面,但不知这时还在不在里面。”

三人通过林子,确见二十丈外的地方,有一座茅屋,看地形非常荒凉。

“魔诸葛”道:

“你留字所说的怪事,就是指什么‘鬼头女’?南风她们又是为何被捉的?

花仙轻声道:

“缅、老联帮的人不是追赶白帝子嘛?南风她们就在缅、老联帮那批人后面暗盯,就在一路之上,我突然发现南风她们后面出现一个怪物,没有身子,也没有腿,仅仅只看到一颗鬼脑袋挂在空中飘飘荡荡,那一张脸呀!就似十殿阎罗殿中的恶鬼一样可怕。”

蓝虹道:

“那又为什么你称她为‘鬼头女’呢?这一定有原因呀?”

花仙道:

“那颗脑袋虽像鬼,但她有一头非常秀丽的头发,那绝对不是男人头呀!”

“魔诸葛”道:

“她是怎样提去南风她们的,难道南风等毫无反抗?”

花仙道:

“有反抗,但当三人又惊又怕扑向飘动的鬼头时,只见那颗鬼头快如电光石火,张口向三女一吹,你说怎么着?”

蓝虹道:“不动了?”

花仙道:

“对呀!不但不动,而且跟着鬼头走,我看情形不妙,当然不敢出手,可是我又不能放弃,只有紧紧跟着,一直跟到这座林子里。”

“魔诸葛”道:“你怎知道我们在那店中吃饭?”

花仙道:

“是小糊涂师傅指引去的,他老人家说,一定叫小糊涂千万小心,等地走趟‘武圣谷’后,再作处置。”

“魔诸葛”突然吓声道:“快看那茅屋门口,鬼头飘出来了。”

二人看到空中真的飘出一颗非常狰狞可怖的鬼头,飘飘荡荡地随风而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啦!蓝虹猛地向茅屋扑出。

花仙和“魔诸葛”紧紧相随,但一到茅屋,忽然看到三女睡在一堆草上,看情形,居然十分安详,甚至毫无半点损伤。

花仙简直不敢相信,立即伸手连推三女:“喂!喂!你们醒醒!”

三女被推,如梦被醒,同时坐起,呆呆地望着三人问道:“怎么一回事?”

花仙道:“你们想想着,是如何到了这里的?”

南风道:“我们……我们怎么知道?”

“魔诸葛”向蓝虹道:“她们根本不知道经过情形,这个可怕的鬼头到底搞什么名堂?又有什么目的呢?”

花仙把三人叫起道:

“你们运运功力看?检查检查自己,看看有什么问题?”

三女运功之后,一齐摇头,证明毫无异样。

蓝虹想想后道:

“也许那鬼脑袋搞错了,她把南风等当作她要找的人?”

“魔诸葛”笑道:“也只有你这种解释了,也可以说,这鬼脑袋并不邪,否则她会放过依露她们才怪。”

蓝虹道:“不管怎样,我非得查出她的来历不可,同时,她那一吹就制住三高手,实在太玄了。”

南风突然道:

“提起吹,我想起来,我们被吹后一切都不知道了。”

依露道:

“对,我当时只感到一阵异香扑鼻,接着就糊涂啦!”

青青叹道:“我们真是没有用,这是什么地方?”

花仙道:

“你们跟她走了百多里,这是龙邦镇,局归顺城!好了,我们回镇去罢!相信你们都饿了,我也饿急啦!”

两个男人已经吃过了,回到店中,专替四个女孩子喊一桌酒菜,让她们吃个够。

“魔诸葛”和蓝虹陪在一旁,倒两杯茶,猛谈“鬼头女”的事。

他们没有想到,菜刚上桌,忽见大蒲扇和长烟斗走了进来,一见是蓝虹,即大喜大闹着,也不客气,坐下猛喝。

蓝虹让他们喝够了才问道:

“别只管吃,先把大蜈蚣的事儿说说,你们十个人怎么样了?”

长烟斗摸了一把嘴,摇头道:“别说了!人人衣不蔽体,最后蜈王被‘天蜈法师’唤走了,不过三尺以下的恐怕所手不多啦!”

“魔诸葛”他们知道这两个老古董的怪脾气,不便插嘴,又听蓝虹道:“那八个邪门人物现在哪里?”

大蒲扇道:“他们死也不会放弃昆布仙果的,当然拼命追赶‘天蜈法师’,现在不知道追到哪块天去了。”

当店家又送上两副杯筷时,只见他轻声向蓝虹道:“公子,门口外,有个官人请你出去一下,说有事要奉告。”

蓝虹望望大家道:“我去看看!”

“魔诸葛”道:“小心!”

蓝虹走到店外,一看是银璐璐,啊声道:“你为什么不进去?”

银璐璐道:

“客人大多,同时还有白帝子手下,我能去吗?快跟我来,有重要事告诉你。”

蓝虹跟她走到僻静处,轻声问道:“什么事?”

银璐璐郑重道:“神女带了不到十个人,由交趾海边搭船逃走了,我想她是因势力尽失,逃回北方去了……”

她话未完,蓝虹插嘴道:“是在瘟疫谷一战垮了的?”

银璐璐道:“不,瘟疫谷她损失不到一半!”

蓝虹道:“后来又遇上谁?”

蓝虹感到不寻常。

银璐璐道:

“说来很邪门,当白帝子带着我们大家追赶拉吉利之佛,到达一座荒谷时,那魔僧不见了,孰料发现谷内死了三十几人,白帝子查看一下,从出全是四帮会的,而且没有任何伤处,个个面色如白纸。”

蓝虹闻言,心中悚然,点头道:“还有什么消息?”

银璐璐道:

“‘死亡党’现在集中力量在天笔峰,他们好似知道蜈蚣帮的下落,显出有大干一场之迹,白帝子也会去,马上就要动身了。”

蓝虹道:“现在又出现一个怪事,璐璐,你要当心。”

他把鬼出现之事向银璐璐说了,又道:

“璐璐,在瘟疫谷你看到马岳、乐四海和方剑没有?”

银璐璐道:

“没有看到他们在‘死亡党’阵中,这三个家伙太狡猾,他们不会参加最激烈的打斗,死亡党人多,混乱中,他们一定躲起来了。”

蓝虹道:“你回去,但要特别小心!”

二人分手后,蓝虹回到店中,刚好赶上四女吃完,但却不见二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三眼魔与鬼头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